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593. 买地卖地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工作上的电话,一般不会打到家里来。打过来不通,就会接着打传呼。岩桥慎一先拿出传呼机确认了一下,没有漏掉相关的信息。

    他心里琢磨着,走到电话机前,却看到电话留言的灯是亮着的。拿起听筒,摁下播放键。

    “打扰了,敝姓山田。”

    听筒里面,是个陌生的男声。听声音是个青年,语气里有些故作彬彬有礼的做作。

    岩桥慎一不记得结识过这么一号人。

    姓山田的青年在电话留言里解释,这个电话号码,是从房产管理中心的联系簿上抄来的。不过,不是现在住的这套公寓的管理中心,而是他在新宿那一坪半地的。

    那一坪半地原来是家香烟店,被他买来贷了款以后,就一直闲置在那里。巴掌大的地方,上面盖的香烟店也破破烂烂,租也租不出去,自用更是排不到用场。

    岩桥慎一的打算,手头周转过来,就把这颗小炸弹给拆掉。

    不过,去年今井就告诉他,这一坪地所在的地段准备进行重新开发。之后,他也曾接到过相关的电话,大概知道有这么回事。

    前几年,东京都正府计划将总部大楼从原来的千代田区搬迁到西新宿,此事从1983年就提上议程,到去年尘埃落定,新的正府大楼正式动工。

    早在正府大楼计划要搬迁的时候,这个消息就带动了西新宿一带地价上涨,现在正式开始建设,再度利好周围土地的价格。

    岩桥慎一买的这一坪半地靠近西新宿,在这期间,地价也涨了一把。

    不过,只要不脱手出去,涨再多也没用。

    地皮太小,周围邻居也都没有扩建计划,这年头不会有人特意去买一坪半地在这儿开章鱼烧屋,真要出手,目标人群多半也是跟他打差不多主意的人。

    这种事可遇不可求,所以,岩桥慎一做好了把地留在手里的准备。

    当初买这块地是权宜之计,即使没能出手,光是借着这块地带来的好处,就已经让他觉得值得了。

    他甚至还计划,要是卖不出去,就把香烟店拆掉,改建点别的建筑利用起来。或者等到将来泡沫崩了,地价便宜了以后,想办法把邻居的地皮收过来扩建一下。

    总之,办法有的是,随机应变而已。

    但是,随着正府大楼兴建,地价再度迎来上涨的同时,围绕着新的正府大楼搬迁过来的各种开发计划也提上议程。

    有一家叫“立川兴产”的地产公司看中了他那一坪半地所在的街区,想要把它整片拿下来。

    有一坪半地的拆迁户,指望靠拆迁得到什么好处是没得想了。

    不过,这个重新开发的计划,对岩桥慎一来说,倒是个解决手里这一小块地的最佳办法,替他省去了过后要如何处理这块地的烦恼。

    岩桥慎一主意打定,就随缘把那块地先放在那里。

    比起那一小块地,岩桥慎一现在主要关心的是大藏省会不会再出什么相关的政策,所幸有个当bankman的竹之内昭仁,万一真有变化,还有他通风报信。

    却没想到,在他把这件事暂且放到一边的时候,会接到这么一通奇怪的电话。

    “冒昧打电话来,是有关您在西新宿的那块地皮的事想要和您商量。”电话留言里,姓山田的青年向他说明,想要高价收购他的那一坪半地。

    “如果您有意愿,请打这个电话,本人随时恭候。”

    电话留言的最后,姓山田的青年如此说道。不过,虽然说的全是敬语,但给岩桥慎一留下一种强烈的“故作彬彬有礼”的感觉。

    当初,买这一坪半地的时候,岩桥慎一从今井那里了解过,这片街区的地皮,土地归属权凌乱分散,难以开发。

    否则,也不至于拖到现在,才有地产公司想要接手。

    这家立川兴产实力如何,岩桥慎一不知道,但是,敢接这块烫手山芋,要么是不知深浅的傻瓜——这概率微乎其微。既然如此,就绝不是等闲之辈。

    敢接这种活的地产公司,岩桥慎一对他们的来路心中有数,百分之百跟极道有关系。要么跟极道有牵扯,要么就干脆是极道的前台企业。

    所谓的前台企业,是极道为了洗白的一种做法,先是伪装破门,也就是找个理由跟组里的干部断绝关系,把他赶出去,然后再利用被赶出去的干部,帮忙管理相关的产业。

    这么做是为了应对警方对极道越来越严的打击。如果是在极道里有名分的人开的公司,会遭到警方严格的监控,要应对时不时的检查。

    但是,只要让管理者在名份上和极道断绝了关系,那么,警方也无能为力。

    这样的地产公司,在拆迁的www.xdjava.时候,绝不会只是客客气气的劝说。先礼后兵——是那种会去恐吓老百姓,骚扰拒绝拆迁的住户,逼迫他们搬走的地产公司。

    泡沫时代,地价飙升,围绕房地产发生的冲突数不胜数。

    家族亲人之间都能为了卖地产生争执老死不相往来甚至闹出人命的时代,极道强拆更是家常便饭。

    &nb 恐吓、敲诈、骚扰、这些是惯用手段。

    甚至,因为曰本的房子租住同权,使得即使房子的所有人同意卖地,如果签了合约的租户不同意,那么也无法把他们请出来。

    于是,极道为了侵占地皮赶走住户,甚至会做出烧毁建筑物的行为。建筑物毁掉,租房合约也就一笔勾销,到时只需要解决地皮的所有人就可以。

    “不对老百姓出手”这条极道的规矩,在当今的曰本,还会认真遵守的组寥寥无几。出吕组的干部,横行霸道到了会闯入老百姓家里毒打老百姓的地步。

    正因为极道威胁到了普通人的生活,所以近年来,曰本警方对极道的打击力度也越来越强。

    岩桥慎一没有当钉子户的打算,甚至倒不如说拆迁正合他意。

    因而,早早打算,只要这家“立川兴产”找到他,他二话不说,一手交钱一手交地。结果,现在,却有个人打电话来,声称看中了这一小块地,想要从他手里买过来。

    拆迁在即,一个不知来路的陌生人,却要从他手里买这块地,怎么想也不对劲儿。

    岩桥慎一放下听筒,想了想,翻看来电记录,发现这通电话连续打了两次。第一次没接通,又锲而不舍打了一次,并且留了言。

    他一边翻记录,一边回想那通留言里,那个自称姓山田的青年的言辞。

    “慎一君——”

    这时,听到从卧室里传来的中森明菜的呼唤。

    岩桥慎一回过神来,走到卧室门口。中森明菜还赖在被窝里,见他过来,又叫了一声:“慎一君~~”

    “怎么了?”岩桥慎一过去。

    中森明菜也说不出个什么来,从被窝里把手伸出来,刚抓住他的手,说了声:“真冷。”她藏在被窝里的手热烘烘的,手心里一层汗蹭到他手上。

    听中森明菜说他手冷,岩桥慎一要把手往回抽,她倒不肯松手,紧紧抓着。岩桥慎一在床沿上坐下,“我买了洗浴用品,浴巾和一次性内酷也都买了。”

    她“嗯”了一声。

    第一次到岩桥慎一家里来就躺到他床上,之后又让他帮忙去买东买西。哪一件单独拿出来,都让她觉得不好意思。

    但是,当这些事连续发生以后,她的心情就微妙地变得开朗,也不去在意了。

    &nb8pdf.sp;   “还买了蔬菜、香菇、牛肉……”岩桥慎一向她汇报自己的战况。

    中森明菜“嗯嗯啊啊”听着,松开攥着的他的手,对着他发号施令,“另一只也拿过来。”

    岩桥慎一依言,把另一只也递过去,让她攥着。

    “慎一君这里有火锅用的锅吗?”她问。

    “有的。”岩桥慎一回答。

    中村兄跟美和酱有时候会到他这里来吃火锅,吃火锅的各种工具都挺全的。他问:“晚上煮火锅吃吗?”

    “吃点火锅,暖和。”中森明菜说。

    岩桥慎一答应着,“那我去把食材处理一下,……对了,还买了草莓,要吃吗?”

    一边说,一边想起曰本草莓感人的价格。

    “要吃!”她高高兴兴。

    岩桥慎一把手抽回来,隔着被子拍了拍她,催促她起床。一说起床的事,中森明菜岔开话题,问他:“刚才的电话不要紧吧?”

    “嗯?”

    “没有让你错过什么吧?”中森明菜被窝里翻了个身,扬起脸看他。

    岩桥慎一否认,“没什么事。”

    “嗯……”她点点头,又把枕头弄得沙沙响。

    小小一只的人,在被窝里只露出头,岩桥慎一看着,觉得又好玩又可爱。手伸过去,摸摸她的脑袋。

    中森明菜在他手底下乖乖巧巧的,露出个笑容。

    “慎一君。”她又叫他。

    “嗯?”

    中森明菜也说不出个要做什么来,只是笑眯眯的叫他:“慎一君~”

    岩桥慎一拿她没办法,凑过去,亲了亲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嘴唇。中森明菜这才满意,消停了。顺手一勾他的脖子,被他给带着起来。

    “啊。”岩桥慎一手放在她背上,想起件事来。

    这次,换中森明菜“嗯?”了一声。

    “我忘记准备你的睡衣了。”

    ……

    浴室里水声哗啦啦,厨房的水声也哗啦啦。

    中森明菜先去洗澡,岩桥慎一负责处理食材,把该洗的洗了,该切的切了,又找出火锅用的锅准备好。

    等她出来,自然而然,走到厨房这边来看看。

    “慎一君的刀工挺不错的。”中森明菜饶有兴致地观赏着。

    她穿着岩桥慎一的一件珊瑚绒棉睡袍,两人体型相差不小,过于不合身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看着颇为滑稽。

    岩桥慎一瞄了她一眼,忍不住要笑。

    “有什么好笑的。”中森明菜盯着他的脸,问。

    这次好在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直接暴力镇压。大概是因为连她自己也觉得穿成这样,没什么战斗力。

    不过,刚刚洗完澡,她整个人看着,像是还蒙了层没散开的水雾似的,又漂亮又可爱。不仅如此,还奇妙的多了一丝弱气。

    完全没有化妆的素颜,因为有点没底气,眉毛一耷拉,像只可怜兮兮、等着被摸摸头、投喂零食的小动物。

    ……看着让岩桥慎一有点想欺负她一下,把她弄哭了以后再搂在怀里好好安慰。

    “真可爱。”他说。

    岩桥慎一到底忍住了奇怪的想法,和她说,“觉得你很可爱。”

    中森明菜眨了眨眼睛,心里舒服了。往他那边一站,“我也帮你的忙好了。”

    想法是挺好的,不过,身上过于不合身的衣服却让她束手束脚的。没一会儿,她跑回卧室里,把门一关。

    不多时,穿好自己来时的衣服,又恢复了干练的劲头儿。就算客场作战,在岩桥慎一的厨房里,她也照样把什么都做得漂漂亮亮的。

    “我也想和慎一君去迪斯科跳舞。”

    吃饱喝足,收了锅碗瓢盆,中森明菜还没忘记这件事,又说起来。

    岩桥慎一肚子饱饱的,刚吃了火锅,身上又暖烘烘的,一点也不想动,现在听她说起跳舞的事,没什么兴致。

    “也去朱莉安娜跳吗?”他问。

    中森明菜跟他说:“去maharaja也很有意思哦。”

    “maharaja?”

    岩桥慎一知道,这是在东京屈指可数的豪华迪斯科,除了东京,还在大阪等地开有分店,业务火爆。

    跟主打平价的库改迪斯科不是一回事,这是那种装修豪华、门票昂贵的舞厅。

    “去maharaja的话,还能唱歌。”中森明菜说。

    她也肚子饱饱,不想动弹,嘴上说想去跳舞,一时半会儿也不想付诸行动,所以才东一句西一句。

    maharaja除了装修豪华的舞厅之外,还别具一格,在舞厅里加入了卡拉ok业务,顾客去,既能舞池热舞,又能去一展歌喉。

    如此混搭,没有引起水土不服,反倒大受年轻人欢迎。

    岩桥慎一应酬时,最常去的那几家迪斯科当中,其中就有maharaja。中森明菜说起来,他也觉得,要是跟她去跳舞,到maharaja是个不错的选择。

    “正好,那里还有包间。”他说。

    maharaja提供包厢服务,一万日元一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