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22. 一目了然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乐队的演出水准很高。

    三个乐手都在地下音乐圈磨炼过多年,还有丰富的演唱会支援乐手经验,技术过硬,在台上游刃有余。

    有强力队友当辅助,还有几个月来的歌唱训练和舞台演出训练,蒲池幸子在台上的表现,和刚加入乐队时比起来,进步堪称神速。

    毕竟是半路出家的普通人。

    开场时先闹了个小笑话的蒲池幸子,随着演出慢慢展开,不仅让大阪的观众们宽容了她的小失误,同时,也对乐队的演出表示了认可。

    演出渐入佳境,在见识了乐队的水准以后,场内的气氛也越来越热烈。

    对zard一无所知的观众们,看到的是一支水准在线、有着出道水平的乐队的演出,但是,对于岩桥慎一来说,则是清楚感受到了蒲池幸子的进步。

    演出当然不完美,蒲池幸子的表现也不是无可挑剔,但是,却让岩桥慎一了解到,她有着怎样的进步空间。

    她确实算得上是天分型的选手。

    台上,蒲池幸子演唱的同时,也没有忘记过赤松晴子“不要拒绝和观众沟通”的叮嘱,试图像个专业的歌手那样,和观众进行互动。

    可是,同时兼顾唱歌和互动,就显得有点应付不来。

    唱第四首歌的时候,她又不小心忘词了一次,尴尬又害羞,吐了吐舌头。

    本场的观众,大概已经知道,这支乐队的主唱,出糗时的小动作就是吐舌头了。不过,对于蒲池幸子的小失误,大阪的观众们宽容的送上了欢呼当作鼓励。

    &nbs 事情zdhcp.就是这样,如果你的水准过硬,那么,偶尔的小差错,观众也会报以宽容的态度。但是,如果水准不够,还出这样的错,就会收获来自观众的嘘声。

    不过,一方面是蒲池幸子的演出水准得到了认可,另一方面,岩桥慎一所想的,是她虽然笨拙、不得要领,但是,对观众的善意,也还是传达给了观众。

    观众对歌手的宽容,除了对她实力的认可,同时,也是感觉到了自己正被尊重。

    岩桥慎一看蒲池幸子的表现,知道她是很努力的在找寻和观众沟通的办法,努力去直视观众,回应他们的热情。

    但是,这么手忙脚乱的,反而让和观众沟通这件事,变成了演出时套在她身上的枷锁。

    上次看蒲池幸子演出还是几个月前的事,那时的蒲池幸子不知道如何在舞台上演出,岩桥慎一还能让她去进行磨练。

    但是,演过这么多场以后还是不得要领,就不能单单只去考虑训练程度够不够的问题了。

    ……

    &n9sof.bsp;  本场的演出结束,乐队退回后台,等着安可返场。

    为了这个环节,还有工作人员混在了观众当中。假如大阪的观众没有安可,那么就由他们来负责开启安可。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预先准备好的工作人员没有派上用场,乐队刚退回后台,大阪的观众们先自发鼓掌,对着舞台喊起了安可。

    小场子里演出,安可只要有象征性的一两声,歌手就会立刻回来。

    何况,现在这安可的阵势,可不是“象征性”的。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现在也是观众,两个人也跟着一起拍手。演出确实精彩,蒲池幸子表现出的歌唱力、乐队之间的默契,这些都是肉眼可见的在提升。

    比起岩桥慎一,渡边万由美更像是个“普通观众”。

    音乐方面,专业的东西她不太懂,但是她也找准了自己的定位,以普通观众的身份去听去看。

    既然在做面向普罗大众的音乐,那么,首先就打动她这个普通观众中的一员。

    显然,今天晚上,zard的演出,就做到了这一点。

    尽管并不完美,有着不少瑕疵,但是,确确实实打动她作为普通观众的心。

    这时,乐队重新回到了台上。

    看上去,四个人的心情都很不错。从东京远征大阪,演出能得到大阪观众的认可,这无疑令人心情振奋。

    被包围在简陋舞台正中间的蒲池幸子,整个人汗津津的,前额和鬓角的头发也被打湿了。但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美的生机勃勃。

    看到宣传海报时,或许会认为她是个花瓶。可看过她演出,就知道她绝非是没有生气的花瓶,反而有一种从土里扎根,充满活力的生动的美。

    “谢谢大阪的各位!”

    这次,蒲池幸子总算没有忘记“大阪的”了。

    也许是被大阪观众热情打动,也许只是因为把开场时忘记的词终于好好说出来了,说完这句话后,她停顿了一下,露出个小小的笑容。

    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

    观众们又向她送上掌声。岩桥慎一在台下,心里觉得,这一瞬间蒲池幸子和观众之间的沟通,是今晚的演出当中最成功的一次。

    他看着台上的蒲池幸子,若有所思。

    乐手们数起拍子,安可演出正式开始。

    还剩最后一曲的时候,音乐停下来,蒲池幸子对观众们介绍:“这是今晚的最后一首歌,也是乐队刚刚发行的出道单曲,歌曲的名字是《まっすぐに…》。”

    “歌名有直白坦率的意思,但也可以说成是‘一直向前’。”蒲池幸子聊到歌曲和歌词,试图把自己写下歌词时的心意,趁此机会传达给观众。

    这件事做起来不容易,她专注于此,一时忘记了赤松晴子叮嘱的要看着观众的事。

    “……总之,就是一首像歌名这样,坦率又爽快的歌曲。”她说。

    要在歌词里传达的东西,如果能有一点传达给观众,让观众产生共鸣,哪怕仅有一点点,那么,对创作者来说,都是无上的幸福。

    “请听,《まっすぐに…》。”蒲池幸子话音落下,乐手数起了拍子。

    乐队唱了今晚的最后一首歌。

    ……

    演出结束,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跟着观众们,有序退场。

    出来以后,又一起往后台走去。

    路上,岩桥慎一想起件事,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过了八点半了。他掏出传呼机,检查来信。不过,没看到刚才心里想到的那一条。

    他不动声色,把传呼机放回去。

    渡边万由美目视前方,“今晚的演出真不错。”

    “确实。”岩桥慎一点头,斟酌了一下用词,“幸子桑、以及乐队,可供挖掘的潜力还有很多。”

    关于这点,渡边万由美也赞同。

    两人来到后台。

    乐队的四名成员,和随行的工作人员们在一起。早知道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会过来,演出后的总结会没有立刻开始,而是等着他们两个就位。

    “辛苦了。”

    简单的寒暄过后,大家在后台的走廊面对面站着开总结会。

    这副画面,虽然会有罚站、训话之类的不太妙的联想,不过,实在是因为后台确实空间小,这么多人,没有一间能把他们全部容纳进去的房间。

    “今晚的演出很精彩。”岩桥慎一向乐队送上表扬。

    这种时候,渡边万由美往往自觉担任配角,在一边负责旁听。

    “尤其是几位的配合,很有默契。”他说。

    组合和乐队,非常注重相性。如果一队人放在一起怎么看都不协调,而这种怪异还不是有意为之,那就很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攀上高峰。

    不过,去赌是不是天选之子这种事,还是少做的好。

    岩桥慎一说话的时候,蒲池幸子一直盯着他看,这样子,像是做好了随时被点名的准备。她很在意岩桥慎一会如何看待今晚她的表现,更重要的,是想要听听看,他对她的演出有什么意见。

    蒲池幸子知道自己不擅长应对观众,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方式。

    因而,就想听岩桥慎一告诉她。替她打开了紧闭的梦想之门的岩桥慎一,蒲池幸子不自觉地对他充满信任、以及些许的依赖。

    但是,岩桥慎一却偏偏没有提到她所关心的与观众沟通的话题。

    蒲池幸子稍感失落。

    ……

    时间是晚上九点十分。

    中森明菜今天行程满满,从早排到晚。

    不过,她工作的劲头儿倒是很足。晚上去赶最后一场的时候,连经纪人大本都觉得累了,可是,看看中森明菜,还是一副干劲十足,好像精力用不完的样子。

    大本不由得对中森明菜心悦诚服。

    中森明菜不知道大本正在暗暗佩服她,工作收尾的时候,她心里想着跟岩桥慎一说好的今天换她打电话的事。

    等下回了家就打……

    想到结束以后就能给他打电话,中森明菜的干劲儿就又充满全身,仿佛把电话拨出去才是对她工作的奖励。

    这种心态,真像是获准只要把作业写完就能看电视的小孩子。

    但是,中森明菜自己不觉得自己孩子气。

    终于,工作结束,坐进车里。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过,大本从她的小动作里,觉察到她心情不错。

    就算已经是成年人了,这种时候,中森明菜还是不懂得如何把情绪隐藏起来。

    新年复工以后,明菜酱就变得怪怪的……大本悄悄想。

    中森明菜完全不在意经纪人在心里正想些什么。

    回了家,她换好衣服,拿起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