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61. 难得任性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六十年代时,渡边制作和ntv之间产生矛盾,渡边晋一度扬言,渡边制作旗下的艺人,今后不再出演ntv的节目。

    彼时,渡边制作如日中天,是艺能界的头号势力,这句狠话放出来,分量十足。

    当然,结局也都知道。风水轮流转,随着《star!诞生》播出,艺能界的“渡边包围网”形成,渡边制作的霸业开始瓦解。

    这点老黄历,业界无人不知。岩桥慎一突然又提起这件事来,渡边万由美有点莫名其妙,他当过渡边制作的经纪人,这种事自然也清楚得很。

    反应了一下,还是回道:“早些年的时候,就已经跟ntv和解,继续演出了。”

    当然,等到跟ntv和解的时候,渡边制作也已经失去了从前那种放狠话的底气,和ntv之间也难以再有亲密无间的合作。

    曾有过那样的斗争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渡边制作手里没有了从前那样的好牌。

    “我记得,之前tbs电视台还有过针对小猫俱乐部的封杀令。”岩桥慎一的话题又跳到这上面。

    “是有这回事。”渡边万由美点头,也知道。

    小猫俱乐部爆红的1986年,创下一年五十二周当中有三十八周的公信榜单曲第一位是小猫俱乐部以及其派生组合这样恐怖的成绩。

    但是,一方面是霸榜公信榜,另一方面则是在tbs电视台的王牌音番《the best ten》那里连连吃瘪。

    按照《the best ten》的排名计算方式,实体销量只占点数的百分之六十,小猫俱乐部虽然销量强势,但是在电台点播和粉丝投稿这另外的百分之四十里表现却不怎么样。

    小猫俱乐部虽然公信榜第一位拿得多,但是,整个组合加上小分队的销量走势出奇的一致,发行当周销量爆炸,等到第二周就开始连环跳水。

    这样的销量走势反应出的问题很明显,这代表组合依仗死忠粉丝支撑销量,没什么路人缘。粉丝会在发行的当周为了销量好看疯狂搬箱甚至复数购买,但是,路人却对她们的唱片毫无兴趣,不会为她们花钱,所以,消耗完粉丝以后,卖气也就跟着消散了。

    死忠粉丝能在首周把偶像送上公信榜第一位,却不能持续让偶像待在第一位,路人缘不够,电台点播和粉丝投稿这方面的数据就不会好看。

    几方面一综合,在《the best ten》上就时不时出现一个奇景,小猫俱乐部和它的派生组合,单曲发行首周,虽然公信榜第一shu16.cc,却拿不到《the best ten》的第一。

    而等到第二周,就直接迎来一波大跳水,根本不存在反攻。

    在《the best ten》吃瘪,根本原因是在于小猫俱乐部的人气结构不够健康,但是,小猫俱乐部那边却认为这是tbs电视台使绊子,故意不让富士电视台制作的小猫俱乐部拿第一。

    事情发展到最后,小猫俱乐部因为连番拒绝出演《the best ten》,上了tbs电视台的黑名单,在tbs电视台的节目里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虽然其实整个封杀期也就几个月,但是,按小猫俱乐部存活的时间来说,确实是很长一段。直到组合的核心成员之一河合园子自己做主决定出演《the best ten》,双方才宣告和解。

    这次的和解也颇有些戏剧性,河合园子决心一定要出演,富士电视台想方设法阻止她出演,直播当天,河合园子前往tbs电视台的路上,富士电视台甚至派出汽车去冲撞河合园子的车,双方上演了一场街头飞车大戏。

    最终,河合园子成功摆脱富士电视台的围追堵截,赶在直播开始前来到了《the best ten》的后台。至此,这场战争(闹剧)才总算落下帷幕。

    “没有永远的敌人。”

    渡边万由美心中有数,说出岩桥慎一突然提到渡边制作,又提到小猫俱乐部的原因。

    “对,没有永远的敌人。事务所和电视台是这样,事务所和事务所之间也是这样。”

    岩桥慎一说,“乡广美跟杰尼斯现在也能同台,我们和amuse,在乐队天国是伙伴,在红白歌会的名额竞争上是对手。等到下次,说不定又要产生新的关联。”

    “在艺能界,‘敌人’的身份总是在不断变来变去,所以,其实这个敌人的身份也没有那么重要。”

    今日之友是明日之敌,今日之敌是明日之友,这样不断变换的艺能界,敌人是谁根本不重要,因为,大家本来就都是对手,也都是潜在的合作伙伴。

    “话是这么说。”渡边万由美没有因为他的话松一口气。

    她心里明白,岩桥慎一觉得没有永远的敌人,而对待艺能界的敌人,防守大概率毫无用处,唯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以他并不在意敌人的身份。

    “敌人的身份也许不中意,但是敌人的目标很重要。”

    岩桥慎一的乐观有道理,渡边万由美的忧虑却也不是自寻烦恼。在她看来,敌人的身份和敌人的目标,决定她接下来要如何去进行调整。

    “你想的也对。”岩桥慎一说,“不过,要想知道敌人是谁,针对的又是谁……到底是乐队天国系的乐队,还是‘我们’,交给时间很快就能见分晓。”

    他说“我们”,就代表知道他明白了她的担忧所在,渡边万由美心里这才舒服了一些。

    “总之,先把这只手的事放到一边去。”岩桥慎一冲渡边万由美笑了笑,“接下来,先漂漂亮亮的把红白歌会的事给应对好。”

    渡边万由美倒是配合,“那我期待着。”

    “不要只是期待,更实际一点的也要准备好。”岩桥慎一觉察到她为那个暗中的敌人不痛快,故意跟她开玩笑,做了个举杯的手势,“还有庆功用的葡萄酒。”

    渡边万由美莞尔一笑,“好的,连阔口玻璃酒杯也一起准备好。……还有握手也是。”

    对,要握住这只手,就只有永远保持斗志。

    岩桥慎一想着,看了看手表,“我要去录音室看看zard,你也一起去怎么样?也刚好能听一听你的意见。”

    整个zard的出道筹备期,渡边万由美都很少露面。

    这倒也不反常,乐队的经纪约在星辰事务所,跟u-miz无关,唱片公司这边,担任总制作人的是岩桥慎一,她也没什么总是去露面的理由。

    虽说如此,岩桥慎一还是想要从她这儿听一听意见。

    渡边万由美在脑中确认了一下行程,“行啊。不过,我在音乐制作方面是外行,要提意见,可说不出什么来。”

    “外行人能说句‘好听’,就是最大的肯定。”岩桥慎一不是在说玩笑话。流行乐队的受众,大部分都是什么意见也说不出来的外行人。

    从u-miz这边到录音室的距离不远,两人也不坐车,干脆走着往那边去,路上顺便再聊聊天。

    渡边万由美比起前方录音室里的zard,还是对dreams e true的新专辑更在意。

    “这次唱的是决胜曲,选曲方面,还是尽量朗朗上口一些。”计划有了雏形以后,岩桥慎一慢慢往里面添加细节。

    “还要小心,避开咒死嫌疑。”渡边万由美接上一句。

    “没错……”她这么一说,岩桥慎一又想起来,“整个宣传计划是连在一起的,现在天蝗情况不妙,我们还要留出应对国丧的计划。”

    天蝗什么时候翘辫子不知道,万一砸钱刷广告的阶段正好撞上国丧,再被借题发挥一次的话,计划就又乱套了。

    赶上这么个时候,除了自己提前留出应对的余裕别无办法。

    “还有zard出道。”岩桥慎一道,“先前《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被选中做广告曲,效果相当好,这次本来也想优先把zard的出道曲送去给广告商听。”

    “但是,现在这情形,又让我改了主意。”他说,“比起送去给广告商,不如试试送去电视台制作局。”

    “电视剧?”渡边万由美一听就明白。

    岩桥慎一告诉她,“之前秋元老师跟我说,富士电视台的龟山桑现在负责电视剧制作了,之后,把zard的试唱带送去请他听听看。”

    ……

    “由美子,这就是录音室了。”

    蒲池幸子和工作人员们打完招呼,这才转过身,对跟在自己身后一起跟众人打招呼的蒲池由美子如此介绍道。

    “那一面玻璃墙,我就在墙的另一边唱歌。”蒲池幸子告诉她。

    这几天,妹妹蒲池由美子到东京来找姐姐玩。在征得了工作人员和队友们的同意以后,蒲池幸子将妹妹带到了她工作的这间录音室里。

    蒲池由美子听着她的介绍,以不可思议的目光,打量录音室里的一切。这就是录音室了吗?

    姐姐就在这样的地方工作……她在心里暗暗想道。

    按说,跟姐姐说想要来参观她工作的录音室,这样的提议有些失礼,以蒲池由美子的性格来说,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也下了不小的决心。

    &想要来看姐姐工作的地方,这源自于一份好奇心不假,同时,也有着对姐姐的关怀。

    姐姐在不动产公司做粉领族的时候,蒲池由美子就不会想要去参观不动产公司。对普通人来说,艺能界、录音室、歌手,这些东西都很遥远。

    尤其,在签约成为歌手之前,姐姐还当过拍写真的模特。

    蒲池由美子不轻视姐姐的选择,相反,一母同胞的姐妹,对自家姐姐的个性一清二楚的她,也就清楚姐姐去当写真模特,需要多大的勇气。

    当姐姐那一天回到家,告诉父亲母亲,她和弟弟,自己签约了唱片公司,将作为乐队的主唱出道时,蒲池由美子听到姐姐一直以来的愿望终于实现,几乎要为姐姐哭出来。

    知道姐姐用了多大的勇气辞去工作当写真模特,让蒲池由美子对姐姐签约的唱片公司、对姐姐的工作环境、对这一切都充满好奇心。

    这种好奇心,不是因为艺能界离她太远才产生的,而是一种对自家姐姐的关怀。

    想知道她在哪里如何工作,开不开心,梦想是不是真的就要实现了……蒲池由美子带着这样的想法,难得任性了一把,跟蒲池幸子提议要来参观。

    她的想法,同在一个屋檐下一起长大的姐姐蒲池幸子也猜得出来。

    还没有正式出道,就把家人带进录音室里来参观,这么做,也不知道会不会让三名队友不高兴。但是,蒲池由美子提出来,蒲池幸子就不会拒绝。

    不是不能拒绝蒲池由美子,而是通过妹妹的要求,想起了家中的父亲和母亲。

    &nb蒲池由美子来录音室参观,过后必定会把自己看到的一切转述给父母和弟弟。让家人知道她的的确确在做一份梦想中的工作,让父亲和母亲安心……

    蒲池幸子想到这些,去跟工作人员和队友们商量,想要带妹妹来录音室参观。

    她平时内敛得很,不是那种有什么事恨不能昭告天下的女孩子,突然提起来,要带妹妹来参观,让工作人员和队友都有些意外。

    不过,也正因为她是那种内敛的人,众人对她这偶尔的小要求也就格外宽容,都表示没有意见。

    “蒲池桑,准备开始了哦。”

    这时,录音师上尾叫蒲池幸子准备开始录音。事先征得队友同意是礼貌,实际上,今天在录音室里录音的只有蒲池幸子。

    录音室里此时两个蒲池桑,上尾一开口,蒲池由美子下意识跟着直起了腰杆,看着干脆利落回了一声:“是的,上尾桑”的姐姐,悄悄松了口气。

    蒲池由美子是绝对的外行,不会知道这间录音室的设备有多精良,只感觉到坐着的这条沙发非常舒服,大概是高级货。

    蒲池幸子跟上尾沟通了一下,然后告诉妹妹,“我要开始录音了。”

    “加油哦,姐姐。”蒲池由美子替她打气。

    蒲池幸子冲妹妹露出个笑容。蒲池由美子看着姐姐走进录音间,透过那面玻璃墙,看到她确认谱架上的乐谱,戴上耳机。

    然后,对着在墙这边的蒲池由美子打了个竖大拇指的手势。

    蒲池由美子看着自家姐姐开朗的表情,也跟着露出笑容。而后,就在她眼前,姐姐走到玻璃墙边,拉起了窗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