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59. 背后插刀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新出道的乐队知名度不足,跟那些已经走红许久的歌手们又不太一样。至少在红白歌会这样的场合里,他们在选曲方面的自由度不足。

    对观众来说,看到他们的名字,心中所想的必定是他们的代表作。这一点,红白歌会制作委员会也该心知肚明。

    不要太高看nhk,国营台听着威风,但是,为了保证所谓的中立性,他们不能播出任何商业广告。

    身为国营台,虽然有来自正府的财政补贴,但这笔钱实在少得可怜,要想维持下去,就得去跟观众要收视费。

    收视费是nhk的命根子,所以,一方面他们派出堪比鞋教徒的收费员,挨家挨户上门讨钱,死人的钱若是能收都能想办法收一份。

    另一方面,他们对收视率和话题度的看重程度不输给民放台,想方设法提高节目收视率。

    ……

    有这样的背景在,nhk肯让新人歌手登场红白歌会,按说应该要求他们唱这一年最红的歌才对。

    dreams e true今年的代表作就是这首《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一旦入选红白,这首歌自然是绝对的首选。

    如果红白歌会制作委员会最开始就认定这首歌有咒死的嫌疑,那么,以nhk保收视率和话题度的作风,在最开始的竞争环节,就应该直接在两支乐队天国出身的话题乐队之间选择begin,而不是在定了dreams e true以后,又不许他们唱最有话题度的代表作。

    结果事情却偏偏是反着来的,怎么想也不合逻辑。

    比起歌名太欢乐有咒死天蝗的嫌疑,更让岩桥慎一感到莫名其妙的,是nhk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

    因为不合理,也就让他不得不发散思维,往另外的方向去考虑。

    “有势力从中作梗……”

    渡边万由美看着岩桥慎一的脸,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这点把戏玩多了,岩桥慎一习以为常,自己先拿自己开起了玩笑,“我的脸上,现在正写着这样的话吗?”

    但也确实如此,他就是觉得有只手伸进了dreams e true入场红白这件事里。

    “差不多。”

    渡边万由美冲他笑了笑,神情忽然郑重了一些,“但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交换了一下视线,一时谁也没再开口。

    过了一会儿,岩桥慎一才嘀咕了一句,“这是在借力啊。”

    没错,借天蝗病危这面旗,把dreams e true给放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上。

    渡边万由美费心出力争取这个红白歌会的出场名额,但是,现在得到了出场名额,却被要求不能唱自己的代表曲。

    就像岩桥慎一给山内建一出主意,将森高千里跟南沙织绑定送上红白时,依仗的是观众对《17岁》这首歌的期待那样。

    这一年的观众,看到dreams e true出现在红白歌会的会场,最期待的,也是这一首《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

    乐队今年刚出道,缺乏底蕴,甚至可以说,观众想不出除了这首歌之外他们还能唱什么。

    一旦排除了代表曲目,这样一来,在出演红白歌会的同时,就必须要先面对来自观众的压力。

    重新选出来的演出曲目,必须要让观众满意,要让他们认为这是不输给《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的好歌。

    否则的话,这次的红白登场,就失去了意义。

    甚至,往严重的一面去想,初登场红白如果演出效果差、歌曲不吸引人,对他们这种缺乏底蕴的新人乐队来说,打击是相当大的。

    “但也许是nhk方面就给了我们这支新人乐队这份本来不该有的选曲自由呢……”渡边万由美如此说道。

    可是看她的表情,岩桥慎一不相信她是真的这么想的。

    “要是nhk方面看重的是dreams e true作为乐队天国的代表这一身份,至于唱什么歌都无所谓,要是这样的话就好了。”

    “但如果不是这么一回事……”

    岩桥慎一接上她的话,“这样的用心可就太险恶了。”

    “对,而这也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渡边万由美说。

    假如是真的有势力从中作梗,给dreams e true挖了这么个坑,那样的话,就必须面对一个糟糕的现实:他们在暗处有了个不知其身份的敌人。

    “谁能这么做呢?”岩桥慎一沉吟,“虽然毫无根据,但是,我不认为是amuse或者德间唱片做的。”

    虽然竞争红白名额失败,但是,dreams e true如果在红白歌会上出丑,对begin毫无好处,amuse和德间唱片根本犯不着去多此一举恶心人一把。

    “我也不认为是amuse和德间。”渡边万由美丝毫不怀疑自己之前的竞争对手。

    稍作考虑,她想到什么,提醒道:“dreams e true这次为什么能和begin竞争同一个红白名额?”

    因为乐队天国是今年的话题节目,这个名额是留给所谓“乐队天国系乐队”的。

    岩桥慎一恍然大悟,“这次如果被选中的是begin,被推到这么个进退两难地步的,就不是我们,而是begin了。”

    这次,与其说是针对dreams e true,不如说是针对“乐队天国系乐队”。

    早在红白歌会制作委员会决定留五分钟给乐队天国出身的乐队,dreams e true跟begin竞争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会有这样的结果等在这里。

    ……

    真要说起来的话,选秀乐队今年大出风头。但是,除了选秀出身的乐队,还有更多通过其他方式出道和准备出道的乐队。

    而乐队天国这档节目收视长虹,同时也在抢占、挤压别家的收视率。

    红白歌会的收视率能轻松超过百分之六十,乐队天国出身的乐队假如表现平平,甚至贡献出一场无聊的演出,不仅乐队自身受到损害,最重要的,还会给普通观众一个“选秀出身的乐队水平都很业余,完全是趁了节目东风才能上红白”这样的印象。

    “现在参与乐队天国的事务所和唱片公司有多少?”岩桥慎一问归问,却并不是为了听到个答案,因为显而易见,“不是整个业界都参与了进来。”

    一档势头非常足的选秀节目,足够让好几处的势力眼红了。

    至于nhk方面,放弃对选曲的掌控,给了他们这点本不该有的自由,也就相当于是把乐队登场的这个时段给放弃了——随便这些草根乐队去搞好了。

    nhk当然看重收视率,但是,电视台一年到头,也不止红白歌会这么一档节目。放弃这五分钟,要是能换取更多、更重要的东西,他们会怎么选一目了然。

    一边要占今年话题节目的话题度,一边又要占这份便宜,然后把事情全都推给歌手,nhk这一手,真可谓是又当又立的典范。

    不要因为是国营台就对他们的节操高看一眼,他们使起坏来的时候绝对不输给民放台。关于这一点,过去的许多年里,已经有不知多少歌手艺人领教过了。

    ……

    岩桥慎一想到这些,忽然觉得怪有意思的。

    借力这种手法,他自打进入艺能界,不知道已经用过多少次了。他这个毫无背景、赤手空拳的人,这条一寸半寸长的虫子,之所以能走到现在,凭借的就是对人心的揣摩借力打力。

    没想到,有朝一日,这种借力的手段,能被别人用到他头上了。

    渡边万由美一直留意岩桥慎一的反应,这时,看到他忽然没来由的笑了shu28.cc一下,不禁感到好奇,“在想些什么?慎一君。”

    “我在想,”岩桥慎一告诉她,“这次森高桑登场红白歌会的概率更高了。”

    一旦放弃选秀系乐队的节目时段,势必要加重在别处的话题。那样的话,让南沙织时隔十年再度登场,这个提议绝对会让红白歌会制作委员会尽力去促成。

    甚至,岩桥慎一都能想象得出nhk的人极力劝说南沙织登场唱《17岁》的情景。只要南沙织绝对不唱《17岁》,那森高千里去当这个话引子唱这首歌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dreams e true这边被摆了一道,反而让森高千里那边的情况好了起来。

    虽然up-front ancy那边不会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但这种阴差阳错也够奇妙的。

    “你出了这样的主意?”

    渡边万由美认真听了他的话,想了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把球丢了过去,“那么,就再麻烦你,给我们这边也想个应对的策略吧。”

    “总不能现在说‘我们无歌可唱,还是请begin去唱《深深眷恋》吧。”岩桥慎一随口调侃,“《深深眷恋》总不至于有咒死天蝗的嫌疑。”

    渡边万由美为他偶尔流露的这份孩子气觉得好笑。

    “所以,当然是听nhk那边的安排,重新选歌来唱。”他说。

    这是摆明了的事,渡边万由美问他,“要唱哪一首?今年乐队发了两张单曲,出道曲现在不允许唱,另一首《 n -forty-three degrees north titude-》,人气又不够。”

    跟《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比起来,这张单曲销量平平,完全是贯彻岩桥慎一给乐队制定的单曲策略,“一年当中只要有一到两首热门单曲就足够了”。

    本着细水长流,不要接二连三出好牌。

    毕竟,才能这东西不是明明白白放在那里,用了多少还剩多少都像是写在纸上那么清楚的,留有余地,压箱底几首好曲子极有必要。

    话说回来,作曲家把曲子压箱底,过个几年十几年才又翻出来制作发行,这种事相当常见,某支发行于1988年的畅销单曲,也许1978年就已经被写出来。

    所以,文抄公这门职业还是很有风险的……

    “除了单曲,还能从出道专辑里面选曲。真要说起来,专辑的卖气可比《 n -forty-three degrees north titude-》要高,选首专辑里的人气歌曲也可以。”渡边万由美说。

    “嗯……”岩桥慎一的态度有些暧昧。

    渡边万由美也不着急,耐心等待他的想法。甚至,以她对岩桥慎一的了解,当他陷入这样的状态时,反而要在心里,对他多一点点期待才对。

    “从已经发行的歌曲里选一首,这是最简单的办法。”岩桥慎一考虑的差不多,总算开口,“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就是了……”

    “另外一个办法?”渡边万由美很感兴趣。

    岩桥慎一点头,,“万由美桑,红白歌会对普通观众来说,是年末的一档惯例晚会,但是,对我们来说,却也是个绝佳的音番宣传地点。不、应该说,没有比红白歌会更厉害的宣传地点了。”

    “我们不妨抛开对红白歌会那种‘神圣’的印象,它并不是个神圣的舞台,也并没有额外的意义。”

    第一次拿到登场红白歌会的机会,就被摆了一道,岩桥慎一算是看透它的本质。

    “既然如此,就把它当成是个音番宣传现场去唱歌好了。”他大大咧咧的表示。

    不仅如此,“我们不唱现在已经发行了的歌,重新做一支曲子,做一支不输给《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的曲子,然后,就在红白歌会上打歌,进行现场演出。”

    就像是当初用《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去征服在乐队天国里第一次见到乐队的观众们那样,再重新征服观众一次。

    岩桥慎一的神情变得充满劲头儿。

    这一瞬,让渡边万由美想起他站在舞台上演出时的模样。自打他戴上长颈鹿头套,在舞台上扮演“kirin君”,就无法在舞台上看到这张脸了。

    不过,她虽然被岩桥慎一的劲头儿打动,却也还是先问:“有这样的曲子吗?”

    “《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诞生之前,我也以为不会有这样一首歌了。”岩桥慎一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现在也一样,他相信手头攒下的库存曲,也相信美和酱的灵感之神。

    渡边万由美得到这么个暧昧的答案,却也没有追问下去。

    岩桥慎一相信他所拥有的和他所信任的,渡边万由美则选择相信他。

    “不过,万由美桑,光是这样还不够。”

    岩桥慎一眨了眨眼睛,“难得登场一次红白歌会,只是为了宣传一支曲子有点太浪费了。”

    渡边万由美把他的表情收入眼中,问道:“你又有什么想法了?慎一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