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65. 现场发挥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总之,”岩桥慎一迎着美和酱期待的目光,“先把曲子做出来听听看效果如何。”

    这么说,虽然不是拒绝,但也并没有一口答应她的提议。实际上,对于这支曲子,岩桥慎一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不是曲子不够好的问题,而是在于红白歌会这个场合的问题。

    不过,在和音乐相关的事情上,岩桥慎一也好,中村正人也好,都很难拒绝美和酱。

    并非是因为耗子扛枪的队宠在组合里作威作福,而是因为,美和酱的天才与她的非专业,当这两样东西被放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必须要认真对待她的每一个点子。

    以免把她的天才当成异想天开。

    当然,也不能事事都听从美和酱。因为她确实在一些时候异想天开。

    所以,折中一下,当她做了什么提议的时候,岩桥慎一和中村正人尽量先把她所提议的东西做出来,然后推测能呈现什么效果,再做最终的决定。

    ……

    岩桥慎一发话,中村兄全力配合。

    两人立刻着手,给这首《未来预想图ii》进行编曲。成品一时半会儿肯定做不出来,岩桥慎一这阵子更是忙碌得很,没办法盯在录音室,跟音乐人们研究怎么添砖加瓦。

    所以,退上一步,先跟中村兄研究和弦走向,研究应该怎样进行配器编排,一边想象着怎么做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一边在纸上记录下来。

    之后,就依照这份写在纸上的方案,中村兄再和录音室音乐人们沟通,把编曲制作出来。

    以这种方式来制作的编曲,随着岩桥慎一幕后的工作越来越多,显然也会随之增加。在署名权上,岩桥慎一和中村兄早有约定,这类编曲同时写两个人的名字。

    确定了这首歌的编曲走向,具体的实现留待中村兄去做。

    在这期间,岩桥慎一作为乐队的制作人和代表,再叫上渡边万由美这个手握经纪约的事务所老板,一起跟cbs索尼那边开会,跟唱片公司商谈这份专辑企划。

    没有单独拎出来做的企划,乐队准备选曲、公司全力支持,大家看上去各做各的,但最终,就像是把分别生产出来的零件组合到一起那样,拼出一个完整的企划。

    ……

    u-miz办公室。

    渡边万由美听说他们有打算要唱《未来预想图ii》,思忖了一会儿,对岩桥慎一说:“我记得,你跟我提到过这首歌。”

    “是吗?”

    渡边万由美点头,“我对那个‘刹车灯闪五下’印象深刻。”说到这,顽皮一笑,“还记得你说,就是因为这么拐弯抹角,所以才谈不成恋爱。”

    “哈哈!”岩桥慎一大笑,自己调侃自己,“像是我会说的话。”

    玩笑归玩笑,渡边万由美还是说,“作为女性,我还是认为那样的表白方式含蓄又浪漫,非常打动人心。说实话,如果这是属于两人之间的暗号,那么,就算只是一起坐在车里,想到这件事,都会感到很美好。”

    “属于两人之间的暗号”,岩桥慎一觉得这个说法极好。

    这时,渡边万由美又道,“说起来,歌词方面是不错,但是,还没有听过这首歌的曲子。”

    “要我唱给你听听看吗?”岩桥慎一可不是说着玩。

    以他的绝对音感,绝对能完整无误的把这首歌给渡边万由美见识一下。

    结果,听他这么说,渡边万由美赶紧拒绝,“还是算了吧。”作为曾经跟他在卡拉ok包厢里一起唱过歌的人,渡边万由美对他的歌喉到底怎么回事清楚的很。

    “…www.513mp.…”这拒绝的未免也太干脆了。

    好在,岩桥慎一虽然对自己的绝对音感信心十足,对自己的歌声倒是不存在什么蜜汁自信,渡边万由美拒绝飞快,他也就放弃了自己亲自演示的想法。

    转而表示,“下次把美和酱的试唱带拷贝一份带过来。”

    渡边万由美考虑了一下,提议:“要是不添麻烦,之后编曲成品出来,录音的时候,也让我去录音室看一看怎么样?”

    www.senlinffm.

    “现在觉得录音室气氛不错了?”

    她微微一笑,“作为外行人,至少还能贡献一点来自普通听众的意见。”

    “好的,普通听众。”岩桥慎一笑着答应了。

    ……

    中村兄效率奇高,当然,也跟时间紧迫有关。所以,上次的商谈过后,他暂且把手头其他的事一放,集中精力先把这首《未来预想图ii》的编曲给做完整。

    不出三天,第一份编曲出炉,美和酱试唱了一次,之后将音轨送到混音机房,先做出了编号为001的第一个版本。

    岩桥慎一跟cbs索尼那边的人开会,在专辑收录什么歌曲都还没有敲定的情况下,要先决定发行时间和宣传渠道,提前联系好印盘厂,还要准备专辑内页的拍摄。

    出道专辑去了伦敦录音加拍摄,这次的内页,因为时间的缘故,多半确定就在国内拍一拍——甚至就在东京都内拍一拍。

    开完了会,岩桥慎一还记得约定,叫上普通观众万由美,两人一起去了信浓町的录音室。

    中村兄跟美和酱都在,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到的时候,中村兄正在桌前查看曲谱,录音师守在控制台前,美和酱在录音间里录音。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进去,跟中村正人寒暄完,一起坐在桌前。

    渡边万由美不怎么懂音乐,而她的宗旨之一,就是不对歌手们的音乐指手画脚。所以,她不动声色看了看放在桌上的曲谱,就把目光投向吉田美和。

    先前,去zard的录音室时,连接录音间的窗帘拉了起来。不过,dreams e true的录音室,窗帘则是开着的,能把对面的吉田美和看的一清二楚。

    当然,吉田美和也能把对面看得清清楚楚。

    蒲池幸子的话,假如窗帘开着,看着进出的工作人员,大概会难以进入状态。但是,吉田美和却丝毫不受外面人的影响,一进录音间,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录音上面。

    美和酱的录音结束出来,若无其事的跟渡边万由美打招呼,完全不把刚才渡边万由美看着她录音这件事放在心上。

    而且,看样子,她对渡边万由美到来,倒是挺欢迎的。

    渡边万由美这个老板当的挺受欢迎,签在u-miz的艺人,对她的印象都不错,整个事务所的气氛也相当融洽。尽管乐队的三个人,回事务所的次数并不多。

    美和酱一出来,岩桥慎一也不啰嗦,直接提起正事,“我和渡边桑过来听一听《未来预想图ii》的半成品。”

    编曲还没最终决定的时候,他们习惯称作是“半成品”。

    “我去准备。”中村正人起身。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跟着过去,美和酱坐到中村兄腾出来的位子上,一边喝工作人员送过去的茶水,一边打量这堆曲谱。

    仿佛他们三个人去试听的那首歌,跟她没什么关系似的。

    ……

    渡边万由美第一次听这首歌,如同她“普通观众”的身份一般,所关注的是歌词,以及旋律是否动听。

    吉田美和的唱功已经无需再多说,用“挥洒自如”这个词就已经足够。

    钢琴前奏过后,吉田美和唱出了歌词的第一句。

    “自毕业之后,已经是第三个春天。”

    朴实的歌词,如同在叙事一般。乍听第一句,觉得仿佛没什么了不起。但是,随着歌曲渐渐展开,歌词当中的故事在眼前铺开,歌词这种朴实的写法,就堪称是绝妙了。

    正是这种平淡朴实的写法,赋予了这首歌一种生活感。

    在书写的过程当中,没有使用什么写作的技巧,但正是这种平铺直述,才有那种“未来预想图”在眼前展开了的感觉。

    作为普通人,普通的一对恋人。

    有着属于普通人的小秘密,属于普通情侣的小暗号。

    “我下车后,你目送我到转角处,总是会闪烁五下刹车灯。”

    “那是‘我爱你’的信号。”

    渡边万由美也终于听到之前岩桥慎一说起过的关于“刹车灯踩五下”的那段歌词。而在吉田美和朴实的演唱当中,她对这段歌词的感触也更加清晰。

    那之所以能成为我爱你的信号,是因为我心中带着我爱你的想法。

    是因为心中有爱,碰五下的头盔和踩五下的刹车灯,才能成为表达爱意的信号。

    不仅歌词动人,乍听之下朴实的旋律,随着歌词的层层递进,就像是感情渐渐积累到一处那样,终于来到爆发点。

    听着这首歌,仿佛心情也跟着曲子走。

    当来到那个爆发点时,渡边万由美心中翻涌起阵阵感动。

    关于未来的预想图。

    你看,和想象中的那样慢慢实现了——

    她摘下耳机,想要作为“普通观众”,送上她对这首歌的称赞。

    但是,去看岩桥慎一,他的表情看上去却略显严肃。歌曲放完,他没有摘下耳机,又把歌曲重新播放了一次。

    渡边万由美打量了他一下,又看了看中村正人。

    “慎一君好像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中村正人观察岩桥慎一,又对渡边万由美说。

    那一边,美和酱留意到他们的动静,离开那堆曲谱,也过来了。

    ……

    把这首半成品又听了一遍,岩桥慎一这才摘下耳机。

    “有什么问题吗?慎一君。”中村正人问道。

    岩桥慎一想了想,“编曲的效果跟我们想象的差不多,这种感觉就很好。”中村兄作为编曲家的才能,毋庸置疑。

    “不过。”他指出来一点,“总感觉哪里还缺点什么。”

    “缺点什么?”

    中村正人听到这话,下意识也拿起耳机,准备试听一遍。但在那之前,他先看着岩桥慎一,等他的下文。

    “之前也说了,这首歌乍听平缓,却徐徐推进,而后登上顶点。”

    岩桥慎一无视中村兄的目光,去看美和酱,倒像是在对她说,“但是,现在这个编出来的成品,总觉得那个顶点还不够,并不是真正的顶点。”

    “所以,这么听着,就有种半途而废的感觉,差一口气。”岩桥慎一解释。

    中村正人听完他的话,戴上耳机。

    “万由美桑听完以后感想如何?”岩桥慎一去问她。

    渡边万由美说:“非常平实,却又非常动人的一首歌。”说完,她也稍显犹豫起来。这份犹豫,源自于岩桥慎一刚才提到的“并不是真正的顶点”。

    歌曲在“你看,和想象中的那样慢慢实现了”这里停下来,还差了一口气吗?

    那一边,中村兄听完曲子,也皱起眉来。不说的时候还好,一旦提出这里有问题,跟着往这方面去考虑,似乎确实少了点什么。

    “美和酱。”岩桥慎一跟她商量,“能再考虑一下,往曲子最后加点东西吗?”

    “加点东西?”

    美和酱的脸像是吃了颗酸话梅,皱成一团。

    “大概就是一种充满爆发力、积攒的感情在这一刻倾泻出来,达到顶点,类似那种感觉。”岩桥慎一和她描述自己的想法。

    反正是半成品阶段,这时候改歌词换编曲,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当然,也有可能改了一大堆最后全部推翻,仍旧维持原样。

    美和酱接到这么个任务,一言不发。

    普通观众万由美旁观一切,感到好奇,还能往里面加点什么呢?以她外行人的眼光,这首歌的歌词已经很完美,再往里面加几句,反而显得累赘。

    美和酱想了一会儿,抬起头,“慎一君,帮忙监棚,可以吗?”

    岩桥慎一用行动代替回答,拿起耳机戴上。

    中村正人也不甘落后,一起守在控制台前,想见识一下,美和酱新的灵感。受到这样的带动,渡边万由美看了一眼岩桥慎一。

      这时,一个耳机递给了她,是岩桥慎一给的。

    渡边万由美悄悄松了口气,也戴上耳机。

    重新进了录音间的美和酱,没有去翻谱架,而是自己思忖起来。

    考虑了一会儿,她开始唱歌了。

    不是直接奔向岩桥慎一指出来的还差一点的地方,而是从头开始唱起。唱完一遍,她退回去,又唱了一遍。

    像是一边唱一边找感觉。

    直到渐入佳境,她忘记了对面的三个人,尽情挥洒自己。然后——在最后的那句“你看,和想象中的那样慢慢实现了”之后,美和酱加入了一段即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