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39. 有血有肉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企划通过,接下来就是集思广益的时刻。

    要把来自各方各面的点子汇集到一起,再从中选出可用的,将其妥善运用。为此,不仅工作人员要开动脑筋,听取美和酱跟中村兄的意见也必不可少。

    叫上他们两个也一起参加碰头会,不是让他们在旁边当吉祥物选是或否的,而是要让他们两个也一起加入进来,围绕“户外巡演”这个主题来进行讨论。

    这次的巡演,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打响乐队的招牌,将其做成乐队现场的代表之作。

    正如“最好的人设就是自己”那样,要jdzc365.想让这场巡演完完全全打上dreams e true的印记,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让成员们也都参与制作,共同打造三个人心目当中的马戏团。

    制作naonのyaon的时候,岩桥慎一跟美和酱约定,将来也让乐队能举办只属于自己的户外巡演——还有烟火大会可以看的那种。

    如今,果真就像他许诺过的那样,真的有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被叫来参加巡演的碰头会,美和酱兴致高昂,劲头十足。

    移动舞台这个设想深得她之心,坐下来以后,她踊跃提出自己的各种想法,包括但不限于吊威亚、请舞团来当伴舞、让马戏团的动物来表演、由她来亲自担任舞台服装设计等等等等。

    不管是不是切合实际,总之听着就让人头大。

    看她张口就来的架势,估计在接到岩桥慎一的电话,往这边来的路上心里就已经演练过了。

    只等着这一刻大展身手,将她清奇的思路、感人的审美统统贡献出来,为这次的户外巡演添加几块滑稽的砖瓦。

    碰头会由渡边万由美主持,美和酱的奇思妙想,把她给听的一愣一愣的,忍不住用眼睛去瞄岩桥慎一,看他面不改色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暗暗佩服。

    美和酱负责不切实际、负责天马行空,岩桥慎一跟中村兄就负责思考更加现实的东西。

    关于舞台上的细节,岩桥慎一决定让美和酱自由发挥,然后再把过于不切实际和清奇的脑洞给剔除掉,比如让马戏团的动物来表演那是绝对不行的。

    主次要分明,不管在舞台上干什么事,都得保证绝对主角是美和酱。除非她能一边驯兽一边唱歌否则就一概免谈。

    除此之外的另一个重点是,现阶段还要保证,不要在主舞台之外增加过于无用的开支。

    一场碰头会开的热热闹闹,散了会,说得太多的美和酱口干舌燥,吨吨吨狂补水。

    岩桥慎一和中村兄等着她补完水gzgchuamu.,三个人从事务所出来。天蝗头七刚开始,东京的气压有点低,于是,他们哪儿也没乱跑,决定去nzo的新办公室。

    其实,去哪儿也不怎么重要,只不过是想聊聊天而已。

    一来是沟通刚才的讨论结果,二来,岩桥慎一还想跟他们两个聊livehouse的事。事不宜迟,尤其是在决定要放弃乐队天国,转而回归地下到地上的推广模式以后。

    岩桥慎一是从唱片公司那边走过来的——从nzo到渡边万由美的u-miz,遛个弯就能过来。

    于是现在,三个人一起坐进中村兄的马克ii。

    户外巡演的梦想成了真,和岩桥慎一的约定也成了真,美和酱心情相当好,从坐进车里就犯歪脖子病,往他那边凑,“真的要开户外巡演了,慎一君。”

    “都说了我们是‘dreams e true’嘛。”岩桥慎一说。

    美和酱点头,深信不疑,“所以,许的愿望一定都能成真。”可是,心里也知道,真正让许下的愿望成真的,不是“美梦成真”的乐队名字,而是为了能美梦成真而去努力的三个人。

    特别是岩桥慎一。

    她毫无保留的信任岩桥慎一,于是又对着他许起了愿望,“要开巡演,一定要去北海道、去札幌。”

    可与其说是许愿,倒不如说是在倾诉真心话。

    岩桥慎一笑她,“是要‘衣锦还乡’吗?”

    以《love goes on...》的卖气,还有《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和《未来预想图ii》这两首热门金曲,现在的dreams e true,毫无疑问已经是乐界谁也不能忽视的一支强力乐队。

    时至今日,她回北海道老家,说是“衣锦还乡”也不为过。

    “我是北海道人,当然想要在自己的家乡开演唱会。”美和酱没有否认“衣锦还乡”这件事。

    上京打拼,一朝出人头地,自然想让老家的乡亲父老都瞧一瞧,人之常情。

    “除此之外,就是还想把慎一君,”美和酱说到这,语气一顿,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中村兄的后脑勺,又加上他的名字,“还有正人桑。”

    “想带你们一起去北海道,让我的家人招待你们。”美和酱如此宣布。

    前面开车的中村正人直笑,“我怎么听,也觉得自己是顺带的那一个。”

    “哈哈!”对中村兄的自嘲,岩桥慎一不厚道的笑了。

    不过,美和酱倒是挺认真的纠正,“没那回事,我也有把正人桑看作是重要的、不可替代的队友。虽然正人桑时不时就说些让人火大的话。”

    “……”

    到底是谁总在说让人火大的话啊。中村兄在心里默默吐槽。不过,得到美和酱承认,是不可替代的重要队友,看在这句话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中村兄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绝不承认是因为耗子扛枪的美和酱惹不起。

    为了防止打起来当场翻车,岩桥慎一赶紧岔开话题,“札幌是一定要去的,不过,静冈就只能算了,离东京又近,还是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地方。”

    大型的巡回演出,要开也只会选在大城市,岩桥慎一的老家静冈,除非是三下乡大礼堂的全国小场地巡回演出,否则是不用想“衣锦还乡”这种事了。

    不像札幌这样的北海道第一大城市,只要开全国巡演就绕不过去。

    何况,长颈鹿男的衣锦还乡也没什么意思。

    头套一戴,谁也不爱。

    “我就无所谓了,反正东京绝对是预定的最后一站。”

    中村兄这个东京人毫不慌乱。

    ……

    到了制作公司的办公室,三个人坐下来。

    岩桥慎一吩咐办事员去泡茶,休息了一会儿,他也没卖关子,直接奔向正题,“上次提到的入股livehouse的事,你们两位考虑的怎么样?”

    美和酱态度早已明朗,“反正我的版税也没什么用处,交给慎一君也无妨。”

    她就是这么相信岩桥慎一。

    中村正人还关心那件事,“渡边桑那边也加入吗?慎一君。”

    岩桥慎一否定,“渡边桑不参与制作公司这边的事。”

    “那你具体打算怎么经营?”中村正人问起更实际的问题。

    岩桥慎一告诉他,“我打算在东京和大阪两地,同时各开张一家livehouse。”

    “大阪?”美和酱有点没想到。

    岩桥慎一告诉她,“大阪城公园那边路演乐队的阵势,可一点也不输给散步者天国。”

    “大阪好像哪里都要跟东京一较高下。”美和酱笑道。

    连她这北海道人都知道东京人和大阪人的恩怨情仇,果然地域之争永远是热门话题。

    中村兄关注另外的事,“同时开?”

    “对。”岩桥慎一解释,“两地同时开张,制造一下声势。livehouse开张以后,欢迎当地的乐队前去演出。不仅接纳有名气的地下乐队,刚出道的无名乐队,还额外给有潜力的业余乐队提供演出机会,也许能从中发现不错的人才。”

    给射乱q留名片,就是因为已经考虑到要在大阪也开一家同样的livehouse。

    虽然从那之后过了几天,那支乐队还没有打电话给他。不过,不管打还是不打,岩桥慎一都已经这么决定了。

    “慎一君是要通过livehouse来发掘新人?”中村正人明白了。

    他想了想,委婉道:“这样看来,入股livehouse,对我来说,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处。livehouse初期运营肯定会赔本,过后即使开始盈利,也赚不到什么。”

    反而是要利用livehouse来发掘新人的岩桥慎一,才是最大的得利者。

    队友是队友,涉及到利益,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我倒是觉得不错。”美和酱在心里想。

    跌跌撞撞,直到遇到岩桥慎一,才得到了一个像样机会的她,想着如果livehouse能提供给地下乐队机会,那也是件不错的事。

    和岩桥慎一、中村正人都不一样,她是完全的艺术家性格。

    正因如此,才让人为她操心。也正因如此,即使为她多操心,也不觉得她是个麻烦。

    “确实。”岩桥慎一承认。

    “不过,”他话头一转,“我也不是想要借队友的光来给自己谋利。”

    他把话跟中村兄说开,“所以,我打算以制作公司的名义来经营,把制作公司的股份分给你和美和酱。”

    跟人谈理想,好听但是空洞,还是得实际一些。尤其对方是中村兄这样的人。

    现在是要抓住机会的时候,决定了要去努力的方向,要做的事,就不能拖延。

    合伙livehouse是谈理想,但是,把制作公司给推出来,就又现实了一些。岩桥慎一亮出这张牌,中村兄的态度也缓和了一些。

    “其实,即使是livehouse,也未必就毫无价值。”

    岩桥慎一又道,“现在说这些也许很早,但毕竟是在跟投资人沟通……现在先开两家,今后如果招牌能立起来,在全国的大城市都开连锁店,做成品牌。到时候,就不仅是给地下乐队演出了,还能成为歌手巡回演唱会的场地。”

    注重现场氛围的歌手、红不起来但有一定死忠的歌手,刚出道积累人气阶段的歌手,对这些歌手来说,几百人规模、设备尚可的场地,是绝佳的去处。

    “大致上来说,这就是我的打算。当然,现在只着眼东京和大阪的两家。”岩桥慎一说,“如果要做,具体的分配还要再进行协商。到时,就请专业人士来帮忙了。”

    中村正人点点头,“那就之后坐下来认真商议吧。”

    这算是谈妥了一大半了。

    该说的都说了以后,他摘了刚才谈正经事的面具,又露出小熊维妮的笑容,“反正昨天冲绳电力公司发卖的股票,我没有买入。现在手头也算有点余bbcp2p.钱。”

    也就是说,在那天岩桥慎一提了要开livehouse的事以后,中村兄就打消了买股票的想法,等着他把事情说清楚,再决定要不要入股。

    放弃一个明摆着发大财的机会,等着看岩桥慎一的安排,这显然也是出于对岩桥慎一的信任。

    不过,中村兄的信任不像美和酱那样是无条件的。

    或者说,像美和酱这样的人才是异例。

    ……

    事情谈个差不多,要做还要慢慢来。手头积压的工作,得一件件来做。

    要开livehouse,东京这边,自然要靠峰岛去帮忙协调、选址。至于大阪那边,看情况,委托中介、或者继续交给峰岛,让他找信得过的人都可以。

    峰岛在地下音乐圈混迹那么久,亲自开车带着乐队到处奔走演出,关东关西和关中的地下音乐圈都有些人脉。

    暂时用不着岩桥慎一亲力亲为,他正好能分出精力来,先去做其他的工作。

    用制作公司的名义来经营livehouse,这并非是单纯的为了让两个队友安心放心,岩桥慎一还有另外方面的考量——

    那就是,他的nzo现在太空了。

    这家由他完全主导的制作公司,目前来说几乎毫无价值,拆碎了卖也换不到几个钱。现在的阶段,他专心扑在唱片公司那边,但不代表就把制作公司给当个空壳子放在一边。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一个退路也好、一个将来讲条件的筹码也好,他都要往这间制作公司里填入血和肉,让它更有价值。

    如此一来,拥有绝对控制权的他,手握这家制作公司,才有意义。

    ……

    晚上,岩桥慎一留在制作公司这边加班。

    下一次的碰头会是在后天上午,在那之前,他要把关于户外巡演想到的点子先整理出来。不愧是自己创业,即使加班也心甘情愿乐在其中。

    过了八点,制作公司这边的职员们都已经下了班,只有他自己守在办公室。

    正在奋笔疾书,这时,放在桌上的传呼机响了。

    岩桥慎一瞄了一眼上面的号码,放下笔,把手伸向桌上的电话听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