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13. 心事重重

时间:2020-09-2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赤松晴子停住脚步,转过身。

    “真的是您。”

    森友岚士看到赤松晴子的脸,悄悄松了口气,但立刻又感到不知所措。

    “您好。”赤松晴子冲他礼貌一笑,点头致意。

    bolan一直以来注重现场演出,乐队三个人不常出现在公司,赤松晴子还没有正式入职之前,基本也都围着zard忙前跑后,两边很难得遇到一次。

    不过,偶然相遇,赤松晴子也并没有感到意外。

    “好久不见了。”

    森友岚士客气地寒暄了一句。社交辞令说完,一时无语。面对赤松晴子,他不自觉流露出一丝少年般的羞涩,但又得体的隐藏在了温和的表情之下。

    bolan出道在即,当初懵懵懂懂组乐队,在乐队天国里手足无措,那时,就是因为遇到了赤松晴子,森友岚士才重拾信心,并被她给带到了岩桥慎一面前。

    要是没有遇到赤松晴子,那一切大概会是另一番模样,说不定已经放弃了音乐。

    现在终于要主流出道,森友岚士面对未知的前景,还是感觉到紧张。但是,得知赤松晴子也加入了乐队的制作团队,他一时又感到信心大增。

    今天乐队到唱片公司这边来开会,森友岚士心里想着大概能和赤松晴子见面。但是,真的在走廊上不期而遇,却又不知所措,不知道要怎么再说下一句。

    他不知所措,赤松晴子却心平气和。

    “恭喜乐队要正式出道了。”她说。

    “啊。”森友岚士点头,随口说出来:“接下来要拜托您了。”

    赤松晴子一笑,“您已经知道了吗?”她接着说:“虽然参与进来,不过,我还是个没什么经验的新人……首先是不拖后腿就好了。”

    “没问题的……”

    森友岚士想说些给她加油鼓劲儿的话,但话头开了,才又发现自己组织不出像样的话来,一时不知道怎么往下说,有点难为情的笑了一下。

    “谢谢。”赤松晴子替他解围,“总之,接下来一段时间,就请多关照了。”

    赤松晴子另有安排,和森友岚士道别。森友岚士往旁边退了一步,目送赤松晴子走向走廊尽头。

    她的背影很美。

    赤松晴子待人温和,越是如此,才越是让森友岚士感到被她拒于千里之外。那份距离感不知道要如何缩减、如何打破、如何消除,甚至都无法得知那究竟是什么。

    和赤松晴子的不期而遇,让森友岚士接下来到了排练室,和队友见面时,心里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刚才面对着面时,想和她说却又组织不出来的话,这时忽然又出现在脑海。但总不能再去找到她、更不可能让时间倒流回刚才那一刻。

    森友岚士走了一下神,被队友给叫醒,“喂,森友君。”

    五味孝氏打量他们这个年轻主唱心事重重的脸,“怎么了吗?”

    没什么。

    森友岚士正要敷衍过去,但忽然改了主意,“稍微想到了一点也许能作为歌词的东西。”

    ……

    来得最晚的岩桥慎一刚坐下,美和酱就迫不及待举起酒杯,“干杯~”

    岩桥慎一跟中村兄交换了一下视线,两个人都从对方脸上看到拿她没办法的笑容。两个曾毅达成共识,也跟着拿起酒杯。美和酱兴高采烈,和他们两人分别碰了碰杯,喝下一大口香槟。

    三个人聚到一起,为了庆祝新单曲《eyes t me》初登场就拿到冠军。

    此时此刻,他们人在都内一家环境优美、人均消费要两万日元的高级店里。为了来就餐,平时服装品味豪迈奔放的美和酱也稍微收敛了一点。

    但不管外表看上去如何,只要她开口、举杯,立刻就会露馅。

    两万日元的自助餐不能连续吃三次,但两万日元的高级店可选的多得是。就算每张唱片取得好成绩都要轮流请客,那么多的店,也足够他们风风光光庆祝好多年了。

    东京的吃完还有曰本的,曰本之外还有全世界呢……

    美和酱野心勃勃要唱到老死为止,岩桥慎一也只好舍命陪小狐狸,并且在心里盘算怎么能红得更久一些,把全世界的高级店都给吃个遍。

    当然,之所以选在隐蔽的高级店里庆祝,还有个原因,是免得被人给认出来。乐队现在正人气火爆,美和酱出去逛街,都能被粉丝给包围。

    艺人成名以后就告别下町的平民生活,也未必全是因为人往高处走。

    星期一,《eyes t me》初登场就拿到单曲榜冠军、初动高达二十万六千张,这个成绩出来以后,渡边万由美的u-miz,还有索尼那边,都是一片欢腾。

    到了星期二,电台点播榜、有线放送榜、各路榜单的数据也都送到事务所。电台点播榜空降第三名、有线放送榜单直接稳坐冠军。

    这意味着,此刻东京的大街小巷,都在播放这首《eyes t me》。

    大红大火的歌,都难免要走上成为街歌、被歌手本人唱到吐的命运。

    但反过来想,能够被更多的人喜欢、被随口哼唱起来,成为一段生活里的一部分、乃至于成为记忆的一部分,这正是对流行音乐的最高褒赏。

    不仅开局远超预期,在单曲发行再到第一周榜单出来的这段时间里,这首《eyes t me》的口碑也相当之好。

    初动二十万六千张的数字让人欢腾,但良好的口碑,才让参与这张单曲制作的事务所和唱片公司真正放下心来。普遍好评,也就意味着不必担心销量在之后大跳水——

    事实也是如此。

    在新开始的一周里,这张单曲的销售势头仍旧迅猛,继续霸占单曲榜的第一名,统计销量的榜单,在自己的周刊里大胆预测,这张单曲可能会再拿一个周冠军。

    这种预测能不能成真,要到新的一周结束才知道。但这种预测却也能成为一阵推动预测成真的风,鼓动还没有购买单曲的人也走进唱片店。

    一旦感觉到风向,把跟风写在骨子里的曰本人,就会被推到货架前。

    单曲大受欢迎,单曲里附赠的马戏团巡演的投票卷也得到了大众的热烈响应。刚发行的前几天还不明显,过后开始源源不断收到寄往唱片公司的明信片,上面写着想要听的歌的名字。

    事务所和唱片公司两边都派了工作人员,齐心协力整理投票券上的内容。

    “我猜前三名肯定是《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未来预想图ii》、还有现在这张《eyes t me》。”中村兄语气笃定。

    乐队最红的三首歌就是这三首。

    美和酱瞄了他一眼,“就算不是前三名,这三首也一定会唱吧。”

    热门的歌曲没什么悬念,不仅他们、连寄投票券的听众也心中有数。真正要竞争的,是那些没那么热门、但被听众所喜欢的专辑曲。

    何况,为了增加悬念和看点,这次的马戏团巡演,还给未发行的新歌留了不少位置。

    ……

    “我开动了——”

    新宿西口巷子里的小杂煮店,这个时间,店里冷冷清清。岩桥慎一和美和酱在一张二人小桌前面对面坐着。

    豆腐冷得很慢,美和酱咬下一口,被烫到表情夸张,抓起水杯喝下一大口。

    “唉。”总算缓过来,美和酱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

    她耳朵上一对金耳钉秀气可爱,和齐耳的短发颇为搭调。这么含蓄的耳钉,是为了今天晚上去高级餐厅吃饭特意打扮戴上的,但在小而旧的杂煮店里,也并没有不和谐。

    小饮食店包容一切。

    “吃慢一点。”

    岩桥慎一亲身示范,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那一份。

    “慎一君肯定是故意这么装模作样。”美和酱看着他正咀嚼着的嘴,语气笃定。

    岩桥慎一不接她的话茬,心里暗戳戳想,庆功的聚餐没有吃饱,大晚上的又拉着他跑来巷子里的小饮食店吃杂煮,真不愧是她。

    准确来说,是吃完庆功餐,三个人又去喝了两杯。散了场,中村兄要继续去潇洒快活,岩桥慎一也要离开的时候,被美和酱给叫住,说她肚子又饿了。

    “结果转来转去,还是要在小店里再吃一顿。”岩桥慎一说她。

    杂煮的温度已经刚刚好,美和酱心满意足的咽下一口,“就当做是在小店里又庆祝了一次。”

    听她这么说,岩桥慎一一笑,举起杯子——水杯,“那再干杯一次。”

    “干杯~”再庆祝一次,美和酱照样劲头十足。

    杂煮店里就他们两个客人,店主在柜台里不知道忙什么,时而将目光投向这两个装模作样碰水杯的家伙,心里琢磨,那个活泼的女孩子看着有点眼熟。

    难道是到过店里来的客人?

    他也不在意,擦了擦手,闲着无聊,打开电视,随便换了个台。

    “要我说,只要是我们发行过的歌曲,我都很想在演唱会上唱。就算从头到尾唱一遍也可以,反正我最喜欢唱歌。”

    他们坐在这边,能听到电视机里搞笑艺人和嘉宾们的喧哗声。美和酱不在意电视里的内容,继续说她的话,“但如果不能,那我很想唱《一周一次的恋人》。”

    “嗯。”岩桥慎一点头,“你的决胜曲。”

    就是因为清唱了这首歌,岩桥慎一和中村兄才义无反顾聚到她身边。

    “是‘第一步’。”美和酱纠正道。

    岩桥慎一笑着点头,“好的,第一步。”

    “认真一点。”她抓住不放。

    岩桥慎一没办法,正了正神色,“我知道了。”

    “嗯……”

    美和酱看看他,又挥动筷子,把放温了的萝卜送进嘴里,嚼嚼咽下去,“演唱会的第一场在福冈。”

    “没错。”岩桥慎一回答。

    “我给布施明桑当和音的时候去过福冈。”

    “那正人桑也去过了。”

    这两个人就是在给布施明当巡演班底的时候才认识的。

    美和酱不接话,“我和工作人员们一起去吃了很好吃的福冈料理,之后,一大队人还去了那种俱乐部玩。要是去那边开演唱会,慎一君想快活也尽管快活就好哦。”

    福冈的中洲街,可是跟新宿的歌舞伎町、还有札幌的薄野欢乐街齐名的地方。

    “……饶了我吧。”

    岩桥慎一再度对她奔放的话五体投地。

    “福冈过后是名古屋,然后是札幌和大阪,最后是东京……”美和酱看着岩桥慎一,像是演唱会的行程就写在他脸上。

    “嗯、嗯。”岩桥慎一听着。

    心里开始盘算,去札幌开演唱会,是美和酱的衣锦还乡。虽然美和酱本人没有那样的意识,但岩桥慎一却希望她能风风光光回老家开演唱会。

    “到时,慎一君也要跟着到处跑。”

    美和酱又一次把筷子伸向面前的杂煮,但肚子已经饱饱的,只拿筷子去戳萝卜,像个闹别扭的孩子。

    岩桥慎一看着她,心里琢磨她想说却没有说出口的话。

    美和酱不知道岩桥慎一每天具体都忙什么,她自己除了有通告的时候,其他时候要么泡在录音室里,要么就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

    对于音乐之外的东西,她懵懵懂懂,不了解、也不怎么想了解。只知道,有岩桥慎一在,那些需要去周旋的东西,都能被他给漂亮解决掉。

    不过,虽然不知道岩桥慎一每天具体都忙什么,但知道他每天都很忙,难得能有休假,开的唱片公司,zard出道,bolan也要出道。

    就这么忙,筹备这次的巡演,他还要抽空出来参加排练。

    想想也知道,他肯定很累。

    从今年开始筹备岩桥慎一许诺过的巡回演唱会,美和酱心里就有这样的念头隐隐闪现。岩桥慎一在实现她的梦想,是他在她心里画出了那道彩虹。

    但是……

    美和酱觉得唱片公司和dreams ome true,两边正在不断拉扯着岩桥慎一。

    她不是不懂得道理的人,却不愿意把话给挑明说开。

    不管岩桥慎一给的回答是什么,对她来说,心里都不是滋味。

    “吃饱了吗?”

    岩桥慎一看着她碟子里快被筷子戳烂的萝卜,问她。

    美和酱显得心事重重的。

    这时,电视机里,传来一段歌声,“看着这边笑一笑~”

    听到这歌声,岩桥慎一不禁一笑。

    看着还闷闷不乐的美和酱,跟着电视机,唱道:“看着这边笑一笑,不要害羞,smile,smile,smile~”

    美和酱终于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吐槽,“慎一君根本就没有唱歌的才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