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77. 话说太满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中森明菜把交换来的折纸长颈鹿收进手提包里。岩桥慎一看她小心收下这只不怎么漂亮的长颈鹿的样子,不禁露出微笑。

    “折纸书上什么都教。”他说。

    中森明菜高高兴兴的回道,“什么都教,我想,大概可以靠折纸拼出一个动物园。……对了,连高达机器人怎么折都有教。”

    “真厉害。”手工达人们真是不能小瞧。

    这个说起折纸来神采飞扬的桃浦斯达也不能小瞧。

    “以前还不知道折纸这么有趣……”是岩桥慎一那只折纸小猫,让中森明菜对折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岩桥慎一的手很灵巧,折纸长颈鹿对他来说不成问题。中森明菜一边觉得这是意料之中,一边又在心里想起自己想象过的把他给难倒的情形。

    下次再学个更复杂一点的折纸好了……

    这个未能成功的想象,倒是又给中森明菜学习折纸的路上,注入了新的动力。

    时间差不多,两人准备回去。

    中森明菜穿上大衣,不过,觉得和岩桥慎一一起出去,再全副武装起来有点别扭,没再把墨镜戴上。

    到了晚上,气温更低。乍从开足了暖气的店里出来,冷风一扑,岩桥慎一没防备,打了个喷嚏。

    “不好意思。”他吸了吸鼻子,对中森明菜说。

    一进十一月就被感冒缠上了的中森明菜,对喷嚏格外在意,“没关系吧?”

    岩桥慎一没放在心上,“不要紧的。”

    中森明菜却有点担心,“我的感冒应该不会传给慎一君吧?”

    岩桥慎一笑她,“至少刚才的喷嚏和明菜桑没有关系。”

    说的也是。中森明菜想一想,自己也觉得自己想得太多,有点好笑,总算释然了。

    两个人都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出了门,往停车场去的路上,又一起走了一小段。夜晚的街头,显得冷冷清清,尤其是冬季无月的夜晚,格外有种寂静的氛围。

    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本来一前一后,走着走着,为了方便说话,一方不觉放慢脚步,另一方则跟了上来。

    不过,虽然没有一前一后走,但中间却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

    “今年,乐队入选了红白歌会。”岩桥慎一当成闲聊,告诉她。

    “是吗?”中森明菜恭喜他。

    岩桥慎一问道,“明菜桑今年也会出场吧?”

    “嗯。”中森明菜应了一声。既然是桃浦斯达,自然不会缺席这一年当中最大的音乐节目。

    说起红白歌会,岩桥慎一忽然想起,上次他出现在红白歌会的后台,还是以森进一经纪人的身份。

    不过,想起这件事,比起感慨今时与往日的不同,他首先想到的是,以红白歌会当天,后台那个乱糟糟的程度,他这个戴着头套的长颈鹿男得多辛苦啊。

    “除了红白歌会,今年的大赏明菜桑也要参加吧?”岩桥慎一说她,“到时又要两头跑了。”

    天蝗病危,艺能界的各种节目都受到冲击。不过,年末两档重头节目,nhk的红白歌会与tbs电视台的唱片大赏倒是还都照常举办。

    倒是朝日电视台主办的全曰本歌谣音乐祭,受到自肃令的影响宣布停办一年。

    自肃令这东西,大概也是有点看收视率和影响力下菜碟的。

    dreae true今年入围了唱片大赏的新人赏,但是,因为对天蝗病危这件事《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的缘故,继续无缘登台演出。

    如此一来,乐队也懒得去现场领奖亮相,跟大赏那边协调了一下,直接由唱片公司的代表前去代为领奖。

    反正又不是最重要的大赏,一个新人赏而已。乐队不到场,大赏那边也不以为意,由着他们这么定了。

    唱片大赏的规则,每年同时选出几个新人颁出新人赏,再从新人赏里选出一个颁发“最优秀新人赏”。

    入选最优秀新人赏非去不可,新人赏就无所谓了——即使是最优秀新人赏,也不算是什么很厉害的奖项。

    这个最优秀新人赏的颁发标准虚无缥缈,有时是颁给当年势头最好的新人,有时又颁给各方面来说都不怎么样的新人。

    所以,有人能为了争大赏各种下三路,但肯定没人会为了最优秀新人赏去使绊子。

    不过,提到唱片大赏,中森明菜告诉岩桥慎一,“说到大赏,因为已经连续拿了三年的缘故,今年据说是要进入殿堂,所以今年的大赏环节自动退选了。”

    “进入殿堂?”听上去真威风。

    中森明菜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好像是因为从来没有过连续拿三次的先例,所以,今年的大赏安排了特别环节,要由我来开场。”

    不用说,光是想一想,以电视台的套路,演出之前,一定还要来一段大张旗鼓的三连霸回放、再吹一波这史无前例的壮举——当然,确实值得吹一下。

    岩桥慎一暗戳戳想,特意给中森明菜安排一个“进入殿堂”的环节,大赏那边也别有用意。

    在《周刊文春》爆出了杰尼斯贿赂大赏制定协会成员的丑闻以后,今年的唱片大赏,就算是为了让“大赏的公正”还能站得住脚,他们也一定会为中森明菜的三连霸准备一次超乎寻常规格的待遇。

    越是给中森明菜荣耀,就越是能证明大赏的权威。

    除此之外,她因为大赏三连霸成为大赏历史上第一个殿堂人物,大众也好、她的粉丝也好,都能更加意识到大赏对她的重要性。

    越是肯定中森明菜的选择与成绩,也就越是会将她看作是能够追随的、代表了这个时代的超级明星。

    某种意义上来说,三连霸这件事,让中森明菜在各方各面都成为了前所未有的明星。

    ……

    “明菜桑这是做了前所未有的事。”岩桥慎一替她高兴。

    被他给称赞,中森明菜也挺开心的。但是,又发自真心说了句,“是多亏了慎一君。”……对,是因为岩桥慎一,她才有了做出选择的勇气。

    要不是认识了他,要不是鼓起勇气在录音室等着他,也许她会做和现在全然不同的选择。

    在见识了近藤真彦在大赏事件中表现出的人格卑劣、以及后来提议买房时表现出的不真诚以后,中森明菜再想起大赏之前近藤真彦和小杉理宇造鼓动她退出的事,竟然有些后怕。

    假如那时没有岩桥慎一对她伸出手来的话……

    中森明菜不算那种太天真的人,虽然也没有那种深谋计算的能力。即使如此,她仅仅是想到,如果她选择了退出,大赏颁给了近藤真彦将会有什么后果,也不由得感到庆幸。

    在拿到三连霸、享受了主动争取自己想要的人生的成就感以后,中森明菜的心态在她自己也没发觉的时候发生了改变。

    是因为这种改变,才让她在后来回想这件事的时候,拥有了能够看清那些让她后怕和庆幸的东西的能力。

    而对于近藤真彦,中森明菜现在想起来,既不感到留恋,但是也并没有感到厌恶。倒不如说,现在想起他,就如同想起了某个无关紧要的人。

    “慎一君以前告诉过我,比起等待和退让的人生,还是主动争取的人生更有意思。”中森明菜突然想起这句话。

    可是,话说出口,却不知为何,联想到了这次和他约定的见面。

    虽然说下次见面的人是岩桥慎一,可决定了今天见面这件事的人却是她。这也是她争取来的吗?

    中森明菜想到这儿,悄悄去看岩桥慎一。

    岩桥慎一专心看着前面,听到中森明菜说起他说过的话,不由一笑,“明菜桑还记得吗?”

    中森明菜没接话,收回视线,也看着前方。

    于是,通往停车场的最后一小段路,就在沉默当中走完了。

    两人道别。

    岩桥慎一对她说,“下次再见,明菜桑。”

    “下次再见……”

    中森明菜随着他的话说出口,却忽然改了主意,“下次,就像今天这样约你见面,行吗?”

    岩桥慎一反应了一下,点点头,“行啊。”冲她笑了笑,“今天很开心。而且,茶很好喝,蛋糕也很好吃。”

    中森明菜也对他露出笑容,“下次再介绍新的店给你。”

    但是,要选在不是感冒、也不需要节食的时候。点心专家、好胃口大师中森明菜在心里默默补上这一句。

    ……

    岩桥慎一回到家以后,把中森明菜的那只折纸长颈鹿放进书桌的抽屉里。

    抽屉里已经有一只没什么精神的丑小猫,还有中森明菜放在信里寄过来的那只折纸长颈鹿。

    他把新的折纸长颈鹿放进去,两只工整漂亮的长颈鹿组团,衬得那只丑小猫格外皱巴巴的。

    在折纸小猫之后,如今显然是中森明菜的折纸手艺更好。岩桥慎一只给她当了一次老师,今后大概就只有当学生的份儿了。

    去买本折纸工具书,倒是能提前温习。不过,他微妙的不想学折纸。准确来说,是不想自己对着折纸书学习。

    比起当个自己温书的好学生,他还是决定跟着不太会教人的急性子老师中森明菜学习怎么折纸。

    照这么下去,这个抽屉里也许还会放进更多的折纸,变成“折纸动物园”。届时,这只没精神的丑小猫将成为动物园里最特别的那一个。

    这时,感觉到鼻子有点痒,岩桥慎一忍不住打了个大喷嚏。

    ……

    反正他体格好,一年到头开足了马力忙前跑后,从来没掉过链子。

    岩桥慎一擦了擦鼻涕,脑海当中,又一次闪过自己立过的这个大大的fg。

    话不能说太满,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至真道理。正要到年末最忙的时候,一年到头没掉过的链子,果断的选择了掉在这里。

    和中森明菜见面后的第二天,岩桥慎一早上睁开眼睛,就感受到了一系列来自感冒初期症状的袭击。

    乐队的新专辑制作还没完成,马上成田宽之和朝子蜜月旅行回来,还要去和自家姐夫商谈广告的事,再加上各种乱七八糟,年末行程满满的关头感冒,绝不是件好事。

    岩桥慎一赶紧吃感冒药,妄图把感冒消灭在萌芽里。但是,感冒这回事,往往只要发了芽,就必定要等到开花结果才能送走它。

    到头来,他只能戴好口罩,取消不方便在感冒期间见面的行程,然后忍着感冒症状,该干什么干什么。

    一年到头从来没感冒,突然感冒一次,必定惊天动地。

    重感冒之下,岩桥慎一几乎说不出话来,更不要提录和声。

    还好已经决定了要延迟专辑发行到十二月最后一周,现在倒也不急。中村兄跟美和酱先录他们的,等到岩桥慎一感冒好了以后,再单独录自己那份。

    这期间,岩桥慎一连信浓町的录音室也尽量不去,无他,主要是怕把感冒传给美和酱。万一主唱也被感冒撂倒,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跟美和酱尽量能不见面就不见面,成田宽之和朝子度蜜月回来以后,原先定好的聚餐也临时取消,改为在电话里进行沟通。

    成田宽之有点可惜,“提前很久就想跟你和渡边桑见面聊一聊了。”可惜了一句,马上转过话题,叮嘱岩桥慎一注意身体,还说和朝子在夏威夷给他买了礼物。

    “朝子说给你寄过去了。”成田宽之说。

    岩桥慎一答应会留意收件箱。

    双方在电话里聊了一下关于年后的广告企划的事,成田宽之叫小舅子这个手笔给惊了一把,“投资够大的。”

    但是,又对他这个宣传的方式挺感兴趣的。

    电话里聊了一会儿,成田宽之大致听完了整个企划。接下来他还要消化一下,于是,两人又约定了下一次打电话的时间。

    挂了电话,岩桥慎一转过身去,对渡边万由美说:“成田姐夫想和我见面聊一聊是假,想和万由美桑见面倒是真的。”

    这话说的,多少有一点玩笑的意味。

    渡边万由美听他说起,忍不住笑了起来。不是因为岩桥慎一说的这句话好笑,而是因为——

    “慎一君的声音变化真厉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