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633. 飞来横醋

时间:2020-09-27作者:斜线和弦

    ,飞越泡沫时代!

    下个星期天是十六号,中森明菜要在读卖乐园开演唱会。

    读卖乐园提供的演唱会场地规模不大,因而门票格外抢手。开票时电话就被打爆,过后炒票的黄牛狮子大张口,照样有人重金求购——还不一定能买到。

    关系户岩桥慎一自然无所畏惧,中森明菜这次来过夜,把下个星期天演唱会的门票也一起给他带来了。

    接下来一周,她有新的单曲要发,到时候,又要准备演唱会的相关事宜,还要为新单曲预定的打歌宣传忙东跑西,未必有时间跟岩桥慎一见面。

    这次发单曲,距离上一张单曲已经相隔五个月之久,跟以往三到四个月一张单曲的速度比起来,明显放慢了许多。

    上升期和巅峰期努力工作,进入稳定期、感觉到下落趋势时就避免过于频繁的动作,重新稳扎稳打,决定是维持现状还是转型一搏。

    这是业界约定俗成的惯例,中森明菜也不例外。

    新的一年刚开始,她就跟岩桥慎一把话说开。恋情开始时温柔甜蜜,虽然碍着一些外部的力量,不能大大方方的公开恋爱,但心情骗不了人。

    自打跟岩桥慎一开始恋爱以后,中森明菜整个人像被重新洗刷过一遍那样,闪闪发光。和她共事最多的经纪人大本,就时不时在心里怀疑,她的样子看着像在恋爱。

    这样微妙的变化不仅体现在她个人的身上,对她这个“体验派”的歌手来说,自身的感情总也多多少少投射到工作当中。

    现在她自己给自己当制作人,在选曲方面话语权极大。恋情顺利、心情和状态都极好,开选曲会的时候,也格外热衷于曲风或是热烈、或是轻快的歌。

    最终决定作为a面发行的新歌也确实如此,唱起来酣畅淋漓。

    不仅新的单曲受到自身心情状态的影响,甚至连这次的演唱会,在决定演出歌单的时候,她还想过把《难破船》从歌单里拿出来。

    虽然这是让她实现了大赏三连冠的歌曲,她歌手生涯的代表作。但以她现在的状态,中森明菜觉得自己无法唱出那种极致的悲哀。

    ……

    “慎一君演唱会那天要穿什么样的衣服去看?”

    中森明菜突然这么一问。岩桥慎一把嘴里的饭咽下去,“什么?”不是没听清,是没弄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么个问题。

    “还有一周呢。”他说着,又往嘴里送一筷子米饭。

    现在就决定那天要穿什么,为时过早。

    得到这么个回答,中森明菜不怎么满意,瞄着他挥动筷子往嘴里送米饭的手,慢条斯理咀嚼的嘴,催促他,“今天就想一想,不行吗?”

    “这么郑重其事的。”岩桥慎一嘴上说着,认真了一点。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是很重要的事……对我来说很重要。下一周不一定有时间见你,想先和你约定好。”

    “今天就决定。”

    岩桥慎一想了想,反问:“你想我到了那天怎么穿?”

    “想让你穿的时髦一点,可不要像个刚从办公室里出来的社长桑。”中森明菜盯着他的脸,像是已经开始在脑海当中搭配起了他的衣裳。

    “太时髦可不行,我没有那样的衣服。”岩桥慎一说。

    中森明菜点点头,“这个想也知道。”……如此不假思索的回应,实在让人不知道要作何反应才好。

    “但至少不能太不起眼……”她笑了一下,总算说出自己的小心机,“我彩排的时候确认过你那张票所在的区域了。知道你那天穿什么,我在台上就能看到你。”

    所以,对中森明菜来说,弄清楚岩桥慎一穿什么衣服去看她的演唱会,就非常重要。

    “不然,就让你来决定我那天穿什么好了。”

    岩桥慎一说着一笑。也不在意是否能成真,就当是演唱会当天,中森明菜真的能从观众席一大片人里准确无误找到他,“你想让我怎么穿,到了那天我就穿什么去。”

    “嗯嗯。”

    中森明菜眉开眼笑。收拾完餐桌,就迫不及待拉着岩桥慎一到他的衣帽间去,这副劲头,仿佛要对自己的男朋友进行什么大改造。

    岩桥慎一随便她怎么折腾,大有不怕开水烫的淡定风度——主要是对自己的衣橱有信心,完全不必担心会有什么非主流搭配出现。

    这要是跟她去逛街买衣服,那就没有这么无所谓了。

    中森明菜借着打扮男朋友的机会,头一回“视察”他的衣橱。看她这好奇心满足了的模样,又有一种动机不纯、借机打探的感觉。

    反正她在前面翻来看去,岩桥慎一站在后边看她翻来看去,时而让她揪起一件衬衫在身前比划一下。

    气氛和谐融洽。

    中森明菜看到自己送给岩桥慎一的那些领带和其他的领带放在一起,忍不住笑,“是不是买的不太合适?”

    她自己买的时候不觉得,这么放在一起看,她买的一眼就认得出来。

    看着时髦的那几条都是她的手笔。

    “还好。”岩桥慎一也笑,“之前我去开会,还看到有人系着上面点缀满了卡通小章鱼图案的领带。”

    “真的?”中森明菜想象了一下,哈哈大笑。

    跟卡通小章鱼比起来,好像什么都能接受了……她一边笑,目光落到其中一条,眼前一亮,“这条真好看。”

    既不过于严肃,却也没有时髦到系不出去,颜色和花纹连中森明菜也觉得有品位,甘拜下风。她顺手拿起来,转过头,问岩桥慎一,“是吧?”

    岩桥慎一看到这条领带拿在中森明菜手里,“嗯”了一声。

    那一条是渡边万由美送给他的。

    两个人一起去给森昌子选礼物时,渡边万由美心血来潮送了他一条领带。买完礼物,他跟着渡边万由美去拜访森进一,知道了唱片大赏的事。

    人生的骰子转起来,叫人看着眼花缭乱。

    中森明菜看看岩桥慎一,忽然说了句:“把这条领带送给我行吗?”

    “什么?”

    中森明菜盯着他的脸,和他说,“我想拿去用到演唱会的服装上……有条裙子的腰带不怎么合心意,想试试用领带来代替。”

    “这条就算了。”让中森明菜把渡边万由美送给他的领带系在腰间,那画面光是想想,就让岩桥慎一觉得过于华丽。

    “这条好看。”中森明菜像是不打算放手那样,又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拿目光打量他,到底把这一条给放回原位,若无其事的说,“开玩笑的哦~”

    但是,说着是在开玩笑的她,也悄悄松了口气。要这条领带是心血来潮,如果岩桥慎一真的答应了,她反而没有真的把这条领带给系在腰间的勇气。

    所谓的“女人心”是这样吗?中森明菜也知道自己是在试探他。明知试探不好,却在理性之前,先听从本性。

    岩桥慎一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没有说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和中森明菜,两个人各自都从这条领带之中,体会了解到“女人心”是怎么回事。

    “这条。”

    中森明菜又指向之前她去国外出差时给岩桥慎一买的领带当中的一条,“我借这条用行吗?”

    刚才一时赌气的话开了个头,她一半是想着把刚才的事给圆回去,一半又开始觉得要他的一条领带当裙子的腰带系在身上是个好主意。

    那样一来,当她在台上演出,换装到搭配了岩桥慎一的领带的服装的时候,就像在大庭广众下,跟岩桥慎一共享着同一个秘密。

    就像她站到台上,如果发现了穿着由她挑选的衣服去看演出的岩桥慎一,会有他是为自己而来的念头那样。

    中森明菜也想,至少在系着他领带的那段时间里,当岩桥慎一从观众席看过去,能有那是为了他的体会。

    像是一种别样的约会。

    “请用。”岩桥慎一做了个“请”的手势。想了想,“不过,用完之后记得再还给我……还要接着再用呢。”他不动声色地安抚道。

    中森明菜眼睛亮晶晶的,“当然了。”

    她把给自己选的领带拿出来。又若无其事,开始给岩桥慎一选衣服。选了一会儿,忽然叹一口气,转过身,对着岩桥慎一鼓起腮帮子。

    “怎么了?”岩桥慎一看着她这张露出好像腻烦了这个游戏的表情的脸。

    中森明菜没接话,胳膊一伸,撞进他怀里。两个人抱习惯了,岩桥慎一习惯性的要把手往她腰上放,结果——

    “不许动、不许动哦。”她发号施令。

    岩桥慎一无语,不动了。中森明菜像模像样的圈了圈他的腰,又比划着要往上量。岩桥慎一听凭摆布,望天花板放空。

    “下次给你买衣服。”中森明菜嘀嘀咕咕,“让慎一君再时髦一点。”

    给他买衣服,把他从头到脚都打扮起来。……光是说点哄人的话怎么够呢。

    小富婆桃浦斯达要给买衣服,好像又要又香又软了……

    但涉及到自身的外在形象,岩桥慎一还是努力提要求,“太时髦的那种可就算了。”

    “到时候再说。”中森明菜八成是故意的,就不答应他。并且气势汹汹,“买了以后不许不穿。”

    不好拒绝,又不好一口答应,岩桥慎一觉得牙有点酸。

    中森明菜知道自己无理取闹,但这么蛮横无理要求一顿,心里总算痛快了。有一种和假想的敌人对阵,并且把对方给打了个落花流水的畅快。

    精神上的胜利。

    ……虽然从头到尾都没什么道理。她把岩桥慎一给折腾了一顿,舒服归舒服,又觉得那么对他是够没道理的。钻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

    过于时髦的衣服肯定不会给他买的……但现在先不能说。

    岩桥慎一动也不动,一副还等着被量尺码的架势。

    这也八成是故意的……

    中森明菜跟他交往相处了不短的一段时间,知道岩桥慎一偶尔就有这么点以牙还牙式的恶趣味。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拿额头“咚”一下撞了撞他的胸膛,结果自己先晕乎乎。

    她这个人,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明明自己弱得很,大概率打不过对方先被反杀,但劲头儿上来了,还是不管不顾的。

    “哈哈。”岩桥慎一直笑。

    让她吃了个小苦头,他这才把手放到她背上。

    中森明菜自己也觉得好笑,脸颊贴着他笑了一会儿,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冲他撅起嘴唇,等着他行动起来。

    岩桥慎一收一只手回来,拇指和食指一合,不轻不重的捏住她的嘴唇。

    “咚!”

    这次是挨了中森明菜一拳。被三番两次的捉弄,她忍无可忍,敲了一下岩桥慎一。气呼呼的看着他笑眯眯的脸,使劲儿勾住他的脖子,往自己这边拉,狠狠把嘴唇贴上去。

    ……

    总算折腾完,两个人心里都痛快了,下个星期天演唱会要穿的衣服也终于决定好。中森明菜替他把选好的衣服单独找出来,“不许忘记了。”她叮嘱道。

    “放心。”岩桥慎一答应着。

    中森明菜心情愉快,扭过头看他,“还有领带……”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等下你回去,别忘了拿。”

    “不是那个。”中森明菜摇头,“是星期天你要系的领带。”

    岩桥慎一看着她。

    “过后,我再拿一条给你。”中森明菜和他说。

    “又要买吗?”岩桥慎一接了一句,看她高高兴兴的模样,无可无不可的。

    中森明菜笑眯眯,“要是有时间见面,就当面带给你。不然的话,就给你寄过来。”过两天,还有作为“试吃品”的新单曲要寄给岩桥慎一。

    ……

    中午之前,中森明菜从他这儿回去。

    下午,岩桥慎一带着有感情的司机出发去横浜。富士胶卷那边在那儿做东,不但打高尔夫,今天晚上还准备了招待的节目。

    不仅他去,姐夫成田宽之也受到邀请。

    这次dreams ome true和富士胶卷的合作大获成功,不仅电视广告带动单曲的销量,单曲还反过来促进了一次性照相机的销量。

    富士胶卷请客,算是给这次合作的收尾、又或者是庆功。
小说推荐