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50. 作出决定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中森明菜扭过头去,视线大大方方的和他碰在了一起。

    那封信写过去已经很久,岩桥慎一忽然又问起这个问题,不可谓不冒昧。可是,听他又提起这件事来,中森明菜比起意外,或是觉得他在打探什么,竟然先感到松了口气。

    《friday》的新闻预告出来以后,这两天之中,她内心思考的东西,想要解答和确认的问题,同岩桥慎一突然抛出的问题,微妙的产生了重合。

    她本来想要跟岩桥慎一说,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话,因为他的问题,反而能这么自然而然问出口。

    不知道折纸的小猫要怎么做,并不是她真正想要问的问题。

    ……

    《friday》刊登近藤真彦跟藤岛景子相亲的八卦,中森明菜听大本说起这件事以后,第一反应是要给岩桥慎一买礼物,这种做法,已经将她内心深处的想法暴露无遗。

    对于近藤真彦,从大赏前夕内心的动摇,大赏过后对他的疑虑,再到冷战与疏远,终于拒绝他买房子的提议,也一并否决了买房这件事背后的意义。

    买房子这件事,让中森明菜彻底看透近藤真彦的虚伪,终于连心中最后一丝幻影也彻底击碎。曾经在这个人身上所抱有的期望与想象,已经是荡然无存。

    而她如今对分手这件事感到迷茫,也并不是因为对近藤真彦这个人还有什么感觉,而是迷茫分手这件事本身。

    “所谓的分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中森明菜比起问岩桥慎一,倒像是自言自语,“是不再见面,不再打电话,也不再一起吃吃喝喝,也不再相互关心,当是今后没有这个人。是这样吗?”

    “要是这样,”中森明菜嘀咕道,“跟朋友闹了别扭绝交,岂不是跟分手也没什么两样?”

    这番话说的有些孩子气,说给别人听,也许会招来嘲笑奚落也说不定。

    岩桥慎一这么一听,也不明白。

    但是,听到她后面这句似乎更不着调的话,心念转动,忽然就捕捉到一点蛛丝马迹,也多少猜到她这种迷茫到底从何而来了。

    ……

    或许,在她的心里,一直是带着想象在进行和近藤真彦的这段恋爱。

    一帮年纪相仿的男女偶像当中,看上去比较般配的两个人,被周围人不断起哄着在一起,自己渐渐也当了真,于是,想象着对方也喜欢自己,而后相互靠近,真的成了情侣。

    成为情侣以后,外界又开始期待他们能成为第二对百惠友和。

    偏偏中森明菜的偶像就是山口百惠,而她的出身、原生家庭带来的创伤,又让她对婚姻抱以过分的期望。

    于是,她又带着近藤真彦能够理解她,能够抵消她的原生家庭带给她的伤口的想象,产生了希望能和他结婚,然后效仿山口百惠引退,有个圆满家庭的想法。

    结果,她没当成山口百惠,近藤真彦也不是三浦友和。想象非但没有成真,反而崩坏了。两人的关系,被杂志明晃晃写着“事实分手”挂在预告的版面上。

    按说事情到此为止就已经可以告一段落,但是,“想象”这一回事,并非仅仅存在于恋爱当中,同时也存在于分手当中。

    岩桥慎一看她这么迷茫,一时产生了一种猜测,那就是,在中森明菜心里,或许对分手这件事也存在着某种想象。

    尽管他不知道中森明菜想象的分手是什么样子,但至少,她大概没想到最终会是现在这种平平淡淡,如同一块石头丢进水里立刻被吞没,这样悄无声息的方式。

    或者应该说,是她想象中跟近藤真彦的分手不是这样。

    ……

    也不是不能理解她这种心态。

    因为,带着想象开始的恋爱,是一种尤其特别的恋爱。它的特别之处就在于,这个恋爱的过程,既是在编织梦想,同时也是在毁坏梦想。

    近藤真彦恋爱期间的所作所为,在让她心力交瘁,眼看想象被毁掉的同时,或许也加剧了她新的想象——对于分手的想象。

    忍耐到极限会爆发,她所想象的分手,或许应该是一种极为激烈的方式。

    可是,任谁也没想到,发生了大赏事件。

    近藤真彦在这件事上暴露出的人格方面的卑劣,使得中森明菜产生动摇,一步又一步,先是质疑他,而后看透他,最终主动拒绝他。

    本来,她把自己放在被动的那一边,结果,却是由她自己先迈出了一步。

    一个人格卑劣的人,根本无法和他建立圆满的家庭。卑劣的人格,和她想象的圆满家庭完全冲突,看透这件事,也就让她亲手把曾经对恋爱的想象,从根本的地方打破击碎了。

    可是,这样一来,虽然她保持住了头脑的清楚冷静,却也使得最初的想象没有派上用场,也就产生了这样的迷茫。

    分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中森明菜是真的没有弄明白。

    她缺少恋爱的经验,又处在这样一种带着“想象”的恋爱当中。没有想过,一段恋爱,原来可以这么平平淡淡的结束,既不用发火,也不用争吵。

    因为这样,倒让她一时不能明白,分手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中森明菜一直以来保持沉默,处在一种“事实分手”的状态里,不是因为她心里还对近藤真彦这个人有什么留恋,是因为她在这种平淡分手当中,感到了迷茫。

    看到《friday》的报道以后,她下意识的反应,更加证明她心里对近藤真彦毫无留恋。正因为不留恋近藤真彦,所以才更加感到迷茫。

    中森明菜把这件事说给岩桥慎一听,说完以后,默默看着他,想听他说些什么。

    ……

    “那不一样。”

    岩桥慎一接受着她的目光,思考完以后,这才开口。

    他看着中森明菜,认认真真告诉她,“分了手的人,不再见面,不再打电话很正常。但是,也有那种分手以后也还是能见面、打电话的人——虽然还保持联系,但分手却是认真的。”

    “所以,分手这件事,真正的体现,是在另外的地方。”

    岩桥慎一想了想,对她说,“我想,所谓的分手,应该是自己从今往后的人生,跟对方再也没有关系了。”

    从今往后的人生,再也没有关系了。

    岩桥慎一心平气和的说出来这句话,中森明菜听在耳朵里,一下子想起拒绝了近藤真彦买房的事。

    拒绝了买房,不再对和他结婚组建家庭抱有希望,反而对他这个人的人品产生恐惧与厌恶。这不就是让自己的人生跟他划清界限了吗?

    继而,她又想到,大赏事件之前,对近藤真彦这个人产生怀疑和动摇,选择去见岩桥慎一,最终出席了大赏。

    拒绝让奖,就是把近藤真彦从自己的人生里推远了。而后发生种种事情,她的每一次怀疑,每一个拒绝,都是在推这个人。而拒绝买房,就是擂台边缘推的最后一把。

    她不是因为不再和近藤真彦见面打电话所以才分手了,而是因为这个人被推离了自己的人生,所以才不再联系了。

    从拒绝了近藤真彦的那刻起,中森明菜的人生,就已经和近藤真彦无关。

    “您在信里也说了,”岩桥慎一又开口,说道:“拒绝了一件过去的自己绝对想不到会拒绝的事。如果是第二天还能再见面的分手,是用不着拿出这么多的勇气来的。”

    也就是说,她这种看似脱离了想象,平平淡淡的结束,并非是因为缺乏分手的“界限”,而是她想象的那种激烈的爆发,以另外的一种形式发生了。

    分手的方式有千百种,但不管用哪一种,事实就是:她已经跟近藤真彦分手了。

    说完这些,岩桥慎一闭上嘴。

    中森明菜的视线自始至终没有离开他,听他说话,又看他说完。这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而对他说:“谢谢您,岩桥桑。”

    “谢我?”

    但是,中森明菜接下来,没有说道谢的理由,反倒改变话题,说了句:“这么想一想,能认识您,这件事真是不可思议。”

    “是说‘偶然是必然’这件事吗?”岩桥慎一半开玩笑。

    中森明菜为他的话一笑,却轻轻摇头,“既然‘偶然是必然’,那就并不是不可思议的事了。”这样子说话,就又恢复那种有点孩子气的调皮了。

    “也是。”岩桥慎一表示赞同,挺喜欢她说的这番话。

    她既然不说到底是为什么而道谢,按说也就不问了。

    但是,大概才发生过时隔许久翻旧账的事,岩桥慎一的好奇心比之前更强了。没有选择放下这件事,追问道:“那么,是为了什么事而道谢呢?”

    “各种各样……”

    中森明菜听着含混其辞,终于把视线从他脸上挪开,笑眯眯的看着手里的折纸小猫,“以前只知道有折纸的星星、千纸鹤之类的,看过折纸书以后,才知道折纸的手艺那么博大精深。”

    这是要岔开话题的节奏?

    可岩桥慎一又隐约觉得,这像是在回答了“各种各样”以后的不好意思。

    ……

    两人从长椅上站起身,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中森明菜比起来时,显得更加轻松活泼了。这种变化,大概和把话说开了有关。

    “不知道大本桑帮忙想了什么样的理由……”想到大本要为了她费心费神,中森明菜露出恶作剧成功的笑容。

    岩桥慎一说她,“好像很希望大本桑能为难的样子。”

    他倒是一点不担心大本编不出好理由,这种经纪人基本功要是都做不好,那还是辞职回老家种萝卜算了。

    “一点点而已。”她并不否认。

    大本刚才拉着岩桥慎一说个没完,一副要隔在她跟岩桥慎一之间的架势。中森明菜因为这样,才想恶作剧捉弄他一下。

    但是,如果不是大本试图阻止她跟岩桥慎一说话,她或许就不会主动提出邀请。

    岩桥慎一刚才也感觉到来自大本的防备,不过,并不放在心上。当经纪人的,这么做无可厚非。但是,桃浦斯达要恶作剧小整他一把,他也乐得看热闹就是了。

    走回林荫路的街口,岩桥慎一看看四周,“回到原地了,导游桑还是很可靠的。”

    中森明菜被这么打趣,露出个小小的笑容。

    “对了。”

    临别之际,她对岩桥慎一说,“我昨天给您买了礼物。”

    “礼物?”

    中森明菜告诉他,是为了答谢他之前请客的事。但是,并没有告诉他,在听大本说了《friday》的事以后,一定要去买礼物的心路历程。

    刚才把话说清楚,听了他的答案以后,她心中已经作出决定,应该如何去做。

    岩桥慎一听了一笑,“那样的事……”笑归笑,却又向她认真道谢,“谢谢您这么费心。”

    在这么个男性埋单是常态的时代,记得那么一点小事,还特意买礼物。这样的中森明菜或许要被一些人看作是老派,但却有她老派的可爱与可贵之处。

    不过,岩桥慎一听她把话说完,觉得有一件事还是挺有必要跟她解释一下的。

    “是这样。”他说,“我是1966年生人,所以中森桑用不着那么客气的。”虽然看着显老了一点,但其实比她还小个一岁半岁的。

    “哎?”中森明菜满脸收不住的惊讶。

    岩桥桑,原来比她年纪还要小的吗???

    她盯着岩桥慎一的脸,像是要在他脸上数年轮似的,看了又看,忽然露出笑容,对他说:“但是,您真的很可靠。”

    突然间才知道,一时半会儿改不了口,她说的还是敬语。但是,之所以对他有年长的印象,正是因为他这个人很可靠。

    岩桥慎一听了,笑着打趣她,“要是这样的话,心里就舒服多了。”

    “对不起。”中森明菜眯起眼睛,不过,看脸上的笑容和表情,也知道这不是真的道歉的话。

    两人为这个小小的误会,在轻井泽的街头相视而笑。

    岩桥慎一跟她道别,“那么,下次再见了。”

    “下次再见……”

    中森明菜说完道别的话,语气稍微一顿,看着他的脸,忽然提议:“以后,叫你慎一君行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