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89. 唱片制作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水壶底烧热,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岩桥慎一进了厨房,站在煤气灶前,等着水烧开。中森明菜坐在短短的沙发上,好奇地打量着起居室。

    从之前那个只要一个眼保健操里的转眼珠动作就能一览无余的小房间搬走以后,岩桥慎一现在住的公寓五脏俱全。

    当然,最重要的是有床,并且卧室和起居室之间有简单的隔断。所以虽然面积不大,但一个人住着舒适,省一点两个人合租也能住。

    但在这之外,虽然有了浴室、却只有一体成形的浴厕间。而窄窄的厨房则和起居室融为一体,在中森明菜打量他的起居室时,他也能从厨房那边看着她打量自己的起居室,并且接受来自中森明菜打量过后的夸奖。

    “慎一君的房间收拾得挺整齐的。”她说。

    虽然没到一尘不染的程度,但却井井有条,很符合岩桥慎一给她的印象。

    “其实是今天你要来,临时抱佛脚了一下。”之前在电话里,和她说为了请她来做客整理房间,岩桥慎一现在这么说,纯属自我调侃。

    中森明菜听出他话里的意思,顺着他的话开玩笑,“该不会现在打开衣橱,‘哗啦’一下,掉出许多东西来吧。”

    “明菜桑要不要去开下衣橱试试看?”岩桥慎一故意怂恿,陪她说玩笑话,“说不定真是这样呢。”

    他听着中森明菜的笑声和“没有人会这么做吧?”的否认,转过身,拉开厨房的吊柜,去拿杯子。

    岩桥慎一身形挺拔,中森明菜盯着他的后背,忍不住想象他在迪斯科舞池里跳舞的样子。

    前两天,冈田有希子电话里跟中森明菜说,自己硬要岩桥慎一陪她去迪斯科玩。去了才知道,岩桥慎一是个舞池里游刃有余的高手。

    原来慎一君很会跳舞啊。

    知道了这件事,看着他的背影,就越看越觉得潇洒。

     huiyicaiwu.;“明菜桑的茶要不要放柠檬?”岩桥慎一拿起柠檬片,问她。

    中森明菜摇头,“我那份就不必了。”

    ……

    茶杯上方氤氲着热气,中森明菜一边跟他说着话,一边伸出手指,碰了碰杯壁,迅速收回来。

    “有希子说我很会跳舞?”岩桥慎一听了直笑。笑的不是这句话,而是:“她有什么事也要说给你听。”

    中森明菜让他笑得不好意思,仿佛私下里说了他的坏话似的。

    “我在夜总会打工的时候,经常陪店里的陪酒小姐们跳舞。有时,有女客人跟着去了,也陪她们一起跳。”岩桥慎一告诉她。

    中森明菜听得津津有味。对岩桥慎一曾经的、而她所不了解的生活很感兴趣。

    岩桥慎一没继续这个话题,起身去拿了相册过来,“之前去热海,多亏你帮忙出主意,穿了蓝衬衫。”中森明菜看过冈田有希子的那本是一回事,看他这一本是另一回事。

    新年过后,冈田有希子故意撮合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见面,还因为没能让岩桥慎一送成她们两个人回家,无比失望。

    这两个人都知道冈田有希子正热衷于找证据的侦探游戏,也不说破,陪着她继续玩下去。

    去热海的时候人手一台照相机,拍的东西各不相同。岩桥慎一的这本相册里,有不少是中森明菜没看过的。

    “就说慎一君穿蓝衬衫去一定合适。”中森明菜翻开相册,对着岩桥慎一的照片,称赞起自己的眼光。

    岩桥慎一点头,“下次再去什么地方玩,就再请你帮忙参谋应该怎么穿。”

    “现在就想下次了……”

    中森明菜跟他耍赖,“下次要是我和你一起去玩,那就告诉你要怎么穿。否则的话,就不管了。”

    “真严格。”岩桥慎一说她。

    中森明菜做出一副“那又怎么样”的表情。岩桥慎一忍笑,故意道:“好,那就只和你出去玩的时候穿得漂漂亮亮的。”

    “哈哈!”中森明菜叫他的话给逗笑了。

    她心满意足,这才松口:“是下次和你一起出去玩之前不管了,以后还是不会不管的。”

    要是从此以后都不管了,那他岂不是只有偶尔那一次穿对了一件蓝衬衫,却还被吉田桑给写进了歌里?

    那就让他每一次都穿对……就不信吉田桑每次都能有新灵感。

    中森明菜在心里悄悄制定计划。不过,一边要跟吉田美和的灵感较劲儿,一边又好奇吉田美和到底写了什么样的歌。

    “那首新歌很快就要发行吗?”

    岩桥慎一告诉她,“要到三月份。”猜到她的想法,“要提前听听看吗?”

    中森明菜摇头,“我等你送‘试吃品’给我。”

    “好的,”岩桥慎一答应,“连试吃感想的卡片也一并奉上。”

    听他这么说,中森明菜心情舒畅。

    ……

    “吉田桑笑起来真好看。”

    不算合照,相册里有两三张吉田美和的单人照。中森明菜翻着相册,看着照片里吉田美和奔放、不加修饰的笑容,如此说道。

    “让她知道你这么说,一定又要得意洋洋的了。”岩桥慎一说。

    中森明菜莞尔一笑,“不过,我是真的这么想哦。吉田桑像是身上有光环的人。”这样的吉田美和,就是有种吸引爱、受人喜欢的特质,叫人讨厌不起来。

    非但不讨厌,还不自觉被她给吸引。

    “越说越玄了。”岩桥慎一摇头,“要是吉田桑,准要回上一句:‘我是土星吗?’”

    中森明菜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莫名其妙,夸张一笑。避开他的脸,目光随处打量,落到电视机旁边。

    “慎一君这里好多唱片。”她被这一堆唱片给惊到了。

    电视机旁有两个带滚轮的小筐子,各都放着唱片。再往旁边,是组合式的书架,上面有对小音箱。

    书架上也排着一些唱片,中森明菜还看到了自己的。

    那是当“试吃品”寄给岩桥慎一的唱片。

    “那些都是从唱片租赁店租来的。”岩桥慎一指了指两个小筐子,解释:“右边的是已经听过了的,左边的是还没有听的。”

    当制作人的,要不停的听新歌,对市面上的各种新音乐了如指掌。岩桥慎一相当一部分时间,都用在听歌上面。

    还好现在住的的这间公寓隔音尚可,否则肯定要被房东警告。

    他的听歌量又多又杂,所以除非是刚上市又急着要一听的、或者格外喜欢的、会特意去买,其余的就全部都从唱片租赁店租回来。又省钱、还不占地方。

    除了海量的唱片,起居室里,黑胶唱机、cd磁带一体机,设备一应俱全。

    中森明菜见唱片而忘照片,对这一堆的唱片很感兴趣,放下相册,从沙发上起身,走过去。书架下面铺着混纺的地毯,她猜想岩桥慎一平时会坐在这里听歌,也坐下来,查看这些唱片。

    她低着头,专心查看筐子里的唱片。从旁边看,白皙修长的脖颈十分美丽,勾惹心弦。岩桥慎一跟着过去,在地毯的另一边坐下。

    想要往她那边凑过去,但看她那么认真,又改了主意,把手伸向书架底层,抽出一本笔记本,“这里还有听后感想。”

    中森明菜接过来,翻开一看,感慨:“好厉害~”

    在笔记本里,岩桥慎一把听过的每首歌的和弦走向都写了下来。

    “慎一君好厉害。”中森明菜扭过头去,跟岩桥慎一说话。

    她亮晶晶的眼睛,把岩桥慎一看的有点得意,心里痒痒的。终于还是忍不住,往她那边坐近一点,从后面轻轻环住。

    中森明菜轻轻笑,往后一靠,头枕着他的肩膀。然后……举起那本笔记本,在他怀里看他写的歌曲听后感想。

    嗯……真不愧是个对音乐充满热情的桃浦斯达。

    主动把笔记本上交的岩桥慎一,现在也只好配合她,一起讨论音乐。

    女朋友在自己怀里,跟自己畅聊音乐制作和音乐流行的话题,并针对自己在笔记本上写下的评语发表并交换意见,音乐人之间的恋爱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小室哲哉?”

    中森明菜把笔记本往下翻,看到岩桥慎一在纸上用了相当的篇幅书写小室哲哉的歌曲,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tm work的小室哲哉。”岩桥慎一说。

    中森明菜点头,头发扎得他有点痒,“我知道,小室桑为渡边美里桑写过歌。”

    tm work还半红不黑的时候,小室哲哉就以作曲家的身份,替渡边美里写了让她大红大紫的歌曲《my revolution》。

    不过,在渡边美里之前,小室哲www.wuyuanxian.哉最开始给其他人提供歌曲,是给冈田有希子写了专辑曲。

    身在大偶像时代,被偶像们的阴影笼罩,一时得不到伸展的词曲作家们,都不约而同走上一条当黑衣人、或是在台前和幕后轮流登场的路。小室哲哉也一样。

    只是,给偶像冈田有希子的歌曲没什么水花,倒是随后给solo歌手渡边美里写的这首歌,让他崭露头角。

    借着这个劲头,他在业内崭露头角,另一边,tm work的事业也蒸蒸日上。

    现在的小室哲哉,正是走上坡路的时候。

    “这位小室桑挺厉害的。”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说。

    他从中森明菜手里把笔记本抽出来,翻了两页,“说他厉害,首先是因为他在替渡边美里桑写曲的时候,使用了完全有别于传统的新的和弦套路。”

    中森明菜自己担任自己的唱片制作人,虽然不会写曲子,但对音乐上的专业术语都很了解,聊起来也方便讲解。

    岩桥慎一深入浅出,跟她说起小室哲哉的作曲当中的过人之处。

    流行音乐有惯用的和弦套路,但同时,也不断有音乐人投入到对流行音乐的创新和改变上面。

    但是,像小室哲哉这样,创新、改变以后,写出来的歌还能大卖,成为畅销曲,这就令人瞩目了。

    普通大众不懂什么和弦走向、编曲配器之类的东西,决定他们喜不喜欢一首歌的因素,是最单纯的“好不好听”。

    《my revolution》能够成为畅销曲、渡边美里的代表作,已经能说明一切。

    岩桥慎一在意识到小室哲哉的才能之后,恶补一般的去听了tm work、以及小室哲哉参与作曲的歌。

    他甚至在心里琢磨,要把小室哲哉的音乐推荐给自己手下的作曲家们。

    多学习、多吸收、见招拆招,把招数化为己用。这些事也全部适用于音乐。——当然,这并不是抄袭。

    “不仅是作曲方面,编曲方面,这位小室桑也很厉害。或者应该说,相较作曲,编曲更是这位小室桑的强项。”

    配器方面的运用也好,各方各面都好,无不展现出他扎实的功底和行云流水的才能。岩桥慎一对着中森明菜,称赞小室哲哉。

    中森明菜认真听着,说的是音乐,她像个好学的学生,努力听讲。

    岩桥慎一倒也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才跟中森明菜说这个。

    讲完了小室哲哉,又跟她建议,“明菜桑不妨也听听看这位小室桑的曲子,如果觉得合得来,今后制作专辑选曲的时候,跟这位小室桑邀歌,也是个不错的尝试。”

    现在的小室哲哉,身为作曲家,虽然开始崭露头角,但还没有到大牌的程度,当红的歌手偶像们,似乎还没有开始跟他展开合作。

    不过,岩桥慎一看好他的才能,也知道中森明菜一贯不拘泥词曲作家的出身和资历。看重才能大过名气和过往的成绩。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

    中森明菜点头,接受岩桥慎一的建议。小脑袋晃来晃去,又蹭得他有点痒痒的。

    “不过,”中森明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己说自己的,“慎一君不也是制作人吗?”

    “是制作人倒没错。”岩桥慎一点头,谦虚一下,“不过,还是有点蹩脚的制作人。”

    中森明菜莞尔一笑,“是吗?我倒是觉得慎一君很厉害。而且,也制作成功了好几位歌手了吧?”

    &nbsyj010.p;“这倒也不假。”他顺杆往上爬,或者说是有个台阶就下。

    这副语气,把中森明菜给逗笑了。

    她扬起脸,头一偏,轻轻蹭他,“什么时候,慎一君也帮我制作歌曲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