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41. 别墅合宿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大本送中森明菜到约好见面的餐厅附近。

    下车之前,大本问她,“等会儿还要过来接你们吗?”

    等到跟冈田有希子一起吃完饭,时间就不早了。中森明菜没跟他说还有岩桥慎一在,大本以为只有她们两个女孩子,就多嘴问了一句。

    不过,却被中森明菜给拒绝了,“不用了。您也回去休息吧,大本桑。”

    既然如此,大本也就不再多话。中森明菜下车以后,他独自驾车离去——找个小店吃点东西。

    中森明菜走进店里,看到冈田有希子,还有和她面对面坐着的岩桥慎一在那儿,两人正聊些什么。

    他们坐的位置,只能看到岩桥慎一的背影。

    冈田有希子先看到中森明菜,冲她挥挥手,露出笑容,“明菜桑,这边~”

    背对着这边的岩桥慎一也转过头,看了看门口。

    虽然都是刚结束了工作不久,不过,身在台前的人,状态看着总是跟普通人不一样。

    录影结束,中森明菜就卸了妆,连续几个小时在摄影机前保持状态,现在松了发条,人看着有点疲倦。

    尽管如此,显得过瘦的体魄,和这一丝倦意,两者微妙的融合,反倒使她看着有一种别样的光彩。

    中森明菜挨着冈田有希子坐下,斜对着岩桥慎一。两个同样光彩照人、却各有各的美的女孩子并排坐在他面前,不可谓不是一种“奢侈”。

    冈田有希子跟中森明菜,两个好朋友打完招呼,这才把注意力又转回到岩桥慎一这里。

    “好久不见,岩桥桑。”中森明菜同他寒暄。

    岩桥慎一也和她客气致意,“好久不见。”

    上次见面,还是在《夜晚劲爆录音棚》的后台。不过,那时候说是见面,还隔着层头套。再往前说,那是更久以前。

    冈田有希子想的却是她引退演唱会的后台,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座位挨着,那时两人见过一次。

    等他们两个寒暄完,她率先拿起菜单,“肚子要饿扁了。”

    晚饭吃到这个时间,是有点难为人。

    听冈田有希子这率性的发言,岩桥慎一为之一笑,下意识看了一眼中森明菜。却看到中森明菜也拿起菜单,嘟囔道:“我也是,再饿下去,就饿过头了。”

    说完这句,决定菜单之前,却抬起视线看了看对面的岩桥慎一,像是在不顾形象的喊了饿以后,又去看岩桥慎一,确认他作何反应。

    结果,两个人的目光刚好碰了一下。

    岩桥慎一冲她露出个温和的微笑。被他面带笑容看着的时候,从来在他的表情当中感觉不到轻浮之类的东西。

    中森明菜也露出个小小的笑容,垂下了视线。

    ……

    点单的时候,两个女孩子都挺英勇的,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个时间进食,身材管理方面的问题。可等到点的东西送上来,吃的时候倒也看得出挺注意的。

    三个人一边吃一边聊天。

    准确来说,是冈田有希子在这当中充当纽带,串联起他们三个人。

    “给你打传呼,本来是想问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趁银座电影院的女性优惠日去看电影的,你那边没有回,就猜到一定是在工作。”冈田有希子对中森明菜说。

    说到这,话头一转,还把岩桥慎一也给拉进来,“但是,因为岩桥桑把录音延长到了七点半,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八点钟的电影了。”

    “你要是说去和中森桑看电影的话,我肯定放你走。”岩桥慎一不慌不忙回了句。

    冈田有希子得到这么个回答,笑着问了句:“真的?”,却没有等着他回答,接着说自己的,“不过,虽然加班,岩桥桑却说要请客吃饭。正要出发,明菜桑就回传呼了。”

    她好像觉得这个巧合挺有意思的。

    确实,传呼打出去以后,接到中森明菜回电之前,怎么也想不到会以这种组合的方式见面。

    在艺能界的那段日子,冈田有希子得到的为数不多的温暖,其中有两束光,一束来自中森明菜,一束来自岩桥慎一。

    冈田有希子喜欢中森明菜,也喜欢岩桥慎一,所以才希望能让他们认识。

    “今天在录什么呢?”

    中森明菜听着冈田有希子跟岩桥慎一的聊天,有些好奇的发问。她想起岩桥慎一在信里写的成立了唱片公司的事。

    “录音内容倒是没什么,今天在代代木录的是翻唱歌曲合集。”回答的人是岩桥慎一,“录音结束以后,又临时加了一场试音,时间才晚了。”

    “代代木的录音室常做这种翻唱合集,只要是偶像合集,就一定能看到明菜桑的歌。”冈田有希子发表自己的心得。

    “有一次,还在歌单里看到了我自己的歌。”说到这,她下意识放轻了语调,一副为此感到害羞的反应。

    中森明菜听了,笑道:“过去录音的歌手,在录这首歌的时候,发现负责整理曲谱的人是有希子,会吓一跳吧?”

    听这语气,像是已经想象出了这种仿佛恶作剧整蛊一般的场景。

    “所以,”冈田有希子眨了眨眼睛,像是做了坏事似的,“那天录音的时候,去唱歌的歌手ng了好几次。”

    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都叫她给逗笑了。他一边笑,一边还在心里想,这种整蛊一般的场面还挺有意思的。

    好像富士电视台就有这样一档整蛊节目,不过捉弄的对象不是普通人,而是明星艺人,节目名字就叫《明星整蛊秘密报告》。

    在节目里,电视台想出各种捉弄明星艺人的点子,将他们的反应偷偷拍下来,然后再拿到电视节目里示众,让观众看着被整的明星哈哈大笑。

    话也说回来,干嘛只整明星呢?像这样,整一整普通人不是也挺有意思的。

    比如像冈田有希子诉说的场面,“过去录翻唱专辑的录音室,整理录音室的打工小妹是要翻唱的歌曲的原唱”之类的。

    在歌手全神贯注录音的时候,再安排这个打工小妹多在歌手面前晃一晃。

    岩桥慎一看着中森明菜跟冈田有希子聊天,心里却冒出这么个念头来。

    再算上跟胖胖青年提议的抽鬼牌联谊节目,总是想着去整蛊普通人,要是被知道了,大概又要被说成是“恶劣”了。

    ……

    中途,冈田有希子起身离席,去了趟洗手间。

    她一离开,餐桌前就剩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连接起了这场晚餐会的纽带暂时离开,对坐着的两个人,一时陷入沉默。

    可沉默归沉默,却并非是尴尬,反倒有一种另类的自然。

    岩桥慎一看着中森明菜,中森明菜也看着他,好像都在等对方先开口说shu28.cc话,结果,话没有说,却相视一笑。

    “您先说?”中森明菜说。

    岩桥慎一想了想,“好久不见了。”

    中森明菜笑着回了一句:“好久不见。”

    刚才见面寒暄过的两个人,现在又寒暄了一次。不过,两次寒暄,在某些地方,又有着微妙的不同。

    “今天,没想到会跟您一起吃饭。”

    “给歌手试音的时间拖太久了,又忘记让有希子提前先走,结果让她跟着一起饿肚子了。”岩桥慎一说。

    要不是这样,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吃这顿晚了一些的晚饭。

    不过,偶然就是必然。

    “我虽然整天到录音室去,却没怎么留意过录音助理的工作。”

    “差不多都是些琐事,眼睛能看到的事情都要做。有希子也是从别人为她准备录音,变成现在替别人准备。”

    “这样的有希子很厉害。”中森明菜不是在说夸张的客套话。

    岩桥慎一明白她指的是什么,笑了笑,“确实,她的工作做得像模像样的,是那种不管做什么,都能认真漂亮完成的人。”

    正说着冈田有希子,她也从洗手间回来了。

    “两位在聊些什么呢?”冈田有希子挺好奇的。

    回答的人是岩桥慎一,“在夸有希子你录音室的工作做得很好。”

    “哎?”冈田有希子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就又显出她孩子气的那一面。只要被夸奖,就总是露出这副害羞的模样。

    中森明菜看着跟冈田有希子说话的岩桥慎一,第一次当面看到他跟冈田有希子之间的相处,但也仿佛能看到他跟冈田有希子平时的相处。

    这样的岩桥慎一,每每都让中森明菜感到不可思议。

    要说强大的话,岩桥慎一这个人,一定是那种强者了。初次见面时,看到的就是他说着“成功了!”的样子,之后一路好像都在往前冲。

    中森明菜印象中,岩桥慎一很强,又是那么的坚韧。但是,这么一个有着往前冲的劲头的人,却同时又拥有体察人心的温柔。

    虽然在往前奔跑,但却也能够留意到路边的小花。

    从小到大,中森明菜都没有遇到过像岩桥慎一这样的人。

    她旁观冈田有希子跟岩桥慎一聊天,觉得这样的岩桥慎一,好像坦率到能一眼看到他的内心想法,但其实自己并不能看透他。

    这种仿佛能一眼看穿的坦率,以及这种看不透的神秘,让她时常对岩桥慎一充满好奇。

    ……

    话题聊着聊着,被冈田有希子从代代木的录音室,带到了青山的录音室那边。

    “岩桥桑,唱片公司那边,平川桑他们快要出道了吗?”冈田有希子在中森明菜面前,也自然而然问起唱片公司的事。

    先前,跟她打电话的时候,冈田有希子就对中森明菜说过这件事。岩桥慎一不瞒着冈田有希子的事情,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到中森明菜那里去。

    某种意义上来说,冈田有希子也是个小喇叭和小传声筒。

    不过,冈田有希子在录音室这边打工,自然也认识之前一直待在录音室的平川达也。会问乐队出道进度,也是真的在关心并非是八卦。

    “公司那边也在赶进度,大概年末就能出道吧。”岩桥慎一想了想,说起件事来,“下周,乐队要去轻井泽的别墅合宿,做出道专辑的录音准备。”

    这是前几天刚决定下来的事,不过,也算是种约定俗成。

    蒲池幸子临时加入,跟乐队谈不上什么默契,得度过一段不短的磨合期。

    曰本的唱片公司,在签乐队的时候,那种从学生时代就搭档、或者一起在地下音乐圈演出过许多次的乐队另当别论,但如果是临时拼凑起来的班底,多半会安排所谓的“合宿”,安排乐队的成员们集中训练一段时间。

    有一种组乐队的方式,就是唱片公司开甄选会,选出十几个有潜力的成员,把他们聚到一起合宿,每天一起训练、一起吃饭,在这个朝夕相处的过程当中,合得来的成员们shu17.cc会自然而然聚到一起,然后决出最终的名单。

    平川达也他们三个人的默契虽然不缺,蒲池幸子是钦定的主唱人选,也不会存在换人的可能,因而,出道前的合宿,也是必定列入行程当中的事。

    合宿要住的别墅,是渡边万由美家的。

    渡边晋在世的时候,在轻井泽购入了度假别墅。这位业界大佬酷爱打高尔夫,时不时到轻井泽来度假,顺便在这边的高尔夫球场活动一下。

    渡边万由美的高尔夫是shu29.cc父亲教的,学生时代,常跟着父亲到轻井泽这边来。渡边晋去世时,将这里的别墅给了渡边万由美。

    这次乐队要合宿,本来是想去山梨县的山中湖一带,既然渡边万由美同意把别墅借给他们用,地点就决定了轻井泽这个度假胜地。

    乐队成员下周才去,在这之前,唱片公司派人先把要用的乐器还有录音设备之类的送到那边的别墅,别墅的管理员则提前做入住准备。

    除了乐队成员之外,还有他们的经纪人以及工作人员随行,大概八个、或者九个人。

    岩桥慎一作为乐队制作人,本来也应该一起待在那里,跟乐队成员们一起商量录音、选曲之类的事,不过他在东京这边的工作忙得很,陪着乐队在那边待上一个星期不现实,也就中间去上几次,当天来回。

    “轻井泽吗?”中森明菜听到这个地名,插话进来。

    她下个周四,也去轻井泽那边出外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