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20. 母女之间

时间:2020-09-2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我要坐缆车过去——!!”

    电车还没到站,惠理子先兴冲冲的宣布。

    往读卖乐园的这趟专列颇为拥挤。藤村真奈美伸手摁住女儿不安分的肩膀,“知·道·了~”

    逃不出妈妈手心的惠理子敷衍地点点头,去和同行的另一人搭话,“冬美酱,等下我们要冲到摩天轮下去。”

    坂本冬美叫她这昂扬的斗志给逗笑了,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好的,到时就冲过去。”

    比起总是不许她这样、又不许她那样的妈妈,惠理子觉得妈妈的朋友坂本冬美更加亲切可爱。

    星期六下午,学校不上课,藤村真奈美答应了女儿要去读卖乐园玩。许下承诺的时候,坂本冬美也在,惠理子理所当然似的邀请坂本冬美,问她能不能也一起去。

    今年七岁的惠理子,才是个小学一年级的孩子。

    前年,藤村真奈美签约了事务所和唱片公司来到东京时,带着惠理子一起离开秋田。虽然作为演歌歌手的她第一次出道失败,但惠理子倒不受影响,年纪一到,准时升入小学。

    出道失败的演歌歌手就是普通人,不过,刚出道就走红了的坂本冬美,卸了舞台上的妆,打扮得像个普通上班族,也照样没人认得出来。

    演歌歌手们,在台上和台下,几乎是两个样子。

    “只有出门在外,需要签名的时候,才有可能被问到。”坂本冬美和藤村真奈美说。

    和用艺名出道的藤村真奈美不同,坂本冬美是本名。

    不过,这个名字对演歌歌手来说,简直再合适不过。出生就被赋予这样的名字,仿佛连成为演歌歌手也是命中注定似的。

    “我就不同,‘真奈美’这个名字可普通了。”

    不管是本名还是艺名,“真奈美”也是个不起眼的名字。

    藤村真奈美和坂本冬美差不多同期被猪俣公章收为弟子,又差不多同期被送到浪曲师二叶百合子那里学习唱歌,两人关系非常好。

    藤村真奈美年长坂本冬美六岁,把她当妹妹一样照顾,时常请她到家里吃饭。

    大概是起初被收为弟子的时候就待遇不一样,起点不同,藤村真奈美相当安然的接受了朋友走红、而自己前途未知的现实,心平气和与她交往。

    电车到站,藤村真奈美担心惠理子走丢,还摁着她的肩膀往外走。待在妈妈的手心里出不来,惠理子扭来扭去,活像个野孩子。

    她小时候在秋田读幼儿园,班上小孩的家长知道她是藤村真奈美的女儿,叮嘱孩子不许和她玩。不知不觉,把她给养成了个野孩子的性格。

    “不过,这次又要换新艺名,往后就完全把生活和工作给分开了。”藤村真奈美随口自嘲,“像是夜总会里的女招待。”

    “啊!”坂本冬美叫她的话给吓一跳,苦笑一下。

    有时候,她这个年长的朋友,就突然说出句让人捏一把汗的无心之话。这种话要是传到业内人的耳朵里,一定得罪一大片人。

    但是,当着坂本冬美的面如此无所顾忌,这种坦率既是真心的信任、又是无心的试探。

    “生田桑今天去和酒井制作人见面了,不然,他肯定要送我们过来。”藤村真奈美一边排队,想起来,随口提了一句。

    生田是索尼派给她的经纪人。

    “我不喜欢生田桑!”惠理子听到了,扭过头喊道。

    藤村真奈美扳正女儿的肩膀,面不改色,“好好排队哦,惠理子。”

    ……

    藤村真奈美的重新出道计划开始制订了有一阵子,但还没有正式决定下来。

    新的艺名确定为藤彩子,酒井政利和burning方面开会协商时,想让她仿照藤圭子的路线,改唱怨歌。

    不过,藤村真奈美声音甜美,既没有怨女的气势,也缺一点怨女的阴沉。真的要唱怨歌,也不能照搬前辈们的路数。

    酒井政利虽然心里有个方向,但到底怎么走,也还拿不准。

    初次出道失败,第二次出道就没了退路。酒井政利这么多年,经手过的歌手多得是红不起来的,他倒也没有感觉到那样的责任重大。

    相比之下,更加上心的人,还是藤村真奈美的经纪人生田胜。

    生田胜从藤村真奈美签约索尼起就跟着她,对这个从乡下上京的扑街歌手事事上心,比她事务所的经纪人还要周到。

    初次出道失败,生田胜感觉到藤村真奈美情势紧迫,时不时跟酒井政利沟通,想帮忙制定个能一转情势的出道计划,上心到如此地步。

    这个星期六,酒井政利突然给生田胜打电话,请他过去商谈藤村真奈美的事。他自然二话不说,空出下午的时间,去了酒井政利的个人事务所。

    结果,到了以后,酒井政利告诉他,岩桥慎一制作人想邀请藤村真奈美参与他的企划专辑。

    “岩桥慎一桑?”

    酒井政利提醒他,“生田君和他见过一次,之前你和藤村到排练室的时候。”

    生田胜恍然大悟,想起那时见过的那张年轻的脸。

    不过……

    “企划专辑?”

    酒井政利当个玩笑的语气说起,“还是要让藤村跟乐队合作,说什么相中了藤村。我都想象不出来。”但是,嘴上当开玩笑,心里其实有些心动。

    为岩桥慎一提到的那句“把跟乐队的合作,做成藤村真奈美重新出道的一环”。

    “乐队吗?”

    生田胜听到这句话,心里这才把岩桥慎一制作人的身份,跟业内那位专注偶像和乐队的岩桥制作人对上号。

    就见过那一次,竟然点名邀请藤村真奈美去参加他的企划?

    “我也想象不出来。”

    生田胜慢慢组织语言,“所以,很好奇岩桥桑企划的内容,能听他说说看再好不过。”

    他这份好奇是真,想要知道岩桥慎一的打算,想知道如果参与这个企划,对藤村真奈美有没有立竿见影的好处。

    “给岩桥君打电话,约他出来喝一杯好了。”酒井政利说。

    生田胜看着酒井政利拿起电话,一边翻通讯簿,一边拨出个传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