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25. 抢一杯羹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这天,峰岛给岩桥慎一打传呼,说是有事想跟他见个面。

    自打岩桥慎一入职渡边制作,从地下音乐圈“上岸”以后,他跟峰岛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很多。

    虽说如此,不论是制作女子摇滚音乐节,还是制作乐队天国,前期准备的时候,岩桥慎一都曾经从峰岛这里得到过协助,由他帮忙在地下音乐圈进行宣传。

    两人之间,虽然谈不上是什么至交好友,但是,也相互欣赏,有忙就帮。

    晚上,岩桥慎一准点去赴约,听一听峰岛要说些什么。

    见了面,喝过一杯,寒暄几句,峰岛一开口,说的却是川添智久找到他帮忙,请他另外介绍需要乐手的乐队。

    峰岛的话有些模棱两可,“他想让我帮忙介绍,加入别的什么乐队。”

    这么说,就猜不出川添智久是打算退出abnormal另谋出路,还是打算去别的乐队兼任。

    峰岛并非故意不把话说清楚,而是川添智久的意图也不够明显。

    他不知道nzo内部的情况,也不清楚岩桥慎一打算怎么安排abnormal,会对岩桥慎一说,也是出于一种事先把话说清楚的心态。

    岩桥慎一视峰岛为自己走上这条路的领路人,而对峰岛来说,这么一个被米米club偶然找去帮忙伴舞的夜总会服务生,毫无经验的情况下突然下定决心要进入这一行,不仅没有被现实毒打,还做的有声有色,这样的才能着实令人瞩目。

    正因为看好他,也相信他的才能,峰岛才觉得至少应该让岩桥慎一知道有这么件事。既是为了让自己不在之后夹在中间不好做人,也是为了川添智久。

    说出这件事来以后,峰岛观察岩桥慎一的反应,看他表现的很平静,心先放下来一半。看这样子,岩桥慎一要么知情,要么就是有对策。

    ……

    对岩桥慎一来说,倒不如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赤松晴子决定退出乐队以后,abnormal就陷入了实质上的活动休止状态。三名队员各做各的事,原本一起登台,现在倒是难得能聚到一起。

    这样的状态至今为止已经持续了有个一年,人心浮动正常不过。就像是有一根长信子的鞭炮,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但是总有一天要炸,除非来一个比利时小英雄呲灭它。

    abnormal的班底当中,队长平川达也为人稳重,对乐队的大方向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川添智久则才气十足,在岩桥慎一看来,他在音乐上表现出的才能要胜过平川达也一筹。

    但是,川添智久并不是那种安于待在幕后提供曲子,担任制作人的音乐人,一直都向往着台前。乐队活动休止以后,最积极去当支援乐手的人也是他。

    现在,从峰岛这里听到这件事,比起突然,不如说是迟早才对。

    而在感慨“终于发生了”之余,岩桥慎一心里的另外一个想法是,川添智久忍耐了这么久,怎么现在想起来要动了?

    岩桥慎一不动声色,没深入这个话题,反倒说了句:“峰岛桑,现在看来,您的眼光很准。”

    当初,就是因为赤松晴子要加入乐队,峰岛才放弃了abnormal,这支乐队才到了岩桥慎一手里。看乐队后来的发展,果真如峰岛说的那样,赤松晴子几乎毁了这支乐队。

    现在,川添智久回去找峰岛,大概也有想起了峰岛当初的反对的缘故在。

    峰岛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笑道:“说实话,我反而很期待你要如何让abnormal起死回生。”

    这话要是别人说,或者说给别人听,或许有幸灾乐祸之嫌,但是,峰岛对岩桥慎一这么说,就是真心实意认为,岩桥慎一有这样的能力。

    峰岛在地下音乐圈,就是靠发掘合适的乐队,再把他们转手卖给唱片公司赚取佣金,眼力是吃饭的本领,他自认自己眼光不错。但是,岩桥慎一却有他没有的东西。

    那就是解决问题,化不可能为可能的才能。

    “起死回生。”岩桥慎一让峰岛这个形容给逗笑了。

    想了想,还是决定向他透露一下,“我这边正在筹划一个唱片公司。”

    “唱片公司?”峰岛这次是真的惊到了。

    从制作公司再到唱片公司,知道他有才能,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但是,惊讶之余,又觉得以他入行以来的桩桩件件,会到这一步也不奇怪。

    “到时,我准备重组abnormal,让乐队从这里出道。”

    岩桥慎一这么一说,峰岛就明白为什么他听到川添智久的事没什么反应了,这是已经都计划好了。

    不过,峰岛想到一件事,“你不打算让abnormal参加乐队天国?”

    “要是参加乐队天国,我什么都得不到。”岩桥慎一话说的直白。

    就算没有蒲池幸子的合约问题,对他来说,让abnormal去参加乐队天国,就等于交出了自己这张底牌。

    要在业界立足,就要有完完全全打上他的记号的作品,abnormal就是这个作品。组建唱片公司,也就意味着,他要在这个自己亲手点燃的乐队潮当中去抢一杯羹。

    “原来如此。”

    峰岛笑了笑,说道:“还真想让川添听一听刚才的话。”

    “总有说给他听的时候。”岩桥慎一不以为意。

    既然把话给说开了,岩桥慎一趁势对峰岛发起邀请,“唱片公司新成立,需要很多人手。峰岛桑要不要也一起来?”

    “一起来?”

    岩桥慎一点头,“对,制作优秀,贩卖优秀。”

    面对岩桥慎一的邀请,峰岛没有立刻被煽动,倒是犹豫了一下。现在他是跟业界所有的唱片公司合作,要是接受邀请,以后就只专注这一家。

    到时候,工作形式、工作内容,都会发生改变,甚至可以说是把前程压了上去。

    峰岛一口答应岩桥慎一不会觉得惊喜,犹豫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话说出口,心意传达到,至于答案,不急在这一时。

    岩桥慎一若无其事的端起酒杯。

    难得见面,两个人把这件事先放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闲聊起来。峰岛对岩桥慎一说起关于地下音乐圈的事,有些是想要让他知道的动向,有些纯粹是拿来当下酒的笑话。

    “最近,地下音乐人有不少都被游戏业和动画业给吸走了。”峰岛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