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16. 所谓婚礼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新年见过双方父母以后,岩桥朝子和成田宽之很快将“结婚”这一项提上日程。

    在人生适当的阶段走入婚姻,这两人从重逢再到往这方面发展,仿佛是照着菜谱里的步骤把材料一样接一样的下锅。

    至于会做出什么样的成品,以这两人的水准,至少不会是黑暗料理。

    要决定结婚,就要开始准备婚礼。

    成田宽之是精英电通man,岩桥朝子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这样的两个人要结婚,一场气派的婚礼必不可少。到他们这份上,婚礼也是社交的重要一环。

    于是,最近这段时间,两人开始考察合适的婚礼举办场地。成田宽之的休息日往往安排的满满当当,因而,预约婚礼展销会的时候,还要特意挑选两人都有空的日子。

    岩桥朝子讨厌在夏天举办婚礼,不过,这种厌恶不妨碍他们在夏天去考察婚礼的举办地点。

    在酒店举办一次婚礼,起码要准备三百万日元。如果是高级酒店,新郎和新娘又对场地和服装额外有要求,这个数字还要往上增加。

    直截了当的说,在曰本,穷人就不要想办婚礼了。

    现今这个时代,不仅有钱的曰本人大把,消费观念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七十年代的曰本人选择节约一点把钱攒起来,而现在的曰本人则“只选贵的,不选对的”。

    这股奢华之风,自然不会绕过婚礼。或者说,这样一个将亲朋好友同事一网打尽,完成终身大事的场合,正好跟奢华般配得很,不大办特办都对不起现在的世道。

    在高级酒店办婚礼,婚礼过后直奔成田机场开始海外旅游度蜜月,这一套无比流行,而蜜月结束后发热的头脑冷却光速离婚的也不在少数。

    婚礼一生是不是只有一次说不准。但是,在“下一次”不知道会不会到来的时候,“这一次”一定是会带着尽善尽美的心态去准备的。

    这个星期六下午,两人去参加新高轮王子饭店的婚礼展销会。

    新高轮王子饭店是热门的婚礼举办场地,每逢连休日,一天的婚礼能从早安排到晚,要在这里举办婚礼,今年之内,只有十一月有合适的档期。

    这样正合岩桥朝子讨厌在天气热的时候举办婚礼的想法,务实如她,在婚礼上面,反而更加寸步不让,格外注重相关的细节,决不允许出现纰漏。

    婚礼这东西,听上去梦幻,不知多少女孩子的少女梦中,都有一场盛大的婚礼。但是,筹备婚礼是再现实不过的一件事,会场里的浪漫一瞬间,背后是小心的精打细算。

    岩桥朝子对浪漫不是那么向往、当然也并不排斥,同样,对跟婚礼策划人一点点就细节进行敲定,也不认为是件败兴的事。

    或者对她来说,这个筹备的过程,快乐远远超过穿上礼服站在婚礼会场中间的那一刻。这一点,和她一起参加展销会,在旁边有耐心的旁听的成田宽之也差不多。

    说不定,对这两个人来说,是把参加婚礼展销会当成了工作之外的某种休闲乐趣。

    两人选中的是五百万日元的规格,预订场地的定金,就要先支付五十万日元。

    敲定了举办婚礼的会场,选定举办日式婚礼,决定要换几套礼服,婚宴招待的餐品规格,至于使用什么餐具、又要摆放什么鲜花之类的细节,将在婚礼正式举办之前,跟婚礼策划人预约的时候进行商谈。做着调整的同时,婚礼所要花费的费用也会跟着调整。

    “……到时,说不定还要再增加。”

    从展销会出来,成田宽之由衷感慨,“婚礼这东西,根本同穷人无缘。”

    虽然直接了点,但却是不折不扣的大实话。

    成田宽之预约了横浜的饭店,两人今天晚上去吃饭,在横浜住一晚,第二天回来。从东京到横浜距离不长,但车程也并非太短。

    坐在车里没什么意思,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岩桥朝子想起岩桥慎一在电话里跟她说的事,说给成田宽之听,“慎一要跟人合资唱片公司。”

    “什么?”成田宽之的反应,跟她听到这件事时的反应差不多。

    不过,成田宽之立刻追问道:“要跟什么人合资?”

    “现在只知道其中一方是渡边制作家的小姐。”岩桥朝子只说岩桥慎一告诉她的,自己揣测的部分只字不提。

    “唔。”成田宽之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才又说道:“慎一的动作不小嘛。”

    “你觉得怎么样?”岩桥朝子问他。

    成田宽之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反而对她说:“乐队天国的广告费现在要跟黄金时段综艺一个档次了。”

    “是吗?”

    “节目成为潮流,影响力就会跟着到别的地方去。”成田宽之说,“现在看来,乐队大有可为是摆明了的事。……慎一的制作公司就在替乐队制作唱片吧?”

    “听他的意思,成立唱片公司也是为了方便做乐队。”

    “那就没错了。”成田宽之笑了笑。入行两年,做到这种程度,还能拉到渡边制作家千金的支持,他这个妻弟,真是不能小瞧。

    “我和慎一约了周一见面。”岩桥朝子说。

    从来不做多余事情的岩桥朝子,会把这些事告诉成田宽之,本身已经说明她的态度。即使对艺能界的动向不了解,但是,她心中已经开始承认弟弟在这方面所拥有的才能。

    成田宽之自然明白这一点。

    “下次,”他说,“叫上慎一一起吃饭,听他具体聊一聊就好了。”

    成田宽之这么说,岩桥朝子不禁看了他一眼。能说出这样的话,也说明了成田宽之的态度。

    “行啊。”岩桥朝子答应了。

    ……

    不办婚礼的未必都是穷人,夫妇和夫妇之间各有不同。

    这一天晚上,岩桥慎一受邀去参加胖胖青年秋元康在家里举办的聚会,顺便跟以女主人身份负责招待客人的高井麻巳子初次见个面。

    对这个将胖胖青年拿下了的女人,岩桥慎一倒是真的好奇,究竟是何方神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