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19. 感到寂寞

时间:2020-09-2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我一点也不时尚。”蒲池幸子脱口而道。

    话说出来,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忙向岩桥慎一道歉。

    岩桥慎一不在意,“其实,我也不知道时尚是怎么一回事。”想了想,“不过,你今天演出的穿着就挺不错的,很合适。”

    现在正流行的波浪长卷发、大垫肩西装、还有色彩夸张的眼影,这些元素一点也没有出现在蒲池幸子的身上。

    她整个人像是被水洗过一样,清清爽爽。

    被夸奖穿着和被夸奖演出不一样。蒲池幸子垂下视线,看看自己的手指。

    “幸子桑排斥参加时尚杂志拍摄吗?”岩桥慎一问。

    蒲池幸子想了想,“不知道。只是觉得自己跟时尚杂志不太合得来……”

    “那就是不排斥,而是不自信了?”

    岩桥慎一这么说,蒲池幸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头。

    她也喜欢看时尚杂志,看到模特身上漂亮的衣服和妆容,自己就也想跟着试试。她和普通的都市女性没什么两样,既有对时尚的好奇心,也有对自己的不自信。

    事务所为她接的那本时尚杂志,蒲池幸子也是它的读者。

    “既然这样,不妨请你先试一试。”

    岩桥慎一坚持想法,“乐队的受众当中,女性的比例不低。参与时尚杂志的拍摄,也是一种和她们沟通互动的方式。那既是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她们,同样也多了一个能够接收到她们真实想法的途径。”

    沟通互动,是吸引新粉丝,巩固老粉丝的好办法。

    “是。”

    蒲池幸子认真听着,有些明白岩桥慎一为什么要让她去参加时尚杂志的拍摄和采访。不过,还是有点不知道要如何下手。

    她当过写真模特,在摄影棚,被摄影师指挥着,像木偶一样拍照,拍出来的效果也一塌糊涂,写真卡的销量永远垫底。

    这样的她……

    “要是去拍时尚杂志,应该怎么做呢?”蒲池幸子想到了,脱口而问。

    会问这样的问题,其实就是已经有了愿意一试的想法。

    虽然坐在她旁边的是个已经表态不懂时尚的男人,但蒲池幸子与其说是想要从他那里听到建议,倒不如说是想知道他的想法。

    岩桥慎一对时尚的了解,就是一本《more》。……还有据说他那个桃浦斯达女朋友是有名的时尚达人。

    比起参考杂志,参考女朋友可能要更加直观一些。

    虽然跟他见面的时候,中森明菜从来没有时髦到回头率百分百过。

    但时尚大概也不止是指“回头率”,而岩桥慎一倒也不会认为蒲池幸子是要听他告诉她应该如何穿怎样戴才会如此发问。

    岩桥慎一斟词酌句,蒲池幸子看看他沉思的脸。

    他想了一会儿,“其实,拍时尚杂志和做乐队主唱很相似,都是在做展示自我的事。你不妨把拍杂志,当作是舞台的一部分。”

    “舞台能包容一切。”岩桥慎一旧话重提,“总之,做自己就好了。”

    蒲池幸子目不转睛,看看他。

    岩桥慎一感觉到正被她给看着,却只是目视着前方,“选想穿的衣服来穿,选自己喜欢的造型来做,访谈的时候,说自己想说的话。”

    说到这儿,语气一顿,“我想,所谓的时尚,就是‘做自己’。……从这点来说,幸子桑已经很时尚了。”

    蒲池幸子听出岩桥慎一在夸她舞台上的表现,觉得高兴。

    “我试试看。”她表态道。

    岩桥慎一这才瞥了她一眼,看她一副要努力的模样,安慰道:“放松一点就可以了。试一试,不用有负担,如果你觉得做不来,我这边也不会真的要你硬着头皮做下去。”

    这样的话,如果是别人来说,蒲池幸子未必会信。

    但是,如果岩桥慎一这么说,她就真的相信,只要她喊了停,岩桥慎一就不会再让她做下去。

    “是。”

    蒲池幸子答应着,仿佛真的随着他的话卸了担子似的,松了口气。

    ……

    第二天星期六,是四月一日。

    新一年的会计年度开始,消费税尘埃落定,聚集在代代木公园抗议的小商户仍未放弃抗争,继续举牌。

    而在另一边,导入了消费税的竹下登内阁,因为收受利库路特房地产公司的股票贿赂,在推进消费税的同时,也处在风口浪尖。

    和消费税一起尘埃落定的,还有深陷丑闻的竹下登的命运。

    曰本老百姓对消费税怨声载道,趁此机会,纷纷把竹下登内阁的一地鸡毛当作连续好剧,把《周刊文春》之类杂志的销售量一次次推上高峰,只等最后、最漂亮的大结局。

    但不管首相下不下课,消费税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该继续的都还是继续,若非如此,杂志连载的里库路特丑闻就不会成为当下最流行的连续剧。

    平时道貌岸然的政客,此刻越是狼狈不堪,大众就越是觉得有意思。

    所谓的反差——不过如此。

    新的会计年度开始,入学式、入社式也都将随之而来。

    消费税推进,奢侈品税取消,使得进口商品价格下降,于是,今年要入社的新晋社会人们,纷纷前往购买各式进口衣衫,把自己打扮得光鲜靓丽。

    恰逢星期六,整个东京的繁华地段人挤人挤人,百货公司大楼楼顶,富士胶卷“ick snap”的广告牌俯瞰着十字路口下密密麻麻的恐怖人流。

    今天,dreams ome true搭档广告曲、菊池桃子拍摄的广告开始在电视里放送。

    ……

    “看着这边笑一笑,不要害羞,smile,smile,smile~”

    电视机里出现的菊池桃子清纯可人,伴着《eyes t me》的歌声,露出笑容,随后,跟上ick snap的广告词。

    小小的女孩坐在矮桌前,在笔记本上涂涂画画。

    电视机开着,她却看也不看一眼。里面正播着面向家庭主妇的收纳节目,显然不是她喜欢的。倒是坐在她旁边的大婶,津津有味的看主持人教授收纳小技巧。

    她们在的这间六叠大小的起居室一目了然,收纳技巧似乎既能用得上,却也派不上用场。

    节目中途,插入广告,大婶捧起桌上的茶杯,呼噜噜喝着热茶。电视机里,传来熟悉又陌生的歌声。

    小女孩抬起头来,看到电视画面里对着镜头露出笑容的菊池桃子。

    虽然是没听过的歌,但声音好像是dreams ome true的吉田桑!

    心里刚有这样的想法,大婶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六叠大小的起居室,立刻被搞笑艺人聒噪的声音填充得满满当当。

    小女孩没来得及收回的目光,在电视屏幕上恋恋不舍停留了一会儿,确定方才的画面不会再出现,又移到房间墙壁的挂钟上。

    要是在家里,要是在妈妈身边就好了……

    妈妈要工作,把她托付给邻居的大婶照顾,叮嘱她一定要听大婶的话。她不能随便乱添麻烦。

    才下午三点。

    妈妈要十点钟下班,回家是十点四十分……

    她瘪了瘪嘴。

    “嗯?”大婶瞄了她一眼,“怎么了吗?”

    小女孩下意识使劲儿摇头。摇着摇着,把泪珠给晃了下来,“好想见妈妈。”

    ……

    休息日,一边是往东京的上行线爆满,周边卫星城市的人纷纷趁假期上京来潇洒快活。另一边,则是住在东京的人则要“逃离”东京。

    《综合保养地域整备法》颁布后,全曰本都在大兴土木修建度假村和游乐场,新建的东西有新鲜感,东京人们趁休息日去周边度假快活。

    “……我二哥和嫂子又要有小孩了哦。”

    离开东京的高速路上,岩桥慎一开车,听着坐在旁边的中森明菜和他说些有的没的。他们两个倒不是为了某处的新鲜游乐场特意离开东京,而是趁今天休假一起出来兜风。

    虽说如此,还从来没有出来兜风的两个人,不如说这件事的新鲜感更多。

    “是吗?”

    “前两天回家的时候知道的。平太君,就是我二哥的儿子,还像个大孩子似的,和我说他已经不再是小宝宝了。”中森明菜想起来觉得怪有意思的。

    “毕竟都要做哥哥了。”

    “不过,成了哥哥就不是小宝宝了吗?”中森明菜的口吻也够孩子气的,倒像是在跟小孩子较劲儿似的。

    岩桥慎一觉得比起平太,这个中森明菜更有意思一些。他随口回道,“话是那么说,也许要不了几天,就又要一边哭一边说自己还是小孩子了。”

    “这倒也是。”中森明菜点头。想了想,“成了哥哥,等到父母和家人都围着小宝宝转来转去的时候,就会觉得很寂寞了。”

    “是吧。”

    “真的会很寂寞的。”她看看岩桥慎一的侧脸,认认真真说。

    妹妹中森明穗和中森明菜只差一年,她还没有开始记事,就已经要当个“姐姐”,仿佛谦让爱护妹妹这件事,是伴着出生这件事一起而来的。

    中森明菜没有体会过平太那样欢呼雀跃着要成为哥哥或是姐姐,迎接新生命到来的喜悦,看到那样的平太,心里觉得又新鲜、又有趣。

    但又不能避免的,在心里感到寂寞。

    越是喜欢妈妈,就越是寂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