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47. 偶然必然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4000字章节)

    结果,还没等到大本想出个说话的章程,反倒是中森明菜先开了口。

    “大本桑,您有什么事吗?”她问道。

    中森明菜的语气非常率直,面对她打过来的直球,大本反而不好转着弯说话。

    于是,也干脆放弃了绕圈子,直说道:“事务所打电话过来,说是《friday》拍到了近藤君和杰尼斯的景子桑在歌舞伎座的照片。”

    大本说到这,语气一顿,“现在,有不少媒体打电话到事务所,想知道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中森明菜的表情显得很无聊。

    被她反问一句,大本讪讪的,他自己在心里也觉得这种问题显得太荒唐。

    不管近藤真彦是跟中森明菜分手以后才被拍到,还是没有分手的情况下被拍到,去问中森明菜这样的问题,都是一种冒犯与伤害。

    艺人这份职业,在走上这条路的同时,就要主动或是被迫的放弃一部分“人性”,商品的属性,使得他们不仅在舞台上娱乐大众,还要成为大众口中闲谈的八卦。

    媒体要靠艺人吃饭,只有近藤真彦和藤岛景子话题度不够,想方设法把中森明菜也拉进来,会探听她的感想无可厚非。

    事务所追问中森明菜,也有它作为中森明菜对外代理人的立场,不能责怪。

    但是,大本给中森明菜当了这么久经纪人,和她朝夕相处,知道她在和近藤真彦的关系当中受到的伤害,内心经历的挣扎,现在也问这种话,未免缺乏人情味。

    想到这,大本说了句:“很无聊吧?”

    中森明菜听到自家经纪人这句转折生硬的话,稍微睁大眼睛。

    “既然是近藤君和景子桑的事,就该去询问他们的想法才对。只不过,《friday》在报道里提到你和近藤君已经事实分手了……”

    大本说着,下意识打量中森明菜的表情。但是,从她的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他心里想说一句“分手了也很好”,但其实也并不清楚中森明菜的想法。

    当经纪人的,整天跟着中森明菜,这些事瞒不了他。《friday》写中森明菜和近藤真彦“事实分手”,这种状态倒是一点也没错。

    不见面也不联系,仿佛已经没这个人,这不是已经分手是什么?

    只不过,因为中森明菜讨厌对别人说自己的私事。恋爱的时候不在镜头前说恋爱,分手也不在镜头前说分手,才让人对她的想法捉摸不清。

    这一点,跟同样是和顶级男偶像谈过恋爱,但是分手的时候特意开记者会的松田圣子,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

    “总之,”大本说,“就是让你知道发生了这么一回事,免得回到东京以后,突然被记者袭击,不知道做什么反应。”

    “而且,”大shu17.cc本又道:“说是两人被拍到一起去歌舞伎座,到底什么情况还没个准呢。”

    除非杰尼斯公开承认近藤真彦跟藤岛景子的事是真的两人感觉良好,要不然,业界的人谁也不会因为近藤真彦疑似抱上老板女儿的大腿高看他一眼。

    毕竟,“玩玩跟结婚是不一样的”,哪怕去了歌舞伎座相亲,相亲失败率也是很高的。

    大本告诉中森明菜发生了这么件事,能听她把事情说个清楚最好,但也并不是一定要从她那里要出个回答。除此之外,也是为了提醒她,因为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就算真的被记者堵住,也要避免话题牵扯到藤岛景子,免得让杰尼斯那边产生不快。

    当然,以他对中森明菜的了解,她不想回答的问题,不仅一个字都不会说,问急了还会发脾气。

    别看是个桃浦斯达,有时候脾气还像个小孩子。

    “嗯,我知道了。”中森明菜回道。

    她体会到大本话语当中所带有的爱护之意,这样的回应,也绝非是冷淡。除此之外,也知道大本想从她这里听到关于这件事具体的回答。

    但她现在什么也不想说。所以,装作什么也没听出来,“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去逛一逛了。”

    “去哪儿逛?”大本出于职责,追问道。

    中森明菜敷衍了一句,“随便逛一逛。放心,不会走远的。”

    “别忘记下午的摄影就好。”

    知道她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大本挺知趣,只提醒了这么一句,也没有跟着她。而后,目送中森明菜往前走,转过街角,消失在视线当中。

    ……

    中森明菜独自走在午间的轻井泽。

    上午录节目的时候走过的银座街,到了午间,更加安静。秋天的轻井泽,带有一种静谧的魅力。

    小镇地方不大,有一整支节目拍摄团队和明星们入住了这里,要不了多久,就能传遍整个轻井泽。

    要是在涩谷被认出来,也许会被路人们给包围不能脱身。

    但是,在这样的小镇,居民就算认出眼前的人是明星,也不会有激烈的反应,要么无动于衷,假如打招呼,也像是遇到了某个很久没有见过的老友那样随意而不刻意。

    而这也正是小镇的可爱之处。

    因为知晓小镇的这种好处,中森明菜也就能放轻松,在小镇闲逛一下。

    走在商业街,看到路边琳琅满目的商店,她心里就想买点什么东西。既然来出外景,就买点纪念品带回去……

    这么想着,中森明菜就想给岩桥慎一买个礼物。

    上次冈田有希子叫她一起去吃饭,结账的时候岩桥慎一埋了单。那样的场合,谦让反而不合适,再说,她心里觉得岩桥慎一比她年长,既然请客,就不方便拒绝。

    不过,领了他的情,之后,就想着什么时候回敬一下。

    刚才,大本对她说,近藤真彦和藤岛景子在歌舞伎座被拍到,中森明菜听说了这件事,就想买礼物给岩桥慎一。

    怎么就这么想了呢?

    中森明菜自己也觉得心里的想法跳跃到这里,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喜多川玛丽讨厌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想要把女儿藤岛景子介绍给近藤真彦。中森明菜知道喜多川玛丽的想法。

    从大本那里听来这件事,中森明菜心情气和。

    要不是大赏事件,中森明菜就不会看穿近藤真彦这个人的不可靠。如果不是因为体会到了这种不可靠,就不会带上审视的心态去看待他的言行。也就不会和他冷战,不会走到现在的局面。

    追根溯源,会发展成现在这样,是因为她下定决心,去见了岩桥慎一一面。

    现在,从大本说了近藤真彦跟藤岛景子的事,她下意识要送礼物给岩桥慎一。这种做法当中,毫无疑问,暗藏着她的某种微妙心情。

    我并不后悔……

    她独自一人,逛过银座街一家又一家的店,思考应该送什么礼物给岩桥慎一。

    中森明菜不知道岩桥慎一喜欢什么,但是更不愿意随便送点东西。于是,只能凭借想象,去想象岩桥慎一可能会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东西。

    这个思考的过程,莫名有一种探索的乐趣。

    想象岩桥慎一喜欢什么东西,仿佛是在尝试着去了解他这个人。对他的好奇心与一直以来的印象,以及心中对他的想象,三种东西,在这个挑选的过程当中合到了一起。

    ……

    星期五,岩桥慎一一大早就出发,从东京到轻井泽去。

    这次过去,他给蒲池幸子带了个好消息,告诉她,已经预约了牙科诊所,等轻井泽的合宿结束,就让她去一趟诊所,跟牙医研究一下具体的整牙方案。

    &上次见面提了这件事,回去立刻就安排了,这个行动力挺强的。这么强的行动力,以至于让蒲池幸子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觉得有点意外。

    虽然一直不喜欢自己不够整齐的牙齿,但是,提过牙齿矫正的事以后,立刻就安排好,速度这么快,让她心里期待之余,还多了点忐忑。

    为了不够整齐的牙齿感到自卑,现在终于要告别它了吗?改变这件事多半要伴随不安。但是,不安过后,蒲池幸子心里还是期待更多。

    ……

    矫正牙齿对蒲池幸子来说是要改变形象的大事,但是,就岩桥慎一来说,这是个小插曲。所以,说完了这件事以后,他就直奔正题,继续加入到乐队的音乐讨论当中。

    两天没过来,乐队的进度不错。出道专辑的十首歌,歌词已经确定了个七七八八。照这个进度,为期一周的合宿结束后,回了东京,就可以直接进录音室了。

    岩桥慎一检查完歌词,又听取了乐队的试唱带,对他们放下了心。看这样子,周六和周日用不着再过来,只等跟他们在录音室会合就可以了。

    快到中午,负责准备午饭的工作人员过来问他们要吃些什么。

    还跟上次一样,大伙儿在一起吃午饭。来合宿的这几天,他们都是同吃同住,不过,倒也没有限制行动,昨天中午,这些人就到了镇上去玩。

    刚才听他们说起,今天晚上,还要再去一趟镇上。

    “可惜我晚上东京那边还有事,下午就得回去,要不然就一起去了。”岩桥慎一是真的觉得有些遗憾。

    从东京到轻井泽,大老远跑到度假胜地,每次都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最多透过车窗看看外面的景色,这未免也太教人不甘心了。

    心里有这么个想法,反正后面两天他也不再过来了,就打算到镇上去逛一逛。

    于是,午饭结束,岩桥慎一就单独行动,去当一把观光客。

    ……

    轻井泽镇上的地方不算大。岩桥慎一手持一份观光地图,端详了一会儿,做出这样的结论。

    话是这么说,光靠两条腿的话,逛起来也不容易——幸好他有车。

    就算这样,贪多嚼不烂,岩桥慎一也没打算一口气逛个过瘾,参考着观光地图,准备就去当地有名的那几个景点看一看。

    对初来乍到时间不充裕只能走马观花的游客来说,还是得哪里有名去哪里。去探访小街小巷,那是熟客常客以及闲客才有机会做的。

    不过,在观光轻井泽的时候,岩桥慎一想起来,中森明菜正在这边拍外景。

    好像是要在这儿拍两三天吧?那今天就也还是在这里了。

    他在这里观光的时候,中森明菜就在轻井泽的不知什么地方录节目。

    就像如果有哪个朋友住在某座城市,自己也去了那座城市以后,哪怕不去主动联系对方,脑中也会想到,在这座城市里,住着一位自己的朋友。

    现在,想到跟中森明菜都在轻井泽,岩桥慎一心里觉得怪有意思的。

    其实,要说在同一座城市,他跟中森明菜都在东京,还都身处艺能界,甚至还能在电视台之类的地方偶然遇到。

    在东京的时候,岩桥慎一从来不会去想,自己跟中森明菜同在东京。之所以如此,或许是因为东京实在是太大,容纳上千万人的城市,很难产生那种想法。

    但是,同在东京,又跟现在同时身在轻井泽不太一样。

    那种不同之处,大概是在于,东京是不论下一站去哪儿,过后都还会回去的大本营,是“不变的”。

    而同时来到轻井泽,则是一种带有“不确定”的偶然。是在众多可去可选的地点当中,偶然同时出现在了这里。

    来自四方八面的人,为了实现梦想,必须要前往东京。

    但是,身在东京的人,因为不同的原因,此刻同时在轻井泽,这样的偶然,才是富有趣味的地方。

    岩桥慎一想到这些,忽然冒出个念头来。

    要是这么在镇上逛,去的还都是有名的地方,那会不会遇到电视台的拍摄团队?心里一旦出现这么个念头,这趟独自一人的观光之旅,突然增添了一点别样的趣味。

    他拿着观光地图,饶有兴致的继续自己的轻井泽走马观花之旅。

    他拿着观光地图,饶有兴致的继续自己的轻井泽走马观花之旅。

    ……

    有几个当地人模样的大婶,跟岩桥慎一擦肩而过。

    岩桥慎一隐约听到她们说起,前面正在拍电视节目。心里一动,也跟着往那边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