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42. 送你回家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吃完饭,岩桥慎一看了看时间,快九点半了。

    他问两个女孩子,“你们两位,接下来打算怎么安排?”

    电影总之是看不成了。

    两个女孩子,一个被迫跟着加了个班,另一个刚从电视台的摄影棚出来,都挺累的,想着直接回去休息。

    “电影的事,就等下次吧?”冈田有希子说。

    中森明菜回忆了一下行程,跟她约定,“下周四去轻井泽,外景要出两三天。等到回来,应该有一天的假期,到时再联系你,一起去看怎么样?”

    “当然没问题!”冈田有希子的时间可要自由灵活多了。

    一边答应,一边又笑这个巧合,“平川桑他们的乐队下周去轻井泽,明菜桑下周也到轻井泽去。”

    “一年到头都有人不断往轻井泽去嘛。”岩桥慎一不动声色地替中森明菜说话,“要不是我在这儿说起乐队的事,怎么也想不到轻井泽的别墅区里,有几个人放着度假胜地的风光不看一眼,却为了编曲的事吵作一团。”

    不过,明星艺人会到那边去出外景,倒是一年到头都在发生的事。

    话说完,他把账单拿过来。

    本来就是他要请冈田有希子,虽然中森明菜过来不在预料当中,可最开始提议的人是他。

    所以,现在替中森明菜付账,岩桥慎一心里觉得是件自然而然的事。

    中森明菜那边也没有推让,由他请了客。

    ……

    做事讲究个做周到,请客吃饭的是他,吃完饭,岩桥慎一还要再顺便送冈田有希子回去。

    来时,中森明菜拒绝了大本过来接她。知道她也是一个人,岩桥慎一想了想,邀请了一句:“不介意的话,中森桑也一起,我送两位回去,行吗?”

    以前他倒是搭过中森明菜的顺风车,可那时去的是录音室,跟送回家还是不一样。

    不过,中森明菜却率直的回答:“那就拜托您了,岩桥桑。”

    好像并不介意把家的地址告诉他。

    三个人一起走出店里,往停车场的方向前去。

    进了秋天,一到夜里,气温下降,风一吹有点凉飕飕的。冈田有希子和中森明菜走在前面,岩桥慎一落后两个女孩子一点,慢慢跟着。

    从这儿到停车场的路上静悄悄的。周围安静了,人也跟着不想说话。两个女孩子挨着走路,投下的影子,时而叠住一部分,时而拉开点距离。

    走在她们身后,这投下的影子,落在他脚下,叠在他身上。

    岩桥慎一看着这两道影子,一时兴起,停住脚步。和两个女孩子的距离拉得越远,影子的全貌就越清楚。

    左边的是冈田有希子,右边的是中森明菜。

    短发的那个是冈田有希子,长发的那个是中森明菜。

    两道影子先是就在他眼前,然后越拉越远,渐渐又变短。岩桥慎一收起这点突然冒出来的玩心,又快走几步,追了上去。

    ……

    快到停车场,冈田有希子伸手指了指前方,小声嘀咕了一句:“岩桥桑……”

    地上是被路灯拉长了的影子。

    岩桥慎一人虽然在后面,影子却被拉长,和她们两个叠在了一块儿。

    听冈田有希子这么说,中森明菜把目光落到那道影子上。脚步一停,忽而转身,看了看岩桥慎一。

    这个举动,也把冈田有希子给带动,跟着一起转过身去。

    两个走在前面的女孩子忽然转过身来,岩桥慎一不明情况,也跟着停住脚步,看看中森明菜,又看看冈田有希子。

    接着,走上前去,问她们:“有什么事吗?”

    被这么一问,两个女孩子都不知道回答什么好。看着岩桥慎一的脸,沉默了一下,中森明菜先眯起眼睛,露出个顽皮的笑容。

    冈田有希子也有学有样,笑嘻嘻的看着岩桥慎一。

    桃浦斯达看着你的脸先笑了起来,紧跟着,前知名偶像、现录音室打工小妹也看着你的脸笑了起来。

    这个奇怪的场景……

    得亏盯着的是脸,要是别的地方,又得忍不住怀疑是不是社会之窗没有关了。

    可就算这样,也让他心里犯嘀咕,自己的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只不过,没有给他弄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的shu17.cc机会,两个女孩子对着他笑完,又转过脸,相视而笑,像是完成了某个只有两人知晓内容的恶作剧。

    接着,气氛回归沉默,她们继续往前走。

    因为好奇心没能被满足而受到了伤害的岩桥慎一,只能一边在心里谴责她们两个这种伤害猫的行为,一边也往同一个方向走着。

    ……

    两个乘客一起坐进后排,岩桥慎一询问她们住址。

    冈田有希子在离大学几站路的地方租房子,她先说了地址,中森明菜跟了一句:“这样的话,要让岩桥桑绕好大一个圈子了。”

    两个女孩子,住相反的两个方向。

    “说好了要送两位回去,绕点圈子也无妨。”岩桥慎一笑了笑,“再说,今天是平日,路上车况没那么糟,当成是夜里兜风也不错。”

    车子开上大路,正好遇上信号灯变换。于是,本着顺路的原则,就先送冈田有希子回去。

    冈田有希子租的公寓外观小巧漂亮,像是用积木堆起来的,看着很可爱。

    要说缺点,大概就是公寓前的路是条长长的坡道。要是骑自行车通勤的话,那种感觉肯定挺酸爽的。

    上坡时酸,下坡时爽。

    但即使如此,光看房子的外观也猜得到,房租估计也挺可观的。能租这里的房子,普通学生仔的话多半住不成。

    不过,女孩子单身在外,又有个前偶像的身份,就算考虑安全问题,也肯定不能住糙汉公寓。

    再说,偶像生涯赚的钱,还有引退后也仍能按时到账的歌曲版权费、肖像使用费之类的钱,足以保证冈田有希子能舒舒服服过日子。

    车子在公寓正门前停下来。

    冈田有希子向岩桥慎一道谢,“今天谢谢您,岩桥桑。”道完谢,又跟中森明菜道别。

    道完别,下车之前,还又跟岩桥慎一说:“明菜桑就拜托了。”

    很有一种自己的朋友托付给别人照顾,就要郑重其事一点的自觉。

    这么面面俱到的,倒让岩桥慎一心里觉得怪好笑的。

    不是要笑她啰嗦,而是习惯了她时不时展现出的孩子气,现在被她这么叮嘱,有种小孩子语重心长对大人说话的感觉。

    心里想归想,却没表现出来,答应着就行了。

    只不过,等到冈田有希子下车离去,车里只剩他跟中森明菜的时候,两人跟约好了似的,笑了起来。

    两人一块儿看着冈田有希子走进公寓大门,而后,岩桥慎一发动车子。

    ……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大路上。

    中森明菜看着车里的反光镜,忽然开口道:“上次您寄的包裹,我已经收到了。”

    “哦。”岩桥慎一反应了一下,“是吗?”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应该早一点回信的,不过,近来很忙……”一直都没来得及填写那份试吃感想。

    “在准备发行新作品吗?”岩桥慎一问。

    “各种各样,也有演唱会要做,还要录节目。”中森明菜认真思考着,把近来的行程列出来。

    光是听着就够忙的。

    偶像这工作跟普通歌手又不一样,因为要额外参加一些综艺节目。没有那种明确的分工界限,什么也可以做,也就注定要比其他人更加忙碌。

    岩桥慎一想起寄过去的dreams e true的单曲,说了句:“其实,店主就在这里,当着店主的面,直接汇报感想也可以?”

    结果,被中森明菜给飞快地反驳了一句,“那不行。”

    &nbshu29.ccsp; “既然收到了‘问卷调查’,不好好填写‘试吃感想’,偷懒的行为是不好的。”她认认真真说着好像玩笑话的句子。

    岩桥慎一为她的话一笑。虽然笑着,却认真回应,“那我就等着了。”

    “我肯定是合格的试吃专员。”中森明菜又展示起自己那很有劲头的“肌肉”。

    岩桥慎一承认,“这我相信,毕竟是商店街的孩子。”

    听他这么说,中森明菜顿时心满意足,“那就敬请期待了。”

    “好的。”岩桥慎一答应。

    旁人听到这样的对话,大概要嘲笑他们在玩无聊的过家家游戏。可寄问卷的岩桥慎一态度认真,说这些话的中森明菜,也的确把这当成是认真对待的事。

    一种另类的默契,奇妙的相处方式。

    冈田有希子在的时候,话题围绕着冈田有希子,她主导着相处的节奏。可只有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之后,气氛和话题也随之变化。

    关于这一点,即使两人一早就认识的事冈田有希子也知情,这种相处的节奏与方式大概也是如此。

    “对了。”

    在被岩桥慎一送回家的路上,说起了收到的包裹,中森明菜想到些什么,提起件事来,“岩桥桑,之后寄回信的时候,写这个地址行吗?”

    “这个地址?”

    岩桥慎一反应了一下,明白她说的是自己公寓的住址。

    “总是要到事务所去拿信……”中森明菜对他说,“之后再写信的时候,能写这个地址,寄到公寓那里去吗?”

    那样一来,拿的时候也方便许多,用不着总是再额外转回事务所。

    “没问题吗?”岩桥慎一对她这个提议有点意外。

    中森明菜还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他解释道,“写着收件人是‘中森明菜’的信,就这么普通的投进公寓的信箱,没问题吗?”

    说到大明星,感觉上总是被粉丝围追堵截,狂热一点的,也许还会去偷偶像的信看什么的。

    信件和包裹通过事务所转寄,虽然某种意义上,是被事务所监控着,但是,也保证了艺人本身的安全。

    “也总有那种不通过事务所的事。”中森明菜语气若无其事,“就算书店的会员卡之类的东西,也是会直接寄到公寓这边来的。”

    “比如说,就算作为‘中森明菜’,这个名字有时也会签在办会员卡的申请表上,这样吗?”

    岩桥慎一想起冈田有希子说的,这个桃浦斯达喜欢打折薅羊毛的事来。

    “我之后,把地址写进信里一起寄给您。”中森明菜对他说。

    岩桥慎一答应她,“行啊。”想了想,问道:“那我也把地址换成现在住的公寓那里……川崎那边,现在一周也就去个两次。”

    “行啊。”中森明菜模仿他刚才的语气,回了一句。

    这种故意的调皮做法,让岩桥慎一忍俊不禁。可是,能这么轻松随意的跟他玩这种游戏,却也是一种在他面前感觉到很放松的体现。

    艺能界的某种残酷之处,就在于站在台前的人,要把自己变成商品,身在幕后的人,则要靠着贩卖这些商品来谋生。

    所以,事务所和艺人之间,黑衣人和艺人之间,很难建立那种纯粹的情感。

    中森明菜从站上舞台的那刻起,就是被贩卖的对象。当时还是个弱小事务所的研音,这些年最大的摇钱树就是中森明菜。

    整天围追堵截她的记者们,要拍她的照片,挖她的八卦换取金钱。

    更糟糕的是,年纪轻轻就出道的她,连家里人都要靠她吃饭,从她身上榨取价值。这样的中森明菜,身边缺少足够的真情。

    同样身在业界的岩桥慎一,也是所谓的黑衣人,要靠着贩卖台前的人来谋生。这样的他,如果最开始是负责中森明菜的人,大概没有机会和她建立这样放松的关系。

    ……

    车子停在中森明菜住的公寓楼下。

    “到了。”

    “今天谢谢您,岩桥桑。”中森明菜对他说。

    下车之前,她却说起另一件事来,“对了,还没有恭喜您,成立了唱片公司。”

    突然又提起来,倒让岩桥慎一反应了一下。

    顿了顿,才说:“谢谢。”

    然后,听到竜竜窣窣的声音,感觉到有呼吸声接近了他。

    岩桥慎一转过头,看到站起身,凑过来的中森明菜。

    她伸出手来,对着他举起了手掌,认真地说:“今天晚上,一直都想要这么做了。”

    岩桥慎一笑了起来。也说不好是笑她的动作,还是笑她这句话。

    然后,他伸过手去,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