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49. 所谓分手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4000字章节)

    “辛苦了。”大本在中森明菜面前站定,说道。

    中森明菜看了看大本,“嗯”了一声,目光又移开,越过大本的肩头,落在了岩桥慎一那里。

    岩桥慎一站在稍远的地方,也正看着她。

    两人隔着大本,相互交换着视线。

    目光相遇时,岩桥慎一冲她露出个微笑。他一直等到大本跟中森明菜说完话,这才走上前去,和她打招呼,“中森桑。”

    “您好。”

    中森明菜的目光追随着岩桥慎一,看着他走过来。可等到他走近上前,和他寒暄以后,视线反而又离开了他。

    大本和中森明菜解释:“岩桥桑在轻井泽观光,遇到节目的拍摄团队。我刚好看到他,就拉住他聊到了现在。”

    一边还又跟岩桥慎一说抱歉,“……打乱了您的观光计划。”

    特意又加上这么一句,倒有点出乎岩桥慎一意料。但是,特别说上这么一句,也就让聊天的节奏到了大本手里。

    岩桥慎一没想到大本这么做,不过,他不动声色,客气的回了一句,“本来也没什么观光计划,随便走一走而已,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前来拍摄的节目组。”

    跟大本说起话来,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板正语气。中森明菜在边上旁听,觉得shu28.cc这样的岩桥慎一跟平时有点不一样。

    但是,一边为这种不一样感到有趣,一边又有一点心焦。

    在东京之外的地方跟岩桥慎一不期而遇,中森明菜这两天心中思考的东西,想要得到解答、或者说是确认的问题,一下子有了个倾泻的出口,想要倒向他。

    她不能不产生想跟岩桥慎一说些什么的想法。

    但是,却碍着大本在这儿。三个人站在一起,不知怎么,忽然就又变成大本一个劲儿跟岩桥慎一说话的局面。

    ……

    大本刚才跟岩桥慎一聊天时,怀疑这不是普通的偶遇。现在,看到这两人见面打招呼的样子,却也不像是事先约好了的。

    可是,不管是他特意找过来的,还是真的不期而遇,都让大本在心里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因为这样,大本才将话题牢牢抓在自己手里,操纵着聊天的节奏。

    那一边,工作人员们收拾设备,准备往下个拍摄地点前去准备。下一场拍摄是晚上六点钟,主持人和嘉宾们能休息一会儿,也准备返回入住的酒店。

    “大家好像要回去了。”中森明菜忽然插话进来,打断了大本。

    大本听她这么说,看向拍摄团队那边。

    接话的人是岩桥慎一,“两位也要准备出发了吧?”

    “现在还不出发,下一场是晚上六点钟。”回答他的人是中森明菜。刚才一直旁听的她,忽然从大本手里,把话题的节奏给抢了过来。

    大本只能先当配角,附和道:“晚上要拍bbq大会。”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表示理解。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确认时间。

    中森明菜一见他抬手腕,又问起了他,“岩桥桑,您几点回去?”

    岩桥慎一想了想,告诉她,“三点半之前从轻井泽出发回东京。”跟她解释道,“我晚上六点钟,也有个聚会要参加。”

    是跟业内人士的聚餐,自己带着有感情的司机去参加的那种。

    “也是六点钟?”中森明菜像是在为这个巧合而笑。

    不过,却忽然开口邀请,“岩桥桑,您回东京之前,我给您当导游,走一小段路,行吗?”

    大本在边上听着,表情一下僵住了。

    岩桥慎一接住她这个打过来的直球,看了看她。中森明菜脸上还带着笑容,眼睛里荡漾着孩子气的调皮,真像是突发奇想要玩角色扮演游戏。

    可是,这样的调皮却像是种掩饰,为了遮住心里的不安。

    打直球这种事,是需要勇气的。能拿出这样的勇气,心里一定有支撑她这么做的某样东西。

    “行啊。”岩桥慎一想到这些,笑着答应了。

    ……

    大本在一旁欲言又止。

    中森明菜无视了大本的态度,甚至还给他安排了个任务,“大本桑,我等下自己回去,那边就请您帮忙说一下了。”

    出外景时为了方便统一行动,主持人和嘉宾们乘一辆车过来的。现在她要脱队去给岩桥慎一当导游,自然得跟那边说一声,让他们先走就行。

    当着大本的面邀请岩桥慎一也好,给大本下这样的命令也好,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都是中森明菜个性当中率直一面的体现。

    不过,被派了这么个任务的大本却有些苦恼。众目睽睽下,中森明菜跟一个突然出现在拍摄地附近的人跑了,要怎么跟那边的人解释比较正常?

    但是,任务派了,指望中森明菜改主意不可能。

    再说经纪人的工作当中就包括这么一件事,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大本过去之前,看了看中森明菜。

    “那就拜托了,大本桑。”中森明菜笑眯眯的说。

    就这样,一点都看不出她给大本派这样的任务,是为了回报他刚才拉着岩桥慎一说个没完,把话题牢牢抓在手里的事。

    大本答应下来,走开的时候,又向岩桥慎一欠身致意。

    他一走开,气氛跟着为之一变。只有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两人,双方都觉得自在了许多。面对面看着,相视一笑。

    “走吧?导游桑。”岩桥慎一说。

    他这么一叫,让中森明菜乐得眯起眼睛。转身向前,挺起腰来,“那就出发吧。”

    两人丢下要为了如何去跟工作人员们解释的大本,往老街的出口走去。不过,从后面看,两人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像是偶然同行的朋友。

    远处的齐藤由贵,看着往这边走来的大本,还有往和大本相反方向走的中森明菜跟岩桥慎一的背影,若有所思。

    ……

    “没想到在这儿见到您。”中森明菜说。

    说是要当导游,也只威风了那么一会儿而已。离开老街,由中森明菜决定往哪边走,然后,两人就走上了街道两侧都栽着落叶松的林荫路。

    “不过,偶然是必然,对吧?”她转过脸,看了看岩桥慎一。

    “没错,偶然是必然。”

    岩桥慎一想起自己走马观花观光时的想法,露出笑容。

    中森明菜猜不到他本来就是带着会遇到她的想法在轻井泽观光,只说自己知道的事,“您唱片公司的乐队就在轻井泽合宿。”

    “而且,他们不光在别墅里为了编曲的事吵作一团,也没有错过度假胜地的风光。”

    岩桥慎玩笑着对她说起乐队这几天去观光的事,又自嘲一句,“……所以,要是不这么观光一番,真正错过度假胜地风光的人,就只有我一个了。”

    “我到轻井泽来过两三次。”中森明菜又看着脚下的路,“都是为了出外景。但是,还一次也没有为了观光度假特别到这里来。”

    ……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

    岩桥慎一跟她说乐队的事,中森明菜则说着录影的事。似乎本来就不为什么的单纯闲聊,但话题又像是一直在外围打转。

    一个话题结束,忽然陷入沉默。岩桥慎一去看她,中森明菜也刚好转过脸看他,两人的视线碰了一下,双双停住脚步。

    “什么?”

    “您先说。”岩桥慎一告诉她。

    一这样,中森明菜反而犹豫了起来。顿了顿,说出的话却是:“我最近一直在学习怎么折纸。”

    “是吗?”岩桥慎一听她这么说,想起送的那只折纸小猫。

    结果,中森明菜又说:“不过,我的手不够巧,想学怎么折小猫却学不会。”

    她问岩桥慎一,“您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吗?”

    “当然没问题了。”岩桥慎一答应她。

    两人往前走了一会儿,在一处长椅前停住脚步。坐下来以后,岩桥慎一拿出轻井泽的观光地图,把它折了折,撕成适合折纸的两份。

    “不要紧吗?”中森明菜接过被撕掉了的观光地图。

    岩桥慎一和她开玩笑,“不要紧,反正有位可靠的导游桑正坐在我旁边,之后绝对能把我带回原地。”

    中森明菜忍俊不禁,自己先吐起槽来:“要是带不回去的话,可就糟了。”

    岩桥慎一听她这么说,只是笑笑,挥了挥手里的纸,“准备好,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了。”中森明菜赶紧进入上课状态。

    ……

    两只摊开的手,手掌心里各有一只折纸的小猫。

    左边那只看着威风凛凛,右边那只却有点软趴趴的。尽管精气神略有不同,但总归看得出两只都是猫,还是没有缺胳膊少腿尾巴也健在的猫。

    “挺像模像样的。”岩桥慎一看着中森明菜手心里的小猫,夸奖道。

    中森明菜端详自己手心里的折纸小猫,虽然中间出了点错,被岩桥慎一纠正了几次,但好在还是顺利完成了。看着自己折成的小猫,她心里成就感十足。

    在欣赏自己的作品之余,又对岩桥慎一说,“岩桥桑,您很会教人。”

    “是吗?”

    中森明菜点点头,“有耐心,说话又条理,要是去当老师的话,一定是那种在学生之间很有人气,被大家喜欢的老师。”

    “还是算了吧。”岩桥慎一笑笑,可不认为自己有当老师的天分。

    中森明菜把自己折的这只小猫拿在手里,忽然问道:“对了,刚才,您时不时要说什么?”

    岩桥慎一怔了一下,然后意识到她自始至终都很敏锐的感知着别人的情绪。

    “是有个问题想要问您。”他说。

    在轻井泽遇到中森明菜的时候,岩桥慎一见到她,那个问题也自然而然浮现在脑海当中。解不出答案的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亲口问一问。

    “之前,您说自己拒绝了一件过去的自己绝对想不到会拒绝的事。”

    突然听到这句话,中森明菜睁大眼睛。但是,视线没有从手中的小猫那里离开,“嗯”了一声。

    “您拒绝的是什么事呢?”

    岩桥慎一问出这句话来,下意识看了看她。

    心里觉得现在又翻旧账不够礼貌,但是,却也真的好奇到底是什么事。在刚看到她在信里这么写的时候,他还没有这样的好奇心,而现在,却想要知道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哎?”

    中森明菜像是有点反应不过来,想了想,“您那时在信里写,比起说‘好’,说‘不’需要更多勇气。”

    要拿出说“不”的勇气,很了不起。

    &shu29.ccnbsp;  “对不起。”岩桥慎一向她道歉,“如果是不方便说的事……”

    “那件事……”

    中森明菜考虑着应该从哪说起,“是近藤桑对我说,想要和我一起买房子。但是,被我拒绝了。”

    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对岩桥慎一说了。

    岩桥慎一稍微皱眉,没有接话。

    拒绝买房子,再联系之前和之后发生的事,他大概能猜到一点什么。

    可是,听中森明菜的描述,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近藤真彦提这个主意的时机、动机听着都怪怪的,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又像是中间缺少了某个关键的零件,因此让机器不能正常运转。

    不过,既然中森明菜没有答应,那么,这件事也就算是翻篇了。对岩桥慎一来说,近藤真彦只是个面都没见过,无需放在心上的陌生人,也就懒得揣测他的动机。

    比起揣测近藤真彦的动机,岩桥慎一在知道了那个问题的答案以后,更该做的反应,是去看中森明菜。

    他从来不在中森明菜面前替近藤真彦,中森明菜也几乎不提这个人。结果,好奇心一发作,问出的答案却是这个。

    但是,在觉得抱歉之前,岩桥慎一心里其实明白,在看到信的时候,他就已经隐隐猜到这种说“不”的勇气,到底是对着谁了。

    可即使如此,他还是问出这个问题。

    “岩桥桑。”

    中森明菜知道岩桥慎一在看他,忽然问了他一句:“什么才是分手呢?”

    这下,换成岩桥慎一没想到她会问出什么样的问题了。不过,他直觉中森明菜有话要说,没接这个问题,等待着她的下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