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050. 新的邻居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松本桑是83组偶像,《star!诞生》的冠军。”

    摄影棚里,布置出类似西式客厅的布景,松本明子演出前,主持人先和她聊天。以舞台为中心,扇形的观众席散开,上面坐满了应招来的观众。

    听主持人的介绍,松本明子端着正统偶像的架子,礼貌的露出微笑。

    岩桥慎一来了以后,看过一些rb的综艺节目。

    也不知道是他挑到的尽是些这样的节目的缘故,总觉得,rb的综艺节目里,主持人总是带着一点居心不良,不经意的时候,就刺出一根不怀好意的刺。

    这主持人也不例外。

    寒暄过后,带着刺的触角伸了出来,“怎么回事呢,你啊。怎么就完全没有红起来呢。”

    他用一种玩笑打趣的语气随口这么一说。

    然后,松本明子就在一旁赔笑。摄像机尽职尽责,记录下她这带着一点为难,又要面带微笑的表情。

    观众席里,则因为这场小小的互动,获得了一种别样的乐趣。被应招来的观众们,哈哈笑着。整个摄影棚都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出道前风风光光却从来没红过的艺人,处境一定要比一直都籍籍无名的艺人要糟糕。因为前者天然自带一个可以被攻击和取笑的点。

    岩桥慎一人就在摄影棚边上,关注着场内的一举一动。

    就像真的只是偶然这么想起来无心的一句话那样,话题被揭过,开始了谈话环节。

    这要是私底下,他这么对松本明子说的话,她的反应绝对不止于此,一定能漂漂亮亮的回怼过来。看着面带笑容的松本明子,岩桥慎一觉得有副无形的枷锁套在她身上。

    简短的谈话结束以后,松本明子站起来,去准备演出。

    偶像站到舞台上,须得有像模像样的衣服,华丽是必不可少的。松本明子因为不红,事务所削减了对她的投入,衣服的样式也是大路货色,毫无特点。

    越不红就越不上心,越不上心就越难有起色,堪称是标准的恶性循环。

    节目录完,岩桥慎一和松本明子又连夜返回东京。

    快到东京的时候,松本明子突然对岩桥慎一说:“岩桥桑,等下能先回一趟事务所吗?”

    岩桥慎一听了,心下了然,问道:“该不是又要报销交通费吧?”

    松本明子笑笑,“宾果,答对了。”

    渡边制作每个月给松本明子的固定薪水是十万日元,还有入社以后的工龄补贴和工作的分成,加一加每个月也有个三四十万日元。

    二十岁的年纪,每月领三四十万,同龄人当中已经是佼佼者了,当普通上班族的话,二十岁大概还领不大到二十万。

    可艺人的四十万花起来跟上班族的四十万不是一回事。虽然房租因为住的是宿舍支出比较少,有工作的时候伙食费也不用自己出,但是买衣服、化妆品、装饰品、杂志,各项加一加,这点钱勉勉强强而已。

    刚入社的时候,松本明子一个月才到手十万日元,为此不得不在各种各样的地方节省,结果一直没红,这个习惯也一直保留了下来。

    当岩桥慎一问她有什么特长的时候,松本明子还得意洋洋的跟他说,她的特长就是“节约”。

    顺带一提,另一个特长是钢琴。

    所以,在得知岩桥慎一当过键盘手以后,松本明子因为两人有这么个可能光在事务所里就能找出一百个人来的共同点,觉得跟他挺亲切的了。

    都知道,拍日剧的时候,大概流程往往是先拍上个两三集当存货,之后再边拍边播。所以,演员和工作人员们,是在知道电视剧的口碑和收视率的情况下工作着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收视率很好的电视剧,片场的众人各司其职,关系可能没那么亲密。

    但反过来,收视率不好,背负着压力的电视剧,演员和工作人员在片场的关系说不定反而很好,因为需要共同承担扑街的压力。

    效率不太高的地方,人情味有时反而格外强,大致上似乎是有这样的说法。

    岩桥慎一跟松本明子的相处就是这样。一个缺少知名度,另一个缺乏经验。因此,反倒能相互体谅,关系也格外融洽一些。

    渡边制作为艺人报销交通费,以前带松本明子的经纪人,都是有资历的大经纪人,她不敢在他们面前耍这些小花招,这会儿换了个年轻的,就暴露本真面目了,开始跟他商量怎么钻这个空子。

    节约到这地步,已经是抠的程度了。

    可是,想想她一个清正美的爱抖露,要伙同经纪人欺诈赚交通费,也够心酸的了。

    伙同松本明子诈骗了交通费,回了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了。一早七点出门,晚上十点才能回家,虽然不是天天如此,但是因为节目录制的时间往往不定,作息时间也就一塌糊涂。

    看来,经纪人也是个过劳猝死很高的职业。

    借着微弱的灯光上了楼,路过相邻的202,他发现门口订上了门牌。从上一个岩桥慎一搬来这的时候202室就空着,这阵子整日早出晚归,也不知道新邻居是什么时候搬来的。

    他稍微驻足,扫了一眼门牌上的名字,新房客姓“新田”。

    隔天松本明子只在晚上有一个tokyo  fm的广播节目要录,不过,松本明子要无所事事一天,他得去事务所上班,给松本明子找工作。

    他的勤奋和能力,决定松本明子得无所事事多久。

    早上八点就要出门,起床以后,岩桥慎一给自己做了个煎蛋三明治,就着速溶咖啡吃完早饭,刚洗完碗,外面门铃响了。

    看看时间,七点半。

    nhk收费员还来不了吧?第一瞬间,他在心里冒出个无厘头的想法。

    要是一大早就来传教,口味也太重了。

    在继续发散之前,外面先自报家门了。

    “岩桥桑,我是住在您隔壁202,新搬来的新田。”是个有点纤细,文弱书生似的男声。

    岩桥慎一刚在心里搭好戏台,还没过戏瘾呢,门外头给拆台了。

    得了,别瞎想了。

    他擦擦手,去给外面的新田开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