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08. 达人岩桥

时间:2020-09-2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晚上射乱q的演出,岩桥慎一也跟着过去看了。

    泡沫时代,晚上多得是不论如何都要找个地方去打发时间的人。岩桥慎一跟两个队友合伙的这家livehouse,开张没多久,行情倒是比他和两个伙伴想象中好许多。

    虽然实际说起来,倒不如说是他们三个人想象中的情形过于寒酸。

    当然,现在谈生意是不是兴隆还早得很,就先老实赔钱经营。再说,就算赚钱,也不指望从这么两家livehouse里赚,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在这儿演出的人。

    开这两家店,最大的价值就是吸引地下音乐人来演出,再从里面把优秀的挑出来。

    岩桥慎一目前对射乱q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要在舞台上出怪扮丑。不管台下有没有观众、冷不冷场、是接受欢呼还是挨骂,都不要在舞台上做扮丑角的事。

    从这种最基本的地方教起,颇有那么点手把手教小孩子走路的感觉。

    但是,他经营livehouse选拔新人,这种事也是在从最基本的地方做起,从许多的小孩子当中,选出要手把手教怎么走路的。教得会走路,还要再教怎么才能跑起来。

    峰岛负责东京这家店的运营,今天晚上,岩桥慎一钦点的乐队要来演出,他也留在这儿等着。

    正好,演出一结束,岩桥慎一叫上看了全场的峰岛,带着射乱q的几个人开了总结会,痛痛快快挑了一车毛病,把几个提前一两个钟就开始化妆打扮的小伙子给挑到垂头丧气。

    毛病挑完,事情翻篇,又请他们去吃宵夜。

    “峰岛桑也一起吧?”岩桥慎一邀请。

    等几个小伙子去卸完妆,时间就不早了。邀请了峰岛,正好,就让他当向导,到附近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饮食店吃一点。

    离得近,都不用搭车,走着就过去了。

    岩桥慎一和峰岛走在前面,两个人聊着天。

    乐队的五个小伙子跟在他们身后。刚刚才被挑毛病挑到泄了气,这会儿离开livehouse,就又恢复了精神。碍着老板在场不好太放肆,但也时不时交头接耳。

    五个小伙子虽然都卸了妆,换了常服,但却都染着头发。岩桥慎一和峰岛虽然衣着普通,但却有这么五个小伙子当跟班。

    这么一队人走在路上,还是在星期六的晚上。中途遇到的路人见了,都小心避让。

    到了店门口,还没进去,听到里面颇为热闹的说话声。

    “好像客人不少。”峰岛一边掀暖帘,一边跟岩桥慎一说。

    他们一进去,店里的说话声为之一顿,电视机趁此机会夺回阵地,又将自己的声音播满整个空间。

    “zard的蒲池桑?”

    最先开口的是寺田光男。他一进来,看到占据了饮食店一角的那队客人,略带迟疑。寺田光男非常擅长记忆人脸,见过的人就不会弄混。

    母亲是zard的粉丝,托她的福,寺田光男对主唱蒲池幸子那张脸记得很清楚。

    寺田光男一说,岩桥慎一也看向店里那边的客人。

    还真是。

    看到跟巡演的制作人也在,他猜到这是演出结束后的聚餐。

    ……

    “啊。”

    赤松晴子坐的位置,正好看得到门口。最先进来的是峰岛,愣神的功夫,岩桥慎一也走了进来。

    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五个染着头发、一看就知道玩乐队的青年。

    一大队人进来,弄出不小的动静。其他人也看过去。

    负责跟巡演的制作人发现岩桥慎一,从座位上起来,走过去,“岩桥桑。”

    “真巧。”

    岩桥慎一和制作人寒暄过,看向角落那边的乐队成员们。两支乐队,加上随行的工作人员,这家饮食店一下子被自己人给占据。

    岩桥慎一看了看,干脆和店主商量包场,又临时调了调位置。

    “这是从大阪来的乐队射乱q。”岩桥慎一简单一提。

    两支乐队相互之间打起了招呼。射乱q知道zard是岩桥慎一制作推出的乐队,zard却不知道这支名字怪模怪样的乐队是何方神圣。

    蒲池幸子和射乱q的成员们打了招呼以后,发现其中有个青年正看着她。正迷惑着,岩桥慎一指了指那个青年,说:“这位寺田君的母亲是你们的粉丝。”

    岩桥慎一开了个头,寺田光男大方了许多,“是的,所以很高兴能见到几位。”

    zard的几个人都向他致意。

    射乱q的畠山主动接了一句,“几位在大阪很有人气。”

    这么一说,两支乐队之间的气氛多少有些变化。zard的几个乐手,也开始主动跟他们几个聊天,询问关于他们的乐队的事。

    蒲池幸子不擅长跟陌生人打交道,聊的又是自己不怎么了解的话题,保持沉默,但也不好意思自顾自吃东西。

    她跟赤松晴子挨着坐,偶尔交头接耳两句,目光不由自主,去看不远处的岩桥慎一。

    ……

    “今晚的演出怎么样?”

    岩桥慎一正听负责跟巡演的制作人汇报情况。zard巡演开到现在,他还一次都没去过现场。

    不过,人没到场,每周都会跟制作人通电话了解情况。今晚正好遇上,省去过后通电话的麻烦。

    “越来越稳。”制作人说,“成员们和蒲池桑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很有一流乐队的影子了。”

    “嗯。”岩桥慎一点头,开始琢磨去看zard的现场。

    先前是故意不去,他心里觉得,改变这回事,很难立竿见影,想等着巡演过半,蒲池幸子自己琢磨琢磨、跟成员们在舞台上的磨合也到了一个程度,再去不迟。

    正这么想着,听到制作人对他夸了一句,“蒲池桑的进步也很大,这个速度,让人刮目相看了。”

    “是吗?”

    岩桥慎一去看蒲池幸子,结果,正对上她的目光。他说了句:“冬田桑正夸奖你呢。”

    听他这么一说,蒲池幸子笑了一下。

    刚才她留意着岩桥慎一,把他和制作人的话听了个七七八八。一边听,一边想自己也觉得自己进步很大,心里有点发涨,有句话到了嘴边想说出来。

    岩桥慎一这么说,正好鼓动了她。

    “岩桥桑,您什么时候有空,也去看乐队的演出,可以吗?”蒲池幸子直白的看着他。

    如此直率,岩桥慎一反应了一下,倒不意外,点头,“好。”

    他还记得,蒲池幸子不止外表腼腆这一面,同时,还会带着自己拍过的写真主动找他见面,把自己的过去摊开在他面前,有着如此进取的一面。

    偶遇的宵夜吃完,众人各回各家。射乱q的五个青年回下榻的酒店,zard的成员们也各自回家。

    岩桥慎一叫上峰岛,还有跟巡演的制作人,三个人又去续摊。

    喝了两杯,岩桥慎一说了句:“峰岛桑去看过zard的演出吗?”

    “没有。”峰岛突然被问,摇头。

    zard的整个班底,除了蒲池幸子都跟峰岛有过关联。峰岛效力的是岩桥慎一的制作公司,几乎没什么跟几个成员见面的机会,乐队的巡演进度也不在他职责范围内。

    “一起去看看,怎么样?”岩桥慎一邀请道。

    峰岛倒是没什么意见。两个要去当观众的达成共识,岩桥慎一又问制作人,“明天的票来不及了吧?”

    “现在一票难求。”制作人语气为难,表情却颇为这样的情况感到得意,“岩桥桑要去看,最近的也只能拿下个星期五的票。”

    岩桥慎一点点头,转头跟峰岛说:“下个星期五,拜托了峰岛桑。”

    ……

    “下个星期五一起去看,怎么样?”

    中森明菜忍着笑,和电话那头的冈田有希子商量。

    有乐町的艺术院线换了新电影上映,中森明菜在录音室茶水间的杂志上看到相关的情报,是冈田有希子喜欢的类型,就想着打电话约她一起去。

    那家艺术院线,星期五还有女性优惠。有羊毛可以薅,当然要薅一把。

    想着这件事,中森明菜晚上回了家以后,往她的公寓打电话。冈田有希子过了晚上十点才回电话,和她说,今晚跟南野阳子和本田美奈子一起去跳舞了。

    “今天好悬。”

    冈田有希子在电话里对着中森明菜说,“岩桥桑和大阪来的音乐人聊得起劲儿,我还担心会不会迟到……岩桥桑经常在录音室里待到很晚。”

    然后让正在打工的她也被迫跟着加班。

    “不过,这次难得,岩桥桑让我提早下班了。”

    中森明菜听着冈田有希子和她告状,觉得很有趣。正听得津津有味,那边抱怨完的冈田有希子,牢骚一发完就放到一边,兴高采烈,和她分享今天的新发现。

    “岩桥桑买了好多干货调料,想不到他那么会煮饭!”冈田有希子的语气,像是发现了一件大事。

    她在电话那头兴高采烈,中森明菜在电话这头努力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一边忍笑,一边把话题拉回打这通电话的本意。

    本来是要约她一起去看电影,结果电话一接通,听她告了老板半天状。

    “嗯、嗯嗯。”

    冈田有希子答应,和中森明菜约好,见面之前再打电话联络。

    放下电话,中森明菜终于用不着忍耐,一个人在沙发上笑成一团。只笑还不过瘾,又拿过电话,打给岩桥慎一。

    有希子现在可把你当成料理达人了哦,慎一君。

    中森明菜一边拨号,想起这件事来,还是觉得好笑。

    ……

    “我可不知道有希子是这么想的。”岩桥慎一大笑。

    中森明菜又用那对一看就是情侣用的杯子泡了茶端过来,放在他面前。有点幸灾乐祸,“现在慎一君是料理达人了哦。”

    “还是饶了我吧。”岩桥慎一听着就觉得心虚。

    越是这样,中森明菜越起劲儿,“下次,如果有希子说要品尝岩桥桑的手艺……”自己想象一下,先乐不可支。

    岩桥慎一看她笑得厉害的样子,先替她捏把汗。幸好杯子已经放下了。

    “那种事还是不会发生的。”他笃定。

    想了想,“要是真的有那一天,就只好向有希子承认,其实是买给你的。”到时,可就要他和中森明菜一起向冈田有希子道歉了。

    毕竟,最先听到“料理达人”这句话的,是这个正幸灾乐祸的桃浦斯达。

    被正中红心,中森明菜总算收敛气焰。

    “不过,”岩桥慎一还有点困惑,“列了那么长一串清单,装了好大一包,用得完吗?”

    中森明菜回答,“没问题的。”

    看她这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门外汉岩桥慎一只能选择相信——煮饭就是能用掉那么多。

    那一大包干货还放在岩桥慎一那里,等过两天中森明菜搬了家,再给她送到新家那边,免得搬两次。

    她的新公寓那边,预订的家具和电器这几天陆续送去安装好,只等请搬家公司来,把这边要带走的东西带走。

    “搬家真是大工程。”

    中森明菜环视起居室,先觉得任务艰巨。看着没多少要带走的,实际收拾起来,东西只会多到让人头大。明天她休假,就是为了搬家的事。

    今天是星期天。

    晚上,岩桥慎一到中森明菜这儿来。

    前一天晚上,岩桥慎一和峰岛、zard的巡演制作人在外面续摊到深夜,直接睡下了。隔天检查来电记录,才听到中森明菜让他回电话的留言。

    给她打传呼,到了中午才接到回电。

    这种电话不知道要转几手的时代,要一联系就能立刻联系到,也是一种幸福。岩桥慎一内心期待,希望手机技术发展再快一点。

    得亏什么事都没有,要不然耽搁一天,黄花菜也凉了。

    碍着还在工作场合,中森明菜不好多说什么,两人又约了个再打电话的时间。过了晚上八点,中森明菜又打过来。

    聊了几句,知道她明天休假。

    岩桥慎一问她,“我现在到你那儿去,行吗?”

    这么晚过去,就是要留宿了。中森明菜答应了以后,岩桥慎一找出旅行包,把睡衣卷了卷放进去,又带上明天星期一要穿的衣服,去女朋友家过夜。

    “星期五晚上,我要和有希子去有乐町看电影。”

    正说着料理达人的事,中森明菜的话题忽然跑到和有希子的约会那里去。

    岩桥慎一颇为迷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