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41. 过于率直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我保证不打扰你!

    ……

    ……

    不出三分钟,中森明菜拖了把椅子过去,坐到岩桥慎一旁边,支起胳膊肘,笑眯眯的对他说:“打扰了。”

    嗯,还挺香的。

    当然,香的不是饭,而是中森明菜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岩桥慎一的办公桌不大,她凑过来,两人跟挨着坐没什么两样。

    他心想,香气这东西实在是奇妙。鼻间闻着她的香水味,即使两人的座位之间其实还隔着段距离,但香气却又仿佛消除了无形的距离,虽然分开坐,但似乎又比什么时候都要近。

    中森明菜不知道他心里正在琢磨什么,饶有兴致地看桌上岩桥慎一画的图。

    不过,虽然桃浦斯达“不打扰”的保证只坚持了不到三分钟,但让她这么快就放弃坚持,还是岩桥慎一的“功劳”,绝不是她自己意志不坚定。

    嗯……

    就当是这样吧。

    嘴上催促岩桥慎一去忙他的工作,用不着管她,但是,真的被晾在一边,中森明菜也不是那种乖乖在旁边等着的人。

    何况还是期待了很久的见面。

    岩桥慎一前脚起身从会客室里走出去,后脚她就向着外面探头探脑,想看看他在做什么。

    好不容易见了面,结果真的放着她这么大一个人不管,先去忙工作……中森明菜自己在心里闹别扭。

    心里想着不给他添麻烦、支持他的工作,但理想是一回事,自己的情绪又是另一回事。

    别扭了一会儿,岩桥慎一去而复返,问她:“明菜桑要不要也过来?”

    “嗯?”中森明菜看着他。

    岩桥慎一对她说,“我在做dreams e true巡演的企划。制作演唱会我没什么经验,明菜桑不介意的话,要不要过来一起看看?说不定还能出点主意。”

    “可以吗?”

    中森明菜嘴上为参与岩桥慎一的工作迟疑,行动上先已经从沙发上起来。都不用岩桥慎一当绅士帮忙搬椅子,一点没客气,自己拖了一把过来。

    这作风够干脆利落的。干脆利落到岩桥慎一到了嘴边的“没关系”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刚坐下,中森明菜就进入自己的角色,把关注的重点放到桌上岩桥慎一刚才画的图上。

    岩桥慎一看她这副要大展身手的专注模样,回想起刚才他出去以后留意到的她探头探脑心神不宁的样子,忍不住要笑。

    话说回来,他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浪漫,倒也做不出放着眼前的桃浦斯达不管,把她晾在一边,自己在那脑补怎么给美和酱安排各种上天下地的马戏团舞台装置的事。

    不过,叫上桃浦斯达一起,给安排美和酱上天下地演马戏这件事添砖加瓦,这事倒是做得出来。

    这时,中森明菜先开口,指着桌上的图问他:“这是慎一君设计的舞台?”

    被叫到名字,岩桥慎一忍住笑,回答她:“是的。”

    “慎一君还挺会画画的。”中森明菜端详这张图。

    岩桥慎一受宠若惊,他画画的水准,实话实说真是不怎么样,只能算普通人中的普通。难得被人给夸一句,心里有点美。

    他顿时干劲儿十足,解释道:“总之,就打算设置这样类似游乐场旋转木马的圆形舞台。”

    “旋转木马……”

    中森明菜想了想,“那演出的时候,舞台也会跟着转动吗?”

    “如果那样不会头晕的话,倒是很想转一转试试。”

    得到这么个回答,中森明菜笑得厉害,“但是,现在还不知道会不会头晕,对吧?”

    岩桥慎一也笑,“不过,总体来说,就是想做园游会感觉的户外巡演就是了。”

    “因为是从夏天开始……说到夏天,就是园游会、烟火大会吧?所以,还想在演唱会的后半段,或者结束的时候,加入烟火大会的环节。”

    这样一来,就像是在做一个移动的夏日烟火大会。

    “烟火大会比起结束的时候,在后半段放比较好吧?”中森明菜说,“结束的时候,观众都想着离场的事,就算有烟火大会,也会分心。放到演唱会后半段,正好是场内气氛最好的时候,而且,还能趁着看烟火的时候休息一下。”

    户外演出对体力的要求非常高。不仅对舞台上的人要求高,对观众的要求也很高。

    中森明菜考虑周到。

    “说得有道理。”岩桥慎一在纸上记下来。

    乐队的舞台风格本来就热闹奔放,正因如此,最开始设想的时候,岩桥慎一才首先想到“马戏团巡演”。

    正是因为有这个前提,qmtaobao.即使美和酱贡献的点子一个热闹过一个,他也没有出言阻止,而是放任她尽管放飞自我——

    反正她尽管天马行空,点子能不能用还是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拍板。

    解释了这次巡演的主题,中森明菜大概进入到状态。

    制作演唱会,岩桥慎一没什么经验,中森明菜却是已经出道了八年的“乐坛老前辈”,开演唱会的经验丰富,参与演唱会制作的经验也丰富,在这方面,确实能提供不少可行性比较强的参考意见。

    中森明菜在旁边说,岩桥慎一拿笔记下来。

    她话匣子一打开,乐在其中。岩桥慎一只得奋笔疾书,努力跟上她飞速运转的大脑和喋喋不休的嘴。

    写了一会儿,举手投降,“先等一下,要跟不上了。”

    中森明菜一边笑一边说对不起,放慢了速度。不过,说着说着,又把这回事给忘记,岩桥慎一只好再一次喊停,让她慢一点。

    每次岩桥慎一喊停,中森明菜都忍不住笑。一边是能帮得上他的忙心里觉得高兴,另一边,却又在盯着他唰唰动个不停的笔杆时,生出一点点想恶作剧的心态。

    如果前面的两次超速是她说到兴头上就不管不顾,那后面的几次,就说不好到底是她在偷偷捉弄他,还是真的又说的起劲儿然后忘记了。

    岩桥慎一能发现是她的恶作剧吗?

    中森明菜悄悄捉弄他,却又从这种小小的恶作剧里,得到更多可以告诉他的灵感。

    但是,灵感小箱有被掏空的时候,如此反复了几次,中森明菜把能想到的点子都给说完,岩桥慎一也跟着放下了手里的笔。

    “大功告成。”他伸了个懒腰。转过头去,中森明菜的脸就近在眼前。

    视线相对,她笑眯眯的说了声:“辛苦了。”

    恶作剧后,中森明菜有一点成功实现恶作剧的满足,看岩桥慎一怪累的,又有一点捉弄了人的不好意思。

    想了想,嘴里又冒出一串拟声词:“咚咚咚。”

    岩桥慎一笑得厉害,“这也是在敲背吗?”

    中森明菜振振有词,“是在问慎一君,替你敲敲背放松一下,行吗?”

    “这下更像搞笑艺人的段子了。”岩桥慎一边笑边说。

    不过,一回生两回熟,第二次玩这个傻瓜段子,中森明菜理直气壮了许多,也不像上次那样难为情了。

    与其说这是幼稚的傻瓜段子,倒不如说这是撒娇的一种方式。在刚才悄悄捉弄了他以后,那一点的不好意思,让中森明菜情不自禁,想跟他撒个娇。

    原谅我吧,慎一君。她偷偷在心里想。

    岩桥慎一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那就交给你了,明菜桑。”

    获准的中森明菜从座位上起身,挽起袖子。

    咚咚咚——

    “这个力度可以吗?”

    “再用力一点也可以的。”

    咚咚咚——

    “真舒服。”岩桥慎一叹息。

    敲背按摩果然是抚慰身心的绝佳方式。

    “是吗?”

    中森明菜干劲满满。

    “明菜桑按摩很拿手嘛。”

    受到夸奖,中森明菜莞尔一笑,告诉他,“小时候常给父亲和母亲敲背,所以也算是有好好练习过。”

    “这么说,明菜桑小时候是个乖小孩了。”

    “也不算是乖小孩……时不时也会闯祸。”中森明菜咚咚替他敲着背,“闯了祸以后,就会努力在母亲面前献殷勤。然后,一下子就被母亲给识破了。”

    “哈哈。”岩桥慎一听她的童年趣事,乐得不行。

    &nbs 中森明菜像是要掩饰自我暴露了小时候的事的不好意思似的,更专注的敲着他的背。

    ……

    刚才泡的茶也都已经凉了。

    把约会的地点选在办公室,结果约会没开始,反而还让约会的对象帮自己工作。工作结束了以后,甚至还支使她给自己揉肩敲背。

    黑心老板岩桥慎一去把刚才没来得及喝的茶倒掉,又泡了新的端过去。

    中森明菜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折纸用的纸,等他坐下,递过一张去给他。替岩桥慎一敲了背以后,再面对他,中森明菜好像觉得更亲切了。

    “这次应该能很顺利就教下去。”她先给自己打气。

    不过,折纸北极熊的手法不算复杂,以她现在的折纸小达人水准,做起来的确不在话下。

    岩桥慎一接过纸来,半开玩笑地说:“本来还以为这次会收到高达机器人的折纸呢。”

    这是在调侃她之前寄去的一次难过一次的折纸花样。中森明菜被他给识破了先前的套路,却不觉得不好意思,冲他笑了笑,没说话。

    “不过,收到折纸北极熊很高兴。”岩桥慎一说出她的真实意图来,“因为我很喜欢北极熊嘛。”

    岩桥慎一还记得中森明菜先前提问过他喜欢的动物是什么。

    直说喜欢北极熊,无疑是告诉中森明菜,她这次的小念头,他也已经明白了。

    心里有什么小念头的时候,一边想着这是秘密,一边却又期待着能被发现。听他这么说,中森明菜心情舒畅,举起手里的纸,开始这次的折纸教学。

    蹩脚老师教学的次数也不少了,却几乎没有增加什么教学经验值,折起纸来,照样自行其是,一不留神,就忘了这是在教学,手速极快的折了过去。

    到头来,还是得岩桥慎一把节奏拿在手里,引导着她把步骤一个又一个进行下去。

    “我好像还是没什么长进。”中森明菜自己也发现了这点。

    岩桥慎一逗她,“是有一点。”

    过于直率的回答,逗笑了中森明菜,“还以为慎一君会说‘没那回事’呢。”

    “‘没那回事’。”岩桥慎一学舌。

    “故意的吧?”

    “是故意的。”岩桥慎一接着拿刚才的句式逗她。

    中森明菜笑的更厉害了。

    不过,折纸北极熊的难度到底没那么高,即使蹩脚老师没什么教学的才能,她唯一的学生也没有一头雾水。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摆弄着手里的折纸。

    “说起来,”中森明菜突然想到,“dreams e true的巡回演唱会,应该会很受情侣们的欢迎吧?”

    “有烟火大会,还有歌舞演出,又像园游会,又像游乐场。”她有点羡慕。

    她虽然可以去看乐队的演唱会,却不可能跟心上人一起去看演出,而是站在台下看他在台上演出。

    不过,她倒没有觉得这样的联想寂寞,而是想到了更有意思的事。

    “慎一君到时也还是要戴着长颈鹿头套演出,对吧?”

    岩桥慎一点头,“那当然了。”

    提到这个,他心里还有点压力。户外巡演一开,虽然大型演出至多去那几个演出动员力比较强的大城市,不至于一个月里二十天都在演出。

    但是,全国巡演,阵仗一拉开,他就又得过上在台前巡演和幕后工作之间找平衡的生活。

    www.lwpicc.虽然肯定挺辛苦的,不过现阶段,努力一点,管理好时间的话,倒也不是玩不转。

    不过,dreams e true的一大魅力就是现场演出,正是为了要让大众知道他们现场演出的魅力,所以才有了这次大张旗鼓的巡演企划。

    如此一来,今后乐队必定年年都有各种各样的巡回演出。

    要开巡演,就不会每次都只在大城市开,除了大型演出,自然还要有去到小城市,在当地的小型场馆里进行的演出。

    到那时,一进巡演期,一个月里二十天都在演出也终将成为现实。

    那样的话,不管多么会管理时间,恐怕都要面临分那个身乏术的局面。兼顾台前的乐队和幕后的工作,这种模式,能一直进行下去吗?

    显然不是很乐观。

    这一点,总归是个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