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54. 再近一点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桃子酱这次挺豁得出去的。”

    中森明菜和菊池桃子私下没什么交情,倒是时常在工作场合同她相遇。不管是同台时菊池桃子的表现,还是她本人出道以来的人设,跟电视剧里角色的反差都挺大的。

    “不过,菊池桑在电视剧里的扮相倒是挺漂亮。”那副扮相,演受欢迎的时髦都市女性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出演这么个反差感十足的角色,可见菊池桃子转型的决心之强。

    上升期的时候多方尝试,开始卖不动了以后就开始转型,转型不成,就去新的领域找找出路,最后如果还是翻身无望,那就躺平接受,等着过气到底。

    无非就是这样的演艺之路。

    “相比之下,”岩桥慎一说,“海报上的中山桑看起来就很普通。”

    用不着解释,光听他这么说,中森明菜www.esdcf.就想得出他的唱片公司里现在肯定张挂了不少这部电视剧的海报。

    约定俗成的业内惯例。

    她只要回忆研音和华纳每逢力推的歌手和演员有什么大动作时,必定挂满公司的海报,就对他公司里现在的情形清清楚楚。

    “美穗酱真人又漂亮又可爱哦。”

    中森明菜替中山美穗说话,“不过,电视里的妆容是有点不太适合她。”想了想,“大概因为她演的是时髦的普通女大学生的缘故。”

    资深电视爱好者中森明菜,对电视剧的套路也颇有自己的了解,一下命中重点。

    帅气外向的男一号、条理闷骚的男二号、让女主角一见钟情的魅力大叔,外加一个对男主角有点意思的比她还要光彩照人的女二号……

    标准的传统偶像剧套路。

    偶像剧里时髦的普通女大学生,重点不是时髦,而是“普通”。比起漂亮,可爱、个性好更重要。

    这样的电视剧,女主角如果各方面都无可挑剔,观众反而不容易看下去。

    懂打扮,可爱但不是那种回头率百分百的女孩子,这样才比较有代入感。如果女主角光彩照人如同女明星,人物的形象就立不起来。

    不过,千挑万选出来的偶像演员,相貌肯定甩普通人好几条街。但是,如果真的找个相貌平平的演员来当女主角,观众也不会买账。到头来,还是要在服装和妆容上下功夫。

    女主角负责普通,至于美美美这件事,自然交给女二号来负责。反正不管女二号是恶毒还是大度,在相貌上的回头率不会低。

    随着剧情的进展而成长,这才是主角。反而是配角,即使一开始是完成品也无妨。

    再说了,如果女二号是情敌的话,女主角战胜的对手越是强大,成就感也就越强。

    “头头是道的。”岩桥慎一半是玩笑,半是称赞的对她说。

    中森明菜被他夸了,像个展示肱二头肌的运动少女似的,得意洋洋说起自己的事。

    “我们家孩子多,每个人都有自己想看的节目,就排了值日表来掌握遥控器。两个姐姐都喜欢看电视剧,不过她们的口味和我不太一样。”

    她把自己的小秘密告诉他,“所以,陪着看不感兴趣的电视剧时,我就一边看,一边在心里对剧情发表感想。”

    然后就在养成了这么个小习惯的同时,顺便还对电视剧的套路清清楚楚。

    岩桥慎一想起刚才她转述电视剧情时夹杂的各种评论,调侃一句:“大概能想象的到。”

    听出他的话外之意,中森明菜要掩饰害羞似的笑起来。

    “这样的剧情,主妇们看了不知道会怎么想。”

    “说不定看的挺开心的。”岩桥慎一顺着她的话往下考虑,“因为是离自己稍微有点远的生活,反而想象起来比较方便。”

    如果真的过着这样的生活,大概要么挑一堆毛病出来,要么就因为跟自己的生活太贴近完全没有看下去的欲望。

    “不过,”她有感而发,“桃子酱那样的女孩子,因为太可爱了,就算她演的是轻浮的角色,看的时候,也总给我一种‘不是那样’的感觉。”

    菊池桃子要是听到这样的评价,大概会有点失望。

    毕竟是下定了决心要转型,才要接反差这么大的角色,如果到头来还是给人“不是那样”的印象,那这个转型就实在谈不上成功。

    只是不知道,中森明菜这样的感觉,是因为她本身对菊池桃子有些了解,所以才出戏,还是因为确实“不是那样”。

    大概是职业病,岩桥慎一对她转型的决心,首先想到的是,这么豁出去,看来她的公司觉得她在歌手的领域已经到头,只能退不能进了。

    “说来,明菜桑唱歌的时候,挺像演员的。”

    聊着要转型演员的偶像歌手,岩桥慎一想起她看演出时的印象,随口提了一句。

    中森明菜没想到他突然说这个,“哎”了一声。

    “在演出的时候,似乎有事先在心里设计过每一首歌的剧情,又演又唱的。所以,时常有种在看舞台剧的感觉。”

    岩桥慎一说她,“就算说你有舞台剧演员的经历,大概也有人相信。”

    “没有那种经历哦。”中森明菜孩子气的回了一句。

    岩桥慎一叫她的语气给逗笑了,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建议,“如果有兴趣,又有合适机会的话,尝试一下似乎也不错。明菜桑和舞台很搭调。”

    他本来是闲聊才说起来,话说出口,倒是真觉得她如果能尝试一下也不错。

    “演舞台剧?”

    中森明菜的反应,看来是从未考虑过这个领域。

    当然,这也和像样的舞台剧门槛颇高有关。

    准确来说,舞台剧本身的门槛很低——如果把那种小剧场也算上的话。下北泽的小剧场里,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场戏上演。

    但如果是名家名作,那这就是专业舞台剧演员的领域了。

    一个音乐明星,被电视台邀请去演黄金档主角的概率,可要比被舞台剧名家邀请去演名作主角的概率高得多。

    “我肯定不行的……”

    她嘀咕了一句,倒是没有对这个提议表现出反感或是坚决不演的决心,真要说,流露出更多的是不自信。

    岩桥慎一也不在这件事上纠缠,差不多就打住了,没再往下说。

    以中森明菜的个性,真要演舞台剧,首先作品质量要过硬,再考虑她的咖位,只能演名导演话题作。

    而且演舞台剧跟演电视剧还不一样,进了剧团,其他工作的进度都得受影响。光是其他工作停摆,事务所就很难支持她去演这个。

    稍微一考虑,难度就挺高的,还得负担万一演出反响不好被批评的风险。

    着实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既然不是立刻就有眉目的事,当闲聊提一提无妨,再继续纠缠也没意义,所以,他就此打住。

    不过,他一说舞台剧,倒是把中森明菜的回忆给勾起来。

    “我小时候学芭蕾,芭蕾教室的老师说,有芭蕾基础,又喜欢唱歌演戏的孩子,去考宝塿的音乐学校很合适。要是去了宝塿的学校,现在说不定就真的是舞台剧演员了。”

    会想起这些,是因为小的时候,在练习芭蕾舞的时候,也曾经想过演舞台剧这件事。虽然梦想还是成为歌手,但并不妨碍她对“舞台剧演员”这个角色产生好奇与些许向往。

    她说着一笑,“话是这么说,不过因为我家里很穷,所以是不会去考的。”

    宝塿那地方,不仅学费昂费,还有众多千金大小姐扎堆,有钱人家不仅喜欢从宝塿毕业生里挑选优秀新娘,还喜欢把自家的孩子送去培养成优秀新娘。

    对一些有钱人家来说,宝塿跟新娘学校差不多。

    但是,千金大小姐扎堆的地方,飞扬跋扈的大小姐也多得是。再加上宝塿严苛的上下级前后辈制度,前辈几乎对后辈为所欲为,贫穷少女去了,生涯肉眼可见的hard模式。

    说起家里以前很穷,中森明菜神态坦然自若,既不对自己的出身难以启齿,也没有一朝发达后的人在旧事重提时微妙的自矜。

    这副模样,让岩桥慎一想起她说自己是商店街孩子时微微得意的小表情。

    “要是家里有钱,把你送去了宝塿,可就没有现在的‘中森明菜’了。”

    取而代之的,也许是个宝塿不知名的小演员,也许是个宝塿舞台剧新星,用着或是酷炫狂霸拽或是真人玛丽苏的艺名。

    岩桥慎一把胳膊从她怀里抽出来,改为拉住她的手,“所以,还是现在这样就最好。”

    “现在这样就最好……”

    中森明菜重复一遍,笑起来,“是慎一君才会说的话。”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在心里感谢岩桥慎一不否定她过去,而是告诉她“现在最好”的体贴。

    当不成宝塿明星,看宝塿的演出,当个观众也不错。

    “其实,”她一半是为了岔开话题,一半是真的想到件事,笑眯眯的说,“刚才夸美穗酱又漂亮又可爱的时候,我心里想,要是慎一君接上一句‘但是在我心里你更漂亮更可爱’的话……”

    她自己一边说,一7webtw.边忍不住笑,“不过,慎一君说不出这种话也不奇怪。”

    “是吗?”

    岩桥慎一仿佛明白了自己在中森明菜心里是个什么形象,也一并了解到说着这些话的中森明菜在渴求什么。

    她使劲儿点头,“是的。”

    话说出来,又觉得像是在怪他不解风情,赶紧解释,“不过,虽然这么说出来了,但我并没有不高兴。”

    就是有点想被夸而已。

    心里正胡思乱想,忽然听到一句,“明菜桑当然很美。”

    “哎?”

    中森明菜去看岩桥慎一。没想到会被他给突然袭击。

    两人一时面对着面。

    岩桥慎一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笑道:“又漂亮又可爱,这些当然不用多说。”说到这,语气一顿,“而且,腰也很细。”

    &nbhsj520.sp;   中森明菜听到这一句,忍俊不禁。被岩桥慎一夸腰细这件事,每次想起来,她心里都热乎乎的,忍不住要笑。

    岩桥慎一把她的笑容看在眼里。

    暗淡的街灯下,为他的话笑弯了眼睛的中森明菜,看着十分动人。发觉到岩桥慎一在看她,中森明菜眯起眼睛,盯视着他的脸,一副孩子气的天真表情。

    岩桥慎一忍不住凑过去轻轻亲了亲她的眼睛。他心里什么都没想,就觉得那双眼睛笑起来又漂亮又好看,自然而然,被她吸引。

    被他给突然袭击了一下,中森明菜始料未及,下意识眨了眨眼睛,盯着他看。

    岩桥慎一把她的意外也看在眼里,慢慢把话说完,“又漂亮又可爱,腰也很细,我可不是因为要哄你才这么油嘴滑舌的。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说这些。”

    第一次听他说“喜欢”。

    不管心里如何清楚,又有着怎样心照不宣的默契,果然还是听到清清楚楚的“喜欢”时,感情得到回应这件事才最为清晰。

    终于听到他说“喜欢”。

    中森明菜就算心里知道,也感觉得到他的感情,但真的被清楚告白,还是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

    既是“果然如此”,又是“早该到来”,还有“我都知道”。

    她想说什么,却一时不知道该先说哪一句。到头来,只是笑而已。一时想不到怎么表达,干脆下意识抬起手来,敲了一下岩桥慎一的肩膀。

    表白以后先挨揍??

    岩桥慎一故意逗她,“这反应,我说了奇怪的话吗?”

    中森明菜摇摇头,笑眯眯的看着他,像是要重新认识他一样,盯视他的脸。这么互看了一会儿,岩桥慎一对着她张开胳膊。

    中森明菜顺从地被他抱在怀里,在他怀里待了一会儿,才仿佛回过神来,理清楚了思路。

    “慎一君。”她从他怀里抬起头,安静看着他。

    岩桥慎一接受她的目光,看着她近在眼前的脸。先凑过去,轻轻碰了碰她的嘴唇,轻声问:“什么?”

    中森明菜这次却没有了刚才的意外和失措,笑眯眯的看着他,“往这边一点。”

    她指挥道。

    “嗯?”

    “再近一点……”中森明菜对他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