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57. 再加筹码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制作乐队天国的时候,是渡边万由美的u-miz和大里洋吉的amuse共同发力。不过,到了竞争名额的时候,合作伙伴也就摇身一变,成了竞争对手。

    艺能界、或者说各行各业都是如此。

    既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虽然begin有地域加成、还是乐队天国的第一个冠军,但是,dreams e true却创下了乐队天国的收视与分数双记录,话题度满满。

    amuse和德间唱片想要让begin作为乐队天国的代表登上红白歌会的舞台,渡边万由美和cbs索尼这边,也底气十足的觉得跟他们一争高下。

    尤其对渡边万由美来说,一段时间里,dreams e true都会是她事务所的重要收入来源,她要发展演员业务,靠歌手的收入补贴演员是必然的,乐队既然是她吃饭的家伙,她必定会竭尽全力。

    争出场名额这种事,要交给公司去做,至于当歌手的,只要在旁边等结果就行了。能上自然最好,要是争不过上不了……那也只能一块儿吃火锅过年,然后各回各家了。

    ……

    dreams e true的红白出场,用不着岩桥慎一想办法。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家的乐队能不能登场这件事他甩手不管,反倒是别人家找到他,讨教起了怎么登场红白的办法。

    森高千里跟wink同属up-front ancy事务所,先前,他通过渡边万由美介绍,给森高千里当了制作人,之后又被主动邀请,挂名了wink的制作人。

    接连给up-front ancy制作了两组偶像,跟这家事务所可说是合作密切。

    制作森高千里的时候,岩桥慎一许多事都要亲力亲为,但是,在制作wink上面,他只负责选曲、编曲和录音,提供一些点子,并不参与直接的运营工作,具体需要他负责的部分不多。

    他给wink选的第一张单曲《sexy music》,原曲本身就曾在曰本风靡过一时,现在进行重新填词编曲,对大众来说,是首极容易入口的歌。

    这张单曲之后的下一张,选曲方面也没有太出格,仍旧选用国外的热门舞曲,由及川眠子填词,进行重新改编。

    岩桥慎一倒不是否定她们唱翻唱曲以外歌曲的可能性,实际上,靠翻唱打开名气,后续如果想要更上一层楼,能拿得出原创的新曲,这点反而是必要的。

    在电视时代刚刚来临的时候,曰本本国的流行音乐也才刚起步,那样的背景下,出现了许多以翻唱西洋歌曲受到欢迎的歌手。

    但是,随着本土流行音乐发展、大众接触西洋音乐的途径增加、这些翻唱歌手大多都销声匿迹,真正能够留名的,还是在翻唱后及时转型,开始推出自己音乐的歌手。

    这种“自己的音乐”,或许模仿西洋音乐曲风,但是一定是完全本土化的东西。歌手的代表作如果是翻唱曲,这对歌手来说也是一种失败。

    不过,就现阶段的wink来说,还不到唱原创曲的时候。现在,比起歌曲,塑造她们的形象,让那种“无个性的个性”成为她们的标志才是最主要的。

    ……

    《sexy music》这首歌,搭上现在的舞曲顺风车,以及原曲本身在曰本的知名度,初登场的时候,表现就不错,一下就拿到了公信榜第十九名。

    而后,在唱片公司和事务所的努力下,按照岩桥慎一构想的点子,砸下大本钱,准备华丽的舞台、华丽的mv,对她们进行大肆包装和宣传。

    要想堆砌出那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就必须要跟朴实无华划清界限,所以,砸钱是第一位的。

    凭借着强力的宣传,这支组合不断出现在电视上,配合着大众已然耳熟能详的歌曲,如同八音盒里的人偶一般,穿着宛如欧洲宫廷风的华丽服装起舞。

    雪白的肌肤、精致却无表情的脸孔、华丽的服装,这样的两个女孩子站上舞台,从视觉上来说,带给观众的冲击是相当强烈的。

    这种强烈的冲击感,反映在了收视率上面。

    哪怕在单曲刚发行,成绩还不算醒目的时候,有她们两个演出的节目,收视率都很不错。而高收视率又转换成了对单曲的宣传,带动着她们的单曲排名往上攀升。

    从初登场的第十九名,最高的时候,竟然来到了榜单的第四名。

    作为新人来说,这个成绩无懈可击。

    不过,因为在服装和宣传方面的高投资,这张单曲至今为止,只让公司稍微盈利。之后能不能大赚特赚,就要看wink的人气能不能稳住。

    要想稳住人气,就要做所有能做的事。

    今天关于wink的碰头会,就是进行这些方面的商谈。

    有wink出演的节目收视率必定上升,这也使得wink接到了来自各个电视台的演出邀约。

    不过,在出演电视节目这一点上,岩桥慎一和up-front ancy达成共识,曝光要有度,在最开始,知名度和卖气都还没有起来的时候,盲目去上太多的电视,只会早早消耗掉大众的新鲜感。

    说白了,现在这个阶段,电视台邀请她们也好、观众喜欢看她们的演出也好,是带着“看热闹”的心态,而非是对她们的支持。

    现阶段,提到wink,大概会让人联想到两个衣着华丽的洋娃娃。

    但是,就塑造风格这点来说的话,才刚刚起了个头而已。大概来说,就是只雕琢出了外壳,还没有往里面进行填充。

    偶像这份职业,有着非常显著的一个特点,就是服务精神。笑容也好、对观众挥手、或者来一个wink也好,这都可以归作是对观众的服务。

    决定走“无个性的个性”路线的wink,既没有笑容,也不会跟观众互动。但是,和观众之间互动的桥梁不能真的完全切断,在真正开始进入上升期之前,必须要先找准,搭起新的沟通桥梁。

    按岩桥慎一的想法,对wink的风格把握,一方面是“无个性的个性”,另一方面,则是“抓住反差”。

    而抓住反差这一点,同时又能看作是对“无个性的个性”的一种补充。

    偶像的定义是以自身魅力为卖点的艺人,在偶像诞生之始,其特征大致可以概括为魅力、亲和力、以及一点点的未熟感。

    或者也可以说,是一种“处女感”。

    不过,有一点在于,虽然强调偶像的清正美与“处女感”,在另外一方面,进入八十年代以后,偶像却又大量去演唱带有“非处女感”的歌曲。

    这种“非处女感”,其实并不是指《少女a》、甚至《不要觊觎老娘的水手服》这样带有初体验暗示的小黄哥,而是指歌词当中描写的主角,她的身份不再只是少女,而是介于少女和女人之间。

    她可以有脚踩两条船的犹豫,可以对某位男性产生幻想,可以主动出击去追求,也可以浪漫告白,可以吃醋,可以一起过纪念日……

    总之,进入八十年代以后,偶像歌曲的主角能做的事变多了,偶像歌曲的歌词在书写的时候,它的范围更加宽广了。

    但是,一方面带有“非处女感”的偶像歌曲增加,另一方面,主流看待偶像的标准,却仍旧是清正美的“处女感”,如此分裂的想法。

    真要说起来的话,追求偶像的观众,所期待、所追求的,是类似于“圣洁的银妇”,或者是“不洁的处女”,这样听上去自相矛盾的东西。

    wink那种“无个性的个性”,自然是指她们那种仿佛八音盒里跳舞的人偶那样的舞台风格。

    wink这两个女孩子,在舞台上机械的、没有感情的表现,让她们超脱了单纯的“人”,变得更加梦幻,不像是真实存在的女孩子。

    而这种不真实感,同时也模糊掉了她们身为偶像的“处女感”与“非处女感”。以至于,当她们不带感情的唱着《sexy music》的时候,演出和歌曲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反差。

    要论“人设”的话,这样的人设,也可以称作是独一无二充满特色的了。

    ……

    这场碰头会,在否决在电视台过分曝光的同时,又决定了以另外的方式来维持wink的神秘感与曝光度——在杂志拍摄连载。

    “就在这两位参加甄选的杂志《up to boy》展开连载,按照她们在舞台上的风格来拍摄写真作为宣传的方式。”

    “选定的摄影师是……”

    up-front ancy这边,决定的合作摄影师是筱山纪信。之所以选这位,自然是因为他极为擅长拍摄美少女。

    敲定拍摄杂志连载,这场碰头会,还一并决定了wink下一张的新单曲。仍旧是翻唱,及川眠子填词,这次选的是凯莉米洛的《turn it into love》。

    决定了曲子,之后就是进行编曲,让两人进棚录音。

    从《sexy music》再到《turn it into love》,这中间的一段空白,wink还要shu29.cc进行专辑的录制。跟制作森高千里时一样,岩桥慎一负责单曲,专辑的制作另外交给别的制作人,非常标准的偶像流水线式分工生产。

    开完了碰头会,该决定的事都决定了,散会以后,岩桥慎一准备走人,却被山内建一给叫住了。

    “岩桥桑,好久不见了。”他主动走过来跟岩桥慎一寒暄。

    岩桥慎一停住脚步,“好久不见,山内桑。”

    制作wink,和筹备成立唱片公司以及zard的出道,这几件事正好重叠在了一起,事有轻重缓急,岩桥慎一放在首位的自然是唱片公司的事。

    wink这边,本身就不参与具体的事项,所以,每次都是提前打电话预约好录音的时间,踩着点去,录完以后立刻走人。

    过分听话的wink,用不着岩桥慎一再像对待森高千里那样的去调校她们,也省去了他许多的精力。

    要不然,他还真有点担心自己,在这个忙碌的时候因为过劳那啥了。

    说了几句客套话以后,山内建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岩桥慎一心中有数,示意他边走边聊。等走出去一段以后,山内建一总算开口,说起自己的真实目的。

    “是关于森高的事。”

    山内建一从最开始对岩桥慎一想出来的点子嗤之以鼻,再到对他这个人心悦诚服,主动邀请他参与wink的制作,现如今,有了拿不准的事,自然而然就想要跟他商量。

    话一开头,听了两句,是关于让森高千里这次也争取shu11.cc一个登场红白歌会的名额的事。

    这一年,森高千里凭借一首《17岁》打开知名度,上升势头良好,事务所方面,也把她当作是眼下的第一力捧人选,不仅提高了制作费,还想着把她送上红白歌会。

    对普通观众来说,红白歌会是春节晚会,但是,对业界来说,这的的确确是个大型音番。

    但是,偶像行业竞争激烈,这一年来势汹汹的新人偶像也不少,森高千里能不能争取到登场名额,现在看还是个五五开的局面。

    山内建一想到岩桥慎一那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就想着听听看他是什么意见。

    岩桥慎一听完他的来意,心中暗笑。

    他自己的乐队能不能出场,全看公司要怎么争取安排,他自己摘得干净。反倒是别家的偶像,要从他这里取经拿主意,要一个怎么登场的点子。

    “虽然是有点难为人的事,不过,现在名单还在敲定当中,最终到底如何还没个准。事务所这边,还是想做能做的努力。”山内建一言辞恳切。

    这点,岩桥慎一自然表示理解。在他背后帮着争取乐队方面名额的渡边万由美和cbs索尼,也是这么想的。

    好在偶像的名额跟乐队的名额并不冲突,就算帮忙出了主意,也不会影响到dreams e true跟begin的名额之争。

    否则的话,山内建一这么问,岩桥慎一还真不见得乐意替森高千里动脑筋。

    至于现在,森高千里作为他一手制作企划、并且成功走红了的偶像,岩桥慎一也希望她能更红一点。

    那样一来,他在业界的名气会更大,而森高千里唱他制作的歌曲,版权费也很可观。

    “确实,偶像那边的竞争相当激烈……”

    岩桥慎一沉吟了一下,低下头,无意识地翻阅刚才wink碰头会的文件,直到停在其中的一页。

    “再加一块筹码怎么样?”他看着文件里的内容,提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