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84. 各有心事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东西有点多,慢慢收拾。”

    岩桥慎一和她说,“收拾好了,请你来做客。”

    “听着像是个大工程。”中森明菜笑他。

    但是,听他这么说,一整晚肚子里的牢骚,忽然烟消云散,被他轻轻巧巧的化解。

    “是不小。”

    岩桥慎一也笑,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不过,整理房间还是心血来潮的时候做起来有劲头儿。真到了休假的时候,反而有更多比起留在家里打扫卫生更想做的事。”

    他振振有词的。

    中森明菜听着他的话,对着听筒笑个不停。

    笑够了,心情舒畅,问他:“巧克力收到了吗?”

    “心形的巧克力,我看了怪不好意思的。”

    中森明菜抓住机会,反击一下,“之前明明就是一副‘不管什么形状都好’的样子。”

    “想象跟现实是不一样的。”他说。

    中森明菜偷偷笑,越是这样越要刨根问底,“有什么不一样?”

    岩桥慎一岔开话题,“不过,味道真的很好,刚才已经吃掉一点了。”

    不这样还好,越是打岔,越让中森明菜觉得他是在害羞,心里高兴,有一点恶作剧成功了的沾沾自喜。

    心里高兴,嘴上却颇为嫌弃的“诶~”了一声,说他:“真狡猾。”

    岩桥慎一接下她这句狡猾,又问她,“下次休假,到我这儿来玩吧?”

    整理房间的心血来潮,是因为想到了她做这份巧克力时的心情、明白了她在电话里的絮絮叨叨的牢骚。

    中森明菜也知道岩桥慎一刚才说的“心血来潮”指的是什么。

    她“嗯”了一声,答应着,“好啊。”

    ……

    南青山一家小巧玲珑的餐馆。

    中午,菊池桃子和人约在这里吃饭。这家餐馆是她婶母开的,在寸土寸金的青山,已经经营了十多年。

    近些年来,也有她的粉丝听说这是菊池桃子婶母开的餐馆,慕名前来。但早在她出道之前,店里的生意就已经很不错,并不是因为她才持续经营这么多年。

    倒不如说应该反过来,如果没有婶母的这家餐馆,菊池桃子可能也不会成为偶像。

    婶母的餐馆生意不错,常有艺能界人士到访。菊池桃子刚念高中的时候,有艺能界相关者到店里来,看到了店里挂着的菊池家的照片,相中了菊池桃子,于是通过婶母,对她递上了进入艺能界的邀请。

    菊池桃子念的女校校规严格,虽然没有明令禁止,但也并不支持学生参与艺能界活动。因而,她起初只是少量参加演艺活动,在事务所安排下学习唱歌,直到高中学业即将结束,才正式作为偶像出道。

    决定入行时,菊池桃子和事务所签下了为期七年的经纪合约,到今年的九月底,正好要面临第一次合约更新。

    &nbjmfuxiang.sp;餐馆的门开了,进来一名女性。

    她环视店内,走向菊池桃子,“不好意思,临时有点事,稍微耽误了一下,桃子酱。”

    “没关系,加允美桑。”菊池桃子冲她露出笑容。

    七年前,事务所的经理,就是在菊池桃子婶母的店里,看到照片上她的笑容,才一眼相中了她。

    岩崎加允美在她对面坐下,看着菊池桃子的笑容,也回以微笑。

    婶母亲自过来招待她们,见到岩崎加允美,很熟悉的和她打招呼,“我家的桃子酱,承蒙您的关照了。”

    岩崎加允美三十岁出头,在艺能界摸爬滚打十二年,几乎是刚从学校里毕业,就开始做这一行。先是打杂,又当经纪人,后来又参与舞台制作,在业内是颇受人信赖的黑衣人。

    菊池桃子刚出道的时候,岩崎加允美负责过她的唱片宣传。

    彼时,菊池桃子才十几岁,对艺能界的一切懵懵懂懂。岩崎加允美比她年长十几岁,把她当成晚辈一样的照顾疼爱。

    前几年,岩崎加允美从事务所辞职去参与舞台制作,虽然不再负责菊池桃子,但两人私下里仍旧保持联系,艺能界里遇到什么事,有什么烦恼,菊池桃子都习惯向她倾诉。

    “加允美桑,”菊池桃子跟她说,“这次的电视剧,我的角色反响似乎不太好。”

    这些对前途的迷茫,对朋友和家人都不能说、且对方也不能理解、更提不出好的建议,只有对身在业界,又清楚她对转型期迷茫的岩崎加允美才能诉说。

    “好像是有点用力过猛,所以观众那边觉得接受不了。”

    岩崎加允美对菊池桃子的情况很了解,用不着她解释,自己就先把相关的问题给指了出来。

    “好难啊。”

    菊池桃子忍不住叹气。那张舞台上总是面带笑容的脸,此刻蒙着一层愁绪。对偶像来说,她的出道称得上顺风顺水,比起同时期的女偶像,也足够红、人气够高。

    但是,面临人气下滑,需要转型的局面,照样束手无策。

    “前几年,松本明子桑转型去当了综艺艺人,现在风生水起的。”菊池桃子开玩笑,“干脆,我也去试试当综艺艺人好了。”

    岩崎加允美连连摇头,“桃子酱当不了综艺艺人。”

    菊池桃子笑起来,“我说说而已。”可笑过之后,又说了句:“之前是组乐队,现在当演员,演员要是真的做不好,也许事务所真的要让我去试试搞笑呢。”

    “桃子酱就是太没主见了。”

    岩崎加允美说,“如果事务所真的要让你去尝试综艺艺人,请务必不要答应。”她谆谆叮嘱,“松本桑做综艺艺人没有负担,但桃子酱不一样。”

    “嗯……”菊池桃子点头。

    “事务所帮你组乐队,这个企划我不看好,但是,转型演员的话,这条路其实很可靠。”岩崎加允美说着推心置腹的话,“只是有点太急躁了。”

    “加允美桑这么想吗?”

    岩崎加允美点点头,“要是我,就让桃子酱一点点转型,循序渐进的接角色。”

    菊池桃子笑,“如果负责我事业规划的是加允美桑,我就会去好好商量,不想做的事就不做了。”

    她事务所的负责人,待人虽然亲切,却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人。

    岩崎加允美听到这句话,心里一紧,感觉到机会就在手边,“那我干脆成立个事务所,亲自替你当经纪人,帮你规划演员事业好了。”

    “开玩笑的吧?”菊池桃子笑弯了眼睛。

    岩崎加允美看她的反应,就知道她没有对她的提议动心、但是却也并非完全无动于衷。

    她想了想,没回答是或者不是,而是说起松本明子,“松本桑能找准综艺艺人的定位,听说多亏了负责她的经纪人。所以我想,要转型,重点还是找准定位。”

    说完一笑,“我觉得桃子酱在演员方面很有潜力,真心希望你能够成功。”

    “谢谢,加允美桑。”

    接连碰壁,自信心也备受打击,这种时候,岩崎加允美情愿为她成立事务所也想要让她成功,这些话当中表现出的对她的信任和肯定,让菊池桃子深受感动。

    今年九月份,跟事务所的合约就又要更新了……

    菊池桃子忽然想到这件事,心里怦怦跳。

    岩崎加允美认为菊池桃子在演员事业上有潜力不假,但是,打算成立事务所,却并非是“为了菊池桃子”。

    倒不如说,是在有了成立事务所的打算以后,最先想到了菊池桃子这个绝佳的起步人选。

    成立事务所然后没头苍蝇似的到处去找新人从头培养,和有个名气、观众缘俱在的人气偶像在手,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

    若能说动菊池桃子,她就能借她的招牌去找靠山,再按照自己的想法帮她成功转型,而后借她的光置换资源,推销真正的新人。

    岩崎加允美知道菊池桃子今年的合约到期,也知道她因为这两次转型不顺利,对事务所一直以来的信任产生了裂痕。

    机会当前,她不能不采取行动。

    一顿饭吃完,两个人道别。岩崎加允美还有工作,菊池桃子今天则正逢休假。和岩崎加允美道别以后,她也没在婶母的餐馆久留,自行消磨着时间。

    繁华的涩谷街头人潮涌动,广告明星宫泽理惠的广告牌张贴在最醒目的位置。

    电影院里,光nji主演的电影仍在持续热映,更新换代目不暇接的艺能界,永远不缺年轻漂亮的“star”。

    她出神的一瞬,险些跟迎面过来的几个人装个满怀。

    菊池桃子正要确认情况,对面先跟她道歉。一个人开口,是很明显带着外国口音的日语,另一个人则用了英语。

    她隔着墨镜打量这几个人,猜测大概是香江或者邰湾的游客。菊池桃子听说,因为四月份开始就要征收消费税的缘故,最近来观光的外国游客数量大涨。

    去年竹下内阁提交了“消费税草案”,提议用消费税取代物品税……

    详细的情形,菊池桃子无暇、也没什么兴趣关心这些时事,不太清楚,只是大gzymt.概知道,如果开始征收消费税,那么,今后生活当中要购买的方方面面都要加税。

    所以,草案提出来以后,立即遭到了社会大众强烈的反对。但即使如此,草案最后还是强行通过,从今年的四月一日开始实行。

    要是连去便利店买点日用品都要交税的话,菊池桃子也不愿意征收消费税。但是,听经纪人聊起这件事的时候,又说取消物品税改收消费税,对富裕阶层是好事。

    当红过,事务所的抽成虽然厉害却也不至于太重,她似乎也被算进富裕阶层。

    但是,如果连买日用品都要交税的话……

    菊池桃子轻轻摇头,把这些想法给打消。反正又左右不了这些事,到头来,也只有接受而已。

    小小的插曲,菊池桃子向对方欠身表示没关系,继续走自己的路。

    隔天,她到事务所去,经纪人告诉她,“桃子酱,有件好事哦。”

    “什么好事?”经纪人嘴里的好事,无非是跟工作有关。菊池桃子保持礼貌的好奇心。

    经纪人说:“是富士胶卷,邀请你来拍下一季的quick snap电视广告。”

    这确实是好事。

    菊池桃子听完,礼貌的好奇心,转变成了真心实意的高兴。

    以她的名气,接一支广告倒也不是什么值得欢呼雀跃的事,只不过,对正因为转型满心迷茫的菊池桃子来说,这份工作,让她有种“回归正轨”的轻松感。

    ……

    涩谷的街头人潮涌动,年轻人们打扮时髦,让自身成为涩谷流行的一部分。而在代代木公园那边,每天都还有为了抗议消费税聚到这里的普通人。

    消费税一旦开始征收,就要在生活当中无处不在,羊毛出在羊身上,物价上涨是摆明了的事,对中低收入的民众来说影响极大。

    但是,在消费税导致物价上涨的同时,另一方面,又因为取消了奢侈品税,进口洋货的价格也就随之降下来。

    对有能力买买买的富人、有胆量借钱买买买的卡族来说,反倒成了件好事。

    在普通老百姓看来,取消面向富裕阶层的奢侈品税,却面向所有人征收消费税,是在替富人减税,给穷人加税。

    正因如此,反对消费税的声音,从提出草案起,直到成了定局也还是没有消失。

    制作公司的录音室就在那附近,岩桥慎一到录音室那边去的时候,还能看到他们支在地上的招牌。

    这样的情景,从去年后半年,消费税草案出来开始,就三不五时在这里上演tczs777.。

    消费税的征收范围包括书籍唱片,这样一来,提价就是不可避免的。时间长了以后,大众就会习惯消费税的存在,但短期会有怎样的影响,那就不好说了。

    不过,这种没办法的事,对大众来说,也唯有“随便”一个对策而已。

    岩桥慎一的想法也是“随便”,虽然他依稀记得上辈子看到过曰本的消费税是8%,现在则是3%……

    行吧,不多想了。

    一样东西,要是不能消灭它,那就只能跟它共存。

    虽然消费税一旦开始征收,就要在生活当中无处不在。吃和用这些不说,他准备搬家换房子,跟不动产公司的今井打交道,听他说房租也跟着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