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39. 其中奥妙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岩桥慎一来到控制台前,戴上耳机,操纵设备,试听宇德敬子的录音。

    翻唱专辑这种东西,自打他自己不再亲自担任录音师以后,就再也没主动听过录制的成果,今天算是为宇德敬子又破了个例。

    之所以不听,是因为毫无听的价值。这种东西,不管对制作的人还是对唱的人,都没有什么额外的要求。

    虽然每一张收录的歌曲五花八门,但仔细去听,千篇一律。

    为宇德敬子破例,也不是因为她录的翻唱不一样,只是为了确认她的声音在录音室的表现而已。

    在他试听录音的时候,打工小妹冈田有希子去给栗林诚一郎和宇德敬子准备茶饮。刚结束了录音的栗林诚一郎则叫上宇德敬子到旁边坐着休息。

    栗林诚一郎对岩桥慎一在那折腾什么全然不在意,只有宇德敬子,时不时往控制台那边看。

    录音结束,宇德敬子从录音间出来,才知道岩桥慎一来了录音室。看负责录音的栗林诚一郎也是一副意外的样子,就知道是事先没有通过气的突然到访。

    这种翻唱专辑制作起来很快,等今天的录音结束,进度就差不多完成了。整个录音期间,岩桥慎一没露过面,宇德敬子还以为没机会再见到他。

    虽然即使现在见了面,简单寒暄过后,也根本什么话都没说上。

    但是,面试会上问她音乐相关的工作是不是都能做的人是岩桥慎一shu28.cc,把她要过来录翻唱专辑的人是岩桥慎一,现在特意过来试听她的录音的人还是岩桥慎一。

    宇德敬子不能不去好奇,他这种种做法当中,是否有着其他的意图。

    ……

    岩桥慎一只试听了两首,摘下耳机,去端着自己的咖啡杯,在栗林诚一郎旁边坐下。

    这时,冈田有希子也泡完茶回来,冲岩桥慎一笑了笑,说:“我去收拾一下。”然后往录音间那边走去。

    打工小妹的架势摆得十足,尽职又尽责。

    宇德敬子就在对面坐着,岩桥慎一却先不跟她说话,跟栗林诚一郎聊起了录音室的事。

    她在一边,旁听着岩桥慎一跟栗林诚一郎说招募了新音乐人的事,猜不透岩桥慎一的意图,又不能加入话题,只好一边听,一边等待话题转到她这里的时候。

    ……

    平川达也这员干将被抽走,这阵子栗林诚一郎在录音室挑大梁。岩桥慎一也要考虑到他的心情,难得来一趟录音室,最重要的,还是告诉他这种辛苦马上到头,稳一稳他。

    峰岛在地下音乐圈人脉广,答应物色音乐人,估计很快就能到位。要不了多久,大概又要办场面试会,见一见他带过来的人。

    来制作公司打工,也不妨碍继续在livehouse演出,对收入不固定的地下音乐人来说,投奔制作公司是个不错的选择,岩桥慎一从来不担心招不到人。

    这一次,除了音乐人之外,他还打算正经招募个专业的录音师负责这里,往后,不再由公司的音乐人兼任这份工作。

    说起要招录音师的时候,他眼见着栗林诚一郎露出一副“终于要解放”的表情。

    看来,制作翻唱专辑这份工作,不管是谁都做着没意思。

    当然,这种工作,就是为了恰饭谋生,时机一成熟,也就将告别这一行。岩桥慎一招录音师进来,可不是为了让他制作这东西的。

    制作公司既然没有在唱片公司成立的时候,一道并入进去,成为其中一个部门。独立存在,也就要制定相应的发展计划。专业录音师到位,也是计划的一环。

    岩桥慎一的初步打算,是借着制作公司虽然不能独立发行唱片、但也不专属某家唱片公司的自由属性,签约培养词曲作家、编曲家之类的人才,和业界展开合作。

    制作公司的本质,还得是个幕后人士聚集的地方。

    而制作公司只要独立存在,像是之前给唱片公司制作歌手的工作就仍旧能够进行。帮忙制作新人,对岩桥慎一来说,是积攒经验、人脉、乃至于财富的重要途径。

    当然,nzo的歌手也不是不可以由制作公司这边来做。制作公司这边的曲库资源,也可以让唱片公司那边使用。

    不能独立发行唱片,只能挂靠唱片公司发行,制作公司的这一特性,也让nzo那边,对岩桥慎一发展自己的制作公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把好消息带给了栗林诚一郎,岩桥慎一总算结束了对宇德敬子的放置,把注意力转向她。

    “感觉怎么样,宇德桑?”岩桥慎一问道。

    宇德敬子回了句一切都还顺利。

    岩桥慎一点点头,一开口,说的却是:“录这种翻唱专辑,所讲求的重点是‘还原度’,所以,虽然是在唱歌,但并不算是真正跟音乐有关的工作,不如说是份唱歌的工作。”

    制作公司成立以后,这种翻唱专辑不知道做过多少,最开始负责监棚的人就是岩桥慎一自己,所以,对这当中的奥妙一清二楚。

    而这也是他认为这种东西没有听的价值,所以从来不听录制成果的原因。

    但是,捕捉到这当中的关键,却让nzo制作的翻唱专辑也就格外受到好评。

    所以跟东京音乐工业会社那边的委托订单才续了一张又一张,从最开始岩桥慎一凭着跟沼田副部长拉关系换订单,变成了东京音乐工业会社那边主动和他继续合作。

    他说的这么直接,倒让宇德敬子感到意外。

    可这话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实情。在接到这份工作之前,她知道翻唱专辑是什么,但并不清楚这份工作的特殊性质。

    录制翻唱专辑,就像是蒙着透明纸去临摹别人画好的小像,根本不需要歌手如何去表现自己。

    监制的人用不着像是制作正规专辑那样精雕细琢,唱歌的人也不需要加入什么自己的风格。甚至,如果唱的太有风格,反而会被叫停重来。

    宇德敬子刚开始录音的时候,就切实体会到了这份工作中的特殊之处。

    现在,岩桥慎一点明这一点,她意外之余,斟酌着回道:“确实,待在幕后唱歌,就是要学着放弃自己的特色。”

    也是这一点,叫人想起来觉得黯然。

    岩桥慎一听出她语气当中隐隐透出的沮丧。

    在这一点上,宇德敬子跟蒲池幸子就又不一样。相比之下,宇德敬子的感情更加外露,多少还流露一丝怀才不遇的淡淡焦虑。

    这种焦虑倒也实属正常。

    以她的条件,想必从小到大收获过不知多少赞美,大概也有过一心想要成为歌手之类的心愿,为自己设想过人生的康庄大道,结果却成了不入流的小模特,放弃自己特色,像工具人似的在这里录翻唱专辑。

    宇德敬子跟蒲池幸子同岁,都身处在一种进难进的尴尬年龄。

    一夜之间,蒲池幸子赶上末班车成了zard的主唱,参加同一场面试的宇德敬子却被叫来录翻唱专辑,有对比伤害才强烈。

    初见宇德敬子的时候,对她那种和蒲池幸子气质相近的印象,随着交谈的时间增加,就完全消失了。

    不过,她越是和蒲池幸子不一样,身上的可能性就越多。

    岩桥慎一特意说这些,不是为了打击宇德敬子的。

    他把宇德敬子的沮丧看在眼里,提醒她,“这份唱歌的工作虽然要放弃自身的特色,但是,还是要注意,不要在这个录制的过程里干脆把自己给掏空了。”

    宇德敬子这份合约里一共录四张专辑,她又是这种消极作战的心态,还真得注意,别在这个不带个人特色的状态里,真的把个人特色给丢了。

    他刚才听宇德敬子的录音,几乎从她的歌声里体会到“工具人”的意味了。

    “是这样,放弃个人特色的工作,这种状态的反面恰好是‘务必不要放弃个人特色’。”他告诉宇德敬子。

    宇德敬子努力消化他的话,点点头,“是的,岩桥桑。”

    “既然如此。”

    岩桥慎一端起咖啡杯,发现咖啡已经凉了,又放下,“宇德桑接下来另有安排吗?要不要唱几首想唱的歌来听听?”

    今天她的录音已经结束,要不是岩桥慎一突然到访,这时已经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

    此时此刻,提出这个邀请的岩桥慎一,多像一个快放学的时候告诉同学们“再拖堂五分钟”的数学老师,又或者是快下班的时候突然告诉员工“处理一下这点工作”的小老板啊。

    ……

    不是拿手的歌,而是想唱的歌。这种要求很有意思。

    宇德敬子走进录音间,看着对面的岩桥慎一戴上监听耳机,一副等着接收她发出的开始信号的样子。

    她心里从最开始听他主动说明“录翻唱专辑不算是做音乐”的意外,再到他叮嘱“不要掏空自己”,想法也从意外变成了讶异。

    在发现了录制翻唱专辑的关键以后,抓住这个小窍门,宇德敬子本来就消极看待这份工作,正好照着这个小窍门讨巧,果真进度也一帆风顺。

    今天被岩桥慎一给一提醒,再回想起来,多像是在玩弄小聪明呀。

    被岩桥慎一识破,宇德敬子感受到他敏锐的洞察力。听一听录音,就能听出其中微妙的差别,他的耳朵真够厉害的。

    识破了以后提醒她,宇德敬子感受到他的好心。本来可以不对一个过来录翻唱专辑的小模特说这些。

    提醒了以后,亲自替她监棚,让她唱想唱的歌。到这一步,就不再是好心或者不好心了。宇德敬子感受到的,是他的某种保护与尊重。

    从面试会上被岩桥慎一问“音乐有关的工作是不是都能做”,再到被他要来录翻唱专辑。

    这段时间以来,宇德敬子第一次有了自己在面试会上说的那句“很喜欢音乐”的话,真切传达到了这个年轻制作人耳中。

    不仅如此,他也从来都没有轻视、践踏她的梦想。

    宇德敬子戴上耳机,告诉对面的岩桥慎一,“可以开始了。”

    ……

    岩桥慎一陪宇德敬子额外唱了四十分钟。

    制作公司成立以来,这种翻唱专辑不知道录过多少,他从来没有额外为前来录音的歌手做过这样的事。

    愿意为宇德敬子做这么多,是因为知道她并不是以当翻唱歌手谋生,而是因为想从事音乐有关的工作,才会签这份合约。

    同样在他面前坦白,梦想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蒲池幸子如今切实触到她的梦想,宇德敬子却在录制这些翻唱专辑的过程里陷入了迷茫。

    帮她纠正跑偏了的地方,也算是不辜负她鼓起勇气把梦想在他面前展示的信任。

    除此之外,听她唱歌的过程当中,岩桥慎一对宇德敬子的声音特质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这轮录音宣告结束,看看时间,已经过晚上七点了。

    果然老师嘴里的“五分钟”和老板嘴里的“一点工作”都靠不住。

    宇德敬子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因为岩桥慎一过来,“被迫加班”的冈田有希子去整理录音间。

    宇德敬子刚提出告辞出去,录音室的门被推开,栗林诚一郎吃过晚饭回来了。

    “我跟宇德桑碰了个面,才结束吗?”

    岩桥慎一也收拾好了东西,“稍微久了一点。”

    整理完录音间,终于能下班的冈田有希子揉着肚子,“好饿。”毫无形象的孩子气模样,看在眼里的岩桥慎一和栗林诚一郎都被逗笑了。

    “是我的缘故。”岩桥慎一招呼她,“作为补偿,请你吃晚饭,怎么样?”

    冈田有希子眉开眼笑,“那就拜托了,岩桥桑。”

    ……

    两人一起出了录音室。

    “我去把车子开过来。”岩桥慎一告诉她。

    冈田有希子老实听话,等在原地。一会儿,一辆气派的公爵停在面前,驾驶席降下车窗,露出岩桥慎一的脸,“走吧。”

    “真厉害!”冈田有希子一脸难以置信。

    岩桥慎一也不在意实话实说,“是公司的头头们说,当社长的不开好点的车说不过去。”

    实话完全不影响冈田有希子,她坐进车里,笑着说:“毕竟是社长桑嘛。”

    “好的,社长桑。”岩桥慎一面对她这纯真的笑容,不愿跟她对着干,配合着回了句。

    正要出发,冈田有希子忽然“哎”了一声。

    “传呼机响了。”

    她从包里拿出呼机,确认了一下号码,“……应该是明菜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