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71. 想难倒你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想知道折纸长颈鹿的做法,大可把这件事写在回信里。特意打电话给中森明菜,还是因为她在信里写了自己感冒的事。

    结果,一句问候之后,就变成了一堂失败的教学课。

    “不……”

    岩桥慎一说抱歉,中森明菜下意识要说点什么,可刚起了个话头,忽然觉得这个相互说抱歉的情形有意思,忍不住笑了一下。

    从电话里听到中森明菜的笑声,岩桥慎一想想这情形,也觉得好笑。

    两个人隔着电话,一起发笑。笑过之后,却又不约而同,陷入了沉默。

    打电话的时候,谁也看不到谁的脸。中森明菜不擅长打电话,但也不想这么挂掉。她握着话筒,想要再说点什么,却又犹豫要说点什么。

    “那个……”

    “什么?”岩桥慎一做倾听状。

    结果,他刚有点反应,中森明菜像是把球丢给他那样,反过来道:“你先说好了。”

    这若无其事的语气,仿佛现在的情形是两个人都在等着对方开口说话似的。岩桥慎一面对这个突然丢过来的球,楞了一下。

    而把球丢给了他的中森明菜,则在电话那头悄悄松了口气,露出个恶作剧的小小微笑,用实际行动证实了逃避可耻但有用的至真道理。

    岩桥慎一接住这个球,一半无奈,一半好笑。但是,也能觉察到对面的桃浦斯达不想就这么挂电话的微妙心情。

    想了想,还是说起刚才的折纸长颈鹿来,“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本来通过电话教手工活,这种做法就行不通,也真难为她能比划那么久。

    “或者,”他本来想问中森明菜,她在用的折纸工具书的名字,可是,话到嘴边,又改了主意,“之后要是有机会,当面教我怎么折,怎么样?”

    之前能让她推荐折纸工具书,但是,在她这么辛苦的现炒现卖了以后,要是把她刚才的努力放一边,还是去看折纸工具书学,她听了,大概会感到泄气。

    中森明菜的反应也说明了一切。

    听岩桥慎一这么说,她高高兴兴答应了,“当然可以……”语气一顿,说不上是对自己自信还是对自己不自信,“当面折给你看的话,应该就能弄清楚了。”

    “就算我不是合格的老师,但是,慎一君头脑那么好,一看就能懂了。”她嘀咕道。

    岩桥慎一为她的话感到好笑。也不禁在心里有些好奇,自己在这个桃浦斯达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一副形象。

    “期待这么高,那我从现在开始就要担心自己会出丑了。”他半开玩笑半认真。

    中森明菜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放心,就算真的出丑,也不会笑你的。”不过,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已经笑眯眯的了。

    岩桥慎一人那么聪明,折纸这种小手艺肯定难不住他。

    但是,如果他真的被难倒的话……中森明菜想到自己从来没见过岩桥慎一为难的样子,心中反倒有一丝隐隐的期待,想看他真的被难倒。

    期待感让她脱口而道:“下周感冒应该就能好了,到时,能见你吗?”她像个要恶作剧的孩子,迫不及待想要看一看自己的手法到底能不能成功。

    甚至,因为突然生出的好奇心,一时之间,中森明菜冒出来个想要学更加复杂的折纸手工的念头。

    就算这次失败了,也总有能难倒他的那天……她有些孩子气的想到,却越想越高兴。

    岩桥慎一也乐于陪她玩这种游戏,答应了,“行啊。”

    于是,中森明菜去拿自己的日程表,岩桥慎一也翻开自己的行程本,两人以“中森明菜的感冒下周就能好”为前提,商量了见面的时间。

    地点交给了中森明菜来定。

    岩桥慎一说,“之前承蒙你招待,两份点心都很好吃,所以,对你挑选店面的本领非常信得过。”

    中森明菜挺高兴的,“请放心好了。”

    这副语气,又有了那种商店街孩子的味道。

    在电话里,岩桥慎一没提她寄来的新单曲的事,中森明菜自己也没说。这未必不能称作是一种默契。

    一种既然收到了“问卷调查”,那就好好写“试吃感想”的默契。

    放下电话,岩桥慎一才拿起那张新单曲,趁着夜晚自由支配的休息时间,把唱片放进唱机,摁下播放键。

    流畅的旋律与低沉的声音,如同流水一气呵成。

    听完主打歌,接着是b面曲。

    歌名叫《litis》,比利蒂斯。说到比利蒂斯,这个词一向跟女同性恋联系在一起,什么比利蒂斯之恋、比利蒂斯女儿之类的,都是“女同性恋”的代指。

    而比利蒂斯之所以约等于女同性恋,就要提到法兰西诗人皮埃尔路易的散文诗《比利蒂斯之歌》。

    这部散文诗描写的是神女比利蒂斯的一生,而在其中,有着相当的篇幅描写了比利蒂斯和同性之间的恋爱生活,因为这个缘故,最早的女同志组织才自称是“比利蒂斯女儿”。

    所以,这是一首百合歌曲?

    岩桥慎一抓住重点的同时,歌曲的前奏响起,同主打歌完全不同,不是流水般的一气呵成,而是富有冲击力的气势十足。

    据说桃浦斯达女粉丝挺多的,不知道听到这首歌感想如何……不过,看中森明菜那么小小一只,在她开口之前,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歌声是这么低沉又有力量的吧。

    挺帅气的。

    跟刚才电话里那个软软的、嗓音沙哑的姑娘简直判若两人。

    岩桥慎一听完了整张单曲,去找来纸笔,给中森明菜写回信。尽管约好了下周见面,但是,约定就是这么一回事。

    既然是试吃感想,就好好写在纸上,再回寄过去。

    不断写信,岩桥慎一却并不觉得麻烦,反而有些乐在其中。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写信的时候,他不需要像在工作当中那样权衡利弊,只要把想到的东西写下来就可以。

    赤手空拳在业界摸滚打爬,时时刻刻都小心翼yyywbt.翼。

    工作当中紧绷着弦,这么跟她写写信,反而成了一种奇妙的放松自己的方式。他也像中森明菜在信里那样,零零散散的书写着。

    ……

    在这个十一月中,还有件重要的大事,是姐姐岩桥朝子跟成田宽之的婚礼。

    岩桥朝子跟成田宽之订了新高轮王子饭店,入籍申请书在举行婚礼的当天提交,所以,在那之前,还能再当一段时间的“岩桥”朝子。

    等婚礼过后,就是“成田朝子”了。

    结个婚夫妇俩还得把姓氏给统一一下,这件事在岩桥慎一看来够没劲的。

    虽然有天蝗病危,对外颁布自肃令的这个背景在,不过,婚礼早在几个月前就准备,酒店也是那时提前订好了的,这时,也就照办不误。

    提早订好婚期和酒店的新人还另说,但是,还在议婚阶段的准夫妇们,就不得不碍着自肃令以及不知何时掉下来的国丧,将婚期往下拖延。

    结婚这件事,是需要一股劲头的。鼓起劲儿来一步到位把婚给结了就是结了,要是一直这么拖下去,极容易越拖越瞻前顾后,最后一拍两散。

    岩桥朝子和成田宽之这精打细算了的两口子什么事也没耽误——岩桥慎一这个当弟弟的,替姐姐松了口气之余,想起他这姐姐和姐夫在筹备婚礼这件事上表现出的那种乐在其中,也暗戳戳的想过,如果婚礼因为自肃令被延期了,他们两个会怎样?

    梁翠萍女士既能给人走入围城的勇气,还说出了没有如果这个至真道理。

    什么也没耽误的岩桥朝子和成田宽之不动如山,但是,因为自肃令拖延婚期的准夫妇当中,暗地里骂天蝗的人估计不在少数。

    婚礼上,夫妇双方的亲朋好友,一共要到场大约三百人,这个阵仗绝不算小了。

    &nbsdpstextile.p;  办个婚礼花销不少,参加个婚礼要包的礼金也不是小数目。婚礼的排场越大,参加婚礼的人送的份子钱就越多。

    紧跟着的,婚宴结束后,给参加婚礼的人准备的回礼,价格也水涨船高。总之,一个环节的档次提高,就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

    寄出给中森明菜的信的隔天是星期五,晚上,岩桥慎一去参加了岩桥家和成田家双方家人出席的聚餐。

    婚礼是在星期六,聚餐结束后,准夫妇各自去赴各自的结束单身前夜的聚会。

    岩桥将明夫妇从静冈前来东京,成田一家也从宇都宫赶来。

    商谈婚期的阶段,dzgrdjt.两家的父母已经见过几次,岩桥慎一和成田宽之的弟弟、弟媳跟对方的家族则都是初次见面。

    成田宽之是东大毕业的精英电通man,留在宇都宫的弟弟则学业平平,宛如岩桥家的姐弟两个。

    但认真说起来的话,成田宽之的弟弟不卖力读书,也和一早决定有家业要继承有关。曰本这种家庭工厂、或者老店多得是,往往准备好要继承家业的孩子,都很少认真读书。

    就现在这个时代,有些极端一点的个体户,孩子能好好读个初中就已经足够,至于高中怎么玩无所谓,读大学更是没意思,反正都要回来继承家业。

    双方全家大出动的聚餐,气氛想想也知道有多客气。

    一顿饭吃的够矜持,两边的父母一边说着客套话,一边就明天的婚礼做着沟通。

    明天的婚礼举办时间定在十一点半,正点到来之前,要准备的事情一大堆,一早就要到酒店的休息室做准备。

    请帖提前许久就发了出去,有从名古屋、大阪之类的地方远道而来的宾客,都替他们订好了下榻的酒店。

    整场聚餐,几乎都在说这些事。

    小舅子岩桥慎一不仅是绝对的旁听者,还是整场聚餐里唯一的单身汉。成田宽之晚婚,当弟弟的压根不必抢跑,只需顺其自然,就领先了哥哥一步。

    席间最活跃的人莫过于成田宽之的弟媳。她听说岩桥慎一在艺能界工作,本着一颗八卦之心,问了岩桥慎一许多业内消息。

    应付这点事小菜一碟,岩桥慎一有问必答,至于是真是假那也无所谓。——就算是提问这些八卦的人,也未必对八卦的真假真的感兴趣。

    ……

    聚餐结束时,时间还早,双方的家长从餐厅直接回下榻的酒店,成田宽之的弟媳想换个地方玩,叫上弟弟,两人先走了。

    岩桥朝子和成田宽之,再加上岩桥慎一,三个人在路边等出租车。

    “慎一君,到了明天,我可就是你真真正正的姐夫了。”成田宽之看着心情不错,主动跟岩桥慎一说起这个。

    什么结婚前夜、告别单身前的忧虑之类的,跟这位老兄完全无缘。倒是岩桥朝子,丈夫跟弟弟在旁边聊起来,她也不插话,只是听着。

    不过,到底是三个工作狂,指望凑在一起闲话家常是不可能的。

    闲聊了没几句,成田宽之的话题转到自肃令上面去。自肃令颁布,电视广告一下子遭到重创,在这方面,身为电通man的成田宽之,体会自然深刻。

    “之前,工藤静香酱拍的巧克力广告里,有句‘这一天终于到来了!’的台词,播出以后被紧急下映,因为有咒死的嫌疑……”成田宽之提到。

    岩桥慎一心想,连《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都能被指作是有咒死嫌疑,这么一句容易被联想的台词,不撤下来才怪。

    不过,拍广告的和策划广告的也都挺冤枉,企划是一早就定下来的,台本也是提前写好了的,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你们艺能界,这次受到的冲击可大了。”成田宽之说。

    岩桥慎一回了句,“确实。大家都处在一种不知所措的状态里,不敢轻举妄动呢。”

    未婚夫和弟弟聊着天的时候,岩桥朝子就在那留意出租车。

    这个时间,又是星期五,出租车不好找。

    “话说回来。”

    聊到电视广告,岩桥慎一想到乐队接下来的宣传企划,主动提了一句,“现在这个阶段,新年以后的广告时段,厂商们大概也正处在观望的状态当中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