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21. 确有其事

时间:2020-09-2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海滨大道不断往前延伸。

    中森明菜手搭在栏杆上,望着大海。成群的小鸟在海岸边飞来飞去,夕阳西下,海面泛着橙色的光。

    进了四月,白天的时间更长了。但才刚进四月,待在海边凉飕飕的。

    “现在还不到去海边玩的时节。”

    她脚踩着栏杆下的石阶,紧紧抓着栏杆探出身去,左顾右盼。看到海浪翻腾撞击碰出来的白沫,像被大海的威严吓到了似的,一下缩回来。

    不过,看这副兴奋的模样,跟“被吓到”应该是没什么关系。

    她扭过头,见岩桥慎一往这边走过来,像是说孩子气的话似的,和他说:“我想去晒日光浴,把自己晒黑一点。”

    “去夏威夷……慎一君也去就好了。”

    岩桥慎一刚把她大胆的行为给看在眼里,又听到她说起这不着边际的话。“然后和你一起,把自己给晒得黑漆漆的?”

    “黑漆漆也太夸张了。”中森明菜笑得前仰后合。

    出来兜风,她好像心情格外的好。其实都未必需要到什么可赏可玩的地方去,只是偶尔离开东京,换个环境,就足以让她体会到新鲜感。

    想和岩桥慎一去国外旅游,其中暗藏的,则是离开“中森明菜”这张名气的大网的心愿。待在曰本,就难以像普通人一样,大大方方拉着男朋友出入任何地方。

    中森明菜从石阶上跳下来,打量岩桥慎一的脸,“慎一君晒黑一点,说不定挺有味道的……像是运动员什么的。”

    “那现在呢?”岩桥慎一把替她买的果汁递过去。

    她故意道:“现在是个整天待在办公室里、不肯和女朋友一起出来约会的社长桑。”

    “……”那这算什么?

    岩桥慎一无语,她倒是高兴了。从他手里接过果汁,美美喝了一口。拿果汁的时候,她的手指蹭过来,冷冰冰的。岩桥慎一一边喝自己的咖啡,另一只手攥住她的手指头,替她暖一暖。

    中森明菜喝了自己的果汁,又说想喝他的咖啡。岩桥慎一把自己的递过去给她喝了。

    “慎一君喝果汁吗?”中森明菜问。

    大庭广众下喝她的饮料,岩桥慎一觉得放不开。虽然其实难得有几个行人,两个人出来兜风,特意没去那种度假胜地。

    “喝吧?”她像在撒娇似的劝诱道。

    中森明菜这是蓄谋已久,就等着看他这副有点不好意思的模样。论起恶作剧,这个桃浦斯达一向不输给谁。

    “……那就喝一点好了。”岩桥慎一厚起脸皮,低下头。

    大概是当地的小学生,骑着自行车路过他们,留下一串欢声笑语、自行车清脆的铃铛声、以及——

    “那边有亲亲热热的情侣~”如此不加掩饰的童言无忌。

    中森明菜哈哈大笑。

    刚才还觉得不好意思的岩桥慎一,心里忽然冒出那么点奇妙的自暴自弃感。这时,他想起来,随口一说:“我有一次,就做梦梦到你在海边骑自行车。”

    “是吗?”

    中森明菜听着觉得稀奇,明明是他的梦,可她这态度,倒像是确有其事似的。

    “我还没有梦到过你。”她这么说着,忽然使劲儿盯着他看了看,“下次我也做个有你的梦,……要有意思一点的。”

    这语气,仿佛梦到什么,自己能说了算似的。

    “比如一起在海边晒日光浴。”岩桥慎一说。

    “要一丝不挂呢……”中森明菜嘀咕了一句,想到些什么,扭过头去自己先笑个没完。她的侧脸洋溢着稚气,像个孩子似的。但眉梢眼角,却飘起女人的羞涩。

    这样的中森明菜,实在富有魅力。岩桥慎一看着她,心里涌上一阵对她的温情,继而这阵情感涌遍全身。

    海风强劲,把她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

    岩桥慎一站到她身后,单手摸着她的额头替她往后拢。不过,却越拢越乱。中森明菜在他手心里笑,伸手抓住他的手掌。

    海风凉飕飕的,她呼出来落到岩桥慎一手上的气息温暖潮湿。

    ……

    这时,岩桥慎一放在口袋里的传呼机响了。

    中森明菜有点扫兴,使劲儿抓住他那只手,嘀嘀咕咕,“整天待在办公室里,和女朋友出来约会还要忙个不停的社长桑……”

    与其说是碎碎念,不如说是念给他听。

    岩桥慎一在她身后,听得一清二楚,笑了一下,赶紧忍住了。

    “晚上吃点什么呢?”他若无其事,不提传呼那一茬。

    这一带的商店街关门都早,从这儿回东京,开车大概得一个多小时。真要回去再吃,肚子可要饿扁了。

    “嗯……”中森明菜没想好。

    她过完了碎碎念的嘴瘾,松开手,把球丢给岩桥慎一,“慎一君要不要去回电话?”

    “……”这个桃浦斯达,心肠一点也硬不起来。

    岩桥慎一这才把传呼机拿出来看看。四下张望,海滨大道对面有个电话亭。他跟中森明菜说了一声,穿过马路。

    中森明菜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进电话亭,拿起听筒,插入电话卡。

    是酒井政利事务所的电话。

    岩桥慎一回拨过去,又被转给酒井政利。等着的时候,他心里琢磨,不知道酒井政利打电话为什么。

    一边想,一边看向电话亭外。

    中森明菜背转过身,把果汁放到脚边,又跳上石阶,紧紧抓着栏杆,向外探出去。

    太阳越来越沉,红通通的夕阳看着颇为寂寥,像把整条海滨大道、包括站在那儿的中森明菜也给一起吞进去似的。

    “慎一君,久等了。”

    电话那头,传来酒井政利的声音。

    酒井政利想叫他今天晚上一起去喝酒,顺便见一见藤村真奈美的经纪人,一起聊一聊关于那个企划、还有索尼方面对藤村真奈美的规划的事。

    “我和生田君打算先去喝几杯,岩桥君中间几时有空,也加入进来吧?”

    星期六的晚上,喝到凌晨两点的也大有人在。

    岩桥慎一看着对面的中森明菜,婉拒道:“今天晚上不凑巧,另有些安排……”他提议明天晚上、或者改日,由nz这边负责招待。

    放下电话,他穿过马路。

    中森明菜还在玩那个探身出去的游戏,岩桥慎一过去,她跳下来,高高兴兴的,“怎么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