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96. 相互套路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冈田有希子在老家过完除夕以后,定了三日那天回东京。到时,趁假期结束之前,和东京的同学一起去玩。

    昨天晚上,她和名古屋的大家族一起过除夕夜,母亲亲手做了年饭的食盒,饭后,一大家人聚在一起看唱片大赏和红白歌会,还用家用卡拉ok机唱歌。

    光是听她在电话里说,就觉得热闹。

    “我看了dreams e true的演出,有在电视机前为乐队加油哦。”

    “是吗?”岩桥慎一挺高兴的,“谢谢你。”

    “妈妈很喜欢那首《未来预想图ii》,”冈田有希子说,“不过,因为要保守秘密,所以没有让她知道,dreams e true其实是岩桥桑的乐队。”

    她说到这儿,想起除夕夜,乐队登场时,妈妈对长颈鹿男头套下的身份好奇的事,自己先忍不住笑。

    和家人一起看着乐队的演出,却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长颈鹿男的真实身份,冈田有希子在保守秘密的同时,也感觉到一种别样的趣味。

    “还有明菜桑,她今年的舞台演出也还是又帅气又漂亮……”

    说完了乐队,迷妹冈田有希子又惯例对岩桥慎一称赞中森明菜,“我们全家先看了明菜桑在大赏的演出,能进入殿堂,真了不起。”

    去年、是前年,冈田有希子就这么替中森明菜的三连霸高兴。

    岩桥慎一听她这个迷妹语气,忍俊不禁,问道,“给中森桑打电话了吗?”

    “等下再打……明菜桑今天回老家。”冈田有希子对她的行程倒是了解。

    一跟岩桥慎一说起中森明菜,她心里又想起先前觉得不对劲儿的那件事。

    在被朋友们提醒过以后,冈田有希子回忆岩桥慎一送她和中森明菜回家的事,直觉这两人私下里其实已经很熟悉。

    “岩桥桑,”冈田有希子问,“您正月回老家吗?”

    岩桥慎一告诉她,“我五日要去大阪,等从大阪回来,再回老家。”

    “嗯……”

    “怎么了吗?”岩桥慎一问。

    “等我回了东京,能见面吗?”冈田有希子说,“妈妈还给岩桥桑准备了一点土产,要我给您送过去,谢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

    冈田有希子读书之余,正在岩桥慎一的制作公司打工,这件事她母亲自然也知道。

    岩桥慎一笑道,“这太客气了。”想了想,问她,“你三日那天什么时候回来?”

    “订了下午两点四十分的票。”冈田有希子回道。

    岩桥慎一提议,“我从今天直到四日都没什么安排,到时,去车站接你,晚上再一起吃晚饭,怎么样?”

    收人礼物又没点表示怪不好意思的,反正一个人吃东西无聊,正好叫上冈田有希子。

    送她回去,吃个晚饭,再顺便带走她妈妈准备的土产。

    “等出发那天,我给您打电话。”冈田有希子高高兴兴答应了。

    ……

    今年,中森明菜也照例回到老家,和家人齐聚一堂。

    尽管发生了种种不愉快,但是,因为还有母亲在,这个家,成员之间的关系尽管岌岌可危,却又危而不断,全凭母亲这条线,将她和家人们系在一起。

    母亲为她准备屠苏酒,哥嫂们也对她表示欢迎,新年,一大家人看着其乐融融,唯有妹妹明穗不在。

    中森明菜一早到家时,正碰上妹妹明穗出门。

    见到姐姐,她态度谈不上坏,但也透着些怪异,草草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

    中森明穗的写真集,在被八卦杂志大肆渲染了一通“姐妹”的噱头以后,在发行的首周,成绩作为新人来说颇为亮眼,但从第二周就迎来大跳水,与此同时,是这本写真集在中古书店大量出现。

    买了写真集的人,急不可待将这本写真集脱手出去。

    中森明菜自始至终,对妹妹发写真集的事不闻不问,做足了“明穗的人生和她无关”的架势。

    而她这一年多里,先是大赏三连霸,又主动宣布已经跟近藤真彦分手,表现出的独立、以及一直以来在舞台上留给观众的不献媚的印象,反而使得带着找相似之处去买写真集的人,在翻开之后,反而通过一个献媚的中森明穗,确认了中森明穗和中森明菜完全是两码事的事实。

    中森明穗哪是中森明菜的妹妹?看写真集,她只是市面上众多三流写真模特当中的一位,只不过碰巧姓中森而已。

    一旦从根本上被否定,这次的写真集宣传策略也就全面宣告失败。

    不惜去当写真女郎,也想让姐姐颜面扫地,结果到头来,却连一丝一毫都影响不到她。

    残酷的现实,让中森明穗既痛苦、又难堪。既有想要更多的报复姐姐的念头,也有着是否就此罢休的动摇。

    不知道怎么面对姐姐,也不知道该怎样看待姐姐。

    中森明穗今年连留在家里对中森明菜冷嘲热讽的劲头儿也没有了。一早就约了朋友,去打小钢珠玩。

    中森明菜不是感觉不到妹妹的态度,但她比起过去任何时候都心平气和。正如岩桥慎一告诉她的那样,守住自己的梦想,然后,任妹妹去追求她的梦想。

    梦想。

    想到岩桥慎一,中森明菜心里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从在红白歌会后台,看到他跟乐队的吉田桑手拉着手开始,这种感觉,就时不时萦绕在心间。

    今年的元日,她没有给岩桥慎一打电话拜年。

    ……

    午后,中森明菜收到冈田有希子的传呼。

    把电话打回去,冈田有希子和她拜年,“新年快乐,明菜桑!”

    “新年快乐,有希子。”中森明菜回道。

    听着她这无忧无虑的声音,让人不知不觉心情也变好了。

    冈田有希子还在名古屋,告诉她,说是三日下午回来,“明菜桑今年有休假吗?”

    “今年的正月倒是难得清闲。”

    不用说,还是因为那道自肃令。

    “四日一起出去玩怎么样?”中森明菜提议,“正好一起吃个饭。”

    电话那头,冈田有希子却有些为难。

    “我和朋友们约好,四日一早出发,到汤泽去滑雪,在汤泽住三天。”她说,“抱歉,所以,四日是不行了。”

    中森明菜“啊”了一声,有点遗憾。

    冈田有希子在电话里听着中森明菜遗憾的语气,忍住笑,平复了一下,才又开口道:

    “四日不行,三日明菜桑有空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