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49. 土出特色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 ,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最新章节!

    “请不用在意我。”

    岩桥慎一拉开椅子坐下,示意他们继续。

    他不是说客气话,在座之人也不和他客气,当着他的面继续未完成的讨论。岩桥慎一拿过放在那里的曲谱,一边翻看一边听他们的讨论。

    总制作人和具体负责的音乐制作人,工作的范围又不一样。岩桥慎一总揽大局,负责在正式进录音室前的选曲会上,敲定要发行的新歌。

    等到曲子制作完毕,再由他在一堆编曲版本里决定最终发行的一版。

    而中间具体的制作,他虽然不是当个甩手掌柜,中间也会数次进行确认,并且提出自己的意见,但细节方面,主要还是交给乐队成员以及具体负责的音乐制作人。

    现在的商讨会敲定的正是细节部分,还不到他发挥作用的时候,也就无需太在意会议的内容,过后直接跟音乐制作人沟通,听取重点就行了。

    他这次过来,最重要的不是看乐队新曲的制作进度,而是为了蒲池幸子。

    大阪之行看过她的演出以后,岩桥慎一就考虑过要如何调整她在舞台上演出风格的事。结果撞上国丧,回东京以后各种各样的事等着,现在才分出余裕来见她。

    这阵子,乐队在东京的livehouse陆续又有演出安排,也有召开免费的event、到大学里演出这样的计划,到时就是一轮密集的现场。

    在这一轮的演出开始之前,先把该说清楚的说清楚。

    ……

    演出过那么多场次以后,蒲池幸子面对观众,还是手忙脚乱的。既然如此,就不能单单只去考虑训练程度够还是不够的问题了,而是要正视一件事实:

    面对观众时这份无论如何都消除不了的拘束和青涩,是蒲池幸子个性中的一部分,也是她舞台风格当中的一部分。

    如果一定要消除这种拘束,那么,极有可能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岩桥慎一想起大阪城公园见到的那支为了应对观众的奚落而将自己“搞笑艺人化”的业余乐队,觉得强硬的消解缺点,反而会连蒲池幸子本人的特色也一并消解。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想办法,把缺点加强,直到成为完全的特色——当然,绝对不能因为面对观众青涩拘束,就干脆直接取消现场演出。

    只要先从蒲池幸子那里确认一点:那就是,她跟赤松晴子当初那种与观众对抗的情况并不同。

    zard演出期间,一直是赤松晴子负责蒲池幸子,她贯彻从岩桥慎一那里学来的那一套,结果却忽略了这一点。

    和以跟观众对抗来获取演出勇气的赤松晴子不同,蒲池幸子本人对观众始终是充满善意的。

    所以,她会因为吃了螺丝尴尬到对观众吐舌头,会因为得到观众的肯定而感到高兴,会为了眼前的演出、为了能将自己的感情传达给观众而全力以赴。

    预先确认了这一点,岩桥慎一就胸有成竹的多。

    ……

    商讨会开完,zard的随身经纪人跟岩桥慎一汇报,明天一早乐队要拍宣传用的照片,他预定了接下来要去借明天的服装,准备先行一步。

    新人时代的歌手,穿的衣服要么是自己的私人服装——比如美和酱为了出道而准备的各种审美炸裂的她自称的“演出服装”,其中不乏她亲手改造缝制的。

    稍微好一点的衣服,就是公司去帮忙借的,一张唱片的一整个宣传期里,真正由公司花钱置办的服装能有一两套就属于待遇不错的范围。

    要想大肆采买,还是得等到红起来以后。

    不过,经纪人说这个,岩桥慎一叫住他,“先等一等。”

    他一发话,不光经纪人不动,乐队成员们也纷纷将目光投过来。

    “把行程临时调一下吧。”

    岩桥慎一吩咐,“录音的事先放下,接下来,让乐队跟你一起去借服装。”

    经纪人对他的话,露出不解的表情。

    岩桥慎一解释,“让成员们自己选自己喜欢的,如果实在选不到合适的……”他抬手看了看时间,“现在去百货公司也还来得及,就去买好了。”

    “这样可以吗?”经纪人没有立即照办。

    他在业内的从业时间比岩桥慎一这个前经纪人长得多,不是随便从外面招来的新人,所以,对带新人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对明星来说,到了舞台上,是要注重表现力的。表现力既体现在谈吐和演出上,更体现在服装妆容上。

    交给服装师来挑选,交给化妆师来打理,就是为了找到适合成员的风格,并且为了凸显这种风格与气质,去准备服装,去化妆。

    如果把这个任务放给成员们,那他们极有可能穿着土里土气的衬衫就直接上镜了。

    土里土气其实也不怕,美和酱审美炸裂的服装也实在跟洋气两个字没什么关系,但是,她时时被吐槽的奇葩审美,就是她在舞台上的一部分。

    岩桥慎一明知她眼光出奇的奇葩,却也还是维护她自己给自己选演出服装的权利,就是为了保存她这颗天马行空的种子——至少放眼乐坛,任谁也模仿不了她。

    经纪人最担心的是“无特色”。

    如果放任成员们自己来,得到的是无特色的土里土气,到那时,所追求的表现力,一概不复存在。

    “没问题的。”岩桥慎一说。

    他环视乐队四个成员,然后把目光落到蒲池幸子身上。今天过来录音,她几乎没有化妆,但是,如果形容她“清汤挂面”却也不贴切。

    看着这张不施粉黛的脸,他有一瞬间,想起蒲池幸子被赤松晴子第一次带到他面前的时候,刚结束了模特的拍摄工作,脸上涂着浓妆,看着跟街上这个年纪的女郎没什么两样的打扮。

    蒲池幸子是个容貌颇为出众的美人,她的并不是素到清汤挂面一碗,但更不适合浓妆艳抹。

    模特工作要求极强的表现力,但对蒲池幸子来说,她显然更了解她自己适合什么。

    不管她是因为知道自己适合淡妆,还是因为她的个性如此,但是,听凭她自己来决定的妆容,显然要更加适合她。

    而在他看着蒲池幸子的时候,蒲池幸子也看着岩桥慎一。

    她一副好学生听讲的模样,认认真真听着他跟经纪人的对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