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20. 白富美男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不问还好,一问,渡边万由美趁机把球丢给他,“关于这个,你有什么想法吗?”

    岩桥慎一接不住这一球,“很惭愧,我对演员的了解很少。”想了想,“不过,倒是可以说一说我心目当中选择演员的方向。”

    渡边万由美丢给他一个“说下去”的眼神。

    “只要不是恶搞,选男扮女装的演员,首先放在第一位的自然是要清秀,身材也要纤细。……如果看到高仓健桑的女形装扮,就不会觉得合适吧?”岩桥慎一遵命。

    渡边万由美为他的话一笑,忍不住盯着他的脸看了又看。

    “不过,清秀只是基本而已。”

    收下来自渡边万由美的这束神秘的目光,岩桥慎一接着说,“有一个误解,是以为男扮女装的精髓是举手投足的女人味。因此,反而忽略了重要的东西。”

    渡边万由美有点感兴趣,“哦?”

    “如果男主角的妈妈是因为性别认知障碍才去变性,那还要简单得多。但是,她虽然从男性变为女性,也坦然以女性身份生活,但并不是完全的女性,倒不如说类似雌雄同体。”

    岩桥慎一发表自己的看法,“所以,如果由我来选择演员的话,就要选个女人缘很好、懂得女人心的男演员,私生活如果风流一点那更好。”

    渡边万由美听得入神。

    “这样的人,虽然懂得女人心,但是,这种体谅却仍旧是男性化的。而书里男主角的妈妈,她所成为的‘女性’,其实也是男性化的。”

    因此,由懂得女人心的男演员所揣摩出的女性的形态,大约就是男主角妈妈的形态。

    “有意思。”渡边万由美点头,想说什么,看岩桥慎一还有话要说,又忍住了。

    “要是这样,歌舞伎演员其实就很合适。”岩桥慎一一口气说出自己的想法,“可没有女人缘不好,不够风流的歌舞伎。”

    “确实。”渡边万由美笑了笑。

    风流可算是歌舞伎演员的必修课了。

    歌舞伎世家的演员,日常已婚状态下跟别人同居,未婚阶段就先弄出私生子,各种乱七八糟。但是,这种风流非但不被认为是不正常的,反而受到包容。

    有个听着挺玄的说法,是说歌舞伎演员在舞台上演尽人间悲欢男女之情,所以,为了能更好的入戏,就要趁年轻的时候去体验实践,风流就是体验生活。

    到女人堆里去打滚,这种事歌舞伎演员做了,那就是在修行。

    至于被留在家里的梨园妻,当然是全力支持丈夫的“工作”了。要嫁进歌舞伎世家,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学做忍者神龟不算,还得出身清白,家世也过得去。而后一定要放弃事业相夫教子,并且还得全力以赴生儿子,因为歌舞伎行当传男不传女。

    “所以,就从歌舞伎演员里来选如何?”岩桥慎一说,“歌舞伎演员为了锻炼演技,也会去接影视剧吧。”

    说归说,他对歌舞伎是真的只有这点八卦层面的了解。

    实在是八卦杂志太精彩,消磨时光一大利器。

    听他这么说,渡边万由美露出个笑容,“我跟你想的差不多。”

    先前,她放弃直接起用女演员来扮演这个角色,是认为女演员的表演缺少了什么。斟酌了许久以后,她意识到,之所以有这种感觉,不是因为女演员不自然,而是因为太自然。

    “既然如此,开始就先说出来不就好了?”岩桥慎一也笑。还以为她没什么头绪,现在看来,是早就胸有成竹,在跟他对牌呢。

    渡边万cjsdw.由美游刃有余,“但是,你也这么jin.认为,我底气可足了。”

    “哈哈!”

    “不过,我中意的人选不是歌舞伎演员。和歌舞伎演员打交道,这里面有些复杂。”渡边万由美告诉他,“是大众演剧的演员。”

    所谓的大众演剧,顾名思义,面向大众,在小剧场演出,受众群是市井百姓、工作了一天后去放松的一般群众。

    票价便宜,也没什么束手束脚的观看规则。

    跟非站在柏木舞台上演出不可的名门正派歌舞伎——虽然它们的前身也不过是江户商人们搞出来的民间戏剧——比起来,大众演剧虽然也穿和服,模仿歌舞伎的演出流程,但实打实是平民娱乐。

    歌舞伎的家族是高门大户,大众演剧的家族就是子承父业的平民艺人。

    “这位在大众演剧的演员当中,算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位了。”渡边万由美说,“浅草梅泽剧团的梅泽富美男桑。”

    www.bbdcd. 富美男……这名字挺不错的。

    “梅泽桑的女形演出,是在大众演剧中的顶点。他本人相当刻苦的揣摩女性的言行举止与心理,还留下过因为看得太入神被当成跟踪狂,让被观察的女性报警这样的事迹。”

    “被使劲儿盯着看,不当他是变态才奇怪吧?”

    渡边万由美一笑,“想请梅泽桑来试一试这个角色。“顿了顿,“不过,虽然是大众演剧,但梅泽桑也是其中的翘楚,之前试着通过他的事务所拜托了一次,那边好像对演电影不怎么感兴趣。”

    “但是,至少试一试。”她说,“据说石原桑和梅泽桑有多年的交情,想请他帮忙说合。”

    岩桥慎一点头,“原来是‘计划当中’。”

    波斯菊剧团在关西颇有名气,石原是剧团所属的剧作家,还担任剧团理事。提前有过预约,到访以后,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被带去石原在剧场后面的休息室。

    石原年约五十,脸上两道深刻的法令纹,戴着圆框眼镜,跟想象当中没什么出入的,时常思考操劳的一张脸。

    渡边万由美和石原见礼,又把岩桥慎一介绍给他。

    随后,三个人一起在休息室的沙发坐下,石原打电话叫茶。

    渡边万由美和石原还是初次见面,开口寒暄,自然先从问候长辈开始。不咸不淡聊过几句,听到敲门声。

    “请进。”石原吩咐。

    纸拉门拉开的声音几乎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响起,从外面进来个小男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