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00. 告一段落

时间:2020-09-26作者:斜线和弦

    从大赏事件,杰尼斯被迫以退出所有奖项评选为代价平息业内的怒火。再到今天这个下不来台的局面,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喜多川玛丽的私心作祟。

    明面上的罪人是近藤真彦,当然、他也绝不无辜。

    但归根结底,会让这样的跳梁小丑接二连三损害到杰尼斯的名声利益,还是因为喜多川玛丽的急功近利。

    喜多川扩没有自己的儿女,家族企业,将来如果传位,景子是第一人选。但玛丽过早表现出的继承人位置已是景子囊中之物的态度让他不痛快。

    除此之外,这次的事,景子被夹在玛丽和近藤真彦之间,听凭玛丽的摆布,她所表现出来的无主见无能力,也不像是个有什么雄才大略的人。

    喜多川扩想到这些,心里像有根刺扎进去。但是,他把想法都先按捺在心里。当务之急,是把事情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先召开发布会,让近藤真彦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当场谢罪、宣布退出事务所。此后,再跟媒体方面施压,让他们减少后续的报道,即使要报,也要往近藤真彦身上引。

    反正近藤真彦必须要退出艺能界,并且不准他以任何形式再复出。

    没有了这个人,时间一久,大众会淡忘、并且接受这个被修补过的记忆。

    “我和ntv取得联系,获准了明天下午四点钟的时段,召开紧急记者会。”白波濑杰在这时适时开口,“今天晚上,ntv就会在节目里用走马字幕进行预告。”

    “报纸那边也打点过,明天的早报也会刊登发布会的消息。”白波濑杰做事雷厉风行。

    喜多川扩安排完了一切,扫了一眼跪着的近藤真彦,“you明白了吗?matchy。”

    近藤真彦不敢多说话,只能磕头,“……明白。”

    杰尼和玛丽,姐弟两个三言两语,就把他从艺能界踢出去。近藤真彦跪在那里,浑身发冷,只感觉到正被自己曾渴望得到的那种力量无情碾压。而他无力反抗。

    白波濑杰走过去,把他拉起来,打量他的脸,“matchy的脸受伤了?”他面无表情看着近藤真彦,语气平静,“明天的发布会,化妆师可有得忙了。”

    “具体的事情,我会去安排的。在发布会开始之前,matchy只要先留在事务所好好休息就好了。”

    “反正,”他嘴角露出些许嘲讽,“有公关部的各位为你彻夜加班,庞大的工作量当中,也包括替你准备要在发布会上说的话。”

    白波濑杰最瞧不起这种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家伙。这种从头到尾都依靠事务所的家伙,也不想想,自己得到过的一切都是怎么来的。

    他轻飘飘的讽刺,近藤真彦像只被吓破了胆的狗,不敢言语,夹着尾巴,被白波濑杰用一条看不见的绳子拴着脖子,拖着离开了办公室。

    只剩下姐弟两个,还有藤岛景子。

    近藤真彦离开,喜多川玛丽强撑的那口气一松,才开始感觉到浑身无力,头晕眼花,五脏六腑都在作痛。

    明天要去趟医院……

    她心里正盘算,喜多川扩开口,安排道:“明天的发布会,julie,you也到场吧。”

    喜多川玛丽听到这话,感觉又挨了一巴掌,痛觉更深。

    藤岛景子忽然被点名,有些迷茫。

    喜多川玛丽不能容忍女儿和近藤真彦同时出现,强撑着要出言阻止,却被喜多川扩给打断,“就以事务所经理的身份,堂堂正正向到场的媒体介绍即将出道的新组合。”

    要把近藤真彦彻底踢出大众视线,除此之外,还要想办法把之前在喜多川玛丽的默许下沸沸扬扬的“婚约”给清除干净。

    喜多川扩对玛丽产生了不满,但毕竟姐弟两人仍是最亲密的合作伙伴。虽然不太中意景子的才能,她却也是目前来说的继承人第一人选。不论如何,也要先替她把这件事给挡下去。

    “替光nji伴舞的候补组合‘平家派’,从里面挑选几个孩子出道。就在明天的记者会上宣布,请到场的媒体们多多关照,帮忙多多宣传。”

    喜多川扩看着藤岛景子,叮嘱:“you是因为要熟悉偶像的业务,所以才和matchy接触过几次,从来没有过和他交往的打算,是媒体搞错了。只不过,you信奉幕后人士不走到台前的规矩,认为是流言就会不攻自破,所以从不关心和自己有关的报道。”

    不管大众信不信,媒体又信不信,反正这就是事实,并且只能成为事实。

    喜多川扩不仅是要借着让新的偶像组合出道来替藤岛景子把事情压下去,同时,也是要借此,给藤岛景子一个展示自己是否有才能的机会。

    喜多川扩从选拔新人、再到偶像的制作,各方面都深度参与。他心目当中的后继者,能力可以稍微逊色一点,但一定要能继承他的理念。

    既然玛丽急于让景子往继承人的位置上靠,那就让景子先拿出些许堪当大任的才能。

    藤岛景子转惊为喜,“是的。”

    喜多川玛丽在一旁,也心生欣慰。藤岛景子第一次被点名在公开场合以经理的身份公开露面,这也是杰尼对她的一种承认。

    这次因为近藤真彦出了大丑,总算在最后有了点安慰。

    “那么,”喜多川玛丽关心正事,“要让哪几个孩子出道?”

    喜多川扩把玛丽的种种反应看在眼里,不动声色。他想了想,“松元君、石川君、山口君、再加上长野君,明天一早通知他们。”

    “还有一件事。”

    喜多川玛丽脸色一沉,“明天的发布会,不许文春的人来!”

    从大赏事件起,连续撕咬杰尼斯三次,这个仇结得太深,已经无法修补。

    ……

    为免节外生枝,新闻发布会的地点,就定在杰尼斯事务所一间连夜布置出来的大房间里。

    下午三点半,一身黑色西装,垂头丧气的近藤真彦坐在发布会隔壁的小房间里等着。被喜多川玛丽打伤的脸,涂了厚厚的粉底,跟脖子成了两种不同的颜色,看着活像个艺伎。

    白波濑杰和他形影不离,盯着他,让他把谢罪要说的话都提前记好。

    这一间房间里,近藤真彦灰头土脸,只等着被架上行刑台。隔壁的另一间房间里,突然被通知说今天就要出道的四个jr,此刻正坐立不安。

    平家派是由杰尼斯的练习生们组成的组合,这些练习生们被分成两队,一队负责为光nji伴舞,另有一队负责参加杂志的拍照、采访。

    两队加起来的平家派,是一共有十五名成员的庞大组合——去年还是十六人。有个叫野口隆史的少年,不久之前才刚刚和事务所解约。

    松元治郎、石川彻、山口达也、长野博。

    一大早,四个少年忽然接到通知,被叫去了事务所,一向负责jr们的统筹经纪人、喜多川扩、还有藤岛景子一起出现,告知他们,四个人即将正式出道。

    不等反应过来,四个人就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做起了等下开出道发布会的准备,到下午,换好了只在舞台上才穿的服装,坐在这里等着发布会开始。

    当偶像的,出道和不出道天差地别。突然间天上掉下个馅饼,四个少年都有些不知所措。

    紧张、兴奋、迷茫。除此之外,还有些许跟先前的“平家派”组合里另外几个队友分开的不舍。

    这种不舍的情绪,在出道之前最为纯洁。

    ……

    时间一到,工作人员去敲平家派少年们的房门。四个少年被藤岛景子带着,在快门声和闪光灯的洗礼当中,走进了发布会场。

    发布会一开始,藤岛景子率先跟媒体打招呼。

    “辛苦各位前来,我是杰尼斯的经理藤岛景子。”她春风满面,对着在场的记者们自我介绍,“从去年起,我已正式入职了事务所。”

    www.wuhanjs.

    接着,又介绍起了坐在她旁边的四个少年,“这是决定要出道的新组合‘平家派’,希望各位能够多多关照。”

    四个少年跟着她一起欠身。之后,由平家派的队长松元治郎起头,四个人轮流做着自我介绍。

    到场的记者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今天一早,《周刊文春》的预告已经挂满电车的车厢,放在书店里最显眼的地方,此时此刻,全东京都知道了近藤真彦在香江做的好事。

    预告出来的当天,杰尼斯宣布要开发布会,竟然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是为了宣布要有新组合?

    “景子桑!”

    众人都在猜测时,一名记者率先举手,“能请您谈一谈关于文春预告的……”

    来了来了!

    有一个人开了头,其余的记者们纷纷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围了上来。不过,在场的工作人员们却并未出言阻止,默许了事态的发展。

    “是的。”

    藤岛景子得体一笑,不过,对着记者,显露出一点不擅长应对采访的羞涩,“相关的事情,我也已经听说过。今天的发布会,向各位介绍新的组合是其一,还有其二。”

    说到这儿,她语气一顿,房间的门却吱呀一声被推开。近藤真彦和白波濑杰一前一后走进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

    ……

    坐在电视机前看直播,也能感觉到响彻场内的快门声和刺到人睁不开眼的闪光灯到底有多激烈。

    “正戏来了。”

    站在电视机前的壮汉,嘀咕了一句,说的却不是日语。

    这是一家位于新宿的麻雀店的二楼,不大的空间里,此时此刻,或站或坐了三五个青壮男子。

    他们都是在新宿活跃的由华人组成的帮派成员,这些人都是些偷渡客,下手狠辣,连曰本的极道也对他们忌惮三分。

    前几天,这个帮会接到来自香江的某位大人物的委托,要他们帮忙,向这个叫近藤真彦的家伙讨债。

    电视机里,一身黑色西装的近藤真彦,在发言桌前坐下。和满面春风的藤岛景子比起来,另一边的近藤真彦却是一副死到临头的灰败模样,还没说话,就先冒冷汗。

    他磕磕绊绊,声音低沉,“各位好,我是近藤真彦。关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给各位添了麻烦……”

    近藤真彦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媒体面前,这个在艺能界早已失去了价值的偶像,此时此刻,在记者们的刺探当中,正要化作媒体狂欢时要点燃的火把。

    “世面上,流传着一些关于我和近藤桑的传言。”

    藤岛景子侃侃而谈,“我身为幕后人士,遵守不走到台面上来的规矩,所以一直没有接受过采访,本以为不实的流言会自动平息,没想到会为各位带来困扰……”

    &nbs8pdf.p;  她把喜多川扩教给她的那番说辞,添油加醋又说出来。

    她烦透恨极了近藤真彦,绝不可能留一丝情面,在表明了自己是懒得理会流言后,言语之间,又暗暗指责是近藤真彦借着假新闻招摇撞骗。

    除此之外,藤岛景子又借着要出道的平家派再三强调,自己是不在台前出现的老派黑衣人,今天如果不是要参加平家派的发布会,她也不会露面。

    下面坐着的记者,未必有几分相信她的说辞。

    但这番切割的话说出来,却释放了一个信号:不必对近藤真彦留情。

    得了许可,近藤真彦立刻变成了一块丢进狼狗堆里的肉,狗仔们纷纷扑上去,一个接一个辛辣不留情的问题杀向他,势必将他啃食个一干二净。

    “matchy,关于你欺骗香江女歌手感情、又欠了对方一亿五千万日元的事,要怎么办?”

    ……

    “matchy,你炒作和景子桑的绯闻,是要借此机会寻求复出吗?”

    ……

    近藤真彦被问到冷汗淋漓,不敢回答、又不敢说谎,心里还知道,如果不把事情揽过去,发布会结束玛丽桑可能会要他的命,只好硬着头皮往下说。

    头晕脑胀,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淌,他忍不住拿手帕去擦。

    结果,忘记自己涂了厚厚的粉底,一擦,脸上的粉全花掉,露出被打伤的痕迹,看着人不人鬼不鬼的。

    台下的记者当中,发出一阵嘲笑声。

    一台破车停在那里,等待着它的就是被搬空捣毁的命运。接下来,众人越来越不留情面,围绕着各种辛辣的问题,开始了对近藤真彦的处刑、以及媒体们的狂欢。

    这画面被忠实记录,并且送到了此时此刻看着电视的大众眼前——

    也包括正看着节目的这几个帮派成员的眼前。

    发布会狼狈结束,近藤真彦当场谢罪,宣布退出事务所,并且永久退出艺能界。

    电视机关掉,一个帮派青年去跟坐在麻将桌前,不紧不慢把玩麻将牌的中年男子说话:“老大,被你猜中,这小子从事务所退出了。”

    “退不退出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另一个青年不明白。

    被称作“老大”的中年男子,看了看那个青年,“不懂吗?他退出事务所,不仅失去了依仗,同时,也切断了和外界的联系。”

    “在他退出事务所之后,再到建立新的联系之前,这段时间,这家伙是被孤立的。”

    中年男子精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贪婪,“香江那边的大佬帮忙调查过,这家伙是趁着现在的东风赚了不少,不过,除了吃喝玩乐和买赛车,什么实际的也没做过。”

    近longfacai.藤真彦为了入赘藤岛家全身心投入,本以为藤岛家会成为他的靠山和依仗,结果算盘全部落空。

    也就是说,这个身揣巨款的前知名偶像,现在就像是个怀抱着黄金走在闹市的小孩子。

    “不过,要晚几天动手。现在,他正是受关注的时候。”

    ……

    好不容易结束了拷问一般的发布会,近藤真彦在解约书上签了字,逃也似的离开了事务所。

    昨天晚上,喜多川玛丽气急攻心,今天一早就进了医院。否则,恐怕还要被她给狠狠揍一顿。

    近藤真彦一边松了口气,一边在心里暗骂,那个老太婆被气死最好!

    停车场那里,还有等着看热闹的媒体在停车场埋伏,他没有经纪人,又怕再生枝节,只好自己推挤记者,钻进车里。

    野蛮的态度,又把记者们给得罪了一通。

    但他已经全不在意,反正已经退出了艺能界,用不着再对那帮狗仔客气。

    退了也好!反正也没什么继续待着的价值了……他想着自己还能靠着投资能锦衣玉食,心里又痛快起来。

    他气呼呼回了家,结果,刚到停车场,就被几个看上去不是善茬的壮汉给围住,不由分说,把他拖到楼梯后面,一张麻袋套住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是谁?一定是景子那个丑女!

    近藤真彦努力抱住头,蜷作一团,承受来自壮汉们的痛揍,一边求饶,一边在心里骂。骂着骂着,失去知觉。

    ……

    刚引退就被揍成了大猪头,近藤真彦火大到极点,恨不能立刻拿钱去收买极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在医院里住了没两天,《朝日新闻》整版刊登的“香江歌手阿梅向近藤真彦讨要一亿五千万日元欠款,并为欺骗了她的感情道歉”正式发行,掀起轩然大波。

    不出半天,近藤真彦被打伤住在这家医院的事就传遍了住院部。

    墙倒众人推。

    近藤真彦不顾身体还没恢复,匆忙办了出院。回去的路上,雇佣的司机中途忽然在一道巷口停车,不等近藤真彦反应,前后左右上来三个壮汉。

    他想起被胖揍的恐怖,恐吓与求饶一齐出口。

    结果,对方却语气温和,用不那么流利的日语告诉他,他们是受人所托,前来谈一谈有关他拖欠阿梅小姐的款项的事。

    “我会还的……一定会还!”

    近藤真彦焦头烂额,只想赶紧甩掉这些麻烦事,斩断这些乱七八糟的线,“一亿五千万日元是吗……”

    “不对。”

    为首的那个帮派成员微笑着纠正他,彬彬有礼,“一亿五千万日元是阿梅小姐的欠款,另外,还有要付给我们的辛苦费。”

    “一共是……”他语气一顿。

    几人当中最凶神恶煞的那个,报上个数字,“两样加起来,一共是十亿五千万日元。”

    怎么可能?!

    十亿五千万日元,把他卖掉也不可能有!

    何况……

    “这是敲诈勒索!我要报……”

    警字还没有说出口,近藤真彦先发出一声惨叫。一把闪着银光的小刀,插在他的大腿上。

    帮会份子最懂得如何折磨猎物。

    车子往前行驶,去往未知之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