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69. 意料之外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 ,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最新章节!

    “那位主唱桑能说服父母就好了。”

    玩笑归玩笑,中森明菜听岩桥慎一说了那支有着奇怪名字的乐队的事,还有那一大包干货的来龙去脉以后,又关心起寺田光男到底能不能成功。

    不过,这种关心的来源,还是替岩桥慎一操心,希望他能顺利把乐队签下来。

    “放心。”

    岩桥慎一告诉她,“今天寺田君给我打了电话,他父母那边同意他暂缓就职了。”提起这件事来,他又觉得有意思,“不过,寺田君的父亲提了个挺有意思的要求。”

    “嗯?”中森明菜被吊起胃口。

    “寺田君家里不是经营干货店吗?他和父母约定,如果做音乐失败,就回家去继承干货店。”

    不过,寺田光男的父亲却和儿子以两年为期限。两年后,如果乐队失败,寺田光男也放弃了,就去找工作就职。

    如果两年后失败了还是不想放弃,那就以三十岁为限,失败了就回去继承干货店。

    岩桥慎一把寺田光男在电话里告诉他的事说给中森明菜听。她想了想,说了句:“主唱桑一定很不喜欢家里的干货店吧。”

    “说中了。”岩桥慎一笑笑,“所以,寺田君在电话里对我说,非常感激父母。”

    虽然希望家里的干货店有人继承,当儿子的又主动提出这样的交换条件。但即使如此,做父母的,却没有趁此机会接受这样的条件,仍给他留下了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确实,是很温柔的父母。”中森明菜说。

    “温柔?”

    她点点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慎一君也很温柔。”

    “嗯?”这里还有他的事?

    “慎一君刚才说,被主唱桑拜托去说服他的父母了吧?”

    看岩桥慎一点头,她接着说,“但是,慎一君没有对寺田君的人生大包大揽,也没有拿出自己制作人的权威,在他父母面前做什么保证,不是吗?”

    岩桥慎一看着她。

    “什么都还不能确定的时候,慎一君没有答应主唱桑的请求盲目许诺,但是,也没有袖手旁观,而是想办法,用自己的方式为他的梦想做点事。这样的慎一君,待人很真诚。”

    寺田光男借岩桥慎一的“权威”去说服父母,这无疑缺乏真诚,是种把父母当成局外人给排除在外的做法。被他排除在外的父母,儿子向往的领域对他们来说又是那样陌生。

    不理解会带来不安,不安又会招来反对。

    是岩桥慎一拒绝对寺田光男的人生大包大揽,寺田光男才放弃走捷径,拿出为了做音乐人、愿意去继承家业的决心。

    又是岩桥慎一既不袖手旁观、又不把外行人排除在外的态度,让这个在寺田光男父母眼中陌生的领域在他们面前摊开。

    消除不解,就是在消除不安。

    为了做音乐,即使讨厌干货店的味道也还是愿意下这个决心,这是寺田光男的真诚。没有趁此机会接受这个条件,而是另外留给儿子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则是来自父母的真诚。

    而这两份真诚之所以得以相互传达,则是因为岩桥慎一的真诚。

    “待人真诚,不就是待人温柔吗?”

    中森明菜笑眯眯的看着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喜欢和信任,以及欣赏与理解。

    岩桥慎一把她的神态表情看在眼里,伸过手去,覆住她放在桌上的手。

    中森明菜任他握着,两人隔着桌子,相互交换视线。忽然,她抽回被岩桥慎一的手掌包覆的那只手。

    手心里一下落空,岩桥慎一却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恶作剧式的顽皮。

    而后,感觉到她的指尖顺着他的手掌滑上去,手指钻进他指间的空隙,轻轻一扣。脸上那一丝恶作剧的顽皮,也成了如愿以偿后的小小得意。

    岩桥慎一叫她的表情给逗笑了。收拢手指,回握住她的手。

    ……

    喝完茶,两人一前一后,分别从店里出去,又一起坐进岩桥慎一的车里。回去的路上闲聊,话题不知不觉,就转到关西放送的广播上面。

    中森明菜对他的大阪之行挺感兴趣,一整晚都听的津津有味。

    关西放送的广播录制的倒是挺尽兴,美和酱上电视的时候,对着摄像机还挺收敛的,主持人问一句才答一句。

    但是,进了广播节目的录音棚,她倒是出乎意料的外向。话匣子一开,对着桃井主持人还有听众来电环节的各种话题说个没完。

    话一说多,就容易暴露真实。

    因而,在美和酱说的开心的同时,时不时还会展现一下她耗子扛枪的高超本领。

    参加电视节目的时候,岩桥慎一只管当他的吉祥物,发言的事一概推给中村兄。

    但是,在容易暴露本性的广播节目录音棚,不知不觉,就变成岩桥慎一跟她一起在听众面前嘴皮子炒黄豆的情形,反倒是中村兄,乐得在旁边看热闹。

    不管怎么说,节目效果绝对是满点了——

    连中森明菜听他转述了一点录广播时的趣事,也笑个不停。

    “有句话倒是被你给说中了。”

    岩桥慎一想起来也觉得有意思,“那就是,果然用不着担心她的表现。……真正该捏把汗的人不是她,而是在她旁边的人才对。”

    “不过,都被慎一君给漂亮的化解了,对吧?”

    “只能说是接住了而已。……关西放送的桃井主持人,还在旁边添油加醋,说什么‘你们关系真好’,多少有点被当成了傻瓜的感觉——尤其桃井主持人还是关西腔。”

    岩桥慎一打从心里,觉得关西腔调侃人的时候,格外像是把人当成了傻瓜。

    他这种形容,又把中森明菜给逗笑了。

    “是有一点。”她边笑边补上一刀,“不过,慎一君和吉田桑的关系真的很好。”

    岩桥慎一承认,“虽然不是那种从学生时代就在一起活动的同伴,但关系却很牢固就是了。”

    像他们这种半路上遇到,结伴在一起的乐队组合,成员之间的关系多是普通同事,像他们三个这么好的就有点少见。而像他跟美和酱这样的,估计更是仅此一对。

    他不遮不掩,大大方方。这种态度,让中森明菜心里觉得舒服。

    ……

    车子开进中森明菜公寓的停车场。

    直到这时,岩桥慎一才提起来,“对了。”

    中森明菜看着他。

    “这次去大阪,还给你带了礼物。”岩桥慎一话说出口,自己先忍不住笑,“干货是突发情况,另外算的。礼物是礼物。”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反而透出点好笑。

    “收到转送的干货我也很高兴的。”中森明菜笑眯眯的。

    “是吗?”岩桥慎一说,“那等下可不要忘记带上去才行。”

    “不过,毕竟是别人送给慎一君的。”她想了想,“之后就用这包干货当食材,煮东西招待慎一君好了。”

    她没忘记前两天电话里的大包大揽。

    说着,又有点遗憾,“要等我从伦敦回来以后。”

    明天她有工作要去伦敦出差,一去就是五天。

    现在这个时代,曰本人无处不想彰显自己的豪富,普通人扎堆去国外旅游打卡、扫荡奢侈品店,电视天隔三差五就安排大张旗鼓的海外连线,杂志社也热衷于在世界各地的知名景点拍摄,全社会一起努力,试图将曰本人=暴发户的印象洒遍全世界。

    身处这样的时代,当明星的,出国工作更是常事,去趟德意志跟去趟群马县没什么两样。中森明菜也一样,一年之中,总要有几次出国的工作安排。

    要论出差的机会,中森明菜可比他这个只在关东关西两头跑的多多了。

    “要是慎一君也能一起去就好了。”她看着岩桥慎一的脸发牢骚,仿佛让她出国工作的人是岩桥慎一似的。

    其实都在东京的时候,也不是天天能见,但是,一个在东京,一个在伦敦,不仅是距离,时差不同、每天看到的天空也不一样,要打电话也不方便。

    如此一来,分别这件事就变得有些难以忍耐。

    岩桥慎一叫她这副表情给逗笑了,“能一起去的话,我就和你一起去了。”

    “那就一起去嘛~”中森明菜拉着他的手,说着根本不可能的事。

    这种时候的无理取闹,百分之百都是在撒娇。她自己说着,也觉得好笑。

    岩桥慎一拿她没办法,把手伸进西装口袋里,拿出给她买的礼物递过去,“虽然干货是转送给你的,不过,这个是特意给你的。”

    “是胸针。”

    中森明菜接过来,拿在手里。

    “平价的百货公司里买的。”岩桥慎一告诉她,“好像是鸟羽产的珍珠,看到的时候,一下就想到你了,觉得很适合你。”

    也没什么挑选礼物的技巧,更不是什么贵重到有特殊意义的东西,只是在凑巧看到的时候,刚好想要买给她而已。

    选首饰岩桥慎一更是外行,也谈不上什么审美,说不好自己的眼光对中森明菜来说是不是“灾难”。

    但是,收到这样的礼物,中森明菜却高兴的很,刚才因为要去出国出差的不开心,一时间也被冲散。

    “去伦敦拍照的时候,我要戴着它。”她拿着胸针在身前比划。

    看她收到礼物这么高兴,岩桥慎一自己也觉得开心。人还在东京,心里先琢磨,下次再出差,还要再给她带点什么回来。

    “我去伦敦,也带礼物回来给你。”

    他那边正盘算着,中森明菜这边也想到这上面去了。

    话说回来,论出差的机会,中森明菜可比他要多多了。这么想的话,论出差带礼物这件事,收到中森明菜礼物的次数,也要比他送出去的多多了……

    真是又软又香。

    ……

    星期一。

    新一周的第一天,不仅是开始的一天,也是总结的一天。

    例会上,送来了zard单曲上一周的销量。自打月九开播以来,zard的销量走势基本上维持在一个相当平稳的水准上,虽然不是那种一周高过一周的怪物走势,但这种平稳本身就是“上升”。

    一般来说,唱片发行以后,随着发行后的时间越来越久,关注度越来越低,销量也会越来越低。

    正因如此,zard这种今周不输给上周的平稳走势,恰恰是不断有新的关注度被注入,不断有新的消费者去购买的一种体现。

    月九才刚渐入佳境,乐队还会继续再出演音乐节目保持关注度,照这个情形来看,这张出道单曲一定能长卖一段时间。

    心里早就有数,岩桥慎一结合上周月九结束以后富士电视台那边传过来的观众来电,推算了一下,觉得上周的销量走势应该还会持平前一周。

    结果没想到,上周的销量,却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比前一周多卖了两千五百张?”

    两千五百张不少,足够把zard在单曲榜上的排名往上送五个,从上一周的第十五名,上升到了第十名。

    出道以来,这支乐队第一次摸到了排行榜前十的门槛。

    一口气上涨两千五百张,推给月九播出后的效应,显然说服不了岩桥慎一。

    但是,给乐队安排的宣传都有数,这阵子谈下来的音乐节目里,最近播出的一场,还是这个星期六才播出的music fair。

    岩桥慎一翻了翻销售明细。

    因为这次一开始就是在关东和关西分开做宣传,所以在看销量的时候,也一直是分别看关东和关西两边的销量走势。

    关西那边的销量走势基本上没什么需要特别关注的地方,倒是关东这边,因为之前的宣传一直集中在关西,所以每周关西的销量都遥遥领先关东。

    但是在上一周,关东这边的销量差距,一下跟关西那边缩小了一千六百张。

    富士电视台和关西电视台联播月九,有效应基本上也同时体现。

    但是,上周关东这边的势头明显好过关西。也就是说,关东这边发生了什么情况。

    ……

    “是菊池桃子桑。”

    负责zard的团队工作人员去调查了一下,到了下午,给他带回了一个情报。

    “嗯?”

    “是菊池桃子桑,她在j-wave的广播节目里大力推荐了这首歌。”

    j-wave的电台在东京圈的收听率很高,在年轻人之间的人气也很旺,这岩桥慎一知道。

    不过,菊池桃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