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31. 内敌外敌

时间:2020-09-26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eyes t me》三周连冠达成!!”

    “dreams ome true大胜利!!达成自身最好销售记录!!”

    新的一周开始,街头巷尾、报纸与电视,集体将dreams ome true拿下三连冠的消息送到大众身边。

    上一周结束,《eyes t me》卖出十一万八千张的好成绩,这样的走势,强到任谁都要刮目相看。

    而和他们争夺冠军的男斗呼组,则卖出去了九万七千张。这个数字单独拿出来已经称得上是很不错,即使不是周冠军,也不算输得太难看——

    前提是把他们给击败的不是dreams ome true而是别人。

    开卖之初,男斗呼组目标是要从dreams ome true手里夺走冠军宝座,但事到如今,非但没有拿到冠军,还反过来衬托了对手的强势、并暴露了自身的无力。

    媒体看热闹不嫌事大,在大肆报道《eyes t me》三周连冠的同时,极其顺手的把男斗呼组给拉过来炒话题。

    要看一次胜利值不值得兴奋,须得看看战胜的对手是什么人。

    在单曲发行第三周、卖气开始消退的时候,还能把当红的偶像乐队给打倒在地。这份胜利、这个三连冠军含金量格外之高。

    不仅如此,两支乐队的身份也极有得写。

    一边是从乐队天国里连胜五周、保持着节目开播以来最高分数记录的绝对实力派乐队,另一边是依靠事务所栽培、名义是乐队,实质上还偏向偶像的偶像乐队组合。

    一边是从七十年代就占领乐界并延续至今的偶像派,而另一边,则是在最近这一两年里声势飞涨的乐队派。

    这样的两支乐队撞到一起,甚至可以说成是乐队和偶像的一次正面对决。

    偶像在这几年里已经开始走入下坡,取而代之的新生力量是乐队。这是正在乐界发生的事。

    业界的人对这件事有所感觉,并开始进行调整。但对大众来说,虽然能够感觉得到近年来国民级的偶像越来越少、由乐队演唱的热门歌曲越来越多,可“感觉”到底看不见摸不着。

    业界的人是因为手握数据,才有这样的认知。对普罗大众来说,同样要有一个摆在面前的现实,才会对乐界正在更新换代产生清晰的实感。

    而这一次,dreams ome true迎战男斗呼组,在卖气已经消退了的情况下堂堂正正打败了当红的偶像乐队组合。

    一场对决,终于把这件事给摊开在了大众的面前。

    乐队强势攻入乐坛、消费者对偶像的兴趣减少、且越来越反感无实力的绣花枕头……这次dreams ome true和男斗呼组的对决,为媒体提供的素材实在是太多了。

    虽然碍着偶像们还有不小的市场,不好明着写,但不妨碍擅长玩弄笔杆子的媒体们含沙射影一番。

    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写,毋庸置疑,即使媒体是在报道销量之余借题发挥,对dreams ome true来说,只有再度迎来一波免费宣传的好处,没有坏处——

    销量是实打实的,只要成绩够强,这些吹捧就都是“恰如其分”。

    真正需要作出应对的,反而是杰尼斯。

    早间的一波报道来得猝不及防,喜多川扩一早刚起床,就接到姐姐的电话,说男斗呼组成了衬托dreams ome true的垫脚石。

    “我已经给白波打电话,去跟媒体那边打招呼。”喜多川玛丽说。

    她在电话里匆匆忙忙说了自己的处理策略,喜多川扩还有点不在状态,“成了垫脚石是什么意思?”

    “上周的销量出来,男斗呼组输给dreams ome true两万张。”

    喜多川玛丽解释,“一早媒体报道的时候,拿我们的组合去衬托那支乐队有多厉害,虽然不是实写,但一看就明白。……不知道是不是dreams ome true事务所发的通稿。”

    “这样吗……”喜多川扩反应平淡。

    喜多川玛丽习惯了弟弟的喜怒不形于色,同时也习惯了自顾自表露自己的情绪,“不管怎么说,本来男斗呼组声势就在止不住的下落,现在就算不是实写,被看出来也会消磨他们的声势。往长远说,还会对事务所其他的人产生不良影响。”

    如果再往深处说,偶像现在形势不佳,此事众人虽然心知肚明,但还没有被明晃晃摆在台面上。这次男斗呼组输给dreams ome true,是把这块布给掀开了。

    “总之,就算是虚写也不行。”她在电话里断言。

    已经踩到男斗呼组身上的脚印儿收不回来,媒体们也是看准这个空子钻了一下。虽然杰尼斯势力大,跟媒体也努力搞好关系,但这不妨碍媒体两头吃。

    娱乐新闻媒体就是这样,要一边吃他们送来的点心,一边阴阳怪气送点心的人。

    “就这么处理也好。”喜多川扩理清了姐姐的话,心里无可无不可。

    和媒体打交道,永远不可能密不透风事事顺心,要是过于强势,反而会得罪他们,背地里吃更多的苦。但同样的,也不能放任媒体胡来,免得蹬鼻子上脸。

    像现在这样,先让媒体借题发挥一把过了瘾,再把口子收起来,正好。

    喜多川玛丽虽然在行事方面,有不少让喜多川扩不赞同的地方,但这样的小插曲,交给这个姐姐去处理倒也放心。

    正走神,忽然又听到姐姐在电话里抱怨,“男斗呼组那几个孩子也太没用了。”

    “上一周,几乎是送到手边的冠军。辛辛苦苦培养的组合,这么不堪一击。”

    喜多川玛丽心里瞧不大上男斗呼组那几个明明没什么本领、依靠事务所栽培,却还一副自己是我行我素的艺术家的成员。

    既然没有什么真本事,就老老实实听话才对。别以为在舞台上扮演耍酷耍帅的乐队成员,自己到了台下就也能任性胡来了……

    “他们很努力了。”喜多川扩却跟姐姐唱反调。

    不是男斗呼组没用,是因为对手太强。除此之外,他对市场的判断也出现了些许失误。喜多川扩没有想到,在被偶像占领乐界多年以后,观众们现在对没有实力的乐队如此反感。

    眼下这情形,一支乐队要想成功,要想被尊重,非得实力说话不行。

    虽然男斗呼组的几个成员潜力都有限,但无视自己的判断失误,把问题推给身为商品的成员,绝对不能这么做。

    喜多川扩纠正姐姐,“一支组合出道没多久就到了这种地步,该反思的是我们才对。”

    “……”喜多川玛丽没接话。

    心里不是不赞同喜多川扩,但却觉得这么被说服不甘心。她极为要强,即使承认弟弟是对的,也会用沉默来表示一下象征性的抗议。

    喜多川扩对姐姐足够了解,不放在心上。他知道,这个姐姐极要面子。

    电话里稍作沉默,喜多川扩想到些什么,说了句:“dreams ome true是哪家公司的?”

    “唱片公司是索尼,事务所是u-miz。”喜多川玛丽猜测那些报道里有dreams ome true的通稿,接到信儿的同时,就调查了乐队的来历。

    “u-miz还是渡边制作家小女儿的事务所。”

    提起这件事,让喜多川扩想起曾经依仗渡边晋的过去。他随口一说,“那些应该不会是dreams ome true事务所发的通稿。因为没有必要。”

    销量火爆到这个份儿上,没有去踩着别人往上爬的必要。

    因为已经足够高了。

    高到要想再往上一步,只能自己往上爬,借他人的声势已经无用。

    “这么说也有道理。”喜多川玛丽被弟弟提醒,也想明白这一环。

    不过,她抱怨时是嘴上抱怨,现在被提醒了,也不会真心反思。一早的电话打完,喜多川玛丽告诉弟弟:“我上午预约了医生。”

    这句话说出来,她先觉得心口悸动。

    之前被近藤真彦气到住院以后,到现在她还恢复不过来,甚至听医生的口风,极有可能会落下病根。

    想到这些,喜多川玛丽急匆匆挂掉电话,免得越想越生气。

    ……

    果不其然,到了当天傍晚。

    “《eyes t me》出货达成百万张!唱片协会认证百万。”

    这条大新闻随着周冠之争尘埃落定、乐队三周连冠达成、媒体自发对乐队一番吹捧分析,热热闹闹了一天以后,又送上这么一条重磅新闻。

    这条消息,仿佛是在给今天白天媒体对乐队那一番吹捧分析做了个肯定。dreams ome true就是有那么强势,就是有那么红。

    原先还对乐队没有那么感兴趣的观众,白天听媒体吹捧完这支乐队有多强,晚上就看到了实打实的证明他们确实有那么强的证据,一时间想法改变。

    果然dreams ome true很红吧?!

    如果不听朵力木兹康姆秃噜的歌,岂不是要落伍过时了?!

    明天就去买一张听听看!

    乐界的更新换代就是已经到来,接下来是乐队的时代——

    ……

    “出货一百万张!真有他们的。”

    “才开卖三周,就实销了四十五万张,照这阵势,就算最后真的实销了一百万张,大概也不是妄想。”

    “下一周他们能卖多少?我猜还能有八万张。”

    “要是没什么强力的对手,真叫他们拿个四连冠也不成问题。”

    小酒馆里,两个喝到半醉的人,正兴奋地聊着dreasm ome true的三周连冠。当说到没有强力对手,乐队有可能要拿四连冠时,两人都不禁放声大笑。

    两人一个姓大野,一个姓河合,不是普通的上班族,而是唱片公司的从业人员。准确来说,是索尼公司所属,负责priness priness的工作人员。

    明天,priness priness的新单曲《diamnds》要正式上架。团队为此加了个班,结束以后,关系最好的这两个人又一起找地方喝一杯。

    “以priness priness的销量水准,十万张总没问题的。”大野说着又觉得好笑,“杰尼斯那边,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河合相当捧场,跟着大笑。

    他们负责制作乐队,对偶像吃瘪这种事,自然笑起来没压力。

    “幸好考虑到了dreams ome true正在上升期,把我们这支乐队的发片日期给往后推了两周,否则,就是十足的‘内斗’了。”

    “但即使如此,这一周,priness priness最大的对手也是dreams ome true的各位。……说不定会有不少期待着能看到四连周冠的呢。”

    “最好还是我们赢比较好,这边可是都特意躲开两周了。”河合笑道。

    大野也笑,“只要u-miz的那两位不再想什么新宣传点子出来,我们还是十拿九稳的。”

    上一周dreams ome true跟男斗呼组争冠军的时候,事务所做的安排,这些人也知道。

    当然,也知道至少这一周里,dreams ome true不会再有新的动作。

    不为别的,为了跟索尼保持良好的关系,u-miz在这一周里也会做足姿态。毕竟索尼为了priness priness能拿周冠军,特意往后避让了两周。

    相比起dreams ome true,那才是索尼真正的亲女儿。

    事务所跟唱片公司合作时,也要分外留意,不能跟唱片公司交恶。要不然,光是在唱片发行以后故意卡出货量,让唱片店断货却不及时补货,就能把歌手给耗死。

    按说,以priness priness上一张的成绩、以及这张单曲的订货情况,这周又没有强力对手,拿到冠军挺稳的。只不过dreams ome true胖揍男斗呼组的那一周太强,让他们下意识说起这些听着有点给自己泄气的话来,既是玩笑,也是给自己打气。

    两个人聊着这场“外斗”和“内斗”,河合想起先前看到的情报,随口提了一句,“说来,这一周虽然除了dreams ome true的几位之外没有对手,但下一周倒是有位。”

    “是中森明菜桑。”河合说道。

    大野“噢”了一声,想到些什么,玩笑道:“要是下一周,又复制一次dreams ome true和男斗呼组的情形,那就有意思了。”

    大赏三连霸为中森明菜延续了人气,但自去年中旬开始,她发行的唱片,销量开始出现颓势,虽然没有大幅度的变化,但确实露出走下坡路的迹象。

    虽说如此,她如今的首周销量也还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压得住的。想让priness priness打败“老前辈”拿到二连冠,也是件说起来比做起来要容易得多的事。

    “说什么呢。”河合笑骂一句。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还是明菜酱的粉丝呢。下一周,我要去买她的新单曲。”

    “那么,下一周,你就成priness priness的敌人了。”大野继续开玩笑。

    两个黄汤下肚的家伙继续妙语连珠。

    而唱片店里,priness priness的单曲早已上架完成,等待着客人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