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36. 很有气势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岩桥慎一把车开过来,蒲池幸子向他欠欠身,说声“打扰了”,才坐进去。

    这个时间,东京的夜生活正是渐入佳境的时候。岩桥慎一驾驶车子,好不容易摆脱拥挤的车流,开上大路。

    他开的是一辆黑色的日产公爵。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开这款车,不管从哪方面来看,这种赶脚都还挺有意思的。

    虽说如此,车子是以公司名义购入的,跟他没什么关系。

    是竹田印刷公司那边的头头们,要求他堂堂一个社长,出门在外绝对不能不体面,要有点社长的样子。

    因为这个要求,才让他年纪轻轻,就开起了这款社长车。

    得亏竹田印刷公司那边没有沾染太多泡沫时代的浮夸习气,比如说再给他重新印点金光闪闪的名片什么的。

    想想看某个用金闪闪名片的名针靶毛利小五郎的下场……

    说归说,竹田印刷公司这个要求也不是脑袋一拍随便乱提出来的,倒不如说,他们深谙这个时代的风气。这年头,出门在外,看人先看马,敬人先敬衣。

    托泡沫时代这种风气的福,他刚刚开始创业,公司什么都没有,排场先都安排好了。……这要是稍微做出点成绩来,估计就得给他安排虎头奔了吧?

    想象总是能为人注入努力的力量。

    狂想也一样。

    ……

    岩桥慎一跟蒲池幸子两个,正在去往卡拉ok包厢的路上。

    刚才在咖啡馆见面,是蒲池幸子的意思。她约岩桥慎一出来,向他吐露心声,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份有点过了头的率直,让岩桥慎一对她刮目相看。

    人要是没有过去,那就成不了现在的自己。

    岩桥慎一相中的就是现在这个已经当了模特的蒲池幸子,所以,绝不会轻视她做过的选择,也不会强硬要求她否决这段经历。

    真的从岩桥慎一这里得到了这个充满人情味的回答,蒲池幸子悄悄舒了口气。那不是一种自己没有被误解的轻松,而是一种把心意好好传达了的舒心。

    蒲池幸子不会认为岩桥慎一轻视她,否则,岩桥慎一也不会为了尊重她的选择去做这么多努力。

    她所想要传达的心意,是她自己也从来没有轻视过自己这件事。

    模特的工作或许不体面,也不是她喜欢的,但是,她没有把这份工作当成是负担,当成是迫不及待要甩开的包袱。对自己做过的选择,她并不感到后悔。

    只有这份心意传达给岩桥慎一,她自己才安心。同时,这份心意,也能让岩桥慎一感到安心。

    尤其是岩桥慎一那边,蒲池幸子不希望再给他添麻烦。

    岩桥慎一不会轻视她,而她自己也从来没有轻视过自己。这件事只要能够达成共识,那么今后外界不管怎么看待这个写真模特出身的乐队主唱,双方就都能够从容应对。

    正是因为能想到蒲池幸子主动找到他,把害羞放到一边,将这些写真当成普通的工作介绍给他的心情,明白她传达的心意,正因如此,岩桥慎一才对她刮目相看。

    ……

    想说的话都说完,心意传达到了以后,席间的气氛一时陷入沉默。

    蒲池幸子的视线从岩桥慎一的脸往下移,落到自己带来的写真和电话卡上。电话卡上面,衣着清凉的自己,化着浓妆,露出商业化的笑容。

    她看了一眼,视线立刻又移开,落到桌子的边缘。

    心里犹豫,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又要怎么做。

    岩桥慎一观察她的举动,觉得很有意思。忽然对她说,“蒲池桑之后有安排吗?”

    蒲池幸子睁大眼睛,视线重新回到他脸上,回道:“没有。”

    “那,不介意的话,之后要不要一起去唱卡拉ok?”

    岩桥慎一很自然的递上邀请,“之前也说过,蒲池桑是想要做‘能在卡拉ok里也普通唱起来的摇滚乐’,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蒲池桑在卡拉ok里唱歌。”

    机会难得,既然蒲池幸子都能主动出击,他干脆也趁此机会了解一下她,看一看她适合怎样的舞台路线,又应该如何去规划她的形象。

    蒲池幸子稍微考虑了一下,答应了。

    ……

    卡拉ok包厢这地方,上次来还是跟渡边万由美一起。

    跟渡边万由美是合作伙伴,彼此又熟悉。换成蒲池幸子,两人本来就不是很熟悉,又是上下级关系。一起来的人身份不同,气氛也不太一样。

    其实,真要说起来,跟渡边万由美来是为了玩,跟蒲池幸子来,本质还是为了公事。

    岩桥慎一让蒲池幸子点自己喜欢的、常在卡拉ok里唱的歌,自己在一边当观众。蒲池幸子操纵点歌器,先选了高桥真梨子的《for you…》。

    唱完以后,岩桥慎一又继续提要求,让她说一说对这首歌的看法、关于这首歌的回忆,什么都可以,总之,这首歌能让她联想到的东西都说来听听。

    蒲池幸子像是个被突然出了奇怪题目的学生,露出些许困惑。但是,优等生的个性始终在她身上体现,她认真考虑,然后一本正经的回答他的问题。

    一首歌唱完,岩桥慎一接着提要求,“接下来,能点一首你认为歌词非常合乎你心意的歌曲来唱吗?”

    蒲池幸子老老实实操纵点歌器。唱完以后,继续按照岩桥慎一的要求,描述对歌曲的看法,以及认为歌词高明的地方在哪里。

    她说话慢条斯理,言之有物,是个很会动脑筋的人。

    接下来,她又唱了《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第四首被唱起来的歌,是dreae true收录在出道专辑当中、曾经在乐队天国节目里表演过的《t. 43°n ~forty-three degrees north titude~》歌名长的要死。

    她选dreae true的歌来唱,岩桥慎一倒是不意外。和蒲池幸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曾经说过喜欢dreae true,也喜欢美和酱的歌词。

    蒲池幸子唱dreae true的歌,跟美和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但也无从去说孰优孰劣。

    唱完歌以后,她又对岩桥慎一说了一次,“我很喜欢dreae true。”

    她不能知道,在她面前的岩桥慎一,就是dreae true的一员。被人当面称赞,却不能说出真实身份这种赶脚还真是有意思。

    不过,接下来她说的是:“其实,我会决定进入艺能界,也是受到了dreae true的鼓励。”

    第一次听蒲池幸子说起这件事,岩桥慎一露出一丝意外的神情。

    她把自己因为看了乐队天国这档节目,本来已经死了心的梦想又重新发芽,又在看过dreae true的表演后下定决心,和星辰事务所签约的事告诉了岩桥慎一。

    企划了乐队天国的人是岩桥慎一,组成dreae true的人也是岩桥慎一,如果没有这档节目,蒲池幸子不会决定进入艺能界。

    等到她进入艺能界以后,又被岩桥慎一发掘,成为乐队主唱。

    承载蒲池幸子梦想的地球仪,推动那个地球仪的力量原来就来自于他。是他制作的节目,把蒲池幸子送到了他面前。

    岩桥慎一想到这一点,感到非常奇妙。

    “不过,地球仪?”他有些好奇。

    蒲池幸子点点头,露出个不太好意思的表情,“我曾经梦想,如果当不成歌手,就做一份有机会环游世界的工作。”

    提到跟音乐无关的东西,蒲池幸子有一点自我暴露的羞涩。

    “这个梦想也大有实现的可能。”岩桥慎一说,“乐队以后去国外录音,或者到国外拍外景,这样的机会很多的。”

    说到这,他笑了笑,“要是这么说,蒲池桑的两个梦想就是同一个梦想。”

    岩桥慎一的说法,让蒲池幸子抿嘴一笑。她对自己不太整齐的牙齿没什么信心,久而久之,养成了这种不露齿笑的方式。

    两人从梦想聊到地球仪,聊到她的另一个梦想,接着又交流了一些关于作词的想法。岩桥慎一告诉蒲池幸子,自己已经替她找好了作词的老师。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看蒲池桑自己。”岩桥慎一说,“歌词这东西,最重要的,就是当中要有一个完整的世界观。美辞丽句、修饰的技巧,这些反而是次要的。”

    蒲池幸子认认真真听着。

    ……

    在卡拉ok包厢的后半场,唱歌反而被放到了一边。今天晚上,与其说是叫上蒲池幸子过来唱歌,倒不如说是换了个场合来面试她。

    跟她交流过以后,岩桥慎一对她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继而,关于之后如何制定乐队路线和她个人舞台风格,这方面也大概有了些想法。

    至此,这场卡拉ok会也就圆满完成任务,差不多结束了。

    唯有一点,令岩桥慎一始料未及。

    被他指挥要求着接连唱了好几种不同风格的歌曲的蒲池幸子,在最后,向他递出来了个邀请,“岩桥桑您不唱一首吗?”

    岩桥慎一突然被反杀一下,面不改色,接过话筒,“也是。那就唱一首吧。”

    他拿起话筒,操纵点歌器,一边翻页,一边在心里对蒲池幸子又多了个新的印象:她可不是那种会被牵着鼻子走的人。

    同样的,她也不是那种普通的内向女孩子,心里挺有主意的。

    他甚至觉得,对待蒲池幸子,都不必去刻意追求那种棱角分明、或者是如何叛逆的包装手法,这个女孩子身上,本来就有着和外在形象不太一样的摇滚的那一面。

    否则的话,她绝对做不出主动约他出来,拿着自己拍过的写真给他看,只为告诉他自己并不后悔。

    所谓的“人设”,最高级的是本身就是这个人个性中的一部分,再次一点的,是对这个人个性中的某一部分加以引导,更次的是出道前后人工培养,最差劲的是走红以后再立。

    眼下看来,她也根本不需要去包装出什么样的“人设”来吸引眼球。

    自然就好。

    于是,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蒲池幸子也见识到了岩桥慎一那神乎其技的“虽然每个音都准确无比但就是唱的不好听”的唱功。

    ……

    从卡拉ok包厢出来,岩桥慎一要送蒲池幸子回星辰事务所的宿舍。

    蒲池幸子想了想,还是婉拒道:“谢谢,不过,还是不麻烦您,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唱片约还没签,就被唱片公司的社长亲自送回去,她大概怕被同住一栋楼的星辰事务所的同事们看到,招来些流言蜚语。

    岩桥慎一也不勉强,反正时间也不太晚,“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他离开之前,蒲池幸子忽然叫住他,又问了个问题,“对了,岩桥桑。”

    “什么?”岩桥慎一看着她。

    蒲池幸子问,“现在,我能和家人说,我要加入乐队了吗?”这份梦想成真的喜悦,她最想要分享的人,还是她的家人。

    温柔支持她的母亲,因为担心她而严厉的父亲,虽然不理解但也选择支持的弟弟妹妹。

    “这样啊。”

    岩桥慎一回答,“当然没问题,请告诉他们吧。”

    ……

    和蒲池幸子私下见面谈话以后,岩桥慎一又进入到跟星辰事务所关于唱片约的商谈当中。经过几轮的意见交换,大致拟定好了合约以后,就是乐队的成员们也出面的阶段了。

    第一份唱片约时间是五年,新人合约,待遇方面就是最普通的业界水平,既不优待,也不苛刻。

    到了这个阶段,也就将决定乐队的名字。

    乐队四个人,加上岩桥慎一,五个人齐聚一堂,说出自己的想法。决定乐队名字的事,星辰事务所也都交给岩桥慎一来决定,做足了不插手的姿态。

    平川达也作为队长最先发言,“我很想给乐队取一个最后一个字母是‘s’的名字。当红的乐队名字,有好多都是以‘s’为结尾。”

    他还列举了一个例子,比如“beatles”,“eagles”“southern all stars”之类的。

    川添智久想了一大圈,想要取个听上去非常酷的名字,小柳昌法老好人,要求很简单,就想要个简单易懂,最好连小学生都能念出来的名字。

    说了一圈,到了蒲池幸子。

    她想了想,说道:“我喜欢那种爆破音开头的乐队名字,听上去很有气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