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12. 吐露真心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晚饭过后,四个人齐聚在起居室里。

    白天忙了一整天,现在只有一家人在一起,气氛安逸闲适。吉田美树和渡边万由美两姐妹之间也相当和谐,说笑声不断。

    亲人之间促进感情的方式当中,大概有一种,就是一起从熟悉的环境换到相对陌生的环境。

    吉田美树把事务所的事汇报给渡边美佐听,吉田正树在旁边也偶尔发表自己的看法。

    渡边万由美边听姐姐姐夫和母亲的对话,边喝着加了冰的威士忌。

    一个话题结束,四人不约而同沉默,空气安静了一下。但不是无话可说,倒像是把话题的接力棒交出去。

    渡边万由美自然而然,把接力棒接过来,“红白歌会的分段收视率,今天傍晚送到事务所了。dreams e true演出的时段,收视率是。在初次登场的歌手当中,收视率是第二高的。”

    “而在红白歌会结束后,打到电视台询问的电话当中,dreams e true是歌手里面最多的。”

    乐队在红白歌会的演出和选曲都大获好评。

    她接着说,“广告宣传的反响也非常好,从红白歌会后到今天,专辑已经卖出了五万张,……销量走势是在往上升的。”

    销量走势一天好过一天,这是要爆发的前奏。

    不必渡边万由美直说,只要透露一点信号,在座的没有不知道的。

    还不等渡边万由美开口,吉田正树先笑道:“岩桥君的企划,这次又大获成功了。”

    渡边万由美也笑,“是的。”

    这次,dreams e true的专辑,不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上乘之作,又有这样的宣传策略支持,能够取得成功,是意料之中的事。

    刚才,接收完事务所的资料,渡边万由美跟索尼那边的芦田制作人通电话时,对方也对这张专辑的前景非常看好,两边达成共识,做好把库房里的专辑也都发出去的准备。

    lfxindabwg.

    渡边万由美心情极好。

    这份好心情,不仅是乐队的成功,现在对着母亲和姐姐姐夫宣布这份成功,同时,自己也有那么一丝扬眉吐气的意思。

    在没有开口说出来的地方,渡边万由美的心里,多少也是在较劲儿的。

    “那个人,怎么有这么多奇思妙想www.yeshiji.呢?”吉田正树对渡边万由美称赞岩桥慎一,“我都快要变成岩桥君的支持者了。不管他要做什么,只要提出点子来就无条件投赞成票的那种。”

    这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是,吉田正树对岩桥慎一的赞赏已经不加掩饰。

    吉田美树听着丈夫和妹妹的对话,一时无语。

    她一直不喜欢那个岩桥,现在也还是没有改变这种想法。但是,此时此刻,听万由美提到岩桥慎一,心中的感觉复杂,却并不是讨厌他或是反感他。

    对岩桥慎一这个人,吉田美树还是喜欢不起来,但是,随着他的主意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又偏偏每一个都收效奇佳。

    妹妹对他言听计从,丈夫对他赞不绝口,母亲的态度虽然暧昧,却也似乎对他抱有某种期待。

    岩桥慎一明明离开了渡边制作,不知不觉,在这个家里,分量反而越来越重。

    现在,连吉田美树,心里也有种朦胧的感觉。

    她想知道,那个岩桥慎一,到底还能做到什么程度?这个人的极限在哪里,难道就不会失败吗?

    吉田美树心绪翻腾。

    这时,听到渡边美佐说,“《未来预想图ii》,这首歌选的绝妙,在如今这个节骨眼上,更是如此。”

    她看向母亲。

    渡边美佐没有提刹车灯闪五下的告白方式,也不谈吉田美和的表现力,而是提到另一个地方,“这首歌里,有个非常打动人心的地方,是‘不论多少年都不会改变’。”

    渡边万由美认真听讲。

    “天蝗病危,更改年号就是最近的事了。”渡边美佐每天都看新闻,对天蝗的身体情况和宫内厅的各种动向了解的很清楚。

    “曰本人嘴上不说、心里也未必去思考,但是,察觉到的人也好,没有察觉到的人也罢,身处在现今这个时代,还是会感到不安的。”

    渡边美佐看事情的眼光,有她随着年龄增长,见多识广的老辣,“别看曰本人现在沉浸在所谓的黄金时代里,其实,曰本人的神经非常的敏感、脆弱。实际上,我们本来就是个神经敏感、脆弱的民族。”

    所以,“不安”也是曰本人的日常。

    身处在这个纸醉金迷的时代,享受着泡沫带来的繁荣的同时,曰本人也不是不清楚这种泡沫的不正常,虽然抱着“红灯亮起来的时候,只要一起闯就不害怕了!”的想法,但是,也会在自己也觉察不到的时候,产生“到底会不会被撞到”的胆怯。

    年号更改,带着“翻篇”的意味。

    在这个高速的时代,不由得曰本人不去想,年号更改以后,现在的一切还会像之前一样吗?

    时代越是疯狂,不安其实也越是深重。

    又因为不安,变得更加疯狂。

    这样的背景下,《未来预想图ii》的“不论多少年都不会改变”的内核,在渡边美佐看来,甚至颇有一点安抚人心、加油鼓劲儿的意味。

    渡边万由美听着母亲的话,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倒是没想到,这样一首情歌,还能做这样的解释。

    “我太粗心,是考虑不到那么深层的地方了。”吉田美树也摇头。

    吉田正树直笑,“我在想的,是岩桥的企划既然反响这么好,今后,歌手发行唱片,就又多了一种宣传的方式。”

    dreams e true既然能够通过这种狂轰滥炸获得成功,其他的唱片公司和事务所看到效果,绝对不会无动于衷。

    要是这种宣传方式得到推广,往后歌手的宣传经费也要水涨船高。假如真的往这个方向发展,这个岩桥慎一,就又干了件冲击业界规则的事。

    旧有的规则受到冲击以后,会如何往下发展,这是谁也说不准的。

    岩桥慎一这个人想事情跟别人不太一样。但是,这种“不同”,往往先是让人觉得他在乱来,之后,又不得不承认他又走对了一步。

    一整套宣传策略全部出自岩桥慎一的主意,甚至还是在出道单曲因为自肃令被禁止在红白歌会演唱,临时打乱原定的发片计划以后,仓促制定出来的。

    这样的应变能力,不由得吉田正树不对岩桥慎一刮目相看。

    “万由美,你明天去大阪?”渡边美佐与其说是在问她的行程,不如说是在和她确认。

    渡边万由美回答她,“九点十五分的飞机,八日下午回东京。”

    “哦。”渡边美佐点点头,问她,“九日晚上,有安排吗?”她语气一顿,“田波靖男桑的太太办招待会,想介绍田波桑的得意弟子给你认识。”

    田波靖男是业界老资格的编剧,加山雄三的若大将系列就出自他手。田波一家,和渡边家私下里的交情不错。

    渡边美佐开了个话头,渡边万由美没接话。

    吉田正树想说点什么,话在嘴边打了个转,说的却是:“三天时间,你和岩桥在大阪可要有的忙。”

    渡边万由美笑着纠正他,“其实不到三天,八日要去京都。”

    “去京都?”

    她“嗯”了一声,“要去观光。”这语气,听不出来是真的要去观光还是在说玩笑话。

    ……

    八点一过,渡边美佐起身回卧室。

    又是吉田美树夫妇和渡边万由美留在起居室里,吉田正树想和渡边万由美说些什么,碍着妻子在这儿,当着她的面说不合适,可支开她更不妥当。

    “田波太太的邀请。”吉田美树对妹妹说,“万由美,你就去吧。”

    渡边万由美神情自若,假装没听出姐姐话里的深意,“不去可就失礼了。……母亲到时候一定同行,姐姐会去吗?”

    “我和正树自然也一起去。”

    田波家的邀请,肯定要全家同行。

    吉田美树毫不避讳,吉田正树终于忍耐不住,说了句:“万由美,你和岩桥君事业上珠联璧合,要是能把劲儿用在一起,前程可期。”

    渡边万由美既然要招赘女婿,吉田正树想不到还有比岩桥慎一更合适的对象。这两个人默契十足,岩桥慎一的才能也极为出众,要是跟渡边万由美的才能合在一起,不知要有多大的发展空间。

    吉田正树当着妻子的面挑明了自己的想法,吉田美树表情顿时一变,下意识去看妹妹。渡边万由美的表情什么都看不出来,“我跟岩桥的劲儿,现sitever.在不是也往一处使吗?”

    吉田正树被她这个装傻给打败了,刚才想说的话,现在一句也说不出来。

    他有撮合小姨子和岩桥慎一的想法,觉得这两个人如果能结婚,必定能一起做出番事业,但是,有这个心,却不是不看眼色的笨蛋。

    吉田正树有心揭过话题,可话被他给挑破,反而让他自己觉得尴尬。不咸不淡聊了几句以后,就起身走出了起居室。

    房间里只留下吉田美树和渡边万由美这姐妹两个。

    渡边万由美看着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吉田正树刚才的话,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时不时将目光投向电视屏幕。

    吉田美树留意她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是滋味。

    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两个,又怎么会不明白妹妹的反应。除夕夜,吉田美树就发觉不对劲,今天晚上,丈夫说了一通昏话,吉田美树不禁担心妹妹。

    争过吵过,可姐妹就是姐妹。

    吉田美树想了想,觉得话既然被丈夫挑破了,不妨直说。她盯着妹妹的侧脸,忽然问:“万由美,你觉得岩桥那个人怎么样?”

    她还是不喜欢岩桥慎一,但是,盲目去反感他、避而不提的话,也就永远不能知道万由美的真实想法。

    “什么怎么样?”渡边万由美转过头,对姐姐投以玩笑的目光,像是在调侃吉田美树被丈夫“传染”,也跟着说起了没头没尾的话题。

    可是,吉田美树面对妹妹的态度,却一点也没松懈。

    看这样子,是不听到她的真心话就决不罢休。渡边万由美知道姐姐不喜欢岩桥慎一,正因如此,反而体会到姐姐对她的关心。

    “我跟岩桥,在公事上总是不谋而合。说实话,和这样的人共事,让人又舒心、又感动。”渡边万由美难得对别人吐露关于岩桥慎一的真心话。

    人生一知己难求。

    吉田美树从妹妹的话里,也能听出她对岩桥慎一这个人的感情。

    “那么……”吉田美树不知道怎么往下说。

    渡边万由美知道姐姐要说什么,轻声截住她的话,“岩桥那个人很骄傲,他不会当入赘女婿的。”

    如果他肯低下头,早在热海同行的时候,她把手伸过去,他就会握住。要是那样的话,也许会有和现在完全不同的发展。

    “不愿意入赘?”吉田美树下意识重复一遍。渡边万由美这么说,等于是承认心里对岩桥慎一有意。

    是因为在入赘这件事上谈不拢,所以才不能更进一步?吉田美树想着万由美每次被丈夫提到岩桥慎一时的反应,替她觉得难过,还有点不忿。

    那个岩桥慎一,到底是怎么想的?

    入赘与否,本来就是个人选择。吉田美树知道自己的想法不讲理,但是,在讲理之前,首先还是选择站在妹妹这边。

    要是情形调转过来,面临这种情况的人是吉田美树,渡边万由美一定不会有和她一样的想法。

    吉田美树知道这是她和妹妹的不同之处,相比起她,万由美有时候清醒过头。

    因为清醒过头,所以也就会在岩桥慎一不愿意入赘这堵墙面前止步。

    “其实,招赘女婿继承家业,本来是我这做姐姐的人该做的。”吉田美树说,“父亲已经过世,但是,渡边制作的招牌,不会因为掌舵者不是‘渡边’就发生改变。”

    吉田美树觉得守着招赘这块牌子的妹妹怪可怜的。虽然说这些话,有“背叛”了家族责任的嫌疑,可是,面对这样的万由美,不由得她说出这些。

    渡边万由美轻轻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