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09. 蛛丝马迹

时间:2020-09-2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岩桥慎一一脸迷茫。

    中森明菜想着冈田有希子和她告过的状,开始觉得他这个反应很有意思。

    “哦。”他点点头,“我下个星期五晚上也有安排。”

    岩桥慎一也随口一提,权当跟她对行程,“结束大概也要很晚了,也许回不成电话。”

    他的话说出口,中森明菜摇头,“不是这个。”终于不再忍耐,笑起来,“我和有希子约了很早就见面,要是有希子那天有打工,可不要留她太晚。”

    “什么?”

    岩桥慎一叫她这么一说,开始也没多想,接了句:“我不常到代代木的录音室那边去……”话说一半,想明白过来,问她,“有希子向你告状了?”

    “总让职员加班的老板,就是会这样,被她在背后念的。”中森明菜头头是道的。

    岩桥慎一提醒她,“我和你现在,也正在有希子背后念她。”

    “哎?”她露出一副被戳中的表情。

    岩桥慎一觉得怪好笑的,煽风点火,“说不定有希子现在正喷嚏打个没完呢。”

    中森明菜后知后觉,自己好像成了背后打小报告的人,忽然有点心虚。可谁让好朋友的老板就是自己的男朋友呢……

    她脸上藏不住事,一纠结,就瞒不过岩桥慎一的眼睛。看她这副样子,岩桥慎一再也忍不住,笑起来。

    一看他笑,中森明菜回过神来,意识到又被他给摆了一道,瞪起眼睛。

    “下次注意。”

    岩桥慎一见好就收。

    ……

    “下次一定注意。”

    中森明菜吐了下舌头,有点不好意思。出错的次数多了以后,她的气势也跟着越来越低,看着怪懊恼的。

    岩桥慎一把手里折起来的纸又拆开,“没关系。”

    “再来一次。”他说。

    蹩脚老师收一个有耐心的徒弟,某种程度上来说挺般配的。有阵子没折纸,中森明菜这当老师的也手生,久违的折纸教学课开堂没多久,就连连出错。

    情人节,中森明菜送巧克力时,还附带了一只折纸的企鹅。这阵子两人关系进展飞速,见了面要一起做的事太多,原先的折纸教学课倒是被冷落到了一边。

    上次,收到岩桥慎一寄的唱片,中森明菜写回信时,又想起未完成的课。

    两个人就分一点时间出来,在她家里开课。

    “这次绝对没问题……”

    中森明菜对着他的气势低了,对着“折纸”这件事的气势却前所未有的高昂,大有不把手里的企鹅折出个样子就不罢休的劲头儿。

    岩桥慎一很想提醒她,折纸工具书就在她家里,但看她这架势,还是假装忘记了这回事,陪她一起走走弯路。

    真到走不通的时候,她自己就能把工具书的事给记起来。

    以中森明菜这副一定能解决问题的架势,现在提醒,跟给她拆台差不多。

    “再试试这样……”

    中森明菜的手指灵巧的动着。

    两人挨得很近,岩桥慎一看看她手里的动作,目光从她指间移开,落到她垂下的眼皮、微微翘起的鼻尖、微张的嘴唇。

    中森明菜浑然不觉,全神贯注。

    直到——

    “可以了!”她小小欢呼一声,总算找到了开启下一关的钥匙。因为神情专注紧绷的小脸,立刻荡漾开笑意。

    扬起头,要跟岩桥慎一说话,才发现正被他盯着看。

    目光相对,上课时偷懒走神被抓了个正着的学生岩桥慎一非但没有被抓了包的慌忙,反而凑过去,亲了亲她还未散去笑意的嘴角。

    过了一会儿。

    中森明菜脑袋往后撤了一下,也盯着他的脸,看了又看,“慎一君是不是在想那个?”

    她宛如名侦探断案的笃定。岩桥慎一不假思索,“说对了。”

    过于直率的承认,反而逗笑了中森明菜。不过,她随即想起放在她床头抽屉里没有用掉的“那个”。

    明天就要收拾准备搬家。

    果然比起把它放到个什么地方带去新家,先用掉比较好吧……

    “把‘那个’用掉,行吗?”岩桥慎一跟她想到一块儿去了。

    还真是心有灵犀。虽然这样的“心有灵犀”,在此刻多少显得有点微妙。虽然只是想到了一块儿去,中森明菜却有种被看透了内心的不好意思。

    离他远一点,举起手里的折纸,“要专心一点哦,慎一君。”

    “知道了。”岩桥慎一只好老实点头。

    还好中途打岔没有让她把刚想起来的折纸步骤又给忘掉。

    折纸企鹅其实手法并没有那么繁杂,自从放弃了难倒岩桥慎一,中森明菜就不再执着那些连她自己都无从下手的折纸。

    一段时间没碰手生,感觉回来了以后,进度就又上了正轨。

    “过几天,我寄演唱会的门票给你。”

    手里的折纸有了企鹅的样子,但还没有上色,显得怪滑稽的。中森明菜起身去拿画笔,等着“画龙点睛”。

    虽然两个人的画技都不太怎么样。

    “几号?”岩桥慎一随口一问。

    中森明菜坐回他身边,“下个月十六号。……不过,早就开始公开售票了。”

    “到时一定去。”

    岩桥慎一接过她递来的画笔,照着她的样子,在折纸上涂抹。大功告成,两只一看就反复折过好几次、带着“伤痕”、像是刚去历险过的折纸企鹅挨着放在一起。

    “先放在这儿。”

    岩桥慎一把中森明菜的那只拿到自己跟前,“明天回去的时候带走。”

    ……

    “就那么放着吧。”岩桥慎一劝她。

    床头灯的光黯淡,却也能分一点给梳妆台。中森明菜头一偏,看到放在香水盒子里的那只折纸小猫,光线不佳看不真切,越是这样,越觉得它好像活生生的。

    不仅如此,还是一只通晓人性、从有魔法的梦幻时空里而来的小猫。

    当然,她知道,这是去年生日,岩桥慎一折来送给她的纸小猫,没有魔法,也没有意识,更不会知道这边正在做什么。只是普通的折纸小猫。

    可明知这一点,此时此刻,和那只小猫的造物主在一起,中森明菜忽然有种错觉。

    像是正被这只小猫给看着似的……

    一旦这么联想,就仿佛真的确有其事了。

    可这种事说又说不明白,中森明菜含混其辞,岩桥慎一也猜不到她突然跟那只折纸小猫过不去、想把它收起来的想法来源自哪里。

    热乎乎的气息将她包裹,中森明菜终于无暇顾及小猫的存在,也不再去追究到底有没有一个魔法的梦幻时空,小猫又是否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但有魔法的梦幻时空大概确切存在。

    中森明菜偏过头,迷迷糊糊,看到放在香水盒子里,本该一动不动的小猫,忽然间前后移动,踱起了步子。

    它磨磨爪子,像随时就要扑向它的猎物。

    自顾自做着伸展的小猫,忽而留意到她的目光,张开嘴。

    中森明菜听到它“喵喵”的叫声。声音在她脑海里出现,又被她从脑海当中挤走,自口中吐出。

    小猫磨利了它的爪子,发现了它的猎物。它忽地冲破香水盒子,看着要从梳妆台跳到这儿来——

    看着就要到她眼前。

    中森明菜像要捍卫自己的猎物似的,紧紧抓住他。

    当猎物放弃挣扎,终于低下头来,小猫发出心满意足的“喵喵”的叫声。

    中森明菜偏过头去,梳妆台上的香水盒子完好无损,光线影影绰绰,折纸小猫安安静静待在里面,一动不动。

    她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叹息一声。

    回过神,岩桥慎一靠过来,轻轻抱住她的肩膀。

    ……

    上班族的星期一忙忙碌碌。

    岩桥慎一带着今天上班要穿的衣服来了。早上洗漱过后,他把昨天换下来的衣服卷好收进旅行袋,换好上班套装。

    按说用不着早一步回家去换衣服,时间该宽裕一点。但中森明菜的助理说好今天八点就过来,帮她搬家整理。

    八点就来帮忙搬家,是有点早。

    这样一来,碍着过一会儿她的助理要过来,岩桥慎一不好太磨蹭,吃过早饭,就准备告辞。

    走之前,还没忘记一件事,问中森明菜要卧室里的垃圾袋。

    “我把它带出去。”

    不然,等下助理过来帮忙做搬家整理,要是看到了的话,那未免太让人惊喜。

    中森明菜去把垃圾袋系好拿出来,递给他,像是要掩饰害羞似的,盯着他,故意道:“想得这么周到。”

    岩桥慎一只有笑着接过来而已。

    而和垃圾袋一起递给他的,还有中森明菜“路上小心”的叮嘱。

    ……

    送走了岩桥慎一,不多时,小助理摁响她公寓的门铃。

    当明星的要搬家,从决定换房子开始,再到全部搬过去,事务所都全程跟进。小助理登堂入室,穿着打扮,像是要参加公司组织的户外活动。

    中森明菜见了,为之一笑,“真厉害。”

    小助理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要过来搬家嘛。”所以当然要穿的方便做体力活才好。

    上午,先由小助理陪着她一起收拾东西,下午搬家公司来,到时,大本也要过来。

    对她要搬家这件事,大本无非照做、听她的安排。反正中森明菜不是第一次搬家,在帮她搬家这件事上,大本也好,小助理也好,都挺有经验的。

    “好可爱!”

    中森明菜正环顾起居室,思考从哪里下手,忽然听到小助理的赞叹。她看过去,心一下怦怦跳,有点被看到了秘密的感觉。

    桌子上还放着昨天晚上的那两只企鹅。

    说着“明天回去时带走”的岩桥慎一,没有带走折纸企鹅,而是带走了别的东西。

    “明菜桑好厉害!”

    小助理对着中森明菜的折纸手艺欢呼。她整天跟着中森明菜,知道她有折纸的爱好。越是知道,在看到这么活灵活现的折纸以后,才越是佩服她。

    不过,称赞是一回事,她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两只折纸企鹅上面的涂画,看着似乎不像是一个人画出来的。……莫非是明菜桑故意画成两种风格吗?

    “忘记收起来了。”中森明菜若无其事走过去,把两只折纸企鹅给拿在手里。

    小助理看看她的脸,心里默念助理手册其中一条——不要有过度的好奇心。念完一遍,立刻进入角色,问中森明菜,接下来要做什么。

    接下来的一整天,中森明菜都为了搬家的事忙忙碌碌。

    ……

    一早,就先在唱片公司里开会。星期一的岩桥慎一,一整天都忙忙碌碌。

    今天的例会,渡边万由美也过来了。两人事先通过气,要在今天的会议上,把岩桥慎一准备做的那个企划提案,和团队里的人通气,听取众人的意见。

    他们两个私底下先大概搭了个框架,确定了“制作企划专辑”这样的概念,并且先把己方能拿出来的“牌”事先列出来。

    心里有了底以后,这才把企划拿出来公开讨论。

    先前做音乐节企划的时候,两个人就是这样。几年过去,现在,他们用不着去据理力争,跟事务所上上下下辩论。

    但是,也不代表能凭着一言堂决定。

    大股东竹田印刷公司派来的人也在会议室里坐着,他向来只负责听,从不插言。唱片公司才刚起步,目前都围着zard团团转,外加一个正在筹备出道的bolan,结构简单。

    正因如此,当他听到岩桥慎一说起这么个企划来的时候,头一次显露出惊讶。

    “首先,基础有两个。一是这次的企划单曲全部发行过以后,会收录进同一张专辑里,并且,还是一张完整性很强,前后衔接并不突兀的专辑。”

    岩桥慎一解释,“二是公司下属的乐队,要让他们也能加入进来。所以,有必要听取这几支乐队的想法,听听看他们想要去合作的方向。”

    “而后,在这个基础上去动员能够动员的。”

    这次的企划,被放到第一位的是nzo系所属的乐队们,是在考虑到和他们般配不般配的前提下,去找寻合适的合作对象、以及可以加进来的其他乐队。

    “积极和演歌歌手、偶像们合作,把大众的目光都拉到这边来。”岩桥慎一说,“就带着这样的信念去制作,把音乐送到更多人的耳朵里。”

    虽然是按着制作企划专辑这样的概念来准备,但岩桥慎一也没有胃口大到要按照一张专辑十首歌的规格来准备。

    正相反,对于过后制作专辑的曲目规格,他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