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23. 不愧是你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直到总结会结束,蒲池幸子也没等到岩桥慎一说起她所关心的话题。

    开完会,乐队的三个乐手要去找地方喝酒,跟随行的工作人员一起离开。蒲池幸子和赤松晴子,两个女孩子打算直接回酒店休息。

    “岩桥桑打算怎么安排?”

    当着两个女孩子的面,渡边万由美公事公办的叫他“岩桥桑”。

    忙前跑后了一整天,明天上午还要去拜访关西放送。行程满满,岩桥慎一只想赶紧休息一下,当然也选择回去。

    这几天的大阪之行,休想悠闲度过。

    四个人坐同一辆车回去。

    忙了一整天,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都挺累的,谁也没说话。蒲池幸子和赤松晴子,两个女孩子跟老板坐同一辆车,自然也不会打破这份沉默。

    因为安静,传呼机的声音就格外引人注意。

    渡边万由美偏过头,瞄了一眼岩桥慎一。

    岩桥慎一拿出传呼机来看看,是中森明菜打过来的。他看完,又放回去。

    渡边万由美看他往口袋里放传呼机,收回视线,目视前方。

    今天晚上,他像是有个非等到不可的电话。

    一路无话。

    ……

    回到酒店,进了房间。出来出差,工作人员和乐队住双人间,当头头的,总有点独处的特权。

    从外面回来,岩桥慎一先洗脸刷牙ifmai.,换了衣服,拿起听筒,给中森明菜回电话。

    没响几声,电话www.8pdf.就通了。

    这速度,不由得他不去想,这个桃浦斯达一直在等着回电。

    “晚上好。”他说。

    电话那头,先听到中森明菜的笑声。然后,听到她说,“晚上好,慎一君。”

    也不用他自报家门,听声音她就知道是谁。

    中森明菜活泼开朗的语气,让岩桥慎一也跟着放松心情,不禁微笑,“现在刚从外面回来。”

    正装一换,积累了一整天的疲劳顿时流遍全身。

    岩桥慎一爬上床,一边和中森明菜东一句西一句的聊天,一边伸直忙前跑后了一整天以后硬邦邦的腿。

    说了几句,中森明菜突然问:“慎一君很累了吧?”

    “什么?”

    “从声音里听出来的。”

    “这也能听得出来吗?”

    “当然了……”

    “真厉害。”岩桥慎一有点乐。白天忙碌奔波时紧绷的心弦松开,浑身轻快。顿了顿,告诉她,“不过,跟你这么打电话,整个人都放轻松了许多。”

    这是实话,白天忙忙碌碌,晚上能打这么一通轻松的电话,不失为一种幸福。

    虽然他没有跟中森明菜聊工作的事,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正扮演着倾听者的角色。

    “真的?”

    中森明菜听他这么说,挺高兴的。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约好了要打电话,但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定的话题,更没什么重要的事要说,无非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鸡毛蒜皮式聊天。

    与其说是因为什么理由才想要打电话,倒不如说是因为想打电话所以才打电话。但越是鸡毛蒜皮的聊天,反而叫人身心放松,自然流露。

    “刚才,终于把回信写完了。”中森明菜告诉他。

    等着岩桥慎一回电的时候,她给自己找点事做,给断断续续写了几天的回信收了尾。

    “明天,就把信寄出去。”她絮絮叨叨。可提到回信,心里想的,不是提醒他回东京以后记得查收,是想和他见面。

    “我等着。”岩桥慎一对她说。

    电话里沉默了一下,像是来到了自然而然挂掉电话的时机。

    可是,在那之前,中森明菜突发奇想,“咚咚咚。”这么说了一串拟声词。

    “这是什么意思?”岩桥慎一摸不着头脑。

    把他给绕晕了以后,中森明菜却一本正经解释:“替你敲敲背。……今天辛苦了。”

    岩桥慎一大笑,“像是搞笑艺人的段子。”

    “是吧?”

    中森明菜自己也觉得实在太搞怪,半是难为情的笑了起来。

    到底是有多傻才能想得到这样的段子啊……

    但是,如果现在面对着面,就用不着玩这种傻瓜段子了。她悄悄想。其实想来想去,想的还是想要和他见面这件事。

    她终于忍不住,“其实,是想说‘想见你’。”

    在卖关子这件事上,中森明菜大概是没什么天分了。非要卖关子,结果就是把自己弄得像个玩傻瓜段子的女艺人。

    但是,这么个玩傻瓜段子的桃浦斯达,也实在可爱。

    岩桥慎一平复笑意,告诉她,“等我回了东京,就再约定见面的时间,行吗?”顿了顿,“我也想说‘想见你’。”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刚才玩傻瓜段子时自找的羞耻感总算也烟消云散。

    岩桥慎一说,“到时,给你打电话。”

    “我等着。”中森明菜并非是故意,但不自觉的,就模仿了刚才岩桥慎一的语气。

    岩桥慎一好不容易忍住的笑意,又翻涌上来。

    闹了个不大不小www.35151688.的笑话,又把这通电话的时间给延长了。两个人又聊了几句,时间不早,这才在电话里道别。

    放下电话,中森明菜把晾干的信纸折好塞进信封里,又翻开折纸工具书,找出折好的折纸北极熊,一起放进信封里。

    折纸北极熊并不复杂,以岩桥慎一手指的灵巧程度,大概很快就能学会。说好的要难倒他……

    但是,岩桥慎一喜欢的动物里就有北极熊。

    把话说开了以后,中森明菜的心态好像也发生了转变,不再只是想去追求“难倒他”。

    ……

    隔天是个大晴天。

    岩桥慎一起床洗漱,前往餐厅。渡边万由美早到了,看到他,冲他笑了笑。

    他走过去,“早上好,万由美桑。”

    “早上好。……心情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渡边万由美说。

    岩桥慎一笑了笑,在她对面坐下,“在读报纸吗?”

    渡边万由美也不在意他回避的态度,回答他,“在看报纸上登的演出情报。”

    “演出情报?”

    岩桥慎一想了想,随口一提:“该不会是宝塿剧团的吧?”

    “不愧是你。”渡边万由美笑道。

    还真蒙对了……

    岩桥慎一在佩服自己“不愧是我”之前,倒是更想佩服一下渡边万由美的行动力。

    昨天说着“到了关西不看宝塿剧团可惜”,今天就开始查演出情报。

    不愧是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