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87. 一件好事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迪斯科热潮下,明星艺人亦是舞厅的座上客。

    若是哪家店传出风声,有某某明星时常光顾,立刻就会有跟风前去的客人。新开张的迪斯科,如果想要打广告,其中一个方式就是散播某某大牌也来这里玩的消息。

    当然,顾客引进门,能不能留得住,看的还是店的水准怎么样。

    女孩睁大眼睛,盯视胳膊挽着胳膊走进来的那对男女,努力克制,没有喊出声音。但和她的激动形成对比的,是周围若无其事的氛围。

    如果是在香江的迪斯科,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定能吸引场内全部的目光,第二天一传十十传百,会有许多喜欢这两个人的人,慕名来店里跳舞。

    但是,在东京的迪斯科,进出的客人,哪怕和这对明星男女擦身而过,也完全没有对他们投以多余的视线。

    这对男女,在香江都是深受年轻人喜爱的大明星。

    一个是香江人气鼎盛的歌后加影后阿梅,另一个……是知名偶像近藤真彦!

    能见到阿梅固然是惊喜,但更让女孩激动的是近距离见到了风靡香江的近藤真彦。她的心怦怦直跳,真想冲上去跟他们两人打招呼。

    matchy可太酷了!

    女孩目光灼灼,看着亲密无间的阿梅和近藤真彦一起走进去。

    信息具有滞后性,在曰本,更新换代极快的艺能界,近藤真彦已经几乎查无此人。但在慢上几拍的香江,近藤真彦仍是追星族谈论的焦点,是曰本的大明星。

    曰本过气明星转头去香江发展,在这个时代相当普遍。

    蝗室德仁太子都喜欢的偶像柏原芳恵,本土过气以后,去经营香江市场,在当地风靡一时。对曰本过气偶像来说,最后阵地就是香江和邰湾。

    &nbsxiangxuen.p;  如果连这两个地方都不再有人关注,那就只能躺平,接受过气的事实。

    曰本人不认识阿梅是谁,也已经不在意近藤真彦是谁。但在女孩眼里,近藤真彦仍旧是又酷又帅的偶像明星。

    直到看着那两个人消失在入场处,女孩回过神来,重点才从近藤真彦,转移到阿梅和近藤真彦胳膊挽着胳膊的亲密无间上面。

    那两位好似正在拍拖!

    发现了个大消息,女孩心中激动,匆匆返回去,在火爆的舞池里找寻自己的同伴,想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大新闻!阿梅在同matchy拍拖!

    这句话就在她喉头,像是用力摇晃后的汽水瓶,只等拧开盖子。

    这时,忽然被人拍了下肩膀,女孩吓了一跳,回过身,是一起来的男孩子。

    “在找什么?”

    “大新闻!我看到阿梅和matchy一起进来!”汽水瓶盖拧开,女孩子抓住他的胳膊,语速极快的把堵在她喉头的话说出来。

    “阿梅和matchy?”

    “近藤、近藤真彦啦!”女孩重复。

    “这两个人现在在这家迪斯科里?”男孩跟她确认。

    女孩连连点头。

    “这两个人?”男孩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看着同伴激动的脸,心念转动,脑中忽然冒出个主意来。

    他们四个都是普通大学生,攒钱攒了一阵才到东京来玩,来旅游完这一次,回去以后荷包要紧一阵子。如果能拍到阿梅和近藤真彦在一起的照片的话……

    男孩不是阿梅的粉丝,虽然也有过觉得近藤真彦挺酷的时候,但那是因为周围的女孩都喜欢近藤真彦,他才模仿近藤真彦的发型和服装。

    不是粉丝,这种事做起来更没负担。

    这次到东京来,大街小巷都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近藤真彦的地方,所到之处,也没有任何一家店放近藤真彦的歌,显然在曰本,他已经过气到底。

    但是,在香江,这两个人的名字放到一起,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男孩想到这个主意,心也跟着怦怦跳。刚才在舞池里发热的头脑冷却下来,他现在满心都是拍到一张这两人同框的照片。

    可他环视舞池,看这火爆的程度,要在这里面找两个人,希望渺茫。而且,现在身上也没有带照相机……

    迪斯科里禁止拍照,来的时候他们把照相机事先寄存了。

    要想拍到他们两个人的照片,迪斯科里不行,那迪斯科外面呢?

    这家店有几个出口?停车场又在哪里?这两个人来这里跳舞,是搭出租车、还是有司机?男孩环视四周,心里考虑着,要想做成这件事,果然还是需要他们四个人合作。

    先拉拢一个同伙,然后一起去说服另外两个人。

    他心里想着,目光重新落到女孩脸上,“我想到了一件好事,要听听看吗?”

    ……

    阿梅在香江的事业红红火火,不仅是顶级的女歌手,担任女主角的电影《胭脂扣》也大获成功。

    在香江,阿梅就是顶级明星。

    近藤真彦不关心阿梅在香江的事业,某种意义上来说,阿梅在事业上的意气风发,正好刺痛了他。

    大赏事件以后,他人气口碑双双跌落谷底,又因为得罪了唱片界的人,知名的词曲作家都不愿再和他打交道。没了观众缘,就不能转型演电视剧。没有好歌支持,也就失去了靠口碑歌曲挽回声势的机会。

    但最重要的是,事务所不打算再对他投入资源。

    没了观众缘、又得罪了业界的近藤真彦,注定在被推出来当了出气筒以后只有跌落谷底一条路可走。喜多川扩认为近藤真彦没有再挽救的价值,不愿浪费资源。

    喜多川玛丽虽然还不改对他的喜爱,但也不是无谓投入的傻子。

    何况,喜多川扩在大赏事件后,表现出了极为强硬的态度,喜多川玛丽也不好违背弟弟的意志。说到底,不管怎么盘算,景子是杰尼斯未来继承人这件事,只有得到喜多川扩承认才能成真。

    喜多川玛丽为了女儿,要顾虑弟弟的想法。而近藤真彦,则为了实现心目当中的那个目标,小心翼翼听从喜多川玛丽母女的摆布。

    他越是做出一副愿意放弃偶像事业,专注去当赛车手的样子,喜多川玛丽因为他识相、反而对让他事业全毁这件事感到一丝的过意不去、虽然只有一点点。

    毕竟,近藤真彦翻身无望,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平息业内对杰尼斯的不满,把他给推出去当了祭品。

    但蛮横无理的地主婆,对他的家奴偶尔有一丝怜悯,只要利用好,就有大收获。

    歌舞伎座跟景子“相亲”,这是喜多川玛丽的有意撮合。做到这个地步,不管藤岛景子怎么看待近藤真彦,在喜多川玛丽那里已经拿到一票。

    只要近藤真彦对她们母女两个足够忠实,那么喜多川玛丽就一定会提拔他。

    杰尼斯未来的继承人一定是景子,不仅如此,景子的父亲出身显赫,就连喜多川玛丽那样蛮横的地主婆,也以如愿跟藤岛泰辅结婚,改名为“藤岛泰子”为荣。

    要是能和景子结婚,就算入赘成了“藤岛真彦”又如何?

    能娶到她,今后跻身事务所高层,接触上流社会,区区艺能界又算得了什么?现在当红的光nji那帮小鬼,还不是要乖乖在他面前下跪?!

    大赏事件虽然让近藤真彦身败名裂,但也让他见识到了一样东西:可以无视一切的“力量”。

    近藤真彦不认为买奖是错的,只觉得之所以买奖失败,一来要怪中森明菜那个女人不识趣,二来是因为杰尼斯的那种“力量”还不够强。

    要是能强到连中森明菜那个女人的意志也能无视、强到周刊文春也不敢在过后曝光……

    他被点燃雄心壮志。

    一边,是努力跟藤岛景子接触,在喜多川玛丽面前扮演好她所中意的角色,即使自己讨厌景子那个女人,景子对他也很少有什么好脸色,也要努力跟她搞好关系。

    另一边,他借着从阿梅那里拿到的八千万日元买了公寓,又贷款去炒股买地,钱生钱风生水起,成绩稀烂没有赞助商的赛车事业,也靠着自己倒贴钱得以多次参赛。

    近藤真彦算盘打得稳,他要专注赛车事业,之后再靠着炒股买地赚的钱组建一支自己的车队。就算当不成名赛车手,当个名车队的经理人也不错……

    他可不想被说成是靠着景子的窝囊废,男人就要有自己的事业!

    现在看来,一切都很顺利。

    他努力表现,又有玛丽桑帮忙,景子对他的态度好了一些,东京的地价打着滚上涨,股市行情更是前所未有,偶像时代拼了命上节目、排练歌舞,哪像现在这样来钱容易。

    一切顺利,有件事就开始让近藤真彦觉得不自在。

    “在想什么?”怀中的女人问。

    近藤真彦看看阿梅,回以灿烂的笑容,“在想之后要和你去哪儿。”

    他脸上笑得开心,心里却有点不耐。

    以“家”的名义买了台东区的公www.kuxiai.寓以后,阿梅对他就显得更加依恋,从香江来到东京,到他住的公寓里,像个女主人似的四处打点。

    近藤真彦感觉到阿梅隐约成了自己的障碍。

    照这么下去,阿梅早晚会成为他计划当中的变数。他心里开始盘算,要如何处理跟阿梅这段关系。

    结婚是不可能跟一个外国女人结婚的。

    钱他已经有了,他渴望的是那种他曾见识过的力量,而那是阿梅给不了的。

    再说,阿梅风生水起的演艺事业,让近藤真彦想到她在舞台上光芒万丈的样子时,心里都觉得不舒服。

    看她当明星意气风发,近藤真彦就想起自己完全停摆的偶像事业,心里对她的光环感到不痛不快,觉得碍眼。

    不会跟阿梅结婚,但牵扯到了钱,分手也不能那么简单分。

    近藤真彦和阿梅在舞池里共舞,心里却盘算,不知道有没有那种可以让他毫发无损的分手。

    ……

    四个香江来的游客达成共识,都对男孩的提议感到心动。其中另一个男孩子有点犹豫,觉得这种偷拍的事不够光明磊落——他很喜欢阿梅。

    但是,另外三个同伴都劝他,提议的男孩干脆说,那两人关系既然那么亲密,说不定帮他们曝光一下,还能增进感情,“阿梅都光明正大了!”

    听着是歪理,但歪理也给了那个男孩子一个台阶可下。

    以阿梅的咖位,要是真能拍到,必是大新闻,杂志社给的报酬一定不少。近在眼前的酬金,朋友的怂恿,现在又有了理由……

    “我做!”他下定决心。

    另一个女孩子说:“我们没有相机。”

    “现在就去买也来得及。”提议的男孩已经盘算好,“不是到处都有一次性的照相机在卖吗?”

    四个人达成共识,决定行动。

    ……

    仓库改造的迪斯科场地宽敞、门票便宜,不仅如此,经营策略也跟高级迪斯科不同,台上领舞的“老师”要更放得开,炒热气氛一流。

    是的,迪斯科里领舞的头牌,会被叫做是“老师”。

    懵懵懂懂的人进了场,要不了多久,就成了线在“老师”手里握着的风筝,被周遭热烈气氛的风高高卷起,忘乎所以。

    冈田有希子也不例外。进场前连怎么走都搞不清楚,现在也尽情享受起来。

    “岩桥桑,您舞跳得真好!”

    她贴在岩桥慎一耳边,兴奋地说。

    “比想象当中还要好!”冈田有希子为自己的大发现感到雀跃。

    岩桥慎一偏过头,看着她热得红扑扑的脸,问她:“要不要去喝点东西休息一下?”

    两个人离开舞池,到休息区去。

    岩桥慎一还要开车,没要带酒精的饮料,冈田有希子也跟他学。

    离开热度的中心,休息一下,一时之间,竟然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

    “玩的还开心吧?”岩桥慎一问她。

    冈田有希子点头,“谢谢您和我一块儿过来。……随便就提了这样的要求。”

    “我也玩得挺痛快的。”他说。

    “真的?”

    这么回答,冈田有希子也觉www.jpganglong.得高兴。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几句,刚才玩了那一阵,差不多也尽了兴,只等喝完饮料,休息够了,就送她回家。

    正说着话,有两三个结伴的客人迎面走来。

    岩桥慎一面向着他们,看了个正着。一眼认出来当中有个熟脸,是tm work的小室哲哉。

    红白歌会后台同一屋檐下,这张脸认得扎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