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76. 无拘无束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 ,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最新章节!

    妹妹突然回家,中森明菜在家里待不住,没过多久,就跟母亲告辞。

    驾车原路返回,路过车站商店街那座气派的三层楼时,她想起千惠子说过的话,往车窗外看了一眼。

    三家挨着的餐馆,里面都冷冷清清。

    如果没有母亲说过的话,中森明菜只会觉得这是午间用餐高峰过去以后的冷清,但是想起母亲的话,她就忍不住要去想,该不会一整天都是这样吧?

    盖这座楼的时候,房价虽然还没有现在这么可怕,但也已经进入广场协议后高速增长的阶段。当时为了盖这座楼,中森明菜还向银行贷款了一亿日元。

    要是父兄姐们的餐馆经营失败,那大楼的收入来源就只剩下收租一途。

    想到这些,中森明菜心里不痛快。回到家以后,她翻开通讯录,找到房屋中介处的电话,打了过去。

    商住两用的房子,要出租就得挂靠到房屋中介处。

    按说,要想知道那座房子租户的入住率,应该问兼任管理员的父亲。但以父亲的个性,如果被问到这样的事,必定会吹嘘“满满当当”,如被质疑就会恼羞成怒。

    中森明菜心知肚明,尽量避免和除了母亲之外的家人打交道。

    这座三层楼盖的时候是以“为家里”的名义盖的,平时跟房屋中介打交道的人也是她父亲,因此,接到她打去的电话,那边也颇为意外。

    简短的寒暄后,中森明菜向中介询问起关于那座房子的入住率。

    电话那头翻阅入住记录,给出的回答是:“……大约是三分之一多一点。”

    “是吗……”

    打来电话的人是中森明菜,负责的工作人员也格外热情,回答了分内的事以后,又提醒她,“明菜桑,您的这座房子,地皮又升值了。”

    工作人员告诉她,这座楼现在连地皮带建筑物加起来,估价在一亿七千万日元。

    中森明菜电话里听到这个数字,一时惊住。

    盖这座楼的时候一共花费了一亿五千万日元,短短几年,就升值了两千万日元。

    工作人员热心建议她,不如趁着行情大好,把这座房子给出手。估价是一亿七千万日元,真的出售的话,成交价也能有个一亿六千几百万日元,仍旧能赚一千多万日元。

    一通电话打的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从工作人员说的情况来看,这座楼被父亲经营的不怎么样,虽然比起三家岌岌可危的餐馆,仍算是“尚可”。

    那么大一座楼,每年光是各种各样的税费就够受的。

    盖房子的时候,中森明菜打的不是投资的主意,为的是兑现小时候“给家里买大房子”的承诺。可到头来,家却不是温暖的家。

    有了大房子,期待的“家庭安稳”反而变得一塌糊涂。

    中森明菜有种隐隐约约的感觉,觉得她明明是带着“能让家人幸福”的心情盖了这座房子,结果,这座房子的存在,却反过来证实这种期待是虚假的镜花水月。

    她一点也不喜欢这栋当初寄托了她的美好想象的房子。

    刚才工作人员建议她把房子出手的时候,那一瞬间,中森明菜首先有点心动,下一刻想到的才是“不能卖掉自己的家”。

    但是,那栋房子也能称作是家吗?

    中森明菜想起因为怕吵,一个人住在老家里的母亲千惠子,还有路过了那栋房子却不肯停车下去看看的自己。

    刚才,和母亲说了岩桥慎一的许多事。要是明穗没有中途回去,继续往下说的话,她一定会忍不住,把今天晚上岩桥慎一要来吃饭的事告诉她。

    她就是这样的人,不说倒还好,话匣子一开,什么都不对着母亲隐瞒。

    明穗模特出道以后,姐妹两个的关系变得更加微妙。

    因为有岩桥慎一在旁边的开解和支持,中森明菜虽然不赞同妹妹的做法,但到底不再有那种被暗算了的难堪,随便这个妹妹怎么做。

    但是,明穗写真模特出道的事,到头来像是往水里用力扔了一块石子,扔下去时,借着姐姐的名气水花虽然大,但立刻沉入水底,再没什么消息。

    姐妹之间的对比天差地别,连看热闹的小报杂志都不好再动笔乱写。

    对外,中森明穗对外写真模特出道宣告失败,对内,姐姐明菜又对她的宣战没有反馈任何一点回应,让她有种难以言说的挫败感、还有一种“明菜变了”的失算感。

    这样的中森明穗,对着姐姐的时候,虽然态度还是不怎么样,但是,却不再像从前那样想方设法对她冷嘲热讽,而是时不时对她投以猜测和审视的目光。

    因为猜不透姐姐的新路数,让中森明穗变得一时不再轻举妄动。

    而对中森明菜来说,妹妹的这种新态度让她更觉得不舒服。虽然因为岩桥慎一,她不再有那种被暗算的难堪,但是,对着这个妹妹却也无话可说。

    最后,就变成了这种只要明穗一来,她就准备告辞的情形。

    原先预想的是在母亲那里待到下午,结果提前了两个钟头回来。中森明菜闲着没事,整理了一会儿房间,四点一过,就开始盘点食材,准备今天的晚饭。

    快到五点钟,岩桥慎一打电话来,说自己准备动身过来。

    放下电话,中森明菜打量房间,确认整理的干净整洁,才又进了厨房,一边继续准备,一边仔细留意门铃声。

    厨房里有台确认煲汤时间的小闹钟,这时,倒被她用来确认男朋友过来的时间。

    ……

    这个时间,又是星期六,路上有点塞车。

    岩桥慎一的住处离中森明菜的公寓不算太远,即使如此,也走了半小时。中间,他还绕了点路,去买了盒曰本点心,当成初次登门的礼物。

    点心店是胖胖青年秋元康推荐的,据说是他和他家老婆高井、应该是秋元麻巳子都给好评的和式点心。

    岩桥慎一这阵子跟胖胖青年打交道的机会多,不光跟他去征战银座六本木,从“莉可”换到“莉香”,还被他介绍了不少不错的餐厅之类的。

    胖胖青年生平三大爱好,美食、美酒、拉斯维加斯的夜景,有他推荐过的餐厅绝对有保证。

    岩桥慎一以前还没太多讲究,但自从跟个桃浦斯达谈起了恋爱,就开始关注起环境好口味佳私密性好的餐厅和咖啡馆。跟胖胖青年混在一块儿,顺便取取经。

    想要约会不被扰,功课就要先做好。只要功课做得全,快乐约会每一天。

    如果不是岩桥慎一上次他把从大阪带回来的干货转送给中森明菜的时候,她提前跟他约好,从伦敦出差回来以后,要用他送的干货做饭招待他,今天就是他请客吃饭了。

    不过,来日方长。

    ……

    “打扰了。”

    进了玄关,他对着出来迎接自己的中森明菜说。

    虽然都恋爱了,都是男女朋友了,第一次到女朋友家里来,岩桥慎一还是有那么一丝相亲般的拘谨。想想也怪有意思的。

    岩桥慎一把手里的盒子递过去,“带了点心过来。”

    “是和式的点心。”一看包装便知。

    中森明菜有点没想到他会买和式点心。

    “我在轻井泽的时候,看到过你吃曰本点心很开心的样子。”岩桥慎一还记得。

    中森明菜却是第一次听他说这件事,有点不好意思,像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被他给看到了自己的某一部分似的。

    她把点心盒子放在架子上,替他准备拖鞋。

    正在家里准备晚饭,她素面朝天,头发随便挽起来,系着配色有点孩子气的围裙。腰太细,围裙的带子在她身后长长晃着。

    人一动,带子就跟着动,像是米奇老鼠细长的尾巴。

    岩桥慎一看见了,觉得有点好笑。

    他换了鞋,站上玄关。

    “慎一君在笑什么?”

    中森明菜手背在身后,明明自己也笑眯眯的,却追究起了别人。

    岩桥慎一不回答,陪着她说傻话,“明菜桑在笑什么?”

    “你先说。”中森明菜把话题还给他。

    她看着岩桥慎一,调皮的眨着眼睛,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岩桥慎一叫她这副模样给逗得想笑,又被她眨呀眨的眼睛撩拨的心里发痒。放弃使用“厨房不管没问题吗?”这个大杀器,举手投降,伸手向她。

    刚被他抱在怀里,中森明菜就顺势圈住他的腰。

    “欢迎回来。”岩桥慎一“先说”。

    中森明菜大获全胜,心满意足,像个在歪缠的小孩子似的,用头去抵他的肩膀,脑袋晃来晃去,撒娇耍赖耍够了,这才回了句:“我回来了~”

    说完,在他怀里抬起头,嘟起嘴吧。

    ……

    隐约有汤的香气往这边飘过来。

    岩桥慎一抽了抽鼻子,正要把“厨房不管没问题吗?”这个大杀器上缴给她,结果,在他怀里的中森明菜先松了松胳膊,扬起头,对他投以疑惑的视线。

    “怎么了?”

    “慎一君带了什么在身上?硬邦邦的。”

    中森明菜刚才就被硌得不舒服。

    “抱歉、抱歉。”

    岩桥慎一笑着跟她道歉,放开她,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来,“是这个。”

    “是quick snap?”中森明菜认出来,有点迷惑,不知道他为什么带这个来。

    “能给你拍照吗?”岩桥慎一把这个一次性相机拿在手里,征求她的意见。“要是‘拍摄禁止’的话,”他顺便开个玩笑,“我就把它留在玄关这儿。”

    他装模作样的扮记者,中森明菜就本色出演桃浦斯达。

    “如果是今天的采访的话,‘拍摄ok’。”她的一本正经只能坚持到把这句话说完,立刻一笑破功。

    岩桥慎一适时提醒她,“厨房不管没问题吗?”

    “啊。”

    中森明菜露出个“已经全忘记了”的表情。岩桥慎一举起手里的照相机,按下快门,把她这个出糗的表情给忠实纪录下来。

    玩具相机,操作手法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岩桥慎一那天买了台quick snap以后,回了公司,在办公室里摆弄了一下。这小东西上手非常简单,光是看包装上简短的操作说明就知道——拿到手以后,拍就是了。

    也因为操作简单,像是这种特别时刻,只要手里有这台玩具相机,就能在第一时间捕捉下来——

    甚至如果不担心被女朋友胖揍的话,她被突然暗算以后的反应也可以继续拍下来。

    富士胶卷那边有进度卡着,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这边,则有巡演的进度卡着。姐夫成田宽之把线一拉上,两边都想着快点进入状态。

    这个星期天,也就是明天,岩桥慎一要和富士胶卷的代表去山梨县打高尔夫。四月投放的广告,现在已经二月,留的时间不多。

    虽然不是要去代言生发的洗发水或者敷了就放水光的面膜,只是做首广告曲而已。不过,既然是量身定做,要谈合作,先得对产品有点了解。

    昨天刚买的相机,今天正好过来吃饭,岩桥慎一就近取材,带着过来。

    不过,这么对着中森明菜抓拍了一下,倒是让他也抓住了这个一次性照相机在他看来最棒的地方,就是“抓住不经意”。

    说到“quick snap”,最大的特点当然是方便,但是,它的魅力是在于随时随地、在想拍的时候就能拍下来。

    一种无拘无束的感觉。

    以岩桥慎一的想法,如果要制作广告曲,一定是要准备一首轻松惬意的曲子。

    ……

    中森明菜住的公寓面积不大,不过,一个人住的话,也算是挺宽敞的。

    房间里被她打扫的干净整洁,收拾的井井有条。待在这样的房子里,岩桥慎一看着中森明菜站在流理台前手脚麻利准备晚饭的英姿时,就一点也不意外她这熟练的手法。

    怎么看也是个很善于居家的人。

    “真厉害。”岩桥慎一站在中森明菜对面,对她干脆利落的刀法表示赞叹。

    被他这么夸,准确来说是被他看着做饭,中森明菜有点学校参观日时被围着看的不好意思,开口赶人,“慎一君先去坐着,再等一会儿就可以了。”

    被下了“驱逐令”,岩桥慎一还是没有动身的打算。

    心里想着,我就是一个人在那边坐着无聊,才想过来看一看你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