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11.

时间:2020-09-2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渡边万由美看看他,打趣道。

    岩桥慎一笑了笑,故意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哪儿的话,其实在意的不得了。”

    这个星期一,正好出dreams ome true新单曲的初动销量。

    单曲发行之前,岩桥慎一多方准备,能用的办法都用上。不过,随着单曲铺货上架,这张单曲的事就被他暂且给放到一边,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过分在意销量和反响。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出于信心。

    乐队已经上了正轨,有上一张专辑带起的超强热度和话题度,单曲发行的同时,来自电视台的打歌邀请、音乐杂志的专访邀请,各种资源都向着乐队这边而来。

    唱片销售方们不仅把送券唱片公司的订单翻倍,还自发在店内张挂海报进行宣传。

    各方各面,毋庸置疑给出的都是当红歌手才能享有的待遇。

    “我其实也很放心。”

    渡边万由美知道他故意那么说,也不在意。私下里就他们两个人,她吐露心声,“这次乐队的单曲绝对没问题。毕竟,连索尼的嫡系乐队都避开锋芒。”

    她说的那支乐队是priness priness。

    这支跟dreams ome true有过一次同台演出缘分的乐队,早他们两年签在索尼,不仅唱片约,经纪约也一起签在了索尼唱片为自家歌手建的事务所,是绝对的亲女儿。

    相比之下,dreams oem true这种只签了唱片约的,就是养女了。

    priness priness人气和销量稳步上升,dreams ome true则因为接二连三推出了热门歌曲,名声人气后来居上,竟有赶超这支前辈乐队的架势。

    索尼唱片负责dreams ome true的唱片制作和发行,唱片销售方们的订单也一概送去索尼。

    在事先知晓了dreams ome true这次的超强势头以后,为了避开锋芒,索尼那边将priness priness的新单曲特意推迟了两周发行。

    和zard那种没有包袱、只要定了日子就能上的新人乐队不一样,对priness priness这样急需一张成绩优秀的单曲来证明自己的乐队来说,就有必要选个黄道吉日。

    但不管怎么样,能让唱片公司为了避开和他们撞期特意改日子,早在单曲上架之前,他们这些幕后黑衣人们,就已经隐约能看到这张新单曲的盛况。

    ……

    两人又聊了几句,这时,岩桥慎一办公室里的电话响起来。

    渡边万由美考虑要告辞,却被岩桥慎一给拦住,“稍等一下,万由美桑。我还有事要和你商量。”

    听他这么说,渡边万由美点点头。

    岩桥慎一起身去拿电话听筒。竟然是索尼唱片的平井一夫打过来的。

    姨夫不直接负责乐队相关的事宜,岩桥慎一自从淡出乐队天国的制作团队以来,就很少有机会再见到那个值得守护的魔性笑容。

    正因如此,他突然打电话过来,才让岩桥慎一感到些许意外。

    “久疏问候,平井桑。”岩桥慎一和他寒暄。

    电话那头,平井一夫直奔主题:“岩桥桑,恭喜啦。”

    “哦?”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岩桥慎一有点不在状态。

    得到这么个反应,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平井一夫笑道:“看来我这通电话打来的时机不错。”

    听这副语气,一瞬间,岩桥慎一眼前不禁浮现出他魔性笑容的画面。

    “是dreams ome true。”平井一夫特意打电话来,是为了道喜,“新单曲初登场就拿下榜单冠军,真了不起!”

    “冠军。”

    岩桥慎一听到这一句,明白平井一夫说的“时机不错”是什么意思。随即,他心里被这个消息给填满——志得意满。

    “二十万六千张。”平井一夫又说出个数字来。

    这下,连岩桥慎一也开始不淡定了——难怪值得姨夫特意打一通电话来道喜。这个初动数字,就算是当红的歌手,也少有能做到的。

    “承蒙索尼方面的关照,也托您的福。”

    志得意满归志得意满,岩桥慎一嘴上反应也够快。

    “哪儿的话,我这边也很高兴经手了dreams ome true的签约。”平井一夫回道。

    新年过后,乐队天国的制作仍在继续,岩桥慎一却退出了节目的制作,只继续负责替获胜一期的乐队制作单曲。

    不仅如此,和他搭档的u-miz的渡边万由美也逐渐减少了参与节目制作。

    与此同时,是burning系的事务所逐渐崭露头角。

    能坐到那个会议室里的代表们,都没有傻子。burning把手伸进乐队天国,对唱片公司们产生的影响有限,真正该警惕的是其他的事务所们,尤其是小事务所。

    对平井一夫来说,他在乐队天国这边的工作不会受什么影响,但是,对于岩桥慎一退出制作团队,他心里还是感到很可惜。

    这次,dreams ome true初登场就拿下单曲榜冠军,并且销量一举冲破了二十万张。平井一夫在公司知道这件事,就想着借这个引子,给岩桥慎一打电话。

    这个总有些奇思妙想、还悄悄戴着长颈鹿头套在乐队里扮演吉祥物的青年,不论从能力、还是从个性以及行事作风来说,都颇合平井一夫的胃口。

    两人在电话里相互恭维了几句,岩桥慎一也不忘守护姨夫的笑容,趁着这通电话,表示之后作为庆祝和感谢,邀请平井一夫和索尼的诸位喝酒。

    这样的邀约正中下怀,平井一夫自然也爽快答应。

    放下电话,岩桥慎一回到渡边万由美身边。

    渡边万由美看看他的脸,“好像是有什么好事发生。”

    “是索尼唱片的平井桑,为了dreams ome true。”岩桥慎一坐下来,“新单曲初登场拿到了冠军,卖出去了二十万六千张。”

    “二十万六千!”

    渡边万由美听到这个数字,就算早就对dreams ome true充满信心,也还是面露惊讶。

    一瞬的惊讶过后,立刻转惊为喜。

    “出乎意料。”她斟酌词句。

    岩桥慎一也觉得,“我以为能有个十五万张,就满足期待了,实在没想到。”

    但毫无疑问,乐队在过了之前积攒口碑的阶段以后,已经进入了高速的上升期。拿出了一张无可挑剔的专辑以后,没有人会怀疑dreams ome true的音乐不好。

    连专辑都能那么优秀,能单独作为单曲拿出来发的歌,又怎么可能会差!

    “卖了一通关子,结果却被你给领先一步了。”渡边万由美心情好,打趣他。

    岩桥慎一也心情不错,继续顺着她的话往下说,“是的,所以现在心里可得意了,想立刻打电话给美和酱和中村兄,三个人轮流请客去吃两万日元的自助餐。”

    比起二十万六千张的初动销量,显然是岩桥慎一的话才让渡边万由美笑得更厉害了。

    不过,初动就能卖到这个数字,依照乐队现在的人气和话题度,再参考先前的销量走势,这张单曲前途不可限量。

    “不过,这次的庆功会倒是真的非开不可了。”渡边万由美提起来。

    说是庆功会,但不是为了乐队开,倒不如说是借着庆功会的名义,邀请事务所和唱片公司的相关人员、宣传方的工作人员、乃至于唱片销售方的人,联络一下。

    “那么,是租游艇,还是租用饭店的会场?boss。”

    笑点就长在这个“boss”上面的渡边万由美边笑摇摇头,没有回答他这个有点无聊的问题,倒是反过来将他一军,“我和你也要庆祝一下。”

    “是要庆祝。”岩桥慎一答应着。

    话头一转,玩笑道:“早知道就先不跟你说这件事,等你之后打给我了。……到你事务所那边去听,庆祝的时候还有好酒可以喝。”

    “不过,还有其他的庆祝方式就是了。”

    渡边万由美微笑着把手伸过去。岩桥慎一自然而然轻轻握住,过了一会儿,顺势松开。

    “刚才慎一君有什么事要商量?”

    渡边万由美收回手,把之前未完的话题又给拉回来。

    “还是和zard有关的事。”

    岩桥慎一也转回话题,“我打算和星辰事务所那边协商,请那边安排一下,让蒲池桑去拍摄时尚杂志。”

    “星辰是专攻模特的事务所,杂志方面的资源绝对丰富。”但对岩桥慎一来说,时尚杂志的编辑部门往哪边开他都不知道,完全使不上劲儿。

    “你要让蒲池桑继续当模特。”

    岩桥慎一点头,“不是挺不错的吗?蒲池桑的身材,去拍那种写真杂志不怎么样,但是拍面向上班族的时尚杂志,应该绰绰有余。”

    她个头高挑,身材比例也不错,做office lady打扮,绝不落下风。

    “让乐队主唱去拍时尚杂志,真有你的。”渡边万由美的语气既不像夸奖,但也绝不是挖苦。倒是有那么点“陈述事实”的意味。

    让乐队主唱去当时尚杂志的模特,这种做法在业界估计又要被另眼看待,说不定还要招来传统派乐队的批评。

    不过,在见识过岩桥慎一把宣传做到综合杂志上去的光荣事迹以后,对他想把宣传的手伸到时尚杂志这件事,渡边万由美完全不意外。

    倒不如说,有种“是他会做的事”的感觉。

    “蒲池桑出道之前,也是上班族嘛。说不定也有一期不落都要看的时尚杂志,模仿上面的流行。说实话,她本身的形象,就是生活化的。”

    岩桥慎一说到这儿,话头一转,“当然,我也有另外的考量。”

    他向渡边万由美解释,“蒲池桑本来就是粉领族出身,zard的音乐风格、她本人的作词手法,也都面向年轻人一代,和她年纪相仿的女性应该尤其感觉恰到好处。”

    “而我想让蒲池桑登场的时尚杂志,受众群跟这部分女性重合的概率大约很高。……她们未必听zard的歌,但却会买《more》。”

    “慎一君还知道《more》。”渡边万由美一笑。

    “我可不是随便想到什么主意就说了。”他不是脑袋一拍随口一提,而是在有了这样的想法以后,先去考察了一下时尚杂志。

    “不过,蒲池桑和《more》合得来吗?”她想象了一下。

    这是本面向轻熟人士的女性时尚杂志。

    “也未必是《more》嘛。”

    岩桥慎一把话题拉回来,“只是举个例子。万由美桑,现在这个时代,女性有着各种各样的可能,蒲池桑从上班族成为了乐队主唱,这也是女性众多可能性中的一种。”

    “嗯。”

    渡边万由美表示赞同。话说到这儿,她大概就明白了岩桥慎一的想法。相比那些硬核的、阿提斯特感更强一些的乐队,zard这支乐队面向的就是普罗大众。

    zard的歌是能在卡拉ok里、在朋友或是同事聚会时也可以大大方方唱的歌。

    这样的一支乐队的主唱,她作为“乐队主唱”这个身份离普通女性似乎很远,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她同时也一直在普通女性之间。

    她作为“乐队主唱”的生活对普通女性来说颇为神秘,但作为“女性”,同时又是她们中间的一人。

    “让蒲池桑去拍时尚杂志,接受采访……”

    让她作为女性众多可能性中的一种,去拉近和普通女性们的距离。渡边万由美想一想,也觉得这个想法实行起来挺有看头的。

    “所以,就要去跟星辰事务所那边商量。”岩桥慎一说,“你我在这方面毫无资源是一,分不清楚什么样的杂志是什么样的风格是二。”

    虽然渡边万由美定期收看不止几本时尚杂志,但也默认了被他拽进“不懂杂志”阵营这件事。

    “而且,未雨绸缪。”

    岩桥慎一又提到一件事,“就大大方方让蒲池桑在时尚杂志露面,那样一来,即使过后有人发现她曾当过写真模特,这边应对起来也不至于陷入被动。”

    渡边万由美略一思忖,明白了。

    “过后就去和星辰事务所那边的人接洽好了。”两个人在这件事上达成共识。

    “总之,先鼓动让蒲池桑去尝试一次。”

    岩桥慎一说,“再根据蒲池桑的表现、外界的反馈,以及她本人的想法,进行相应的调整。”

    宣传的手法虽然受限于大众媒体方式,但旧瓶装新酒,也大有可为。

    zard的出道算是让岩桥慎一摸到了一些门道,而这些门道之后也能用到其他的乐队们身上。

    “对了,”他话头一开,有点打不住,“还有bolan。”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