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46. 歌舞伎座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歌舞伎座同行的matchy与julie,与shu17.cc明菜已经事实分手。”

    周刊预告的新闻的真实度和话题度,可以用字体的大小和醒目程度来进行判断。

    这条新闻虽然不是当期的头条,但是看这分量,基本能确定,不管具体的内容有多少脑补成分,但至少得是那种“有图有真相”的八卦。

    近藤真彦跟藤岛景子一起去歌舞伎座……这个信息量可真够大的。

    大赏事件以后就被打落谷底的近藤真彦,这大半年里,早就已经跟周刊的重要版面无缘。

    一个偶像,发行的唱片销量稀烂,大型音番不见身影,各种榜单也查无此人,连周刊也不把他放在眼里,偶像生涯可以说已经玩完了。

    (4000字章节)

    结果,任谁也想不到,他竟然还能再作为《friday》预告的重要内容回归这本发行量一流的八卦周刊,并且,还是跟喜多川玛丽的女儿一起被拍到。

    被拍到同行已然能让大众感到惊讶,更何况,被拍到的地点还是歌舞伎座。

    这个地方有什么特别之处吗?从前东京人的习惯,媒人介绍未婚男女相亲见面的时候,会把地点安排在歌舞伎座。

    届时,媒人、双方的家人一起,看看演出,吃吃东西,相互了解一下。

    www.shu29.cc因为有过这么个惯例,现在,近藤真彦跟藤岛景子一起去歌舞伎座,老派些的那些曰本人,大概看到这个地点,就立刻想到“相亲”这件事了。

    普通的异性朋友吃饭见面,绝对不会把地点选在歌舞伎座。不仅如此,能把见面地点定在这么老派的歌舞伎座,能干出这种事来的人年纪估计不小了。

    多半是喜多川玛丽的手笔。

    岩桥慎一看到这么条新闻,不禁在心中感慨,喜多川玛丽到底是有多喜欢近藤真彦?

    虽然喜多川玛丽偏爱近藤真彦是圈内都知道的事,各种资源都优先他,他想做什么事就支持他,甚至还关照他的生活,生生把老板做出了老母亲的样子。

    近藤真彦跟中森明菜恋爱的时候,不仅近藤真彦的亲妈不喜欢中森明菜,这个干妈也不喜欢中森明菜。

    头顶两个恶婆婆作威作福,难怪这个傻儿子能那么趾高气昂。

    但是,大赏事件以后,近藤真彦被打落谷底,杰尼斯也名声受挫,被业界嘲讽。换成别的公司,出了那样的事,就把近藤真彦给冷处理了。

    不仅如此,他这些年来表现出的人品方面的问题,也够叫人瞧不起的。

    可现在,喜多川玛丽该不会还打算让近藤真彦当自己的女婿?

    这大概就是真爱吧……

    感慨归感慨,近藤真彦跟藤岛景子,对岩桥慎一来说都是陌生人。现在看待这样一条预告,心理活动也跟普通的吃瓜群众没什么两样。

    虽然近藤真彦会到今天这种地步,也有他做的那点微不足道的努力的一份功劳。

    但是,当初会插手大赏的事,真正的理由,也只是不愿看到中森明菜牺牲在派系之间的博弈里罢了。

    岩桥慎一的目光,移动到标题预告的后半句,“与明菜已经事实分手。”

    私人的事不方便过问,岩桥慎一从来不在中森明菜面前提近藤真彦,也几乎没有从她嘴里听到有关近藤真彦的事,也就不清楚她们两个情况如何。

    也就是跟冈田有希子聊天的时候,偶尔听她说起过,中森明菜跟近藤真彦好像分手了。

    不过,以中森明菜的个性,就算是冈田有希子这样的朋友,也不好在她不愿意多说的情况下刨根问底个没完。

    中森明菜这种女孩子,平时话不少,但涉及到感情问题,就守口如瓶。在一起时不愿对别人提及,分手以后也不会大说特说。

    岩桥慎一看着这句标题预告,脑中不知怎地,闪过中森明菜在寄来的信里写过的一句话,“我还拒绝了一件过去的自己绝对想不到会拒绝的事。”

    她到底拒绝了什么事呢?

    在信里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没有进一步打探的想法,只是隐约感觉到其中带有的倾诉意味。

    但是,现在突然又想起这句话来,岩桥慎一心里开始好奇。

    那时,中森明菜到底拒绝了什么?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

    今天星期四,之前跟冈田有希子和中森明菜吃饭的时候,听中森明菜说起过,她星期四要去轻井泽出外景。

    ……

    上午,岩桥慎一处理完唱片公司的事,出门去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

    两家公司挨得近,就算步行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心里这么想,索性也这么做,权当散步,走着去了u-miz。

    见了面,岩桥慎一把渡边万由美给的那本《厨房》放到桌上。

    “谢谢你的书。”岩桥慎一说。

    “我还是有些好奇。”岩桥慎一问道,“稻村泉跟《厨房》的主人公气质贴合,关于这一点,我读过书以后,倒是有了更加清晰的体会。”

    “所以,现在比较在意的是,你要制作这样一部电影的理由是什么?”

    单纯为了稻村泉的气质跟主人公贴合,就宁可冒着赔本的风险就拍电影,这种地主家傻儿子为了寻开心做的事,岩桥慎一不相信渡边万由美能做得出来。

    “慎一君现在不是在准备zard的前期出道吗?”渡边万由美没回答,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你不妨认为,我这么做,是在为稻村泉发行出道专辑。”她如此说道。

    岩桥慎一若有所思。

    “你制作了好几组歌手,也知道要推销歌手,初期的成本非常高,这点就跟推销演员不太一样。”渡边万由美说。

    这倒是。歌手想出道,得有实体发行的唱片,要联系演出的场地,要有发行和宣传渠道,要准备舞台的服装……林林总总加起来,数目不小。

    超大型新人的出道规格,一整套企划下来,能花掉几千万日元。

    一朝要是走红,能把花掉的经费立刻收回来并且大赚特赚,可要是推销失败了,跟拍电影扑街钱打水漂没什么两样。

    相比之下,不需要有这种“实体作品”,并且能通过慢慢磨练打出名气的演员,推销起来的成本就要小多了。

    而现在,依渡边万由美的意思,是要用推销歌手的手法来推销稻村泉。

    “吉本芭娜娜这篇,改编的难度确实大,对票房也不能抱太大的期望。”这些渡边万由美都知道。

    “所以,从一开始,也没有要做商业片的打算。”

    商业电影这东西,单打独斗的人也玩不起。

    电影这东西,天生是门烧钱的艺术。商业电影,不仅拍的时候制作费高昂,宣传期花掉的宣传费,甚至能再拍一部同样的电影。

     shu28.cc; 整个曰本的电影市场,每年有几百部电影上映,高成本的不多。

    低门槛导致低成本泛滥,观影人数又连年减少,大型投资收不回成本,又没办法输入到海外。这种环境,也就使得曰本的电影市场缺乏大制作生存的土壤。

    对大部分的曰本电影来说,小打小闹的投资一把,哪怕拍出来只能小范围上映,只要成本收回来,那就过了安全线,要是能小爆一下,那就是成功。

    曰本电影这种走进死胡同的市场氛围,让业界的风气也越来越怪,沉浸在本国的一亩三分地里,当个手工打磨螺丝钉的工匠。

    “个性很重要。”渡边万由美对岩桥慎一说,“难得遇到这样贴合的角色,我想通过拍这部电影,把稻村泉的魅力展示出来。”

    “小成本制作,然后送去报名各个电影节。能拿到奖的话,就算开了个好头。最差的打算,往后也能拿这部电影当作推荐她的名片。”

    “嗯,明白了。”岩桥慎一点点头,一笑,“你这推销的手笔可真够大的。”

    渡边万由美也露出个微笑,“听着有点不切实际吧?”

    “还好,只是稍微有点靠不住而已。”

    “不过,一副靠不住气质的演员,一部字里行间带着靠不住感觉的,一个做起事来靠不住的社长……能凑齐这么多个‘靠不住’,也挺了不起的。”岩桥慎一半开玩笑。

    “不知道能不能算作是夸奖。”渡边万由美嘴上这么说,却忍不住笑。

    “一个‘靠不住’是担心,这么多‘靠不住’,就绝对是夸奖了。”岩桥慎一玩笑开完,接着说正事,问她,“真要改编的话,就去谈的电影改编权吧?”

    想了想,“这现在话题度这么足,改编权方便谈吗?”

    “还好。”渡边万由美说,“你也说,这不适合改编电影,所以虽然话题度很足,但是,据我所知,除了我之外,还没有对改编权感兴趣的。”

    “我这边试着接洽了一下,版权的要价也不高。”看来是已经行动起来了。

    “导演和编剧的人选呢?有合适的吗?”岩桥慎一问。

    渡边万由美回答他,“这个还在考虑当中。……是起用新人,还是功底扎实的中坚人物,还要斟酌一下才能做决定。”

    从她当初能破格起用岩桥慎一的做法,就知道她这个人比起资历,更看重能力。

    “我倒是认识一个新人导演。”这时,岩桥慎一想起来,随口一说。

    “是吗?”

    “是之前给森高桑当制作人的时候,华纳先锋那边请来的替她拍mv的导演,叫岩井俊二的。”

    “岩井俊二?”渡边万由美完全没听过。不过,既然是给当时还捧不红的森高千里拍mv,也大概能猜到他的资历如何。

    岩桥慎一告诉她,“这位岩井桑在给富士电视台拍短片和广告。”

    “原来如此。”

    渡边万由美没再多说什么。

    ……

    轻井泽。

    现场的拍摄从上午八点钟就已经开始,中森明菜跟主持人、以及同一期的嘉宾们,在摄影团队的包围下,走在银座街上。

    星期四是平日,也不是度假的时节,银座街上没什么人。不过,当红的明星们过来录节目,摄影团队所到之处,还是吸引许多闲人来围观。

    被摄影设备包围,被路人围观,即使如此,这些明星们仍能若无其事保持自己的节奏,将节目进行下去。

    中森明菜在摄像机前活泼的跟主持人交流,另一边,她的经纪人大本,则在附近的一座电话亭里,跟东京那边打电话。

    《friday》预告近藤真彦跟藤岛景子一起出现在歌舞伎座,东京的媒体不放过中森明菜。杂志把她的名字挂到预告上,媒体也把电话打到事务所。

    大本一边接电话,一边在心里庆幸中森明菜人在轻井泽。要不然,说不定今天到了电视台,停车场还埋伏着询问她感想如何的记者。

    双人戏不如三人戏精彩话题足。

    感想如何……大本想象中森明菜被问这种问题,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

    不过,比起这个,大本倒是更在意另一件事,“近藤君跟景子桑的事是真的吗?”

    电话那头,事务所的人言辞暧昧,“这个嘛,可说不好。”

    “说不好?”大本追问。

    “总之,周刊是拍到了近藤跟杰尼斯的景子桑一起从歌舞伎座出来。”工作人员的说辞有点意思。

    大本听他这么说,心里有了点底,“不是说,这位景子大小姐钟爱事务所的东山君,和田原君也约会过。但是,一直不怎么中意近藤君吗?”

    “这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因为玛丽桑的缘故呢。”工作人员接了一句,又提醒他,不要忘了把这件事告诉中森明菜,问一问她的想法。

    连事务所都要知道她什么想法……大本整天跟着中森明菜,这种时候,有点同情她。

    挂了电话,大本走出电话亭,返回大队伍。

    中午十二点,摄影结束。节目组财大气粗,包下一整座餐厅,招待参加节目的嘉宾们还有工作人员。

    午饭过后,有段两小时的休息时间。

    中森明菜吃完饭,脱了队,往餐厅外面走。大本过去追她,“明菜酱,要去哪儿?”

    “随便逛一逛。”中森明菜回答他。

    大本看着中森明菜,思忖接下来应该怎么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