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93. 富有温度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静香酱很可爱、但是又有点帅气。”

    女儿一边看电视,一边对纯子发表着感想。

    电视里,工藤静香正在演唱她今年发行的单曲《mugo?ん???色っぽい》。在今年,这支单曲大红大紫,一度有拿到唱片大赏的希望。

    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的作词者是中岛美雪。纯子陪女儿看电视,工藤静香在节目里不止一次提过自己是中岛美雪的粉丝。

    现在能够演唱偶像为自己作词的歌曲,也算是一种“梦想成真”了。

    纯子对工藤静香不怎么欣赏得来,心里还在回忆刚才光nji的演出。

    他们不管什么时候看上去都那么有活力,闪闪发光。不仅如此,纯子还记得,在光nji的伴舞团里,有个看上去格外英俊显眼、整个人像是发着光的少年。

    要是什么时候,那个少年也出道就好了……到时肯定也会支持他的。

    电视里,工藤静香的演出结束,下一组登场的是男斗呼组。

    一连两组,都是今年的超人气偶像。

    男斗呼组一出场,观众席里的女粉丝发出大声的尖叫。

    四个美少年站到台上,拨动手里的乐器,开始自己的表演。他们今天要唱的,是自己的出道曲《daybreak》。

    纯子看过许多期的乐队天国,见过许多乐队的演出。四个在台上一边弹奏乐器、一边扭动身体的美少年,如果以乐队的身份去看待他们,就显得很普通。

    虽然他们演出的时候,感觉得到他们的热情和努力,但是,不把他们看作是乐队、而是看作一支将乐器当作舞台演出道具的偶像,可能会更能领略到他们的魅力。

    看完男斗呼组的演出,他们退场以后,红组的主持人和田秋子重新站上舞台。和她一起登场的,还有已经完成了演出的中山美穗和工藤静香。

    “白组派出了男斗呼组……是乐队呢。”和田秋子笑了笑,“今年的乐队在红白的舞台上势力不小哦。所以,接下来,红组这边也要派出一支乐队来应战。”

    “这不仅是红组和白组的对决,也是乐队和乐队之间的对决。”和田秋子介绍道。

    她负责说介绍词,中山美穗和工藤静香负责在旁边美美美。

    两个漂亮女孩子站在一起,赏心悦目。

    “那么接下来要登场的……我可是非常喜欢这支乐队的名字,但愿今夜红组的连胜之路,也能够‘dreams e true’,那么请看——”

    和田秋子说到这儿,语气一顿。

    中山美穗和工藤静香,两个女孩子接过话来,“请欣赏dreams e true的《未来预想图ii》。”

    话音落下,舞台灯光暗了下来。

    “dreams e true!”

    女儿模仿工藤静香的声音,重复了一遍。认认真真坐好,等着听歌。

    暗下来的舞台中央,出现了dreams e true的身影。

    镜头先落到吉田美和身上,而后,推到长颈鹿男那里。他的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是一支小手电筒。

    长颈鹿男举起小手电筒,按了一下。

    舞台的正中央,吉田美和站的地方,身后出现了星星的光芒。一闪而灭。长颈鹿男又按了一下,星星又闪了一次。

    如此,接连闪烁了五下。

    这是要做什么?纯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女儿却笑着对她说,“那个我也有,妈妈。”

    而就在第五下星光闪过的同时,吉田美和将话筒举到嘴边,“不论过去多少年,都能保持这份心情不会改变——”

    没有伴奏,是一段吉田美和的清唱。

    这最考验唱功,即使纯子早知道dreams e true实力拔群,但是,听着吉田美和如此挥洒自己的歌声,还是忍不住要在心里为她叫好。

    吉田桑太厉害了!

    但是,纯子为吉田美和喝彩之余,还在想开场时一连闪了五下的星星的意思。

    ……

    星星闪烁五下,坐在电视机前的神田下意识转头去看洋子,发现洋子也正在看着他。

    两人相视一笑,又一起看着电视。

    今年的除夕夜,神田和洋子一起,在洋子的公寓里过。

    洋子准备了年饭,两人一起吃年夜饭,又一起看红白歌会。

    就像是对新婚的夫妇。……神田在心里悄悄想。看着洋子的时候,心中带有某种温馨。

    电视机里,吉田美和的清唱结束,长颈鹿男弹奏键盘,奏出歌曲的前奏。而后,对神田和洋子来说,无比熟悉的第一句被唱起:

    “自毕业之后,已经是第三个春天。”

    在汽车电台听过这首《未来预想图ii》后,神田就想把这首歌也给洋子听听看。下一次,洋子到他的公寓去的时候,他打开收音机,等待这首歌被播放。

    神田觉得自己太笨拙,说不出真正的心意。因而,什么都没有解释。比起他来,洋子可要聪明多了。

    “你目送我到转角处,总是会闪五下刹车灯,那是我爱你的信号。”

    电视机里,吉田美和唱到这一句,洋子看了看神田,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神田有点不好意思,抓了抓后脑勺。

    那一天,邀请洋子也听过这首歌后,洋子说“喜欢这首歌”。

    在那之后,神田每次去接她下班,或者假日一起去兜风回来,送她到楼下的时候,都会学着歌词里那样,把刹车灯闪五下。

    没有听过这首歌的人,就不会明白闪五下的意义。

    但是,对同样喜欢这首歌的神田和洋子来说,当灯光闪烁五下,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

    “不论过去多少年,仍能保持这份心情不会改变,”

    “因为和你在一起,所以一直在心里描绘的关于未来的预想图,”

    “你看,和预想的一样慢慢实现了。”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神田和洋子商量过后,仍决定换掉现在的这辆学生版高尔夫。当了上班族,再开这样的车,确实有些不方便。

    但是,神田邀请洋子和他一起去看新的车款,最后选中的,是比高尔夫更好一些,但并没有远超他的经济能力范围的车子。

    圣诞夜,神田和洋子商量过后,两人开夜车去兜风,没有再一头发热的给她买礼物。

    洋子虽然朴素,但是,只要不是远超他能力范围的事,就会表示对他的支持,而他,也试着不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洋子。

    神田打开了自己的未来,迎接洋子进来。

    而有了洋子加入的这张未来的预想图,握住画笔的洋子,并没有随心所欲的挥洒自己的想法,而是和神田一起商量着,共同画下新的一笔。

    新的一笔……

    神田想到过完除夕夜,这个新年的假期,他要带洋子回老家去见父母,心里热乎乎的。

    ……

    为了这次的红白歌会,乐队特意对这首《未来预想图ii》重新进行了编排,将副歌部分提到最开始,由美和酱的清唱作为开场。

    而舞台灯光闪五下,则是在设计演出舞台的时候,就跟nhk协商好的环节。

    至于岩桥慎一手里的小手电筒,其实根本没什么用,只是摆了个样子,装出一副是他操纵着舞台灯光闪了五下而已。

    这么“多此一举”的做法,是在给美和酱买圣诞礼物时想到的,现在他手里这支小手电筒,就是送给美和酱的那一支,不过电池被拿出来了。

    之所以这么做,也不全是“多此一举”,故意做出一副是长颈鹿男在操纵舞台灯光的样子,恰好呼应了歌词当中的恋人踩五下刹车灯的做法。

    对观众来说,由人来操纵发出的光,要比机械的光,更加富有温度。

    唱抒情歌,乐队的台风自然而然稳重起来。岩桥慎一专注弹奏他的键盘,偶尔去看站在舞台中央的美和酱。

    登台之前,紧张到抓着他的手不松开的美和酱,只要开始唱歌,那些影响到她发挥的东西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岩桥慎一对她向来放心,此时,也唯有享受此刻的演出而已。

    ……

    太厉害了。

    男斗呼组的四个美少年,看着dreams e true的演出,惊讶过后,忽然感到无地自容。

    跟卯足了劲头儿要展示自己,在舞台上拼尽全力的男斗呼组比起来,眼前的dreams e true显得是那样的游刃有余,享受着此刻的红白歌会舞台。

    但就是这样的游刃有余才可怕……

    看上去平平无奇,却仿佛有着用不完的才华与力量。

    把他们当作对手,要一决胜负,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根本连和他们一决胜负的资格都没有。

    被dreams e true的演出衬托,更显得男斗呼组的演出不足为道。

    在粉丝之间人气最高、也最自负的成田昭次,神情显得格外不自在。之前还在他们面前一副傲慢的样子,结果其实丢了大丑……

    dreams e true越是厉害,男斗呼组只是被事务所包装出来、唱着别人的歌的偶像乐队这样的事实就越是真实的刺眼。

    即使比dreams e true销量高、人气高,但也只是依托杰尼斯偶像这个身份而已,根本没人会把他们当成是真正的乐队。

    有这样的实力,这样的曲子,又哪用得着担忧今后的前途?

    真正应该担忧的,是依靠着事务所帮忙买曲,要看着玛丽桑的脸色行事,即使今天有人气,也不知道这份人气能持续多久的他们。

    这样的他们,没有一样东西属于自己的他们,又有什么值得自傲的?

    “昭次尼桑。”

    乐队的贝斯手高桥一也有点担心的看着成田昭次的表情。

    “真不甘心。”成田昭次嘟囔道。

    队友们听到成田昭次的话,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负责节奏吉他的冈本健一更是不能理解,只是因为dreams e true比他们厉害,就值得成田昭次这样痛苦吗?

    可真正让成田昭次感到痛苦的,并不是dreams e true的强大,而是自己的弱小。

    他是真的因为喜欢乐队,才想要加入乐队。

    而现在,他正体会着的,是理想与现实碰撞、不得不直面自己的平庸的痛苦。

    直播画面里,吉田美和开始了一段即兴发挥。

    又是沉重的一击。

    ……

    纯子看着电视画面里,正恣意挥洒的吉田美和。

    她忙于工作,没什么听收音机的时间,也不知道这首歌在电台榜上已经打歌了很久,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

    她看看女儿。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听不大懂这样的歌,面对台上最喜欢的dreams e true,端端正正坐着,却仍盯着电视。

    这首歌里唱的,是从学生时代起一直恋爱到了现在的情侣。

    纯子其实不大喜欢听这样的情歌,但是,歌曲那种娓娓道来的氛围,却也让她心情平和,仿佛在听别人诉说着她自己的恋爱。

    虽然有一段失败的恋爱,但纯子并不嫉妒别人的幸福。

    或者,刚刚成为单身母亲时,她会为情歌伤感、会为别人的幸福感到嫉妒,哀叹自己的不幸。可是,事到如今,生活已经让她麻木,既难以产生幻想,也不再回忆过去。

    学生时代的男友,也曾骑着摩托车,载着她在深夜狂奔。

    要是恋情没有失败,这首歌里唱的,会是她的生活吗?这么想着,纯子忽然有点无厘头的傻瓜念头,也许平行时空的自己,就正过着这样的生活呢。

    但也仅有一瞬而已。

    可不管怎么说,会联想到这些,无疑是又被这首朴实却又动听的歌曲打动了。

    这支乐队怎么这么厉害呢?既有“高兴!快乐!喜欢!”的率直畅快,又有“这份心情不会改变”的温柔坚定。

    纯子在这首歌里,由衷体会到,dreams e true一直是在为“普通人”唱歌。

    就算她这样的人,也能从dreams e true的歌里找到共鸣。

    纯子觉得这支凑巧遇到的乐队,像是一个出现在了她面前的宝盒,里面装着一个又一个的“未知”,而那些“未知”,恰恰又打动人心。

    想要支持他们。

    虽然她是微不足道的普通人,生活的很辛苦的普通人。

    也正是身为普通人,所以才喜欢他们。

    电视机里,吉田美和连续升调,尽情挥洒。纯子不禁为她惊人的歌唱力屏住呼吸,可又有种感觉,跟随着这段即兴发挥,她心中的某种东西,也跟着翻涌、直到涌出胸膛。

    演出结束,明明是在电视机前,纯子却仍忍不住为乐队鼓掌。

    这时,女儿忽然从被炉里爬出来,去翻找放在墙角的装玩具的纸箱。纯子的目光离开电视,去追随女儿,想看她要做些什么。

    “找到了!”

    女儿翻找了一通,欢呼一声。

    她转过身来,向纯子展示手里的东西。

    是纯子买给她的小手电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