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30. 外斗内斗

时间:2020-09-2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你问我‘怎么样’?”渡边万由美叫他给逗笑了。

    岩桥慎一话说出口,自己也忍不住笑,强词夺理,“要做企划,就得你点头,当然要问你了。”

    渡边万由美索性不接话茬,反问:“那么,你又有什么打算了?”

    “总而言之,先备足一百万张单曲的货。”岩桥慎一一本正经。

    渡边万由美听着。

    “备足一百万张的货,对外发通稿,说这张单曲的出货量已经达成百万张。”岩桥慎一说。

    这样一份通稿,就是在给自己造势,给大众吹风。

    还是要抓住曰本人喜欢跟风的心理。

    dreams ome true以及乐队的新单曲现在爆红是事实,而通稿的意义,就是要把“爆红”这件事在大众心中的印象再次加深,让原先不感冒的人开始感兴趣,煽动还在犹豫的人也去贡献一张。

    “要是这一周要是能拿三连冠,通稿的效果会更好。”

    岩桥慎一说到这儿,又提了一句,“所以,万由美桑给乐队在这一周准备的宣传策略收效如何就至关重要。”

    在已经连冠两周,又在第三周和人气偶像胶着的情况下,这周即使输给男斗呼组,也不耽误他们发通稿。但如果赢了男斗呼组,把当红的偶像给打倒在地,那这份通稿发出来,效果绝对可以翻倍。

    换句话说,这周要赢男斗呼组,是必要的一步。

    “嗯……”

    渡边万由美若有所思。想到些什么,抓住他刚才的话,忽然又问了一句:“这是‘首先’,那还有‘其次’吗?”

    岩桥慎一直笑,“真不愧是你。”

    既会抓重点,还有着一颗不把他的点子给榨干决不罢休的心。

    当黑心老板岩桥慎一遇到黑心老板渡边万由美……他接着往下说,“其次。”

    听到他加重了语气的“其次”,渡边万由美忍俊不禁。

    “新专辑快要发行,巡演也要开始。我们在单曲里不是还附赠了演唱会选曲的投票券吗?”岩桥慎一旧事重提。

    “在投票日期截止之前,开始给这次的巡演打广告。”

    不仅要打广告,还要打个美轮美奂,让人看了就想去参加的广告。

    岩桥慎一说到这儿,语气一顿,看看表情认真的渡边万由美,故意道:“然后……”

    “还有‘然后’?”

    渡边万由美这次真没想到。回过神来,意识到他是故意的,无可奈何。

    岩桥慎一也不是故意涮她,“有的、有的。”

    他说,“然后是,除了许诺《the best ten》的三连周冠庆祝演出之外,暂时不要再接音乐节目的演出。”

    音乐节目普遍要唱全曲,唱多了销量也就没了。

    “好的。”

    渡边万由美答应着。为了回报刚才被他涮了一把,故意又问了一句:“接下来呢?”

    “接下来……”

    没想到,岩桥慎一真的一副还能再往下说的架势。

    本来还等着笑他一下,这下,渡边万由美有点吃不透他了,等着他说。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岩桥慎一才不紧不慢:“接下来,要请万由美桑准备庆祝的好酒。”

    “……”

    又被涮了一次的渡边万由美无语。

    再这么下去,还不知道话题会跑到哪儿去。渡边万由美放弃跟他较这个劲儿,“知道了。总之,为了配合你的点子,我这边要先安排下去,总之,把这一周赢下来。”

    ……

    要卖出一百万张的单曲,谈何容易。

    一百万张是个什么概念呢?

    现在这个时间,全曰本约有一亿两千万人口。去掉小小孩,再去掉老老人,拥有唱片购买能力的,也就七八千万人左右。

    六七十年代,唱片业繁盛的时候,年年都有复数的百万单曲诞生。

    进入八十年代以后,受到电视上大量音乐打歌节目的冲击,以及唱片租赁市场的影响、等等各方面原因,唱片市场开始走入低迷。

    岩桥慎一决定入行的1985年,正好是唱片市场大幅缩水的第一年。

    他那个有点倒霉的桃浦斯达女朋友,巅峰期撞上唱片市场低迷期,最畅销的单曲也就卖了六十多万张,不仅如此,每到年底,还总是很巧的被更强的对手给压一头。

    单曲年榜被连压三年,第一年输给风靡全国的偶像乐队the hekers还情有可原,第二年the hekers退场,却半路杀出个超强一发屋石井明美,被一支翻唱单曲压倒在地。

    等到第三年,偶像当中她是桃浦斯达,也没有再冒出个强势的一发屋——

    然后,就被走红于七十年代、过气许久的老前辈濑川瑛子给扑倒胖揍了一顿。不仅如此,拿了年冠的这支单曲还是濑川瑛子在前一年发行、发行时连两千张都卖不出去,通过电台点播打开销路这才走红的老歌。

    偶尔也想替中森明菜这个运气叹口气。

    从去年,唱片市场开始有复苏的迹象,榜单前列的歌手,总销量也有了明显的提升,不再像前几年那样只有可怜兮兮的四五十万张,而是开始在百万的门槛打转。

    从这点来说,唱片市场又有了百万单曲诞生的土壤。

    先前,事务所和唱片公司对《eyes t me》这张单曲预估的最终销量是六十万到七十万张之间,但以眼下的销售势头,这张单曲可挖掘的潜力该不止这个数字。

    如果自然贩卖能有个六七十万张,那再添上几把火,冲击一下百万这道龙门,也不是妄想。

    目标百万,看着又远又难。

    但是单曲开卖以来的势头,给了岩桥慎一冲起来的信心。

    ……

    dreams ome true这边,为了能拿下三周连冠的记录,动用起能用得上的临时宣传方式。杰尼斯那边,也为了男斗呼组拿下冠军而使出浑身解数。

    刚发行第一周的单曲对上进入发行后第三周的单曲,怎么看也是男斗呼组胜算更大……本该如此。

    结果,单曲正式开卖以后,男斗呼组却表现的劲头不足。

    借着偶像身份的光、再加上乐队热潮的话题,男斗呼组的出道风风光光,但在他们横空出世的同时,通过乐队天国那档节目走出来的乐队开始在乐界崭露头角。

    这些需要连续赢五周才有机会正式出道的乐队,各个硬实力出众,远不是绣花枕头一样的偶像乐队能比得上的。

    在大众心里,乐队这一形式是有实力的象征。而男斗呼组这种表演型的乐队,刚出现的时候让人期待,但出道的同时也就露了怯。自身实力露怯的同时,还有不断涌现的真正实力派在一旁衬托,只能一张不如一张的下跌。

    这次,跟dreams ome true撞到一起,不少唱片店为了话题度,甚至自发玩起了“对决”的戏码,把两支乐队的单曲放到一处。

    当经纪人把这件事告诉成员们的时候,男斗呼组的成田昭次,脸唰一下红了。

    随即,他想起去年红白歌会的事。那时,和男斗呼组对战的就是dreams ome true。现场演出时,他们被dreams ome true给狠狠“教训”了一番。

    但那时,论销量还是男斗呼组更领先。

    结果没想到,转过年来,会跟dreams ome true在排行榜上也遇到。不仅如此,还是他们拼尽全力对抗已经第三周的dreams ome true。

    唱片店把两支乐队的单曲放到一起,顾客要是进店试听了……

    不论最后谁输谁赢,成田昭次想到乐队这一周的对手是那么可怕的乐队,心中技不如人的痛苦再度复苏。

    直面dreams ome true,也就是在面对自己没有才华、只能凭借相貌和事务所的包装来做乐队、并且自身无力反抗的残酷现实。

    因为乐队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事务所给的……

    如果只把偶像或者乐队当成是份工作,或许能避免这种纠结。但是,男斗呼组这几个青年,当初会组成乐队,是因为对乐队感兴趣。

    一边是面对dreams ome true露怯的成员,另一边,经纪人还在给成员们打气,“几位,这一周至关重要,一定要努力,拿到冠军,不要输给朵力康姆。”

    “我们已经很努力了。”

    男斗呼组的高桥一也心里不服气,争辩道。

    经纪人对他的反应无动于衷,“但还不够。如果你们真的够努力了,那现在也就不必为了能不输给朵力康姆,想方设法的去宣传。”

    高桥一也被呛了一句,愈发不忿,“是玛丽桑……”

    “高桥君!”成田昭次看着经纪人冷下来的脸,赶紧制止道。

    被提醒了,高桥一也还瞪着眼睛,一副努力忍耐的样子。一堆憋在心里要说的话,让他的表情都僵硬了。

    “是你们不够努力。”

    经纪人是个发量稀少的中年男子,总是板着一张肥胖的脸,他无视高桥一也的愤怒,慢慢说道:“因为你们不够努力,没有和名气相配的实力,所以事务所才会削减你们的资源。”

    不久之前,喜多川玛丽撤掉了本来是男斗呼组的成员参加的节目,换上了正在进行出道准备的新组合“平家派”。

    刚出道时,男斗呼组势头惊人,享受到的是最好的资源。但随着过后一张不如一张的露怯,乐队的实力没有太大提升,可挖的潜力也一眼看得到底,事务所那边暂停了对乐队的继续投入。

    暂停投入情有可原,但被削减资源拿去给新人却让成员们措手不及。

    个性刚烈的高桥一也,认定是乐队被喜多川玛丽给针对了。

    乐队的几个成员都颇有自己的个性,但是,有个性有想法,却又没有匹配的实力,再加上几个成员都不是那种谄媚的人,所以一直不被喜多川玛丽所喜。

    这次负责带平家派的人,就是玛丽桑的女儿景子桑。

    高桥一也怎么看都认为是喜多川玛丽在借机敲打他们,拿走本该属于乐队的资源去栽培她的女儿。

    平家派是藤岛景子真正全权负责的第一支组合,近藤真彦的事故过去以后,藤岛景子提早接手起了经纪事务。

    喜多川玛丽为了给女儿将来顺利成为继承人铺路搭桥,明里暗里的给她助劲儿。

    但是,这种事可以在心里想,绝不能说出来。

    这时,一只手搭在高桥一也的背上,用力一按。是乐队的队长前田耕阳。他摁着高桥一也低下头,自己也跟着弯腰,“是,对不起。”

    “我们会加倍努力的。”

    前田耕阳使劲儿摁着高桥一也。

    输给dreams ome true,高桥一也完全不觉得羞愧。才华和水准都比不过他们,输掉反而正常。

    高桥一也看来,忍耐喜多川玛丽的横行霸道、却还要对着她低下头,才是真正的耻辱。

    但商品被如何包装、摆放在橱窗里,是经营者说了算。

    “对不起。”高桥一也泄了气。

    经纪人的表情松弛了一些,“那就请几位加油,好好准备接下来的节目录制吧。”

    ……

    男斗呼组为了稳住销量各种努力,但星期四晚上,《the best ten》宣布dreams ome true拿到了第二个冠军的同时,又把事先沟通好的那番“三连冠就来庆功”的话公之于众。

    本来想着能在电视节目里看到dreams ome true的观众,开始为了能让乐队实现三连冠而努力。

    买唱片的买唱片,写明信片的写明信片,还有自发向亲朋好友推荐的。多管齐下,一时之间,这张卖到第三周的单曲,在唱片店的销售情况,又一次热了起来。

    而不知情进了唱片店的顾客,看到和dreams ome true放在一起的男斗呼组的单曲,试听一下,高下立判。

    甚至连为了男斗呼组而来的顾客,其中有些人,在试听过以后,就从买一张变成了买两张。

    在乐队热潮兴起的当下,乐队就要有实力,这件事更被普罗大众认可。

    越是坚信这一点,当实力超群的乐队和绣花枕头的乐队被放在一起的时候,后者非但当不成前者的对手,甚至极其微妙的通过反衬给前者打了广告。

    到星期天的时候,这次的“交战”在双方心里就都有了个结果。

    u-miz这边,印盘厂马力开足,把出货量补足一百万张,请撰稿人准备好出货百万张的通稿——准备了两份,其中一份里写到了乐队的三连冠。

    正式的成绩出来以后,由销量决定到底要发哪一个版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