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94. 一点尾巴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回到东京以后,岩桥慎一从公寓的信箱里拿出这几天积攒的信件。

    新一年过了一周,该收到的贺年片都已经收过,不是特别私人的信件,平时都寄到公司去,因而,公寓这边的信箱,在新年期间忙碌了一阵以后,又重新回归被广告传单占满的日常。

    中森明菜写给他的回信,就夹在这一堆新开张的游乐园、水上中心、高尔夫会员募集、滑雪场优惠之类的宣传单里。

    商家派发传单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立刻迎来国丧期的禁娱令。除了滑雪场不在禁娱范围内,其他商家的活动这下都要重做调整。

    wnhn88. 电影院、迪斯科、游乐场之类的统统停摆,现在看来,国丧期最大赢家无疑是弹子房、音像店、以及滑雪场。

    在一部分老板为禁娱令伤脑筋的时候,还有另一部分老板大概要欢欣不已,且在心里期盼,但愿禁娱期能长久再长久。

    当然,“禁娱”禁的还是普通人,有钱又有闲的人,可以直接打个飞的去国外潇洒。

    不论何时,不论何事,有钱人总能找到舒适的生活方式。

    而被时和事玩得团团转的,只有普通人。

    游乐园、水上中心、滑雪场,都是约会圣地。

    尤其是滑雪场,自从原田知世主演的电影《带我去滑雪》上映以后,相约一起去滑雪就成了年轻情侣之间的理想约会方式。

    情侣的钱好赚,这是各行各业的共识。

    也不知道是不是岩桥慎一不怎么浪漫,反正他看到《带我去滑雪》的海报时,关注的重点全都在女主角的滑雪服上面。

    穿白色滑雪服去滑雪,这胆子未免有点大。

    岩桥慎一扫完这一堆约会圣地的传单,再看中森明菜的信的时候,他下意识想,之后休假的时候,是不是也邀请中森明菜到哪里去玩一下?

    要是买情侣票,还有折扣优惠。

    以中森明菜看个电影都要选在优惠日去薅羊毛的作风,能打折肯定挺高兴的。

    只不过,一个是业界黑衣,一个是桃浦斯达。

    如果真的一起出去玩,被拍到或者被认出来,事情肯定挺麻烦。别的不说,野崎公子肯定得找上门来。

    谈恋爱难。

    跟女明星谈恋爱难。

    跟桃浦斯达谈恋爱……这也算是在谈恋爱了吧?

    那好像还挺快乐的。

    虽然得躲记者这件事确实麻烦。

    岩桥慎一一边在心里瞎琢磨,一边打开中森明菜的信。跟信纸一起拿出来的,还有意料当中的折纸。

    不过,这封信里会附带新的折纸是意料当中,折纸的花样却让岩桥慎一觉得意外。

    按她先前的套路,上次的折纸孔雀以后,这次应该会准备花样更复杂、能让他束手无策直接投降的折纸才对。

    却没有想到,这次收到的是看起来花样并不繁复的折纸北极熊。

    怪不得这次她学折纸的时间短了。

    这个桃浦斯达,还不按套路出牌。

    这只折纸北极熊做的精巧可爱,岩桥慎一本来就喜欢北极熊,觉得这个折纸挺有意思的。

    拿在手里看了看,忽然明白中森明菜选北极熊的原因,心中不由涌上一阵暖意。

    看完了信以后,岩桥慎一给中森明菜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回了东京,“……不过,手头积压了好多工作。”

    别说去买情侣票来一次薅羊毛约会了,连找个地方一起喝杯茶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等忙过了这阵子,起码又是一个星期。

    话也说回来,这几天电影院不营业、迪斯科不准跳舞、游乐场闭门谢客,所有适合情侣增进感情的场所全部对情侣们关紧大门。

    中森明菜还是大明星,头七期间,要是被拍到跟男性出去约会、大晚上去夜游喝茶,总会惹一些非议出来。

    就算两个人都在家里闲着没事做,也没办法正儿八经约个会。

    中森明菜略有些失望,但还是跟他说先忙工作。

    岩桥慎一想了想,问她这几天晚上八点以后有没有空。

    天蝗翘辫子以后,最严肃的四十八小时已经过去,电视里不再滚动播放新闻,陆续开始复播节目。

    不过,还没出头七,太欢乐的节目肯定还是无缘播出。

    而中森明菜,在七日那天得到了突如其来的假期以后,第二天就重新恢复了工作。艺能界的工作时间没规律,所以才有这么一问。

    电话里,中森明菜说了句稍等,像是去翻阅行程表,过了一会儿,告诉他,十日那天工作结束的最早,不到六点就能收工。

    “那要不要再到我的办公室来?”岩桥慎一问她。

    反正制作公司这边,就算偶尔加个班,八点一过,职员们保证都下班走人。完全不担心有个桃浦斯达突然找上门来,会引起什么骚动。

    到这边来,还用不着担心被记者给拍到。

    虽然在办公室里“约会”,这事有点不伦不类。不过,之前也不是没干过,一回生两回熟。

    当然,最重要的,岩桥慎一也挺想见她的。

    虽然都在艺能界,但一个台前另www.6688fs.一个幕后,工作也没什么重合的地方。顺其自然的等待下次再见时不觉得,可一旦心里想着见面,就开始觉得不方便。

    在大阪的时候,时不时就接到她一个电话,七日那天,她从电话亭里打过来的电话,更让岩桥慎一的心意被她牵动。

    中森明菜整个人的热度,都向着他这边而来。

    “行吗?”

    刚有些失望的中森明菜,又因为他的提议打起精神来。

    “不过,”岩桥慎一话头一转,“虽然邀请你过来,要是手头还有工作没做完的话,说不定就把你给晾在一边,自己做自己的了。”

    “只要我在旁边不碍事……”

    得到“当然不”的回答,中森明菜笑眯眯的回答:“我保证也不打扰你。”

    于是,两人说好,十日晚上,中森明菜先给他打电话,确认他没有临时改变行程的话,就在制作公司这边的办公室见面。

    ……

    八点一过,中森明菜就给岩桥慎一打传呼。

    那通约定的电话打完以后,她就惦记着能立刻兑现。一到十日,下午,工作的时候都干劲儿十足。

    她心里藏不住事,喜欢岩桥慎一,就想到他身边去。

    工作结束的时候,经纪人大本送她回家,还说她最近的劲头儿格外足。

    传呼打出去,还有点担心,不知道岩桥慎一的计划会不会临时更改。做幕后的人,突然有事被叫走是常有的。

    回复的电话很快打过来,她拿起听筒,是岩桥慎一,告诉她,“我正在这边。”

    得到这个回答,中森明菜刚才自寻的烦恼立刻消散。

    “那我现在就到那边去。”

    岩桥慎一问她,“还记不记得路怎么走?”

    中森明菜笑着回答“记得”。

    放下听筒,她想了想,还是把准备好的折纸北极熊要用的纸、还有给北极熊涂上五官的笔都放进手提包里。

    出门之前,她又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

    和心上人约在他的办公室见面,中森明菜往那边去的路上,想着这件事,觉得怪有意思的,忍不住要笑。

    这也算是在“约会”吧?

    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样奇妙的约会体验……

    上次见面就是在他的办公室,现在又要去他的办公室见他,中森明菜有点无厘头的想,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办公室恋爱”。

    中森明菜脑海当中冒出这么个对她来说陌生又遥远的词。

    她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就进入艺能界成为了偶像,没有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假如她没有去当偶像,而是普通的念完高中或者短期大学以后,到公司里去成为上班族女郎,也许也会和办公室里的同事“办公室恋爱”。

    但是,因为没有发生,所以才只有想象。

    不过,虽然她早早就进入艺能界当了偶像,也不知道上班族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生活。但正因为不知道,当有了这样的联想时,才更觉得有意思。

    坐在出租车的后排,中森明菜一边想着,一边低下头偷笑。

    ……

    新年假期过完,nzo的新办公室投入使用了几天,比起上次让中森明菜过来的时候,多了些烟火气。

    当然,也多了招待客人用的茶饮,用不着再去便利店。

    粮草充足,岩桥慎一打完电话以后,就安心按兵不动,继续写他的企划。

    97qqgw.

    大型的巡演,用不着走的太散,只选择在大城市开就可以,一来方便舞台的运输和搭建,二来也方便动员观众。

    当然,最重要的是,大型的演出成本太高,不适合频繁变换地点、或者选择偏僻、人少的城市。

    在舞台的样式上面,三面台是最传统的一种,既能兼顾到场的观众,又方便从舞台前到舞台后,属于怎么也不会出错的保险牌。

    但是,如果做的是马戏团样式的户外演出,三面台就缺少那种梦幻的感觉。

    四面开放的舞台也是一种选择,但是,四四方方的舞台,看上去多少显得有些呆板。岩桥慎一心里琢磨,想把舞台搭成类似游乐场旋转木马那种式样的圆形舞台。

    那样一来,更贴近“马戏团”和“园游会”的概念。

    如果真的做成了圆形舞台,那么,在靠近了马戏团和园游会的概念的同时,连同会场外的周边摊位,也制作成园游会感觉的怎么样?

    一旦捉住某个思路,顺着往下去想象,一下子就又多出一堆可用的点子。

    岩桥慎一奋笔疾书。

    除了主舞台之外,还有个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不管设置什么式样的舞台,舞台的花道要不要设置,又要怎么设置,也是必须得考虑的一个问题。

    所谓的花道,是从歌舞伎舞台当中延伸出来的东西,之后被运用到了流行文化的舞台上。

    它所指的,是从主舞台往外延伸的细长舞台,它既是主舞台的一种延伸,同时,又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方便歌手到观众们当中去,和他们近距离互动。

    岩桥慎一一边在心里琢磨,觉得光是想象不够,又抽了张纸,运用起自己拙劣的画技,把想象当中的舞台给画下来。

    正全身心浸入在手头的工作当中的时候,听到外面的敲门声。

    他放下笔,过去开门。

    ……

    站在门外的女孩子戴着棒球帽和口罩,全副武装。不过,虽然还没卸去伪装,看到她带着笑的眼睛,也就对她的身份一清二楚了。

    “欢迎。”岩桥慎一也笑。

    中森明菜这才摘下口罩,笑眯眯的说了声:“晚上好,慎一君。”

    “晚上好。”岩桥慎一学舌。

    两个人面对着面,相视而笑。而后,岩桥慎一往旁边让了一步。

    中森明菜走进来,有些好奇的四下打量。

    岩桥慎一见了,随口一问,“乱七八糟的吧?”

    “跟上次过来的时候比起来,确实乱糟糟的。”中森明菜老实回答。

    岩桥慎一叫她这个坦率给逗笑了,“因为上次请你过来的时候,还没开始使用。”

    “上次……”中森明菜听他提起来,转过头去看他。

    看着她的眼睛,关于上次的记忆,也在岩桥慎一脑海当中复苏。

    心照不宣。

    “虽然跟上次过来的时候比乱糟糟的,不过,跟上次比起来,现在的储备也很齐全。”

    岩桥慎一走进会客室,问她,“明菜桑要喝点什么?”

    “茶就好了。”中森明菜回答。

    ……

    岩桥慎一把泡好的茶端到茶几上。

    中森明菜说了声“谢谢”,想起些什么,问他:“慎一君的工作做完了吗?”

    “还有一点小尾巴。”

    岩桥慎一说着,却在沙发上坐下来。

    “可以先不用管我的。”中森明菜说,“有还没做完的工作,就请先去工作就好了。”

    之前在电话里约定的时候,她就说过这样的话。

    岩桥慎一还坐着没动。虽然打电话的时候说什么工作没做完就把她晾在一边,人真的来了,总不能真的把人给晾在一边。

    “慎一君说的,一点小尾巴而已。“那很快就能做完,对吧?”中森明菜坚持。她不想当个会给岩桥慎一添麻烦的人。

    “我保证不打扰你。”

    她一边说,一边还做了个“请”的手势,催促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