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22. 突然膨胀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岩桥朝子伸手,吉田美树松口,姐姐们愿意把力量借给他们用,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后方稳住,下一步就是从二人转升级三人行。

    找合作方这件事,也是门学问。不考虑未来,只看当下,赤手空拳一寸半寸长的虫子,要想在最快的时间里走上正轨一展身手,最便捷高效的办法,是去投靠唱片公司,寻求业界的投资。但这样做的话,无疑会失去相当一部分自主权,跟上赶着去当家臣没什么两样。

    要是只有岩桥慎一自己,那他估计会往这方面去努力,想方设法抱一根唱片公司的大腿,只要能尽快投入工作。要是只有他跟渡边万由美,这么做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现在牵扯到了渡边制作,就变得大不一样了。

    渡边制作假如袖手旁观,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为了得到有力的支持,可以放弃更多的权益。可一旦渡边制作在唱片业界的力量能够为他们所用,这个合作方就不能再选唱片公司。

    渡边制作不会同意渡边万由美这么折腾一番,只为了建个子厂牌。要是继续跟唱片公司接触,渡边制作一定会去争取更多的控制权和话语权,确保完完全全以他们为主导,到时受损害的必定是实力最弱的岩桥慎一。

    他是要为了成为合伙人之一,为此哪怕去当裤子,而不是要用他的制作经验和在地下音乐圈的影响力去技术入股。要往长远考虑,就要提前预防这种可能出现的情形。

    提议邀请第三方加入,对资金的需求反而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为了它手中的力量。除此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为了解开绑住他跟渡边万由美的腿的那条绳子。

    渡边制作明示站到渡边万由美身后,那这个第三方,就既不能太弱小,体量也不能太大,至少不能超过渡边制作太多。

    创业初期,找来的合作方如果势力太过强劲,极易让他们陷入被动。

    到时候渡边万由美背后有渡边制作撑腰,岩桥慎一这种真正赤手空拳的一寸半寸长的虫子自然首当其冲。落后要挨打,弱者要比强者思虑更多。

    不能去当唱片公司的子厂牌,也就不能跟唱片公司合资。而他跟渡边万由美虽然现在跟朝日电视台走得近,但这点芝麻粒大的事业,一则电视台系那种业界巨无霸瞧不上眼,二则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也没有打算给自己找个恶婆婆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

    有渡边制作进场,也就不能考虑再跟其他事务所接洽。

    已经投资或者拥有唱片产业,并且有关联的唱片公司还办得有声有色的集团,显然也不可能打动他们再分出心神和资源给突然冒出来的小豆丁公司,要是去当子厂牌还另当别论。

    而既然不是单纯为了拉投资,普通的企业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要找多少跟娱乐业沾点边儿、能让唱片公司在宣传发行方面得到帮助,体量还不能大到高攀不起,还要没有涉足过唱片行业。

    翻过来覆过去的看,还是书店、出版业相关、或者游戏业相关的企业比较合适。

    确定了找寻的方向,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开始制作拉投资的企划书,去跟列出的可能对象接洽,除了有安排的工作,其他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彼此。

    一边是制作企划书,另一边还得兼顾wink的制作,以及dreae true的录音和尚且没有结束的巡回演出,除此之外还有跟nzo有关的工作,除了忙还是忙,虽然依旧没有ppk,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007。

    不过,看看渡边万由美也是个忙到不可开交的状态,岩桥慎一心理也平衡了不少。虽然他只是苦逼的创业青年,而渡边万由美是霸道总裁。

    话也说回来,哪有那么多把工作丢给手下,自己整天没事谈谈恋爱送送鱼塘,在电梯口乱晃,只等着被小迷糊成功引起注意力的霸道总裁啊。

    ……

    在这个连轴转的阶段,岩桥慎一收到的最好的消息,就是拿到了心心念念的乐队出道以来的第一笔版税和制作费。

    对于等着拿这笔钱投入唱片公司的岩桥慎一来说,这笔钱救他于水火。

    曰本的版税制度,一张单曲的版税约占唱片售价的6%,其中作词者和作曲者分别能拿到2%到3%,歌手能拿到1%,编曲者一般不参与版税分配,而是一次性买断,因为编曲不能独立存在,甚至如果以采样的名义去“借鉴”别人的编曲,都不用吃官司。

    除了唱片版税之外,还有电台电视台的使用费、卡拉ok的点唱使用费各式各样的钱可以拿,只要能唱红一首歌,并且没作死丢了版权的话,衣食无忧是没问题的。

    dreae true目前的歌曲,由美和酱包揽全部的作词和大部分的作曲,她自然大赚特赚,各种抽成以后,也还是拿到了差不多七百万日元。当然,是税前收入。

    兼任了制作人的岩桥慎一也收入不菲,跟美和酱拿到手的差不多。区别在于,美和酱要交的是最高档的个人所得税,而岩桥慎一通过nzo,交的是法人税。

    而这还只是第一笔版税,只要后续还出货、还有电台播放,有人在卡拉ok唱,就还有收入源源不断。

    一出道就先大赚一笔,还不是那种一线歌手,只是稍微有点红。岩桥慎一感慨不已,当个音乐人赚钱还真是快。

    当然,前提是能红、能长红、能参与创作和制作,否则只是唱个歌的话,就没多少钱可拿了。如果遇上抽成多的事务所,被抽筋剥皮一番,到手的只会更少。

    包揽作词和大部分作曲的美和酱,兼任制作人额外能从销售额里拿制作费的岩桥慎一赚了不少,只参与了演唱、编曲、演奏和少量作曲的中村兄,收入还不到美和酱一半,差距巨大。

    不过,这样的局面也不会持续太久,美和酱作词学的差不多,中村兄的曲子会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乐队的单曲和专辑里。

    按照这个分工模式,三个人的收入迟早会平衡。

    话也说回来,要不是岩桥慎一挂名了制作人能直接拿制作费,只是参与编曲和演唱演奏的话,分到的钱在乐队里就要垫底了。

    现在是刚出道齐心协力往上爬的时候,多点少点还没问题,要是组合当中,有个人的收入、贡献长期跟其他的队员拉开一个巨大的距离,迟早会因为这种不平衡出事。

    乔治哈里森的作曲技能点亮以后,林戈斯塔尔在披头士的位置就无比尴尬,录音期间闹别扭罢工都没有人去请他,最后还是自己又跑回去。

    打打鼓就能打成大富翁,似乎是再好不过的便宜事,但也架不住那种自己可有可无的挫败感。

    或者说,正因为钱赚的够多了,才有了去考虑这些东西的余裕。

    这段时间,乐队在进行第二张单曲和专辑的制作,有乐队天国的热度开路,拿了个一流开局,想要往上走,还得好作品。

    单曲这东西,用不着张张王炸,一年能有一首热门歌曲持续四年,要比一年发了四张热门歌曲,往后的三年放出来的都是哑炮好得多。

    版税算到手,录音结束以后,腰杆突然膨胀了一大圈的美和酱请客吃饭,准备用版税把那辆十万日元的八手铃木小饭盒换掉的中村兄、打算把制作费拿去做唱片公司的岩桥慎一,两个大男人心安理得吃她的软饭,毫不脸红。

    中村兄的新车到手以后,未必只让女朋友坐,恐怕还得时不时客串两个队友的司机,作为受益者,美和酱对中村兄的抠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倒是岩桥慎一,他的一毛不拔就让美和酱对他表示唾弃了。

    不过,岩桥慎一还是坚持那一套,事情还没有个准信的时候,不随便乱说话,所以,就连面对两个队友,他也保持沉默,没说要组唱片公司的事。

    “慎一君真小气~”美和酱揶揄他。

    岩桥慎一反过来对她谆谆教导,“……可不要一口气把钱都给花光了,还有税没交呢。”不知道有多少艺能界人士都是这样,有钱的时候大花特花,等回过神来已经破产。

    一提交税,美和酱心疼到龇牙咧嘴,岩桥慎一对她的打击看来无比精准。

    不过,乐队才刚出道,将来到底能到什么程度还不知道,远远到不了为这区区几百万日元的版税特别开个事务所来避税的程度。

    只能先忍着了。

    话也说回来,“区区几百万日元”,这话说的还挺膨胀的。

    ……

    岩桥朝子答应要帮忙,这话做不得假,之后就参与了进来。岩桥慎一把她介绍给渡边万由美认识。

    岩桥朝子之前听岩桥慎一说起成立制作公司的原因,也猜到他跟这位渡边桑之间或许发生过什么。

    但是,比起去猜测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的关系,岩桥朝子真正对渡边万由美这个人产生好奇心的原因,是她虽然没有留住岩桥慎一为自己所用,却仍能和他合作的做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