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51. 少年意气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岩桥慎一没在录音室待太久。

    离开的时候,他叫上蒲池幸子一起出去。

    乐手们各司其职,蒲池幸子跟在他身后,陪着他走出录音室。走廊上静悄悄的,岩桥慎一停住脚步,和她面对面站着。

    “辛苦了。”岩桥慎一问她,“一切都还习惯吗?”

    从zard进行出道准备到现在,岩桥慎一忙着处理公事,蒲池幸子忙着跟队友们录音,虽然是他钦点的主唱,不过,两人这么私下聊天的机会并不多。

    今天既然过来了,正好和她聊一聊。

    “是的,托各位的福。”蒲池幸子回答。

    她大大方方看着岩桥慎一说话,并没有下属面对上司时的小心翼翼。但是,正因为尊敬他,所以才能以这样的态度来面对他。

    “上次大阪的演出,进步很大。”

    岩桥慎一说,“看到那样的演出,真叫人惊喜。”

    听他这么说,蒲池幸子显得有些惭愧,“不过,出了不少错……还是多亏了乐队的各位。”她很认真的记着自己演出当中的瑕疵。

    zard这支乐队,三个乐手演出经历都比较丰富,在舞台上也不是那种只在旁边闷头弹琴的背景板,演出的时候,是确实能起到带蒲池幸子这个新人的作用的。

    “确实,乐队的这三位实力与经验都很丰富。”岩桥慎一说着,想起赤松晴子被冲上舞台的观众袭击的事来,不禁一笑。

    这三个队友,在配合菜鸟主唱这件事上的经验相当丰富。

    就是有这么三个人在,才更放心把蒲池幸子这么个零经验的新人给直接搬上舞台。

    蒲池幸子把他突然的一笑看在眼里,想不透这是为什么。

    不过,她不会问,岩桥慎一自然更不会解释。他接着往下说,“……队友们确实都很优秀,虽说如此,更重要的还是幸子桑你的努力有了成果。”

    “是因为你的努力有了成果,才能有那样程度的演出。作为乐队的绝对中心,还是要拿出‘离开我的表现就不行’这样的气魄来才好。”

    把蒲池幸子特意叫出来,就是为了夸一夸她的。

    “但我其实很笨拙,有许多地方都不得要领。”

    蒲池幸子说出这样的话,乍听像是不自信、或者是谦虚的发言。但实际上,不如说是在征求岩桥慎一的意见。

    “我也不是那种一入行就立刻变得很拿手的人。”岩桥慎一微笑一下,像在宽慰她。

    蒲池幸子注视他的眼睛,他也不回避这束寻求答案的目光。

    “但是现在看来,也算是个做起事来得心应手的人了吧?”他故意这么问。

    蒲池幸子叫他这句有点自夸的话给逗笑了一下,又正起神色,点点头。这绝不是勉强,是真心实意认为岩桥慎一这个人厉害。

    她从赤松晴子还有乐队的队友们那里,听来许多关于岩桥慎一的事。

    “这就足够了。”岩桥慎一语气坦然,“在我看来,努力就能看到成果,这就足以称得上优秀和难得。”

    自夸就自夸吧,也没什么不好的。

    再说,他也觉得自己值得叉腰一夸。

    www.bangmaime.

    “天才当然很厉害,现在的世道,好像也越来越推崇‘被选中的人’,什么少年天才之类的。”

    这么个疯狂时代,少年天才们的业务也疯狂拓展,已经不再不满足于学习天才或是运动天才,甚至还搞出什么炒股小天才的噱头。

    小学生在证券中心学习炒股稳赚不赔,大人们纷纷跟在他屁股后面买进。

    明明荒唐,大众偏偏竟然很吃这一套。

    社会发展到某个程度以后,就会从推崇天道酬勤的努力变成推崇生来就被选中的天分。

    “不过,真正被选中的天才毕竟是少数,反而是即使努力了也未必能收获相应回报的人更多。所以,努力过后看到了进步和成果,这样就已经称得上有天分。”

    &nbsb2b2m.p;  “所以,比起去迷信不努力就能成功的被选中的天才,我还是更喜欢像幸子桑这样,拥有着‘努力就能看到成果’这样程度天分的人。”

    蒲池幸子忽而一笑。

    这次,换岩桥慎一对她突然的笑容摸不着头脑,想不透到底是为什么了。

    “对不起。”蒲池幸子低下头,调整表情。

    虽说如此,也没有说出为什么的打算——总不好告诉岩桥慎一,突然笑是因为想到他刚才这番关于天才和天分的话,同样能套用到他自己的身上。

    岩桥桑说这番话的时候,有想到自己吗?还是说,是因为曾这样看待过自己,所以才对她也有着这样的想法?

    蒲池幸子跟岩桥慎一见面的次数不是很多,还没有那么熟悉。偶尔这么遇到,跟他聊一聊天的时候,就仿佛看到他新的一面。

    年轻的制作人,个性当中除了稳重之外,原来也有带着少年气的地方。

    “少年”。

    蒲池幸子是因为想到这样的词,才忍不住要笑。

    而悄悄在心里觉得比自己还年长一岁的制作人有点少年气,这种事当然不能说出来。不过,显然得不到答案的问题,岩桥慎一也没有纠结的打算。

    “乐队新一轮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他转回正题,“总之,你到了舞台上,就做自己吧。‘直白坦率,一直向前’就好。”

    他随口说出蒲池幸子在大阪的livehouse演出时介绍乐队出道单曲的台词。

    乐队的出道单曲《まっすぐに…》,17tczk.歌名就是这个意思。

    听他这么说,蒲池幸子显然很高兴。

    不过,会借用这句话,并不是在讨巧,而是要说明一件事。

    精进演出水准需要靠努力,但是,做自己这件事并不需要那样的努力——如果要靠努力去做自己,那就是在“扮演自己”。

    所以,关于她舞台上的风格,岩桥慎一给的建议唯有“坦率”而已。

    “岩桥桑。”

    临别之际,蒲池幸子问他,“等到东京的演出开始,您去看吗?”

    “当然会去。”岩桥慎一回答,“不过,得选行程合得上的场次。所以,到底会去看哪一场,说不定。”

    “不管哪一场,我都会拿出最好的状态来。”她说。

    颇有那么一点随时欢迎的意思。

    岩桥慎一不禁一笑,答应她,“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